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鬼差老公太凶猛小说(顾夕颜夜司沉)整本免费

《鬼差老公太凶猛小说(顾夕颜夜司沉)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5:26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苏夜 顾冥

男友深夜拉我去小河边,他的双手放在了我的…… 被男友推下河水死去而变成了孤魂野鬼的我,碰到了来调查我的落水案的警察顾冥,他居然有贯通阴阳的能力,让我附体在别人身上,从而重生! 重生之后的我,却忽然发现我已注定在三年之后和顾冥同时死亡我在被他发现的那一刻开始,命…

鬼差老公太凶猛小说(顾夕颜夜司沉)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鬼差老公太凶猛小说(顾夕颜夜司沉)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我死了

精彩节选

死亡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事实,更难让人接受的是:我本人已经死了。

看着自己只有163高,但体重高达170多斤的身体,在水面上漂浮了起来,我在岸上咂咂嘴,从来没有享受过轻飘飘的感觉,现在死翘翘,终于享受到了。

警方人员来来回回,有的负责打捞尸体,有的负责把我的尸体拖到岸边,但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我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鬼魂而已。

他们对我视而不见,我也就索性,在河岸上蹲了下来。

警方的一个毛头小伙子,慌慌张张的想给刚拖上岸边的尸体拍照,但跑得太急,踩到了尸体的手,我很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准备让他把脚丫子拿开,他踩着我的手了!

对着他的后脑勺吹了一口气,看他打了一个冷战,我得意的笑了。

此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炸响:“小张,你靠后一点,你踩到被害者的手了!”

太感动了,终于有人看到他踩到我的……不,尸体的手了!

抬头沿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哇,帅哥!

穿着警察制服,清清冷冷的样子,身材挺拔如同衣服架子,长长的睫毛秒杀全场,他好像戴了黑色美瞳的大眼睛,环视了在场的人一圈,然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一眨不眨的看了半天,吓得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他能看得到我?

但他马上把目光移开了,我拍了拍胸脯:也是,人怎么能看到我这个鬼魂呢?刚才只是他在走神吧。

警方人员把尸体抬上运尸车运走,这位小哥却在现场停了下来。

他摘下了自己的白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在河岸边上的石头坐了下来,低头道:“你是怎么死的?”

说着,他点起了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烟头朝上,放在地上。

这是给我上供?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要给我招魂?

我俯下身子,流着口水看着他的英俊得如同电影明星的脸,虽然我现在是个鬼魂,但是看到帅哥就花痴的心,是绝对不会因为身体的死亡而死亡的!

在我看得口水都要流满怀的时候,他忽然猛地抬头,道:“看够了没有?”

他抱起胳膊蹭一下站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接着说:“别不说话,我问的就是你。”

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四处望望,警方的人都撤走了,这河岸上也没有人存在了。

我怯生生的开口:“你是在问我?“

“不然呢?”他睁大眼睛,凑近我的脸。

我连忙后退一步,一个帅哥忽然靠这么近,我觉得我会因为激动而再死一次。

“当然是掉进河里死的。”我抬头看着河面上的那座桥。

“从那座桥上掉下来的?失足?还是自杀?”

他这么问,我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是失足落水还是想不开自杀,好像都不是啊,前天晚上,我明明和我的男朋友洪磊一起在岸边散步的啊!

那我怎么会落水死亡的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头就开始剧烈的头痛。我捂住了脑袋,头痛得要炸裂了一样。

他上来一把抓住了我捂住脑袋的手,冷冷的说:“别试图逃避问题,只有你回答了问题,我们警方才能结案。你叫什么名字?”

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了小小的记事本。

“我的名字,叫苏夜。”我的手腕还被他抓在手里,虽然在旁人看起来,他抓的只是一团空气。

“苏夜,你的职业呢?”

“面包店,面包店店员……”

“哦。”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挠了挠脸颊,道:“的确挺圆。”

一听到圆这个字,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什么圆滚滚,大胖猪,肥妹,胖得挡住无线信号等等,各种刺激人的词语我都经历过,不过,明明是自己看好的美男子,也说这样的话,真是太丢人了!

“喂,你是怎么死的,说啊!”

他继续问,我的眼泪滚滚而下。

“怎么哭了?”他对于我忽然哭了这件事很不理解。

“死都死了,难道我还是很圆吗?”

对于生前的缺陷,此时我依旧是耿耿于怀。

对方小哥挂着一张无奈脸,道:“相比于你圆不圆这个问题,你是如何落水的这个问题,更重要,你知道吗?”

“我想不起来了!哇!”

