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小说(厉铭钰温馨)整本免费

《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小说(厉铭钰温馨)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5:38 作者:佚名 标签: 厉铭珏 现代言情 简沐希

为了报复渣男和小三,简沐希决定以牙还牙把小三哥哥睡了 可是特么的,怎么到床上的时候发现体位不对? 说好的女上呢……

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小说(厉铭钰温馨)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蚀骨缠绵,厉少情难自控小说(厉铭钰温馨)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虚张声势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璀璨的灯光在红酒杯中闪耀着奇异的光彩。

一身侍者打扮的简沐希,端着手中的酒托,白皙的手指有些颤抖。

她上了电梯,再出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她一定可以的,然后朝着走廊尽头的豪华套间走去,那里有她今天的目标,DE时尚总裁,厉铭珏。

敲开门的刹那,简沐希换上了甜美无害的笑容,“先生,您要的红酒。”

可惜门后并没有人,浴室里传来一个低沉性感的声音,“放在桌上。”

她按捺着紧张的心情,端着红酒推开了浴室的门,果然看见了水雾缭绕中,男人线条分明的后背,她的心脏顿了一下,在胸腔里狂跳个不停。

“谁让你进来的?”厉铭珏盯着这个不速之客,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简沐希厚着脸皮将酒杯放在了浴池边的小桌上,顺手将托盘中的一朵玫瑰花,插在了桌上的花瓶内,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笑道,“不是你让我进来的么?”

厉铭珏的心中生出一丝怀疑,但看她动作娴熟流畅,像是对这里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又打消了疑虑,看着面前这个笑容甜美,暖萌无害的少女,没有错过她笑容背后的紧张。

简沐希是很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她捏着手心里一把凉汗,尽量让自己不去看桌上的红酒杯,没错,她在来这里之前,给里面下了一点东西。

“你还有什么事么?”厉铭珏拿起酒杯,在手里转了转,迟迟没有喝下去。

这句话不是应该由自己问的么?简沐希抬起头,余光看见了厉铭珏手中的酒杯,一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摇了摇头。

“没……没事,先生您还需要我做什么?”

厉铭珏觉着有些好笑,低头抿了一口红酒,冷声道,“出去。”

简沐希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表面上还保持着软甜无害的微笑,“好的,先生。”

她听话的出了浴室,站在房间里,眼中不时地闪过狡黠的光芒。

既然那杯酒他已经喝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简沐希解开了胸前的两颗扣子。

“你怎么还在这里?”厉铭珏腰上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脚步顿了一下。

“我……我这就走。”简沐希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好桌上散落的物品,低着头从厉铭珏身边经过,心中有些疑惑,按说他现在应该晕过去了啊?难道她买的是假药?

“等等。”就在她已经走到了门边时,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简沐希疑惑地转过头,只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胸口,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厉铭珏只觉着身下燃起一点火丛,迅速蔓延到全身,原是想提醒她把扣子扣好再走,没想到目光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后,竟再也挪不开半分,忍了半天,憋出一句,“该死!”

他一把将简沐希按在了门上,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白皙的脸上,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究竟是谁?对我做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简沐希摇了摇头,这和她计划的完全不一样。

她原本只是想把厉铭珏迷晕过去,再和自己假上床,拍个照片,解扣子只是为了让照片看起来更逼真而已,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想解释——刚张嘴就觉着唇上一热,混合着淡淡烟草味的舌尖直直抵入了她的唇间。

厉铭珏只觉着有什么在脑海中炸开,少女干净的味道,对他来说是致命的诱惑,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肆意掠夺着简沐希的芳香甜美。

简沐希有些害怕,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禁锢,但她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就听见男人一声闷哼,接着将她一把甩在了床上,撕开了她的衣服,随后砸下了铺天盖地的吻。

