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红颜九梦:腹黑王爷高冷妃小说(霍绍琛许拂晓小说名)整本免费

《红颜九梦:腹黑王爷高冷妃小说(霍绍琛许拂晓小说名)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7 23:13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萧晓 许笙

天命?何其可笑 她顾小小荣获傻女称号,退婚、逼嫁却恰恰推她入他怀 儿时的一面之缘,她护他胜己 如若有人伤他,她便代他还之; 如若天下赐他死命,那她便逆了这天下; 承渊凛冽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她:“小小,我若杀了他你将如何?” “我定不会随他而去”她淡然而答 承渊浅…

红颜九梦:腹黑王爷高冷妃小说(霍绍琛许拂晓小说名)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红颜九梦:腹黑王爷高冷妃小说(霍绍琛许拂晓小说名)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计中之计

精彩节选

雨滴欢快地落下,打在树叶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似是在鸣奏、欢唱。

女子靠在窗边,窗户是半开着的,雨水打到窗沿溅了进来,落到她的纯白的薄纱裙上,湿了好大一片,她把腿向内微缩,身体却丝毫未动,眼睛只一直注视着窗台上的花盆。

花盆很普通,暗红色的盆子黑色的泥土,里面凌乱的插着几根树枝,树枝上有着几个肉眼可见的花骨朵儿。

雨水落进花盆,她用指腹轻抚着枝条,暗暗垂目,折下它们并非她意。

不知今夜的雨水能否救活这些个无根的枝条呢?以前总是有人说枝条扦插能生根,那么它们呢……

不知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本该如此,它离开它所依附的大树,她离开她原本的世界。她现在只能静静的待在这个世界里,努力生根,就如它只能待在花盆里,努力的活下去!

她将花盆移进屋内,关好窗户,移步走向里屋。

她做在铜镜前,不紧不慢的摘下头上简单的几件头饰,放下满头青丝,伸手在脸颊边轻轻抚摸着,这样的角色她还要维持多久?她不知道,不过,可能快了。

等一切都结束她要远离这里,还自己一份宁静。只希望上帝能够稍稍仁慈一些,莫要将她扣的太紧,莫要让她再一次失去自己。

女子走到床边,缓缓坐下,轻轻的把左脚抬到床沿上,用手揉着左脚脚踝。即便是跨越了两个时空它还是尾随来了,曾经的噩梦就那样一直缠着她,这是留给她一个教训吗?她轻笑。

熄了灯,放下帘纱,合衣躺下。

雨依旧下着,一点儿停下的迹象也没有,不知明日能否有一个晴朗的日头。女子勾勾唇角,忘记脚踝处的疼痛,关了眼睛,入睡。

那夜,大雨。似梦,却否。

雨急促的下着,一个长发女孩儿奋力的奔跑着,雨打在她身上,本就单薄的秋衫此刻更是紧贴在她身上,显得她那么瘦小,那么脆弱。

她是瞎了眼才为一个男人放弃一切!

“萧晓,萧晓,你误会了,误会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在女孩身后响起,似是想要辩解什么,但那个被叫做萧晓的女孩儿却依旧不停的跑着。

她看到了,什么都看到了!自己放弃一切全身心爱着的男人正搂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诉说着他心中的爱慕!那么她呢?他这样一边和她在一起一边勾搭别的女人是什么意思!不想浪费了她这一副好皮囊?此刻她真想划了自己这张别人都赞美羡慕的脸站在他面前问他还要不要她!不过,结果她不敢猜,她不要相信他了,因为在她和金钱名利中他决然的选择了后者。

“萧晓,萧晓,你真的误会了!”男人不懈的边追边喊,“我所求的不过一个你啊,那个女人只是跳板,你才是我真正的未来……”男人向萧晓不停的解释着,有些话说得断断续续。

萧晓动摇了,那个女人真的只是跳板吗?她放弃本职,做一个平凡的人,不就是为了能成为他的未来吗!

她想,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呢?可是他搂着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么深情……可,可是万一,一切就是他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他们俩的未来呢……

萧晓猛的一停脚,急转身去,她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想了解事情的真相。谁料,她在雨中一个打滑,左脚踝狠狠地崴了一下,整个人失去重心往一边倒去。旁边,是护城河。

意识到周边环境时,萧晓本能反应抓住身后的栏杆,心中长舒一口气,但是,祸不单行,突然“咔嚓”一声,铁栏杆一边断裂,她整个人跌落进河里再没了声音。男人追来时,整个人都傻住了,眼睛呆呆的盯着一旁被风雨乱走的警示牌——护栏维修中……

