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小说(上官婉儿 昭容)整本免费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小说(上官婉儿 昭容)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7 22:59 作者:佚名 标签: 上官昭容 其他小说 陈嫔

意外而死,一睁眼成为了皇上最讨厌的妃子仗着和亲公主的身份和太后的喜爱,她在后宫肆无忌惮 再睁眼,在后宫默默无名,却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陷害和诽谤她自己努力解决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爱了自己多年的男人,毅然走上了造反的路 这一切是因为她,也同时为了她放下一切,独自远走…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小说(上官婉儿 昭容)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宠妃不上道:皇上,我要逆袭小说(上官婉儿 昭容)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上官昭容

精彩节选

“来人啊!快来人,我家娘娘落水了!”

紧接着又是几声落水声。

不多时,身子一重,被人一左一右架上了岸。

“咳咳咳。”重新获得了呼吸的关昭容,猛烈的咳嗽着,头痛欲裂,让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一素净的女孩扑向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将她紧紧抱住,“娘娘,娘娘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啊!”

怀中一暖,关昭容颤颤巍巍的抬起手,虚搭在她肩上。

“怎么?色诱不成改苦肉计了吗?”一道戏谑的声音由远至近,明黄衣诀映入眼帘,她抬头向上看去。

此人下摆衣襟绣着五彩祥云,腰间挂着折扇,扇尾上是玛瑙做的平安扣,接着金粉点缀的穗子,再往上,胸前五爪盘龙栩栩如生,头冠为玉,一根青簪将三千发丝尽束其中。

面容俊朗,剑眉入髻,鼻若刀削,威严无比。

这是,帝王的扮相。

许是她失神的太久,职业病犯了,惹的他不满,他推开女孩,欺身上前,死死的禁锢住她的下颌,眸子深沉如墨,语调微扬,“区区一个小国的和亲公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朕警告你,要是再敢在宫中兴风作浪,当初你们魏国死皮赖脸签订的和平协议作废!朕会亲手把你变成亡国公主。”

说罢,长袖一甩,转身离去。

“没有朕的吩咐,谁也不准给她叫御医!”

突如其来的一场闹剧,让她迟迟消化不了,无力的靠在顺势凑过来的女孩身上,眼皮一重,睡了过去。

她叫关昭容,是一个藏品鉴定员,在全国十分知名的藏品鉴定所里工作,照别人的话来说,就是狐媚子的长相。

有一次所里来了一个大客户,老板向大客户推荐了关昭容。因为这件事,同事们到处诽谤关昭容是因为勾引了老板,所以才能被老板引荐给别人。这件事情越传越广,因为藏品鉴定所的知名度,甚至上了报纸。

不少网友通过新闻报道把关昭容给人肉了出来,这件事情最终传到了她父母的耳朵里。父母也不相信关昭容,关昭容在鉴定所里被排挤,种种事情堆在一起导致关昭容情绪崩溃,醉酒后意外身亡。

正值秋日,天气转寒,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不过几日,她也开始渐渐接受这个变故,老天爷是看她在现代活不下去,换个地方让她好好活着吗?

“娘娘。”

肩上多了一件白色披风,月如小心翼翼的为她披上,面有倦色,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这副身子骨也是弱的很,落了次水,居然受了寒,高烧不退,皇帝有言在先,不准别人为她看病,月如费尽了法子,讨了几块姜,几日来不眠不休,总算是将她从病榻上拉起。

“夜里风大,还是回屋吧。”

关昭容摇摇头,“这几日你也累了,别管我了,去休息吧。”

她还想说些什么,被打断,“如果你不照顾好自己,到时候我们主仆两个都病了,怎么办?”

她犹豫后,怯怯道,“是,娘娘有事吩咐就是,奴婢睡的浅,一叫就醒的。”

关昭容淡笑不语。

月如走时,一步三回头,指望改变主意留下她,可她直到进屋,关昭容都没有再开口。

“上官昭容……”

这是她现在的名字,这几日听着这皇宫里捧高踩低的下人们说的。

魏国国君最小最受宠的女儿,上官昭容沉迷于梁国国君宇文赋的容颜,一度扬言要嫁给他,被当众拒婚后,恼羞成怒假作圣旨,三万大军挥兵北上,攻打梁国。

谁料出师不利,被宇文赋借题发挥,一举攻下魏国。

梁国东太后,是魏国官家女,不忍故国受难,才使魏国免于灭国,本以为上官昭容怎么也该收敛,可不过几日功夫,魏国送上和平协议,愿为梁国附属国,以叔侄辈分相称,年年上贡,还将上官昭容作为和亲公主送了过来。

老臣们的想法,当然是为了国家社稷而想,魏国开出的种种,他们没理由不接受,宇文赋迫于前朝后宫的压力,不得不将上官昭容纳入后宫,给了个丽妃之尊。

要说宇文赋对于这个女子并没有多大的恨意,将她养在宫中就是,可入宫不到半年,整日想着爬上他的床,让他不胜其烦,太后对她是故国之人,也颇为袒护,这半年凡是被他宠幸过的女子,都莫名其妙的疯了,搞的后宫人心惶惶,一些妃子怕出事,拒绝侍寝,宇文赋气的掀桌,细查之下,才知道是上官昭容搞的鬼,恰逢东太后闭门吃斋,西太后掌权,宇文赋当即削弱了上官昭容的势力,将她带来的魏国人,全部打发回了故土,月如本难逃一劫,上官昭容跳水自尽,宫中无人愿意去伺候她,这才留了下来。

自古后宫是非多,失了势的上官昭容连狗都不如,往日里被她欺负过的人,自然是人人踩上一脚。

吃的是残羹剩饭,穿的是破布麻衣,用的是破铜烂铁,戴的是枯枝败叶。

连最低贱的奴都不如。

日子还长,窝囊了一辈子,不代表这辈子也如此。

她那终日无光的眼眸,泛起希翼。

这几日月如弄了点稀粥,说是稀粥,倒不如说是米汤,碗底沉了几粒米,撒了几颗化不掉的盐巴外,几乎是清澈见底,这待遇比起现代倒是只苦不甜,一天两天倒还好,天天如此,就算是她也受不了了,更何况,月如一个十字打头的小姑娘。

“哈哈哈,丽妃娘娘这是吃的羹水吗?大老远的就闻着味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她吧。

陈嫔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门,面上是轻蔑之色,脑袋上插满了金银首饰,天气才刚刚转凉,可她已将大氅穿上了身。

看样子,是来显摆来的。

她位份比上官昭容低,没请安不说,还不可一世的坐上了主位。

上官昭容对这些倒没什么想法,月如气不过,先声夺人,“陈嫔娘娘好大的本事,我家娘娘还没有被废呢,位份高的不是你一头,您不请安就罢了,怎么连带着奴才也如此不懂事,见着我家娘娘一个个的颐指气使,当真是奴才随主子!”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