没错,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一想这个问题,脑袋瓜子就像被人当成西瓜敲着玩一样,好疼。

“唉。”对方叹了口气,把手中的记事本放入自己的口袋,伸出了手,道:“来吧。”

“去哪里?”我停止了抽泣,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也不是牛头也不是马面,他能带我进地府吗?

“跟我回家啊。”

跟他回家!跟这么一个英俊小哥回家!我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男性主动跟我说跟他回家!还是这么帅的!

忙点头如捣蒜,道:“好好好,马上!”

我跟着他,走向他停在河岸边上的白色SUV车,乖乖坐了上去,还系上了安全带。

小哥坐上了驾驶座,回头看了看我,接着向我丢来一条毛巾,冷冷的说:“喂,你浑身湿淋淋的,等会儿下车之前,把水渍擦干!”

那毛巾兜头扔到我的脸上,我赔着笑脸把毛巾拿下来,点头道:“好的好的。”

虽然对自己是一个鬼还能弄脏他的车这件事不以为然,但是我还是乖乖的在下车前,撅着屁股把他的车后座擦了一遍又一遍。

我进入他的单身公寓的时候,却感觉到了相当的尴尬,因为虽然我应该死去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是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留下河底的青苔,泥土混杂的痕迹。

我抽搐地笑着,小哥皱着眉,一块大浴巾就从他的手里冲我飞过来,砰一下砸到我的脸上,耳边是他的声音:“赶紧去洗澡!不要把我家给弄脏了!”

“鬼也可以洗澡吗?”我有点迷糊,朝着浴室的位置走了几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着他道:“鬼怎么洗澡?洗不干净怎么办?”

大概是嫌我啰嗦,那小哥向我走过来,然后扳住我的肩膀,他的力气是如此之大,把我扳过身去,推进了浴室,然后没等我说话,一件衣服砰一下就跟炮弹一般冲我飞过来了。

“砰”浴室的门被他带上了,我捧着衣服一愣,才发现他丢给我的居然是一件寿衣。

换做平时我肯定丢掉手里的衣服大叫晦气,不过现在我不是死了么?

站在淋浴喷头下,我还在想会不会变成鬼被热水一冲就会化掉的问题,但是一想起我是水鬼,就马上把这个担忧抛之脑后,愉快的泡起了热水澡。

慢吞吞的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小哥正拿着鱼食给自己鱼缸里的两尾锦鲤喂食。

正想双手托腮做个花痴状,忽然一声大喝“呔,爆头!”

我这才发现,在他家客厅的长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一个穿着白色西装,连头发都是黑白两色,形成鲜明对比,但都是瘦瘦高高,面容冷峻的类型,那声大喝,就是黑色西装的人发出的,他手里正拿着一个游戏手柄,正对着液晶屏幕打游戏。

白西装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黑西装,道:“那边,是不是个游魂野鬼?”

黑西装也把目光移动到了我的脸上,他没有放下手里的游戏手柄,道:“顾小冥家里出现的,估计都是那些该送往枉死城的家伙,估计这个也是。”

顾小冥?我狐疑的看了看正在喂鱼的小哥,估计他就是黑西装口中的顾小冥吧。

他喂完了鱼,抬起了头,对着白西装道:“喂,别玩游戏了,快看看生死簿,旁边这个女人该送到哪里去,是去枉死城还是去往生台?”

白西装放下游戏手柄,从自己身边的古奇包里掏出一本簿子,搜索着:“她叫什么名字?”

“苏夜。”顾小冥说道。

“苏夜,苏夜,苏夜……”

白西装在生死簿上搜索了一会儿,道:“苏夜,死于炸弹爆炸事故,享年28岁零8个月。”

我一愣,死在28岁?怎么这么短命?而我现在才25岁,离28岁还差整整三年。

“地府搞错了吧。”小哥不客气的夺过白西装手里的生死簿。

“不会搞错吧。”白西装摸着后脑勺:“像这么胖的苏夜,还有第二个人吗?”

小哥翻了翻生死簿,皱着眉看着我,然后把手里的生死簿往白西装的身上一丢,道:“白无常,你看怎么办吧,她本来应该在三年之后再死的,现在成了鬼,把她拖入枉死城不符合规定,又不能让她现在去投胎,怎么办呢?”

白无常?难道说这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那么说,黑西装就是黑无常?

黑无常冷冷的说:“那没有办法了吧,只好让她先回到她的身体里去了,等到三年之后我们再来找她好了。”

“啊?你是说真的?”小哥受到惊吓似的道:“她的案子可是在警察局的。没有结案,恐怕尸体是不能动的。再说,她的尸体都已经泡发了,还能用吗?”

听到这里,我想扯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双脚离地。

对于小哥的这个问题,我也超级想问的,一具已经泡发泡臭的尸体,还能用?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