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阎王喊你去打工小说(阎君和孟婆)整本免费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说(阎君和孟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5 18:00 作者:佚名 标签: 云阎 奇幻玄幻 孟婆

在一个月黑风高,飞沙走石,伸手不见美甲的深夜,我们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阎罗王大人背着双肩包被迫去人间历练打工了!你问我为什么?21世纪啊!要做大业务量啊!你不能脱离群众啊!俗话说得好,阎王不努力,少壮徒打工,且看我们敬爱的阎罗王大人,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斩断金手指…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说(阎君和孟婆)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阎王喊你去打工小说(阎君和孟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不好意思,玉帝说你被炒了

精彩节选

在一片黑沉压抑的雾霭之中,一座深不见底的修罗大殿森然耸立,整个大殿深入地底,上千年不腐的藤蔓像不朽的冤魂缠绕在大殿之上,修罗鸟尖叫着盘旋在灵怨们的头顶,伺机寻找一顿美味的大餐,一切都透漏着恐怖与死亡的气息,这就是五殿阎罗王大地狱的阎王殿,一个只有死者的世界。

直到一声长啸冲破地狱重重死气,整个地狱界,差点为之倾覆。

“什么?!!!!你……你再给我说一遍?!”

马面尴尬的顺了一下刚做了离子烫的刘海,“阎王大人,我都给您念了三遍了,这个文件天庭直接向三界发的通告,电视广播通通都做了解读,您……”

高位之上的阎王颤抖着拿起手里的蓝屏小摩托罗拉,那条群发短信一个字都没有变,依然那样安静的躺在手机里,嘲笑着他,讽刺着他!

一个主宰地狱的阎罗王,一个上万年不死不休的地狱之主,居然……因为业绩不达标,被解雇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和国足世界第一有什么区别?!

“阎王大人,你先不要激动,上面的意思不定就是不让你干了,充其量也就是让你去基层做做历练,看看人间疾苦,反省自身问题,再回来也就是个百八十年的事情。”

“百八十年?!”阎王气得拍一把扶手,千年的沉香木咯吱一声巨响,差点分崩离析,“百八十年回来老九还让我进这个门!?”

阎王气得喊破了嗓子,最后一个音颤颤巍巍的落下,牛头还是无奈的把一个双肩包递到了阎王的手里。

“所以老大,您还是快去快回吧,多拉几个灵怨回来,顺便告诉您,现在人间已经出iPhoneX了,您的小摩托罗拉真的该换了。”

阎王血红的双眼居然泛起了雾气,一时哽咽无法言喻,他抬头看了看这座他已经待了三千年的大殿,委屈的不能自已。

“可是……可是我不是一千年前刚被贬职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

昔日怨影绰绰的奈何桥上,如今站满了牛怨蛇神,孟婆颤颤巍巍的端了碗放了奶酪的汤,“云阎,喝点热汤再走吧?”

阎王尴尬的苦笑,喝了这汤,估计再回来就是几千年后的事情了,他回过头看看这些一脸喜气的手下们,再也无法承受生命之痛,瞬间掩面泪奔,一头栽进了转生井。

云阎是被一阵高亢的哭喊声给吵醒的,抬手一看,好嘛,果然附身了,整个房间白花花的一片,从床单到墙壁,没有一个地方不白的。

云阎晕晕乎乎的下床,哐的一声打开门,一大伙人全都惊愕的看着他,本来坐在地上哭嚎的女人鼻涕挂在娇艳欲滴的红唇边,整个人都呆滞了。

“夭……夭寿了,诈尸了!”

又一大伙穿白大褂的大夫轰轰烈烈的把云阎架进了病房,里里外外做了检查,发现这个刚宣布死亡不到十分钟的人,居然创造医学奇迹,又活过来了。

一下子医院里面更火爆了,里里外外挤满了记者,云阎听了半天,才知道这身体生前是个流浪汉,好死不死正好撞上超级女星马多多的车,这女人最近正是狗仔队的新宠,再加上起死回生这么有爆点的新闻,不火简直不科学。

一直闹腾了两三天,这些记者们才心满意足的撤离,马多多这时已经恢复了高贵冷艳,坐在云阎的对面,轻拧着好看的眉头问:“还是个黑户?”