接下来的事情再也不受简沐希的控制,男人的力量与温度,让她所有的反抗都变成了欲拒还应,她干脆闭上眼睛,挨过疼痛之后,放任自己沉浮在这一夜的浪潮里。

天亮时,简沐希只觉着自己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大脑中一片空白。

她拼命地回忆着昨晚的经过,这才想起来,她是来报复厉铭珏的。

没错,是报复。

都怪厉铭珏的妹妹,在她结婚之前抢走了她的未婚夫,所以她昨夜才尾随厉铭珏来到这个本市最豪华的酒店,甚至不惜花了一笔大价钱,想要坑他们一把……

谁知道,最后竟然把自己坑了进去!想到这里,简沐希简直欲哭无泪。

她看着面前熟睡的男人,下意识就想把他踹下去,转念她就意识到,这样放过他,只会让自己更亏,怎么说她也是商业世家的千金小姐,及时止损的道理还是懂的。

“喂,你醒醒,我们来好好聊一聊。”简沐希推了面前的男人一把。

她已经想好了,反正都是要拍艳照传绯闻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等他醒了就让他负责,这样就算当不成未婚夫的老婆,还能当个未婚夫的大嫂,也不算太亏。

她这边算盘打得很响,谁知厉铭珏那边醒来之后,揉了揉眼睛。

慵懒性感的声音传来,“你谁啊?”

简沐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男人,竟然还想睡完就不认账?她一把按在了男人的身上,维持着自己的气势,恶狠狠地说道,“这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这个女人明明长了一张萝莉脸,偏偏还要学御姐的样子,让厉铭珏忍不住有些想笑,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我没记错,该给出交待的人应该是你吧?”

诶?他说的好像有些道理,简沐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她甩了甩脑袋,继续恶狠狠地威胁道,“我不管,你既然睡了我,就必须对我负责!”

只见他优雅起身,穿衣,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纸币,甩在床上,并扔下一句话。

“三千,我们之间两清。”

简沐希看着他转身离开时潇洒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了?用点钱就能随便打发的小姐?她捏着床单,指关节有些泛白,但任凭她再气,也知道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她换回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床上的钱。

想了想,还是装进了钱包,不为这点钱,就为了有朝一日能甩在那个人的脸上出气。

她穿戴整齐的走出酒店大厅,刚推开门就被摄像头和闪光灯吓到了。

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见到她出来,一群肩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一涌而上。

瞬间将酒店门口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简小姐,请问你和DE时尚总裁厉铭珏先生是什么关系?”

“简小姐,请问你们昨夜发生了什么?”

“你身为三线嫩模,主动勾引时尚教父厉铭珏先生,是否为了入驻DE时尚王国?”

问题越来越尖锐,简沐希有些头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捕风捉影的问题。

她是有点名气的嫩模没错,但这只是她出于爱好的职业选择。

就算他厉铭珏是全球知名财团的第一继承人,又一手创办了DE时尚王国,旗下还有好几个跨行业公司,但好歹她简沐希也算是出身名门,正儿八经的富二代千金小姐。

绝不至于为了他们所谓的名利,或者是那点臭钱,就委屈自己。

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停在了酒店门口,一个面色严肃的男人,带着几个保镖冲到了酒店门口,简沐希目光一亮,在这些人的保护下,她总算是摆脱了那些记者。

她刚想松一口气,就迎来了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要是不想干趁早滚出这个行业!别一天到晚给我们找麻烦!”

简沐希抬头,委屈地看着她的经纪人,精致的小脸摆出无辜的表情。

经纪人叹了一口气,“DE集团取消了你今年的杂志拍摄,并要求和我们解约。”

什么?简沐希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既然无故解约,他们是不是要赔偿我们违约金?”

“无故?你闹出了这么大一个丑闻,他们不问我们要违约金都是好说话的,偏偏他们不好说话,这违约金公司不会替你出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经纪人的意思很明显,反正以前出了类似的事情,都是简沐希自己摆平的。

简沐希自知理亏也不反驳,只是头疼,她因为在外面做模特,已经和家里闹翻过好多次了,上一次更是放出狠话说以后再也不靠家里半分,现在回去,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她犹豫了一下,决定这事要靠自己摆平,“送我去DE集团,我要见见厉铭珏。”

经纪人好言相劝道,“算了,这事赔钱息事宁人是最好的办法。”

“那你给我赔钱?”简沐希脸上挂着甜美无害的笑容。

经纪人连忙摇了摇头,只能按要求把她送到了DE时尚的大楼下,最后劝了一句。

“你可千万别再给我惹事了,到时候引火烧身,谁也救不了你。”

简沐希点了点头,并没有把这句话听进去,她就不相信自己摆不平这件事,她昂首挺胸地朝着DE的炫彩大楼走去,谁知刚进大厅就被人拦住了。

前台小姐说什么也不让她上楼,还说这是总裁的意思。

简沐希心中是火冒三丈,但也没和前台起冲突,她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优雅地拿出了手机,翻到了她今早偷拍的几张照片,唇边弯起了一抹笑容。