其实,萧晓本是会游泳的,这是她以前的必修课之一,但是此时崴伤了脚,落入水中不幸的又撞到了岸边的一块大石块,整个人就这样无声的沉入水中,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救护车急促的响着,萧晓被送去了医院,是他拨的电话。

同行的还有另一个女人。女人紧挽着男人的胳膊,询问事情的缘由,似乎想寻求一个解释。

秋夜里,医院。

疼,全身都疼,呼吸好困难。萧晓隐约记得自己是落进了护城河里,那么现在呢?医院?他呢?她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做不到。

“你想离开这里吗?”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响起。

“谁?谁在说话?”萧晓在脑中搜索着,这个声音她并不认识。

“你现在并不认识我,但我可以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听清楚,是所有的一切都改变的重新来过。”

就是一切都改变的重生。

“什么意思,现在的我死了吗?”

“你觉得呢?你是想要醒来还是死去?”她似乎给了萧晓一个难题,活着意义又如何?

突然萧晓想起落河前自己听到的那段话,他们的未来……

“不!”萧晓大吼,她不能那么轻易的放弃了他们的未来,“我要活下去,他答应了我的,我才是他的未来……”

“你错了!”女子一口打断她。萧晓愣住了。

女子见萧晓还是一副迷茫的模样,轻叹了一句:“不信你看吧……”

“笙,你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谁?”萧晓认得,这就是他搂着的女人的声音。

不过,笙?是许笙吗?她为什么叫自己的男友叫得这么亲?还有,解释?她需要什么解释?萧晓心中顿时冒出无数个问题。

沉默,一段长长的沉默。许笙为什么不说话,还是他无法直截了当的对那个女人说出她的身份,终究,那些话全是假的!

“医生,她怎么样?”他终于开口了,不过并没有回答那个女人的问题。

医生说了萧晓的情况,很糟糕,醒不醒得来还是个问题。许笙听完整个人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了下去。女人见他这样,心中疑惑的根扎得更深了,追问的话也句句带刺。

萧晓此时的心更是紧张,他究竟会怎么回答呢。

隐约中,萧晓似乎听到一声“对不起,等我”,来自他心里的声音。萧晓心一紧,疼。

许笙转过头,对女人说:“他是我妹妹,对不起,情绪有些激动……”听完,女人再也没闹腾了,反而轻轻搂着他,似是安慰。

“带我走吧,去你说的地方。”萧晓似乎自言自语道。

“好。”女子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答应。”萧晓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即使她还不知道条件是什么,因为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其实,她知道他曾经是爱她的,不过她终究是比不上名利。她不怪他,他的那声“对不起”她听到了,不过,等他?怎么可能!她不怪他刚刚的回答,因为她没理由要求他守着一个可能都不会醒来的人,他放弃她选择更好的她可以理解,但是对于他欺骗她,丢弃她,她想,她是恨他的,恨到骨子里。

医院急救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彻底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萧晓醒来时,自然是另一番风景了,这是一个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国度,这是那女子赐予她的重生的机会,的确,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也将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从现在起,她叫顾小小,是她在这个异世的名字。

前世,应该可以说是前世了吧。她从五岁开始便懂得什么叫杀人,她冷血,她无情,世间万物于她来说都是不值钱的,她从几百几千个孩子中带着血爬出来,她是组织培育的机器,但是,一次任务的重伤,她偶然遇见了许笙,他没有问任何缘由,黑暗里,他帮她包扎满身的伤口,眼睛里有着怜惜,他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那一夜,是她五岁后唯一一次睡得安稳的夜晚,没有警戒,没有防备,卸下全身的壳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她先醒的,一声招呼没打便离开了。

自那以后,她总是不断想起那个温暖的怀抱,仅仅那一个怀抱就让她觉得无比安心,当时的她不懂,不懂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于是,她接近他,探索着这份神秘。

许笙救她时她的脸是施了粉黛的浓妆,所以,当她像普通女孩儿一样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似乎并没有认出来,而他却也爱上了那个站在他面前的女孩。

她感觉,许笙让她懂得了什么是温暖,什么是爱,她决定,要为了他改变自己,变成一个可以干干净净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她最终成功的脱离了组织,她学习烹饪,学习洗衣做饭,就像普通家庭里的妻子一般,但是不知为何,许笙没有了她初见时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时间潜移默化的改变着……

所以,她最后的结果是那样悲惨,可能她的选择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能她与他只是错遇。

她不只一次想,如果她那次任务没有受伤,如果她受伤后没有遇见他,如果她忘记那一夜的温暖,如果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一个人走下去……可惜,这世间没有如果,有些事发生了便是早就注定了的。