云阎点点头,本来转生之前还想会不会附身一个官二代什么的,玉帝亲亲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云阎又委屈的想哭。

“行了,事已至此,我也不和你兜弯子,医生说你智商体力所有指标都没有问题,也就是说,你是个正常的成年人,我的车子撞了你,是我的错,我也会给你应有的补偿,但是……”

马多多说着点了一根烟,凤眼上挑的美目轻蔑的看着云阎,“但是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虽然十分看不起你们这种好吃懒做的人,但我还是会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

马多多说完,她身后的助理马上十分有眼色的给云阎扔过去一沓文件,“喏,暂居证,身份证,还有工作证,希望以后有记者再问起这件事,你能保证我们给了你最好的补偿吗?”

云阎看着所谓的工作证瘪瘪嘴,“你当本王是什么人?嗯?需要你这般施舍?”

听到云阎的‘本王’马多多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助理先笑了出来,“嘿!没想到还是个死宅啊?还本王?”

云阎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用这种轻蔑的语气对他说话,在地狱天天看着牛头马面两人这种嘴脸,难道到了阳间,还要受这种窝囊气不成?

“你知道我罗天子来阳间是做什么的吗?是来超度你们的!”云阎一把摔了所有证件,伸出芊芊玉爪二话不说就是一招厉怨勾魂。

马多多和助理愣愣的看着他,“医生不是说他的智力大脑没什么问题吗?”

云阎哭嚎着一头栽进被窝,马多多助理又捡起地上的证件,怜爱的拍拍云阎的肩膀,“听话,虽说你在街上流浪的时间不短,但是讹人这种有技术含量的活你还真的没学会,马小姐给你找的工作够你吃饱穿暖了,乖啊!”

云阎哽咽抽泣着接过工作证,著名影星顾止期私人助理,工作范围:衣物清洗陈列不同场合搭配、食物采办制作注意食品的多样性避免重复单调乏味、居所打扫、注意主人安全等等等等。

“能去掉做饭这条吗?”

马多多二话不说,指挥助理扒掉云阎病号服,干脆利落的将人塞上车,一阵风似得将人拉到了一座大厦下。

“这是华兴娱乐艺人宿舍,顾止期的宿舍在十四楼,这是钥匙,见到他让他给我回电话,从今天开始咱们再没有任何瓜葛,知道了吗?”

云阎点点头,看着马多多扬长而去的车屁股,甚至有点恋恋不舍的微妙情结,又要认识新的人,简直可怕。

云阎抬头看看这座高耸入云的大厦,现在人间发展咋就这么快了呢,这楼高度都快赶上修罗大殿了,人类好恐怖。

云阎在门禁处寻寻摸摸观察了半天,终于用工作证打开了大门,还找到了楼梯,一口气爬上十四楼,差点去了半条魂,结果打开门,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却隐隐透着一股死气。

这死气并不是没有人烟的气息,而是残魂未度阴绕不散之气。

云阎按按攒竹穴,力走睛明,在卫生间的镜子里还是看出了一丝荧绿,看来玉帝亲亲对自己并没有完全的放弃,阴阳眼倒是有点用处。

镜子里面的绿影似乎也感应到有人能看到他,渐渐的汇出了人形,是一个艳美的少年,灰白的眼里溢出鲜血,不断哭诉着自己的不幸,云阎却只能看到他张张合合的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看来这残魂念力太低,全凭着一股恨意才能留在阳间。

“尔可知强留阳世有何罪罚?为何迟迟不去地府?”

为什么不去地府报备?为什么拉低本王营业额?为什么!

镜子中的少年见云阎并没有要帮自己的意思,骤然发怒,凄厉的尖叫一声,洗面台上的东西瞬间腾空而起全砸向云阎。

“放肆!”云阎冷喝。

“你做什么?!”突然一个男人在某阎王身后沉声问。

云阎愣愣的回头,就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一脸怒气的站在客厅,头发上面光光闪闪也不知道撒了什么,还画了眼影,却一点都不显得女气。

云阎清咳一声清清嗓子,抬起下巴,倨傲的说:“啊,小子,你的这间屋子以前死过人,现在阴魂不散,有损你的阳气,待本王度了这冤魂,你莫要怕啊!”