前台见她坐着不走,本想喊保安过去,谁知专用电梯门突然打开,自家总裁黑着一张脸从电梯走出,径直走到沙发边,拎起那个女人就进了电梯。

厉铭珏刷了手中的识别卡,电梯直达DE集团的顶层,他的私人办公室。

简沐希没想到色彩大胆,设计前卫的炫彩大楼顶层,还有这么一处简洁风的空间,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赞叹,但并没有忘记来这的目的。

她收回了目光,看向厉铭珏,还没有开口,就听见对方冷淡的声音,“删了。”

简沐希愣了一下,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打开了手机,翻到了照片,在他眼前耀武扬威般地晃了晃,又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你不对我负责,我是不会删的。”

话音未落,她只觉着眼前落下一片阴影,厉铭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眸色暗沉。

她下意识就要护住手机,但无奈厉铭珏的反应更快,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机就不见了。

厉铭珏唇边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翻着她手机里的照片,点了删除。

谁知照片是从手机里消失了,那白皙肌肤上的点点红梅却依然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昨夜少女芳香甜美的味道,又一次浮上了心头,让他有些口干舌燥。

厉铭珏扔掉了手机,捏住了简沐希的下巴,咬住她的唇瓣时,一手已经将她推在了沙发上。

简沐希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还在后悔着早晨没有备份,就已经被厉铭珏压在了身下。

下巴上传来的痛意,让她想要反抗,但在她身上不断游移的那只手,又撩拨着她最敏感的神经,她不断挣扎,却无济于事。

简沐希死死地咬住下唇,盯着在她身上挥汗如雨的人,眼中全是恨意。

厉铭珏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唇边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怎么?你不是爱玩么?我就陪你玩到底。”说完,男人的动作越发不加怜惜。

简沐希压下心里的悸动,抬手就往厉铭珏脸上扇了一巴掌,“卑鄙小人!无耻下流。”

厉铭珏一把捏住了她的手腕,禁锢在了头顶,眼中没有任何怒火灼烧的痕迹。

面色冷然地扔下一句,“你很高尚?心机婊小姐?”

一句话刺痛了简沐希的心,但她仍然气势汹汹地问道,“你凭什么无故解约?”

“我有权保持我的审美。”

厉铭珏低头扫了一眼身下的女人,不得不承认,简沐希确实符合他的审美,外表如同少女,清纯中还藏着一丝妩媚,只是徒有其表,可惜了她那清纯的一张脸蛋。

简沐希很想反驳,但他加快了速度,她只能死死咬住下唇。

厉铭珏掀开被子,下床转身去了浴室,留下她一个人。

简沐希很想哭,但依旧起身,面无表情地穿好衣服,等到厉铭珏回来。

从包里拿出三千块,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那我也有权追回你无故解约的违约金。”

原本以为厉铭珏多少会对这句话有反应,谁知他淡定地坐在座位上,先是打了一个电话通知换沙发,然后才转头看向她,薄唇轻启。

“审美不光是外表,我签约的艺人,懂得何为礼义廉耻,是最基本的底线。”

“你……”简沐希没想到面前这个云淡风轻的人,说出的话竟然是如此恶毒。

“那你呢?你以为穿上衣服就可以不负责任了?你以为换掉沙发,就可以抹杀一切,保持你所谓的审美了?你……”

不就是毒舌,谁还不会了?简沐希看着厉铭珏沉下来的脸色,还想继续说下去。

谁知地上突然传来手机铃声,她捡起手机,刚按下接听,就听见二叔着急的声音。

“沐希,你在哪?爷爷因为你的事已经气到住院了!还不赶紧回来!”

简沐希挂了电话,再也顾不上面前的厉铭珏,拿过自己的包就去按了电梯。

厉铭珏看着她等电梯的身影,也忘记了她刚才的争锋相对,心中闪过了一丝好奇。

这个女人,刚才不是还张牙舞爪的不服输么?怎么一个电话就蔫了?

