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绝美阴妻小说(娟子鹏飞)整本免费

《绝美阴妻小说(娟子鹏飞)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5:42 作者:佚名 标签: 娟子 悬疑惊悚 鹏飞

我妈死因奇特,死后尸骨被偷,我在她的坟墓内发现了一件大红色内衣......

绝美阴妻小说(娟子鹏飞)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绝美阴妻小说(娟子鹏飞)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带我挖坟

第2章 带我挖坟

爷爷的吩咐,我不敢不听。

我小心翼翼把那东西装进衣服里,带回了家。

我前脚刚到家,我爷爷后脚就把我家大门关上了,黑着脸示意我跟着他进屋,进了屋劈头盖脸就问我,“鹏飞,有相好的没?”

我愣了。

爷爷一向沉稳,怎么会忽然问我这种事?

再说了,我妈的坟被刨了,尸骨刚丢,我爷爷怎么会忽然关心起这种事来了?

“没有……不过,隔壁春花好像喜欢我。”我自小没见过我妈,倒也没多深感情,就是提到春花的时候,我有些害臊,忍不住搔了搔脑袋,“爷爷,这跟我妈的坟被刨有啥关系?”

我爷爷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说,“那你去向春花借个骑马布袋子。”

那时候卫生巾还没普及,女人来那事儿的时候用的都是一块布,用的时候正好骑上,所以村里人都这么叫。

我臊的满脸通红,可又不能不去。

爷爷向来说一不二,我不敢多问,只能去向春花借了那东西回来。

借那东西的时候,春花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我臊的就没敢多看她,一溜小跑回来了。

借回来那东西后,我爷爷也不说让干啥,只顾着抽旱烟,一声不吭,抽的满屋子都是呛人的烟味儿,难闻极了。

我又急又无奈,只能等着。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

大概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爷爷终于开口了,“鹏飞,你跟我去西山办件事儿。”

我早就急了一天了,听我爷爷这么一说,我立刻精神抖擞,急急追问,“爷爷,什么事儿?是不是跟我妈被偷了有关?”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家祖坟就在西山,我妈的坟也在西山。

“你别多问,只管按照爷爷说的去做就行。”爷爷又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这才说,“接下来我要说几件事,你要一字不漏的记住,千万不能记错任何一件事,听到了没有?”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爷爷特别慎重,脸色凝重的厉害。

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胆战心惊点头,“爷爷,你说。”

我爷爷说了一堆,总结起来其实就三点:

第一,跟我爷爷去办事,无论我爷爷做什么,都不能问,不能说话;

第二,把那骑马布袋子还有我妈坟里捡的大红色内衣都带身上,绝对不能丢;

第三,完事之后,无论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都不能扭头!

我越听越觉得心惊,西山都是坟地,我爷爷这是要带我去干啥?

可我爷爷向来说一不二,我也不敢多问,只能点头答应。

我答应之后,我爷爷这才带我去了西山。

我爷爷带我去找的,居然是个坟包。

而且,这个坟包还是新的,土还都是黑的,坟包上零星撒着些“买路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吃了一惊,这个新坟,是村里刚死的一个女孩子的,这个女孩子叫二丫,比我大两岁,据说跟人私奔,被人抛弃了,回来想不开就喝农药自杀了,鲜活的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她长的挺漂亮的,村里不少小伙子都喜欢她,没想到竟然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我更好奇,爷爷大半夜的,带我来二丫坟前干什么?

正在想着,我爷爷扔给了我一把铁锹,低低说,“鹏飞,挖!”

我眼睛蓦然瞪大,我爷爷大半夜带我来这里,居然是要挖二丫的坟?

