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黑道首席,宠妻要加油小说(君海棠是狐狸吗)整本免费

《黑道首席,宠妻要加油小说(君海棠是狐狸吗)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5:38 作者:佚名 标签: 棠棠 现代言情 阿狸

程漠: 蠢女人!你敢用啤酒瓶砸我!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棠棠: 我管你是谁!你往人家胸前塞人民币的时候怎么不问问本小姐是谁! 那个……请问你是谁? 某亚洲黑道首领脸色变黑 这女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他都说了他叫程漠! 她居然记不住他的名字!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名…

黑道首席,宠妻要加油小说(君海棠是狐狸吗)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黑道首席,宠妻要加油小说(君海棠是狐狸吗)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塞进胸口的人民币

夜氏旗下国际酒店VIP总统套房。

从德国运过来的大床上很凌乱,长卷发的女人柔着身子去抱身上男人的脖颈,可眼带疤痕的男人双眸冷酷,像是地狱来的撒旦。

喘息声渐歇,女人从身后抱住男人的孔武有力的臂弯,甜腻的喊:“漠,你现在就要走吗,再多陪人家一会儿嘛!”

这男人好讨厌哦,每次欢爱的时候都不脱衣服。

漠?程漠忍不住冷笑,闪电般扭头,毫不留情的拽住了女人栗色的长发。

“嘶————”女人吃痛,美艳的五官皱成一团。

“谁允许你叫我的名字?”男人声音冰冷,琥珀色的眼睛在对上女人的脸蛋后,越发冷血又无情,丝毫不顾念她刚刚还承欢在自己身下。

他程漠的名字,也是她配叫的?

“我……我错了……饶了我……饶了我……”女人吓的瑟瑟发抖,不停的求饶。

程漠松开了手,整了整原本就整齐的衣着,出了门。

“把里面的女人收拾掉。”程漠对守在外面的银狐交代,如同交代最正常不过的一件小事。

“是,老大。”银狐低声回应,然后立刻交代刚刚收到的消息:“老大,下面的人来报,有人在夜色无边闹事。

程漠妖异的琥珀色眼眸一闪,快速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青竹帮和一道黑联合起来,要砸了夜色无边,现在那群人正在酒吧里跟我们的人对峙。”银狐低声报备着目前的情况。

程漠一年到头也没有几个表情的脸上这时显现出一抹淡笑。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程漠笑意未达眼底。夜氏国际的酒吧也敢砸,他们活的不耐烦了,还是他程漠的名声不顶用了?

银狐低下了头,老大身上的邪魅气息已然越来越浓。

“备车,去夜色无边。”程漠冷着脸迈进了电梯。

帕加尼停在了夜色无边酒吧的门口,程漠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夜色无边的大门。装饰豪华,五彩灯光闪耀的内厅积尽奢靡,舞台上蹦迪的人群缠腻在一起。

他眼皮微微一抬,酒吧二楼的栏杆旁站满了黑衣大汉。

“阿狸,你说,你说我该不该对他放手?”棠棠坐在酒吧内的高脚椅上,迷蒙着猫一样的大眼睛,使劲儿的拍着身旁的闺蜜。

阿狸翻了一个白眼儿,这死女人,没一点出息!

“棠棠,你有点出息好不好。”阿狸开口鄙视身边的人。

“是啊棠棠,你今天就应该找一个比安远航更帅的男人,气死他!绝对要气死他!”美琪出声一边附和阿狸的话,一边用手拍着桌子,醉醺醺的出着馊主意。

“找个更帅的男人?”棠棠端着手中的啤酒杯往桌上敲来敲去,“这世界上,还有比安远航更帅的男人吗?!有吗?没有————我告诉你们,没有!”

阿狸翻了个更大的白眼儿:“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老话果然都是真理。”

手指戳了戳棠棠的脑门儿,“棠棠,美琪说的没错,你今天就应该在夜色无边找一个更帅的男人!安远航算什么?安氏企业的二公子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棠棠S大毕业的高材生,风云人物,哪能找不到更帅的男人?!”

