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风华绝世,陋颜皇后倾天下小说(刘婉琳 凯雷)整本免费

《风华绝世,陋颜皇后倾天下小说(刘婉琳 凯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8 15:32 作者:佚名 标签: 云婉琳 吴凯 现代言情

前世,她是著名的顶尖设计师,却在订婚那日被自己的未婚夫和情敌陷害推至悬崖,她诅咒,“我恨你们,你们不得好死!” 下一世,她是丑女,被自己的未婚夫君数落,冷眼一日莫名遭到绑架,被解救回来,得到的不是未婚夫君的嘘寒问暖,而是无尽的羞辱,“一夜未归,谁知你是否还清白…

风华绝世,陋颜皇后倾天下小说(刘婉琳 凯雷)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风华绝世,陋颜皇后倾天下小说(刘婉琳 凯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天子回归(1)

一间豪华的酒店套房中,精美的水晶吊灯洒下一片朦胧的光,相互依偎着躺在床上的姜妍和吴凯两人正享受着属于两人的美好时光。

吴凯抽着雪茄,吐出的烟圈在灯光下氤氲而上,越发的迷蒙了。

“阿凯……”过了许久,一直在愣愣出神的姜妍终于开口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应该公开了,再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婉琳迟早会知道的。”似是犹豫了一下,内心的愧疚还是让她说道“她毕竟是我的闺蜜,既然你已经注定了不能和她在一起,再拖下去于我们都没有好处。”

吴凯先是一愣,而后故作惊讶的看着怀里的女人,调侃道“原来你们是闺蜜呀?我差点忘了。”

“你讨厌!”姜妍握着粉拳轻轻在他胸口捶打了几下,她自然知道吴凯是在故意逗自己,可背叛婉琳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疙瘩,此时听着吴凯的调侃让她又羞又恼。

见状,吴凯轻轻握住自己胸口的一双柔荑,低头对着怀里的佳人额头轻轻一吻“妍妍,三年之期已经到了,她可能近期就会回国,我会对她摊牌的。”

“可是……可是我有点紧张。”让吴凯对云婉琳坦白他们的关系一直是她期待的事情,可当这一天真的要到的时候她却突然有点紧张起来。

“有什么好紧张的?”看着姜妍可爱的样子,吴凯嘴角微扬,还真是个惑人的小妖精“我清楚的记得这三年里是谁陪着我度过的,我更清楚的知道是谁一直对我无微不至,一坚持就是三年。”

似有感叹,他手掌无意识的在姜妍的娇躯上移动着,紧致顺滑的手感让他微微吸气“我承认我曾爱过云婉琳,但这三年来,我已经清楚的知道谁更适合我,我现在爱的人是你姜妍,一个是爱过,一个是爱着,你觉得我会如何取舍?”

“谁知道你呢?”听着吴凯的话姜妍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但嘴上却还是不肯妥协“说不定我只是婉琳的替代品,她回来了你就不需要我了。”

“哦?”吴凯微微诧异的看了看姜妍“看来我是没能让你有安全感啊……”说着,一双大手开始在她惹火的娇躯上肆意游动揉捏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姜妍便已娇喘吁吁,发出惑人心神的喘息声。

这一切是该结束了……

“云小姐,恭喜你在国际上夺得了最大的奖项,你能说说这次的获奖感受么?”

“是啊云小姐,听说最近要和你最爱的男友订婚,不知是哪位男士获此殊荣?”

一艘豪华邮轮的宴会厅中,整个会场被布置的异常华丽,这里汇聚了社会各界的名流人士,而刚回国的云婉琳也被应邀在其中。云婉琳一身淡紫色长裙,乌黑的长发被盘起,身后跟着穿黑西装的助理,对于记者的提问,她只是给了一个优雅的笑容……并不做相关的回应,因为她知道眼前的媒体很会混淆视听,想到心中那个又爱又恨的男人,她只有沉默的看着热闹的场面……

不久前她刚获得了一项国际性的大奖,这三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原本她可以凭着这个奖项在国外获得更好更多的待遇与机会,但想着和自己有着白首之约的男友,她拒绝了许多大好机会,毅然决然的回到国内。

“谢谢你们对云小姐的关注,不过这些都是云小姐个人私事,不便在这里公开。”见云婉琳笑而不答,身后的助理站出来拦住一众记者,带着微笑礼貌性作答。

云婉琳端着香槟向甲板走去,这一路上她不断对人点头微笑,这让她有些疲于应付。

走上甲板,带着丝丝咸腥味的海风吹吹来,让她顿时精神一震,说实话,她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环境。

拂着耳边的发丝,秋水一般的眼眸注视着浩瀚的夜景,脑海中却想着和吴凯之间的事情,过往的一幕幕如电影一般在脑中播放。

“婉琳还记得三年后我们的约定么,等你夺得大奖归来咱们就订婚,这次再也不分开了!”

“嗯!阿凯等着我,我一定会成功的!”

三年了,我如愿而归,我的小男人,你过得怎么样?是否已经做好了和我结婚的准备了呢?云婉琳喃喃自语。和吴凯之间的约定一直是她内心里最大的动力,这三年里她遇到过太多困难,但每每想起这个男人,总是能让她动力十足。

我的成功有你一半功劳,就让我们带着分享成功的喜悦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吧!

当云婉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这一晚的应酬让她非常疲惫,可是她此时却没有丝毫的睡意。三年的约定之期已近,,她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未婚妻!