简沐希着急地看着电梯的数字,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你今天送上门来就是为了……”

她转过头,果然看见厉铭珏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没有时间在这里和厉铭珏继续吵下去,所以只是双唇紧抿,并不做任何反驳。

不知为何,看见她这样,厉铭珏下意识地就冲过来拉住了她。

简沐希抬起头,不明白他这是做什么,冷冷地说了一声,“放手。”

厉铭珏的脸色一变,松开了她的手,唇边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既然你今天主动送上门来,你们公司的违约金,我就不要了。”

看着他高高在上的样子,简沐希就忍不住想打人,但电梯门刚好打开。

她瞪了厉铭珏一眼,转身进了电梯,也顾不上叫人把自己的车送来,出门就拦了一辆的士,完全没有注意到,DE炫彩大楼门口正对着她拍摄的摄像头。

简沐希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关于她的新闻。

“三线嫩模简沐希因陷入潜规则上位丑闻,今日被DE时尚集团解约,一早出现在DE炫彩大楼门口,却灰头土脸乘坐出租车而归,疑似遭到圈内封杀……”

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简沐希听着就来气,拿过遥控器啪的一声关掉电视。

这才走到病床前,握住爷爷的手,谁知爷爷手指冰凉,连睁开眼睛都极为困难,见到她来,流下了两行热泪,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眼睛里满载着担忧。

简沐希一下就哭了出来,爷爷一手抹着她的眼泪,一手将她揽到自己跟前。

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半天才挤出了几个字,“小……小心二叔。”

简沐希听清这几个字,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再看向爷爷的时候,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任凭她怎么哭喊,病床上的人都再也无法醒过来。

简沐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医院的,自从多年前她父母遭遇车祸去世之后,爷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了,现在这个人,也离她而去了。

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后,简沐希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颓废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直到她意外的在桌上的饼干盒中发现了一份遗嘱。

简沐希看着手中的遗嘱,嘴里的饼干都忘记了咽下去,上面赫然写着爷爷去世以后,简家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都归她,这和二叔在葬礼上公布的那份完全不一样。

她仔细地看了手中的遗嘱,爷爷的签名和私章,还有律师的签名……

一份完整遗嘱该具备的所有东西,上面都一应俱全,这是爷爷最后留给她的礼物?

简沐希从浑浑噩噩中一下惊醒过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掉在桌子上。

她擦掉了脸上的眼泪,走到卫生间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干净,又将房间整理成以前的样子,最后拿起那份遗嘱,装进包里,开着车就直往二叔家的别墅。

敲开门之后,简沐希直接将包中的遗嘱甩在了桌子上,冷眼看向桌子对面的人。

“二叔,你对这份遗嘱有什么看法?”

“这……”对面的人脸上显然有些尴尬,但努力地保持着平静,“这是从哪里来的?”

简沐希冷笑一声,她总算明白了爷爷临走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看着对面那个她从小称为二叔的人,发现在他身上找不到一丝亲情的温暖,只有冰冷的算计。

“这自然是爷爷留给我的。”她将遗嘱翻开,指着爷爷的签名说道。

简唯仁拿起了桌上的遗嘱,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二叔不会连爷爷的字迹都认不出来吧?”简沐希抱着手臂,盯着对面的男人。

果然看见他头上有汗珠不断滴落下来,放下遗嘱,赔着笑脸,“这自然不会。”

“既然二叔也承认这份遗嘱的真实有效,那么……”简沐希横眉一扫。

这份遗嘱一旦公布,二叔在葬礼上公布的那份遗嘱自然是没有法律意义的,如果简家的百分之七十股份归她,就意味着从此简家是她说了算,就算是二叔也不能不听她的。

“是,是。”简唯仁不断陪着笑,试图讨好着面前的简沐希,但又说道。

“这份遗嘱自然是真的,但我不知道父亲竟然另立遗嘱,所以在葬礼上已经按照他之前的意思公布过了一份,你也得给二叔这个面子不是?”

“不是我不想给二叔这个面子,只是……”简沐希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我不知道爷爷之前的意思,但看二叔现在的意思,似乎是想赖账?”