所以,来到了这新的世界,拥有了新的人生,她要完成与那女子的约定,之后平静安定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真正领悟一下别人所说的“幸福”二字。

她想,其实平静一点也好,至少自己不会累。

————————

南和国二十三年。

南和城内,顾府。

“娘亲、娘亲,为什么小恒儿有花糖吃我却没有!”稚嫩的女孩儿声响起,愤愤的诉说着心中的不平。

妇人看着自己被拉起的衣袖,没有一丝愠怒,不知为何,眼角流露出的反而是淡淡的哀伤。妇人轻轻拍打着女孩儿的手,温柔的哄道:“小小先别着急,听娘亲说,娘亲方才出门带着你小弟,他闹得厉害便给他买了些,一时倒忘了小小也爱这些小嘴食,现在呢你姑且让着小弟,待娘亲下次出门再给你带些可好?”

被称作小小的女子看了两眼小恒儿,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收起那渴盼的眼睛,看着母亲轻轻的点了点头,喃喃地说了一句:“嗯,小小是姐姐,要让着弟弟。”随后她便放开母亲的衣袖转身走开。走了两步,又回头道:“娘亲可千万莫忘记了呦,小小等着呢!”话语坚定,不容拒绝。

妇人随即应了一声,小小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妇人看着小小离去的身影,心中难掩的心酸:姐姐,婉儿对不起你,婉儿无用,竟让小小成了这般模样,若你见到是否会怪罪于我……

离去的顾小小心中轻笑,自己的演技似乎越来越好了。呵,没错,她现在演绎的就是个傻子,相貌普通、无才无德,长着十六岁少女的身高脑子却只能堪比五岁孩童的顾家的傻女儿!

自从两年前发生的那次“意外”后,她顾小小便从南和城第一才女变成了一个“傻子”,那时她才十四岁。

而萧晓也正是那时候来的。

顾小小走在长廊上晃动着随手折下来的树枝,嘴中时而露出几个欢快的曲调,睫毛扑闪扑闪的,眼睛不经意的瞥向四周,她倒要看看,那个一路跟着自己的人要忍到几时才肯出来!

从她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就开始装傻,这样一来少了很多麻烦,因为之前她在南和城的名声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如果无时无刻都被人盯着她还如何做自己的事?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即便她已经成了一个“傻子”,还是有人不舍的盯着她,迫于无奈,她想办法让自己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家,去了一处偏远之地,盯着她的人也随即没有了。

顾小小冷哼,下手真快,自己不过刚回来一月有余,就又有人开始盯着自己了。

从刚刚开始她就察觉到有人一直跟着自己了,所以才跟母亲撒了那么会儿娇用来迎和自己痴傻稚儿的形象。她猜,跟着她的人十有八九是二姨娘的人,但她也着实不能理解,自己都傻了两年了,这两年还去了一处极其偏远的寺庙,她为什么还要如此提防着自己,已经没有多大名声的她难道还有什么能威胁人的地方吗?她自问自己表面看起来是无害的,那只能说二姨娘的疑心是有其它原因了……

“三小姐,三小姐。”

顾小小回头,疑惑的看着叫她的人,心里轻笑,终于出来了是吗。

“你是谁,叫我做什么?”

“三小姐,二夫人请您去吃甜点,说是在虞伊坊买来的,三小姐最爱吃了。”婢女恭敬的答道。

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顾小小也知道了她是二姨娘的人,并且还特意买了虞伊坊的点心来讨好她,那么,二夫人找她怕不只是吃甜点了,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得挂着笑脸往虎口撞去。

顾小小开心的拍着手,吵着让丫鬟快带自己去。

烟阁,二夫人的住处。

“小小,可还好吃?”

顾小小抬头,看着面前的妇人,一身首饰,全身名帛……父亲大人可真是宠爱她,不过顾小小倒也觉得奇怪,这个二夫人已经是两个女儿的母亲了,却一点儿也不显老……

顾小小点头,连声道:“好吃、真好吃。”

妇人听后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

顾小小凝神,似乎是要进入主题了。

“小小啊,你今年是有多大了?”二姨娘挂着一张笑脸淡淡的问。

“小小十六岁了呢。”顾小小没有抬头,边吃边说。

二姨娘轻笑,将一只手轻轻放在顾小小头上抚摸着,说:“那小小可知道,女子十五及笄,而你因之前出门耽搁了一年,等今年你回来了,过完年估计就得嫁人了。”

“啊?”顾小小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脸疑惑的看向她,“嫁人?娘亲没有跟小小说过,二姨娘,嫁人好玩吗?”