“爷爷……”我下意识张嘴就想问,我爷爷猛然瞪了我一眼,我这才忽然想到,来之前爷爷跟我说过,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不能问。

不等我说话,爷爷已经开始挖了。

沙沙沙……

夜里很静,爷爷挖土的声音让我听的心惊肉跳。

现在是深夜,四周黑洞洞的,只有黑魆魆的山矗立在不远处,偶尔有夜枭子扑棱着飞过,桀桀桀桀的叫几声,叫的人头皮发麻,双腿发软。

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作响,还有我们爷儿两挖坟的沙沙声……

这种声音,差点让我抓狂。

就在这之前,我还是个规规矩矩的好青年,现在居然大半夜来挖别人的坟,而且还是我爷爷带我来的!

二丫二十岁就死了,算早亡,又出了那样的丑事,按照我们村的老规矩,是不能有坟穴的,只能挖个坑匆忙埋了,所以我和爷爷没费多大的劲儿,很快就刨到了二丫的棺材。

我爷爷利索打开了二丫的棺材,露出了二丫的脸和身子。

我鼓足勇气看了二丫一眼,才发现二丫除了脸色白点,倒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跟睡着了似的。只是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寿衣,衬着她苍白的脸,看上去阴森怪异,让人看了后背直冒寒气。

“把那玩意儿给她穿上!”我爷爷又低低说了一句。

什么?

我爷爷让我把那玩意儿,给棺材里的二丫穿上?我连看二丫一眼都觉得后背生寒,哪儿敢去动二丫?

可这种时候,我爷爷绝对不会开玩笑。

我只能照办。

要想给二丫穿上那玩意儿,就必须脱掉二丫原本穿着的裤子。

二丫现在穿着的是一身寿衣,裤子也里三层外三层的,加上我又紧张,几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脱下了她的裤子。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二丫的腿又长又直,好看的不得了,可再好看也顶不住我害怕,我抖抖索索把那玩意儿从身上掏了出来,抖抖索索给二丫往身上穿。

穿上那玩意儿,又是穿裤子。

里三层外三层再重新穿好,已经累的我一身大汗了。

夜里很凉,我那一身大汗,很快就被风吹散了,冷飕飕的,又黏答答的,真是难受极了!

“好了,盖棺,埋了!”我爷爷立刻又吩咐我。

我不敢怠慢,从地上搬起棺材盖就往棺材上盖。

说实话,看着二丫的脸,我觉得挺瘆得慌的,恨不得赶紧盖上才好。

嘻嘻……

就在我盖上棺材那一刻,一阵轻笑忽然在我耳边响起,本来双眼紧闭的二丫,忽然睁开了双眼!

她的脸很白,眼珠子黑漆漆的,正直勾勾盯着我看!

“啊……”我一惊,手中的棺材盖一下子跌落了下来,重重砸在了我脚上,我又急又疼,却不敢大叫,只能抱着脚原地跳了几下,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飚出来了。

“怎么了?”我爷爷也吃了一惊,忘记了不让我说话这回事,惊疑问我。

我指了指棺材里的二丫,“她,她刚才睁眼了,还笑了……”

可我再看棺材里时,二丫还是紧闭双眼,哪儿有睁开眼?

难道,我刚才太紧张,看走眼了?

“快盖棺!”我爷爷大惊,也顾不上避嫌了,跟我一起抬起棺材盖盖到棺材上,又用钉子钉了,再埋了坟坑。

重新埋了二丫之后,我爷爷先给二丫烧了我的生辰八字,又指挥着我给二丫烧了一大堆纸钱,又磕了无数头,这才带着我急匆匆往回走。

就在我们快走出西山口子的时候,我爷爷忽然问我,“鹏飞,那骑马布袋子还在你身上不在?”

我下意识就去摸。

来的时候,我把骑马布袋子和那大红色内衣一起装在衣兜里的,那内衣给二丫穿上了,骑马布袋子应该还在。

可我伸手一摸,我两个衣兜都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糟了!

可能刚才拿那内衣的时候,把骑马布袋子一起给带出来了!

“这怎么办?”我急的汗都冒出来了,忍不住扭头朝二丫坟头的方向看去。

可就在我扭头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全身的寒毛,一根接一根竖了起来。

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