“不不不,你误会了,遗嘱自然还是遵守的。”简唯仁似乎没有想到,对面的侄女比他想象中要难缠,立刻换上和善的笑容,“二叔的意思是这个过程,我们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简沐希只是想拿回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并不是想和二叔闹翻,听见他这样说,也只能点点头,“只要二叔承认这份遗嘱并愿意遵守,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

“哎,这样就对了嘛,我们是一家人,你爷爷走了,我们就是你最后的亲人了。”

这句话一下就勾起了简沐希的伤心事,她眼眶一红,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简唯仁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些天都没照顾好自己吧?刚好我这里送来一箱新鲜草莓,我让人给你准备你最爱喝的草莓奶昔。”

简沐希低下头,她确实最爱喝草莓奶昔,每年这个时候,爷爷都会给她准备。

所以她再看向二叔时,目光也少了几分戒备。

谁知她刚喝完奶昔,就觉着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她躺在一个灯光炫目的舞台上。

周围喧闹的声音让她觉着不安,这是在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

主持人的声音让她的意识立刻清醒过来,这才发现她现在身处在一个夜总会的拍卖场,这样的拍卖场位置一向极其隐蔽,她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

她低下头,包倒是还在自己的手中,只是包里的手机和那份遗嘱,都不翼而飞了。

她心中一沉,顿时有些绝望,朝着台下看了一眼,忙收回了目光。

台下坐着一群色眯眯的老男人,目光赤裸裸的盯着她,就等着主持人开口出价。

简沐希甚至没空去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

底下的喊价越来越高,她的内心也越来越忐忑,难道就这样在这里任人宰割?

她才不要!简沐希抬起头,准备找好机会就逃跑,谁知她刚站起来,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大汉就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按在了地上。

简沐希的膝盖立刻出现了一片瘀青,与此同时,今晚的最高价也已经报了三次。

她,终究还是被卖了出去。

简沐希下意识地朝着台下看去,想知道花费如此高价拍下她的人究竟是谁,但她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那些看起来油腻无比的老男人,这让她彻底陷入了绝望。

黑衣大汉拎着她的胳膊将她带到了买主的房间,原来买下她的人刚才根本没有出现。

简沐希看着那道紧锁的门,内心充满了不安,这个房间连窗户都没有,完完全全的幽闭状态,她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变态老男人的形象,甚至都不敢想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什么。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简沐希下意识地缩在了墙角,顺手关上了灯。

门锁转动的声音,让她的呼吸都有些不畅,她拿起了桌上的花瓶,压抑着狂乱的心跳。

谁知门打开之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清晰。

啪——灯光亮起的时候,简沐希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厉铭珏。

只见他一手按在她身边的开关上,低头看着她,刚好将她禁锢在墙角。

简沐希突然想起那天在电视上看见的新闻,虽然在极力在抹黑她,却只字未提厉铭珏。

她一下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二话不说,直接抄起花瓶就朝他身上砸去。

厉铭珏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花瓶掉在地毯上,倒也没有摔碎。

“你疯了么?”厉铭珏盯着身下的女人,冷声低斥道。

简沐希挣扎着,用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打了他一巴掌,“我打的就是你。”

厉铭珏松开了她的手,有些后悔刚才一冲动便救下了她,如果他没有记错,这是第二次了,他眸色一沉,冷笑道,“像你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就应该在这种地方自生自灭。”

简沐希扑上来就要打人,但手还没有落在厉铭珏身上,就被他死死的控制住了。

只能咬牙切齿地喊着,“要不是你爷爷就不会死,我也不会流落到这种地方!”

“怪我?”厉铭珏冷笑一声,他确实给那些记者们施加了压力让他们不敢乱说,但还不至于故意去抹黑面前的女人,虽然那夜她主动送上门,但毕竟他很享受,而且床上的那一抹红色,他不是没看见,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她竟然来怪他?

“有权有势了不起?难道不是你让新闻上那样抹黑我?”

简沐希一想到爷爷临终前电视上还放着自己的丑闻,心中就无比难过,她很想告诉爷爷事情不是那个样子的,但是,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蠢,麻烦你做事情之前动动脑子。”

厉铭珏皱着眉头,他是真的看不懂这个女人,要说她是真心为了上位或者是别的什么企图,勾引他也就算了,仔细调查过后,怎么看她也不像是那种拜金的女人。

明明天生拥有一手好牌,偏偏打的稀烂,难怪能把她爷爷气死。

“你也不想想,是谁放着富家千金的生活不好好过,非要在外面野?”

“就你这样的孙女,生在谁家算谁倒霉,还能怪在别人头上?”