云阎说完又趴到了镜子上,那绿影却怎么也不出来了。

顾止期二话不说给马多多打通电话,“马姐你什么意思?弄一个神经病给我?”

也不知道马多多在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顾止期愤恨的挂断了电话,看着一脸正气盯着自家镜子的云阎,差点气得呕出血。

过了会不见身后有什么动静,云阎回过头一看,小青年似乎是突然泄了气,疲惫的瘫坐在了沙发上,胳膊挡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等到云阎蹑手蹑脚的刚靠近,小青年就闷着声音问:“你是谁?”

云阎嗤笑一声,回答声如洪钟,“本王乃五殿阎罗天子,吾本前居第一殿,因怜屈死。屡放还阳伸雪。降调司掌大海之底东北沃石下,叫唤大地狱,并十六诛心小地狱!现受玉帝之命来阳间度尚有未了善愿的怨犯!”

顾止期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打工吧!魔王!嗯?动漫看多了?”

“放肆!”云阎二话不说拉下顾止期挡住头的胳膊,“本王知道你不相信,你们人本来就生性无知可怜,非要本王给你展示本事才信是不是?”

耐着性子看着云阎,一副有本事你就表演给我看的样子,看到云阎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紧绷了一天的精神似乎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云阎冷哼一声,盘腿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太阴幽冥,速现光明,云光日精,永照我庭!”

语必一指指地,一指树立!

两人静默一会,毫无变化,云阎又道:“哦,我现在是肉身,需血祭。”

说完狠下心一咬手指头,挤出点血,又在地上画了个圈,“天雷殷殷,地雷轰轰,六甲六丁,闻我官名,立现吾前!”

顾止期:“……”

“明天早晨我会给马姐打电话来接你,今晚你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我不会把你赶出去的,别玩了。”

说完就起身去了浴室,云阎哽咽着看着指尖颤颤巍巍慢慢熄灭的阴火,这火凡人怎么可能会看得到。

镜子里的男子又浮现了出来,冷着一张惨白的脸,手指在镜子上轻轻写道:“你是谁?”

云阎心里又把自己是阎罗王的自我介绍重复了一遍,最后还是期期艾艾的蜷在沙发上对付了一晚。

人类的身体就是这样,累极了就得休息,就得睡觉,就得做梦。

梦里的地府居然是一千年前的样子,大殿怨火通明,成千上万的魂魄被灵差驱赶着一片一片的跪在阎罗面前。

因为辽耶律世良、萧屈烈领兵攻打高丽,一天之内被俘虏斩首数万人,怨府第一殿上阴气鼎盛,阎罗王端坐在盘踞着地藏龙的高位之上,看着一个个没有头颅的冤魂心痛不已,遂大笔一挥,让上万冤魂重返人间,了却各自善缘,瞬间阴阳颠乱,闹得三界大震。

那时的云阎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时的阎摩罗王,仰不愧天,气冲霄汉,见到玉帝也从未低过高抬的下巴,是什么让不可一世的阎罗王沦落至此呢?

是什么呢?

云阎没有想通这个问题天就已经亮了,顾止期早已经趴在洗面台开始洗脸,没了花里胡哨的眼影和奇怪的发型,倒是英气逼人。

只是本来帅气的双眼却透着疲惫,似乎整夜未睡一般。

云阎知道,他的疲惫还是因为这面镜子,冤魂企图从活人身上取得活气摆脱镜中束缚,却不知摆脱镜中之日,便是他烟消云散之时。

“小子,你确定不用我帮你驱怨?”

“给,这是一千块钱,想必马姐也给了你钱,这些钱够你挥霍一阵了,年纪轻轻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好吗?”

云阎也终于明白,眼前这个人,就是牛头马面口中所谓的无神论者,或许不管自己再怎么说,他也还是不会信。

看来这第一单就不好做。

云阎二话不说把十张红人头揣回了顾止期的口袋,“小子无知,并非本王……吾……我想赖在你这里,你看,我连iphoneX都有,还会贪恋尔这等小财小物?”