二夫人脸突然一沉,一副难过的样子,苦着脸缓缓道:“哎,小小啊,不是二姨娘吓你,嫁人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嫁人后小小得去别人家住了,不能经常回来顾府,不能天天看到你娘亲了……”

顾小小楞楞的放下手中的点心,小脸揪成一团儿,那苦涩的模样无以言表,而她在心里则是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个赞,生动形象的表演!

听着二夫人的话顾小小也知道她寓意何在了,果然无事献殷勤,绝非好事。

二夫人膝下有两个女儿,正好是她上面的老大和老二,顾殷和顾倩,她们是一对双胞胎。

就在去年,老大顾殷嫁进了皇宫,顾家可谓风光无限,随着顾殷的受宠,顾家的地位也是日益见长,顾家之主也就是她们的爹还因此升到了丞相之位,可见一个顾殷的影响是有多大了。顾小小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又在为自己二女儿谋划了。

来此两年,顾小小并没有特别关注那个所谓的儿时定下婚约的未婚夫,只知道他似乎是和皇帝关系最好的一位王爷,同母所生。她不在意,是因为她根本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所以,某人要,她便借此推掉,正合她意。

顾小小可怜巴巴的看着二夫人,眼角还极其配合的落下几滴晶莹的泪珠,重复的着说自己不要被嫁出去。

顾小小这般回答不正合了二夫人的意吗?

二夫人走到顾小小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还递给她一块手帕,面露心疼的哄着:“小小莫哭,莫哭,等你娘亲找你说此事时,小小就斩钉截铁的跟娘亲说不嫁,要退婚,你娘亲那么疼爱你,一定会帮你跟你爹爹说的,然后小小就不用离开顾府了,不用离开娘亲了,你说可好?”

顾小小停止了眼泪,抽噎着应了。

此时的二夫人心里的表情别提多光彩了,不过该表露在面上的情绪她还是分毫不差的表演的很好。

她又哄了顾小小几句,让人把桌上的点心都打包给了顾小小,然后就让人送顾小小回去了。

二姨娘看着顾小小离去,一脸虚假的表情也渐渐收了起来。

她这样找顾小小谈论可并不只是为了自己女儿这么简单。顾小小的未来夫君可是与皇帝同根生的瑾王啊!自己女儿能嫁过去固然好,但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试探,她一直怀疑顾小小不是真的傻,而是装的,但是两年过去了,顾小小却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没有想要翻身,没有想要重获名声,这让她都不禁怀疑,那个人给她的消息的真假性了。

所以,借着这次机会,她要试探她,看她到底会不会答应她,结果出乎意料,因为顾小小是没有丝毫犹豫就同意了,同意拒绝成为凤凰的机会。

现在,她差不多完全相信了,顾小小没有装傻,因为没有人可以丝毫不在意名利,再说,瑾王现在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顾小小是真傻,自己的女儿也将坐享荣华,二夫人轻笑,一举两得。

回房的路上,顾小小一直在想,二姨娘的目的是否真的只是那么简单,仅仅为了让她退婚?她一个“傻子”能有什么权利拒绝?这样的社会女人从来都不能决定什么,况且这婚约好像还是先帝之命;再来,二夫人若是想把自己女儿塞给瑾王直接找瑾王不是更好更快?只要求得皇帝一句话一切还不水到渠成吗!那位王爷也定是不会想娶她这么一位傻子的,顾小小有些不懂,二夫人为什么会选择从最不靠谱的她身上开始着手。

顾小小揣着一肚子疑问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件男子的衣服,坐在床边整理着换下来的裙子,眼神专注,轻轻道:“羽婍,帮我查查那位与我有婚约的王爷,以及……戚含烟的底细,要具体。”

“是。”不知哪儿轻飘飘的传来的一个字,没有丝毫动静。

顾小小把叠好的衣服放在床头摆好,向屏风后面走去。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响。

南和城作为南和国的都城在夜晚也格外热闹,而今天是尤其热闹。

虞伊坊内。

“公子,人查清了。”羽婍恭敬的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没错,被称作公子的正是顾小小,为了安全她简单的处理了一翻自己的脸,此时的她身着白袍,及腰长发高高束起,手上还拿着一把折扇,看起来到像极了一位富贵人家十五六岁的小公子,颇有风度。

顾小小收起折扇,看向羽婍,轻声道:“把你查到的都说说吧。”

“是。”羽婍应声,刚刚准备向顾小小禀报,一个身影飞快的冲了进来,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屋内有一瞬间的安静。

此时的画面看起来很是喜感,顾小小被扑倒了,半大的人儿抱着顾小小一个劲儿的蹭,边蹭还边重复说:“好想你,人家好想你啊……”顾小小无奈,一头黑线,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丫头了呢,真是失策,失策。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