“做事不走心,迟早把自己玩死。”

厉铭珏的唇枪舌剑,如同一根根带着毒刺的钢针,深深地扎进了简沐希的心里。

她痛到无法呼吸,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

她想起爸妈去世那天,是为了给她买生日蛋糕才出的车祸,想起她不止一次因为上新闻的事和爷爷吵架,把爷爷气进了医院,厉铭珏说的没错,她生在谁家算谁倒霉。

爸妈是让她害死的,爷爷是让她气死的,都是她的错,活该这世界上只剩她一个人。

这女人不是一向牙尖嘴利么?怎么今天这样安静?厉铭珏有些纳闷,松开了手中的人。

这才发现,简沐希一直低着头,指甲狠狠地掐进了手心里,眼泪顺着白皙的脸庞落在地毯上,看着让人有些心疼。

她也会哭?难道他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

厉铭珏似乎没有想到,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也会难过,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行了,你别哭了,明明蠢得要死,还要装作自己很有心机。”

这句话说完,简沐希哭的更厉害了。

厉铭珏有些无奈,其实他是想安慰一下她的,谁知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叹了一声气,一把将简沐希从地上拽了起来,下意识的把她揽在怀中。

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地说道,“你别哭了,我带你换个地方。”

简沐希是想离开这个噩梦般的地方,却没有想到厉铭珏竟然开车带她去了酒吧。

她心中难受,干脆把酒单上的酒全部点了一遍。

厉铭珏也不阻止她,反正今天已经为她花了不少钱,也不在乎这一点。

谁知她哭哭笑笑,才三杯酒下肚,就已是醉眼朦胧。

简沐希摇摇晃晃地走到厉铭珏身边,勾住了他的脖子,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喂,我家就剩我一个人了,你娶我好不好?”

厉铭珏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明明眼中的悲伤都要溢出来了,脸上的笑容,却还是像夏天的冰淇淋一样甜美诱人,让人下意识地想要去品尝这个味道。

他轻轻落下了一个吻,明明是想浅尝辄止的,却忍不住越陷越深。

少女的芬芳混合着洋酒的醇香,他滴酒未沾,却也染上了几分醉意。

简沐希闭上眼睛,沉浸在这个吻中,双手环上了厉铭珏的身体。

厉铭珏身体一颤,保持着极大的克制,缓缓离开了简沐希的唇。

“厉铭珏,我真的讨厌你,但是你真的很好看。”

简沐希并未睁眼,伏在厉铭珏的耳边,胡乱地说着醉话,淡淡的气息吹过他的耳尖。

厉铭珏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一把抱起了面前的女人,扔下了那满满一桌,还未动过的酒,匆匆结账之后,就开车直奔最近的酒店。

简沐希醒来的时候只觉着头痛欲裂,甚至想不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

她试着动了一下,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般。

这才发现她身上未着片缕,白皙的肌肤上印满了斑驳的红迹。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白开水。

还有一盒避孕药,一张信用卡。

简沐希嘴角扯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就着白开水吞下了那片药。

支撑着身体爬起来,在旁边发现了她丢失的手机,她赶紧翻了翻包,依旧没找到那份遗嘱,这才想明白了什么,简沐希的脸渐渐沉了下来。

她打开手机,翻看着这一个星期的信息,大多都是她经纪人发来的,问她在哪里。

她刚想着要不要回一个电话过去,短信铃声就又一次响起,还是她的经纪人发来的。

简沐希赶紧点了进去,这一看她的心都凉透了,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公司单方对她提出解约就算了,居然还让她承担一笔巨额违约金,说是由于她乱搞男女形象,破坏公司辛苦为她包装形象,对公司造成了恶劣影响。

简沐希无奈地苦笑着,生活还是要继续,她总不能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家再从长计议。

谁知她刚拿出钥匙,就被人拦住了,“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你搞没搞错,这里是我家,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沐希本来心情就不好,让人这样一拦,心中的火苗更是蹭蹭的往上涨,口气也有些冲。

“大……大小姐?”管家从上到下打量着简沐希,似乎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简沐希懒得和她废话,她就想知道她的家门,凭什么不让她进。

“老爷……老爷吩咐过,如果您回来了,就请您另找住处。”

“老爷?”简沐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简唯仁?凭什么?这是我的房子。”

简沐希说着就要往房间里的冲,但管家又一次拦住了她,语气中还带着一丝警告。

“原来的那处给了二小姐,现在这里已经是老爷的房子了,如果大小姐不想让大家都难看,还是有些自知之明,赶紧离开吧。”

简沐希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可偏偏厉铭珏的话又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冷静了下来,余光瞥见了门口的摄像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朝着管家甜甜一笑。

“对了,麻烦你转告二叔,他拿走的那份遗嘱,我手里还有备份。”

果然,她话音未落,门就自动开了,里面传来简唯仁的声音,“快请大小姐进来。”

“哎呀,沐希回来了?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不告而别呢?”