在云阎看来,手机这种十分逆天的东西简直就是稀世珍宝,他废了很多口舌,却依旧无法对一个无神论者解释,自己真的就是个倒霉催的阎王爷。

一阵雷鸣,从某阎王腹中传来。

顾止期暗笑一声,挫败的去‘伺候’助理,给俩人煎了鸡蛋,泡了牛奶,然后开始百无聊赖的翻手机,一翻就是一整天。

云阎看的奇怪,说起来,这个年代的戏子应该很忙才对,怎么这个戏子这样无所事事?但他对顾止期的关心也就只是心里念念,到了晚上,他还是端坐在镜子面前,和镜中的人对峙着。

“你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度你,我们好好谈谈,好歹我也是地府里有人的对不对?给你转个好胎也是有能力的啊!”云阎对着镜子里的人苦苦相劝,然而那人依旧一副怨恨样,只要顾止期一出现,就立马隐了身形。

一直过了三天,顾止期眼下的黑色越来越严重,云阎终于忍不住道:“小子,不管你信不信,你的这件屋子污阴深厚,再这样下去你的气运早晚会耗光的。”

“气运?”这个词倒是合了顾止期的胃口。

“对,气运!”云阎连忙坐到顾止期身边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运蹇时低、落魄不偶?”

“说人话!”

“就是最近你有没有感觉很……点儿背?”

“是有点……”好不容易到手的几个角色七七八八的都被人抢走,好好的一个演员,经纪人却总是给他安排一两个收视率很低的脱口秀或者唱歌的综艺节目,搞得不伦不类,甚至现在只能务闲在家,再过几天,估计新闻上就要报他被公司雪藏了。

云阎大掌一拍,“这就对了!来,这是我今天早晨用血写的符咒,哎!你先别急着走!”云阎连忙拉住准备抬屁股走人的顾止期,“不论你信不信,你先把这个符咒贴身带着,今天就出去再试试,定有好事!”

顾止期无奈的接过符咒,始终没忍心辜负一副‘求求求’模样的云阎。

顾止期果然下午出了门,云阎乱七八糟的折腾了半天,又是跳大神又是招魂又是点咒。

“天有天将,地有地祗,不偏不私,斩妖除魔,若干神怒,安龙镇宅,功在天庭!”

云阎找来纸灰,又烧了从枕头上捡来的顾止期的头发,滴了自己的血,做法一周天三三九刻钟,短短两个半小时,差点烧尽自己精元,驾鹤回府。

一直到了半夜十一点,顾止期才冒着一身酒气回来,一进门就看见云阎倒在一片墨绿色的污泥中,泥水居然从镜中流出,整个房间全是泛着腐臭的绿水。

顾止期稳了好几次神,才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抱起云阎,只见他脸色泛青,颤颤悠悠的醒了过来,虚弱道:“这……这怨犯不简单!”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说完,顾止期就感觉到脚下的绿水突然发烫,这些绿浆竟然如同煮沸了一般开始冒泡,云阎挣扎着坐起来,盘腿凝神道:“别怕!他已是弥留之际,在做垂死挣扎而已!”

云阎语毕又咬了一口手指,瞬间鲜血顺着手指流了一胳膊,“还执迷不悟!怨气不散,轮回不得!”

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在抖动,那镜中的男子终于尖叫着挤了出来,“顾止期!!!你还我命来!!!”

顾止期大骇,云阎却伸手一把掐住男子的脖子,原来这怨灵不过是残念作祟,根本就是强弩之末,沾了人血再经阴火灼烧,一下子消散雾化,只剩下一声衰过一声的哭声,渐渐散了开来。

云阎终于脱了力,躺在了一片绿浆之中,“此怨长久以来已得你一缕阳魂,遂难以驱除,奈何我一身本事,却困在这凡身肉体中……”

过了许久,顾止期才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惊愕的看着脚下的污泥慢慢变得透明,仿若刚才的一幕只是他的幻觉,“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云阎笑笑,瘫在地上依旧声如洪钟的说:“本王乃五殿阎罗天子,尔等凡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