“是啊是啊,棠棠你今天一定要找到一个更帅的男人!我跟阿狸挺你!”美琪被酒劲儿冲上了头,愈发兴致高昂的鼓励棠棠今天把一个男人。

阿狸眨巴着眼睛,兴奋的捅了捅棠棠:“棠棠你看,那个男人怎么样?好酷哦……”

棠棠和美琪顺着阿狸指的方向看过去,美琪睁大了眼睛:“哇哦,酷男,型男,我的菜我的菜————”

阿狸一个暴栗敲了过去:“美琪,那个男人是棠棠的,你少发花痴!”

美琪苦了脸揉着额头,嘴里碎碎念:“暴力女……”

“棠棠,赶紧的上!”阿狸推了一把呆愣的棠棠,让她回神。那样的极品百年不遇,那气势怎么看怎么比安远航强的多。

棠棠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开口推阻:“那个男人一看就难以接近,我,我看还是,还是算了吧,要去你们去……。”

她要听阿狸的过去把那个男人吗?棠棠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着站在门口的黑衣男人。

那个头,那气势,那矫健身躯散发出的气息,都明明白白的写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阿狸一个暴栗又敲在了棠棠的脑门上:“怕个屁啦,他能把你吃了啊?!”

棠棠揉着脑袋和美琪无可奈何的对视了一眼:“这个暴力女……”

“你快去啦!不把那个男人把到手,小心我把你的头盖骨给扣出来!”阿狸恶狠狠的威胁出声。她就见不得自己的好闺蜜为那个混蛋二公子买醉的模样,天下帅男人多了,就他安远航自己长了一张迷倒小女生的脸吗?

棠棠被阿狸那惨绝人寰的威胁吓的抖了抖身子。

美琪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拍了拍棠棠的肩膀:“去吧,你不去,暴力女真的会把你的头盖骨给扣出来!”

棠棠皱着小脸,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

“等一下!”阿狸拉住了棠棠,快速从包里找出一把小剪刀,揪起棠棠的裙摆,“哧啦”一声,裙摆被撕掉大半。

“你在干吗?!”棠棠惊恐的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盖不到大腿的雪纺裙。

“哼哼……”阿狸咔嚓咔嚓的比划着手里的剪刀。

“女人不露大腿,男人怎么能上钩?”阿狸不屑的哼笑出声,语气带着得意。

要不是打不过她,自己一定上去跟她打起来了。棠棠愤愤的想。伸手拿起桌上的啤酒杯,仰头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完,抹了一下嘴巴。

“我去!”

程漠琥珀色的眼眸不动声色的转动着,他站在内厅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形势,酒吧内的情况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冷着脸打算拐弯儿上二楼的楼梯,刚走了两步,自己的袖口就被人拽住。

“先,先生……”

柔媚的声音让程漠皱了眉,他扭了头看,冷冷的打量着拽住自己衣袖的女人。

女人一头大卷,脸庞妩媚至极,一条吊带大红色雪纺裙,看起来很廉价。琥珀色眼眸挪到她的裙摆处,只盖住臀部的裙摆好像是被人故意撕坏的。

程漠当下鄙夷起来:“松手!”

棠棠被他冷硬的声音吓的松了手。

程漠扭了头,脚步还没抬起,又被人拽住了衣袖。

“先,先生……”

程漠这回紧紧的皱了眉。

棠棠见他没有扭头看自己,两步走到程漠的面前,近距离的,仔细的打量起冷硬的男人。

“喝————”棠棠倒吸一口冷气。这男人的左眼眼角有一道疤痕呢!

好凶.……好邪魅……的样子。

程漠眼皮不可觉察的抬起,二楼的情况已然蠢蠢欲动。

左手往后一伸,银狐立即拿出一摞整齐的人民币放进程漠手中,男人右手伸向女人胸口处,使劲儿一拉,棠棠胸口处的裙子被拉到大开,一叠人民币满满的塞了进来……然后高大冷酷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越过她。

这是什么情况?棠棠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胸口裙内塞着的一摞人民币。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当自己是要饭的?还是当她是个小姐?她是来把男人的,应该她付钱才对吧!