简沐希冷眼看着热情迎上来的男人,开门见山地说道,“昨天的事我不想计较,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把该还给我的东西还给我。”

“昨天?昨天什么事情啊?”简唯仁拉着简沐希坐下,说着就要给她倒茶。

简沐希看着桌上的茶杯,心中就一阵后怕,她昨天就吃了几块饼干,所以不用说,一定是那杯草莓奶昔有问题。

她这才意识到,如果昨天不是厉铭珏,她现在早已成为那些老男人床上的玩物。

简沐希轻咳了一声,她知道既然她现在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不管她说什么,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都是不会承认的,但她更知道,该要回来的东西,她会一分不少的要回来。

至于该报的仇,日后她也会一分不少的还回去。

“我不管二叔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还有这座房子,原本就是我的,如果二叔不肯给,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拿回来。”

“是么?你说你有遗嘱的备份?那你倒是拿出来看看呀?”简唯仁不愧是老谋深算,面对简沐希的威胁,并没有自乱阵脚,脸上带着怀疑的笑容。

简沐希自知心虚,但面上依旧不输气势,“我可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两次,再说我为什么要拿出来?”

简唯仁听她这么说,面上也有些虚,故作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语气倒是十分坚定。

“反正我看不见遗嘱,是不会把这些给你的。”

简沐希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昨天说的话,做过的事,今天就全部都不算数了。

她有些心慌,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如果让他发现她根本没有备份,那这些东西就真的要不回来了!简沐希指甲狠狠地掐进了手心里,脑海中再一次响起了厉铭珏嘲讽的声音。

简唯仁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他就不相信他还对不不了一个天真单纯的小丫头。

“这个房子,你爷爷生前就已经留给我了,你这么年轻,又是一个人,自然也不需要这么大的房子,你说是不是?”

原本以为简沐希听到这句话,多半会慌到花容失色,谁知对面的少女,听见这句话竟然抬起头,唇边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自然已经有了新的住处,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二叔,如果你不自觉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到时候我用自己的方式去拿回来时,你也别怪我翻脸无情。”

“你……你什么意思?”纵使是老江湖的简唯仁,听见她这句话,也有些分辨不清。

“关于遗嘱的事,我相信二叔已经看过就不用再看了,再看也不会是我拿给你看,而是我的未婚夫,厉铭珏拿给你看了。”

“什……什么?”简唯仁一脸的不可置信,似乎对面的少女,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但简沐希的自信,还是让原本想继续利用她的简唯仁,有些措手不及。

“不……我不信,我不信你这丫头能勾搭上厉铭珏。”

“你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问他。”简沐希这句话说的底气十足,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到底有多心虚,万一简唯仁真的打电话,厉铭珏又不肯帮她圆谎,那她不就露陷了?

简唯仁露出了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侄女,注意到了她紧捏着的手心,心下明白了什么,拿起电话就打到了DE前台转接到了厉铭珏那里。

厉铭珏正在处理即将面世的DE夏装事宜,接到了前台说简氏集团的代执行总裁电话,心中有些疑惑,简氏虽然也算是家大业大,和他家的企业也有些合作往来。

但简氏集团从未涉足过时尚领域,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厉铭珏将听筒夹在耳边,一手端着咖啡,一手翻着设计稿,等着那边的说话。

“厉总您好,我是简氏集团的简唯仁,听我的侄女说,她现在是您的未婚妻?”

厉铭珏稳住了手中的咖啡杯,短暂的惊讶过后,他合上设计稿,眸中的颜色深了一层。

简唯仁始终在等着他否认,但那边迟迟没有开口,无形中就给他增加了不少压力。

他擦着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很抱歉打这个电话给您,其实想也知道是我侄女痴心妄想,打扰了厉总不好意思,我会好好教育她的。”

说着,他瞪了一眼对面的简沐希,似乎放下电话就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谁知电话那头传来厉铭珏极其淡定的声音。

“她是我未婚妻,还望简总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