太侮辱人了!棠棠愤恨的一把抽出塞在自己胸口的钱,冲了上去。

“哎,我说这位先生——————”

程漠正在上楼梯的脚步顿住,忍无可忍的转了身。

棠棠只觉得脑门一阵冰凉,猫一样的眼睛怔怔的,眼珠往自己脑门上看去。枪…………..枪?

“再跟着我,就要你的命!”程漠手上微微用力,黑色的手枪抵了抵她的脑袋。

手指一松,一摞钞票哗啦啦的散了开来,落在了地上。

棠棠立刻把双手举过了头:“别,别杀我……”

黑色手枪潇洒的在拇指上打了个转儿,程漠收回了枪。懒得给她多余的眼神,他转回了身子往楼上走去。

眼看男人要走上了楼,棠棠飞快的抓起旁边桌上一瓶未开封的啤酒,往背对自己的男人身上掷去!

“咚————”一声,正中目标红心。啤酒准确的打在了男人的后脑勺。嗙一声碎裂开来,液体浸湿了男人的头发和后背。

程漠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一跳,猛地回了头,眼内杀机起伏。黑色手枪对准了女人的眉心。

有一瞬间,棠棠觉得自己一定没命了!

可是————男人原本冲着她的手枪往上一举,对着二楼”嘭”的开了一枪。二楼栏杆边的一个男人翻滚下来,破麻袋一样的摔倒在了乱哄哄的一楼内厅。

“啊—————”一楼传出阵阵尖叫。

“杀人了杀人了————”原本玩乐的客人看见地上男人头部流出的血,统统酒醒了过来,开始抱头鼠窜。

霎时,一楼乱成一团。

棠棠趁乱冲楼上的男人骂了一句:“臭男人!”转身跟着人群往外逃!

程漠带疤的左眼抖动了一下。臭男人?

这该死的女人!胆敢冲自己砸啤酒瓶?他堂堂亚洲黑道首领居然被一个女人砸了啤酒瓶?!

时间紧迫不允许他多想。程漠左手抬起做了个手势,原本埋伏在二楼黑暗里的人通通显现出来。

顿时两边人马拿枪拿刀的对峙。

“绞龙,我看你是嫌命长了。”

堪比北极的冷声让青竹帮的二把手颈后汗毛倒立。绞龙瞪圆了一双小眼,看着从楼梯走上来的黑衣男人。

矫健。绞龙脑中出现这两个字。这男人走路的姿势,身材,都散发出这两个字。

绞龙和一道黑的二把手面瓜互相看了一眼。

程漠刚走上二楼,身后的银狐立刻搬来一把座椅。

宛如猎豹一样的男人气场迫人的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绞龙和面瓜。绞龙和面瓜微低了头看着程漠,却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很低微。

“目的。”程漠讨厌任何人说废话,他不允许身边的人说废话,同样自己也不说废话。

目的?绞龙和面瓜想到了目的。还能有什么目的,他们都活不下去了!A市所有的场子全被程漠包揽了。他们这些黑社会吃什么喝什么!

这么多年被程漠压在手下苟延残喘,财路是越来越少,他们是被程漠逼着造了反。

“程漠,A市这么大,你包揽了所有的赌场,夜场,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活?!”绞龙急吼吼的说出来。

程漠沉默着。

绞龙看不清楚形势。“程漠,今天城西的这家夜色无边,我跟面瓜是要定了!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凭你们?”程漠终于开了口。反问句说的让绞龙脸红一阵白一阵。

绞龙刚想再张嘴。程漠抬手打住了他的话。

他站起了身,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后,程漠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身为亚洲黑道老大,他做任何事的原则都是快刀斩乱麻!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不变的真理!他程漠就是可以压制住任何人,就是可以呼风唤雨!想要他手里的东西,梦都不要做!

“黑虎,银狐。”程漠转回了身,往楼梯走去。

“老大。”戴着黑色手套和银色手套的男人恭敬的同声答应。

“杀。”

男人留下一个字后,走下了楼梯。

身后传来嘭嘭的枪声,程漠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夜色无边的大门。

后背的衬衣沾在了肌肤上,程漠抹了抹后脑勺湿漉漉的头发,低咒一声。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