云婉琳很是兴奋,顾不得疲惫,将一些随身行李放好后便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那熟悉的号码。

“凯,快接电话啊,这次回来我要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过了好久,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云婉琳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的喊着那思念已久男友。

对于云婉琳的电话,吴凯感觉很是意外,她终于回来了,可是自己和姜颜的爱情要怎么跟婉琳说呢,想到这些吴凯心中盘算着,而电话那头的云婉琳却开始兴奋的诉说着三年来的思念……

“婉琳,我也很想你,你现在方便出来吗?我有话对你说,我们在老地方见?”不管怎么样,该来的总是要面对的,吴凯最终还是决定和云婉琳摊牌。

“嗯凯,我还记得这次回来不久后的订婚!”没想到男友似乎比自己还迫不及待,云婉琳干脆的答应了,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吴凯挂了电话,躺在床上辗转了很久,想着方才电话中云婉琳兴奋的声音,他开始回忆起和她之间的一切,然而这三年中两个人聚少离多,时间冲淡了激情,距离磨灭了热烈。

而这三年里却有了另一个女人给了他热烈与激情,这也促使他想要把更多的爱给姜颜,因为姜颜总是在他寂寞的时候给予很多的安慰……就如他所说,区别在于爱着和爱过。

“婉琳还记得这里吗?”到了约定的老地方,吴凯斟酌良久,终究还是没有直接把话说出来,那熟悉的容颜让他有些难以启齿。

“怎么不记得,身在异国他乡多少次梦中都是这里!”云婉琳非常兴奋,期待已久的时刻将要都来了!

这是郊外一处风景优美的景区,吴凯和云婉琳相约在这儿,过去了那么久后,但云婉琳依然对周围一切很是熟悉,因为这里是三年前和吴凯定情的地方……云婉琳看着吴凯平静无波眼神,甜美的笑容挂在脸颊,握着思念已久爱人的手,心跳加速……而吴凯却想着如何跟云婉琳摊牌,让她成全自己和姜妍的爱情。两人心思各异的继续向着那座秀丽的山峰中走去……

“婉琳……”过了很久,吴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嗯,凯你说……”见吴凯开口,云婉琳突然心跳加速,心中窃喜,他不会要在这里跟我求婚吧?

两人停在这座山的山顶,山下树浪微微起伏,在昏黄的路灯映衬下,别有一番精致。吴凯一路上默默不语,听着云婉琳不停说着三年中在国外的经历和这次获得奖项……她就像是一个欢乐的小女孩,在爱人面前表达着思念,炫耀着自己的成绩。

而吴凯却是情绪烦躁的想着以往姜颜话语,是的,他和姜颜的感情是不能再拖了,和云婉琳只是过去……现在他爱的是姜妍!

“婉琳,我们取消这次订婚吧,我就是等你回来告诉你这个!”挣扎了很久,他终于把话说了出口。

满心羞涩的等待却换来这样一句话,咋让云婉琳如遭雷击“凯,你是在开玩笑吗?这个玩笑不好笑。”云婉琳努力让自己镇静,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是吴凯在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看着云婉琳的样子,吴凯心中有过片刻的不忍,但事已至此,不能再犹豫了!

“为什么?凯,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还是为了这个奖项忘记了所有……”云婉琳惨笑,拼命压抑着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不是婉琳,你那里都好,是我有了喜欢人!”想到姜妍,吴凯突然变得有些冷漠了。

云婉琳看着眼前平静的近乎冷漠的吴凯,心如刀绞,原来无数次想象中的久别重逢与喜极而泣不过只是那水月镜花,那当初的海誓山盟呢,还有那海枯石烂的约定呢?都付诸泡影了么?云婉琳光洁的脸颊流下了压抑许久的泪水,双脚木然的向着悬崖边倒退着……

“凯,我原以为能和你相伴一生……”云婉琳哽咽。

“婉琳不是这样的,是我们都回不到过去了,我也不想这样。”吴凯决然。

“我想见见那个女人,让我输的明明白白。”

“不行!”吴凯果断的拒绝了,他不可能让云婉琳去问姜妍,那样将会对姜妍造成巨大的伤害,至少短期内不会让两人见面。

“为什么不行?难道让我知道自己输给谁也不可以吗?”云婉琳近乎歇斯底里,这个打击太大了。

吴凯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被痛苦蔓延的云婉琳,他心里非常复杂,但紧接着,三年来自己和姜妍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浮现,他了解云婉琳,如果她得知对方是姜妍的话,那事情绝对会一发不可收拾。

百丈悬崖下,乱石嶙峋,夜风吹过,云婉琳衣袂飘飘,如谪仙一般出尘,但吴凯去从她眼里看到了一丝决绝与不忿。

我不可能让你伤害姜妍的!吴凯心中呐喊,而后看着云婉琳身后的悬崖,眼神渐冷。

“婉琳不要怪我,我也是不得已为之的,为了我和姜颜美好的生活……只有牺牲你了!”突然喃喃而语,说完不等云婉琳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突然闪身上前,狠狠的将她推了下去。

“啊……吴凯你……”突发的状况让云婉琳脑袋一阵嗡鸣,她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居然会这样对她。

耳边山风猎猎,挂的她脸生疼。

“吴凯我恨你!”

“姜妍……”

就在云婉琳的身体快速往下坠落的时候,一道绚烂的七彩光芒把急速下降的云婉琳包围其中,云婉琳带着所有的怨恨和痛苦陷入了昏迷,整个人周身散发着奇怪的光芒,听不懂的语言和奇特的音乐响彻整个山谷,云婉琳整个人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当中……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中,经历了一段奇特的感情……

天驰国南边。

小道如羊肠般顺着险峻的山体盘旋而上,周围都是茂密的森林,人迹罕至。一辆不太起眼的马车正急速地行驶在崎岖的山道上,赶车的是两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脸上蒙着黑巾,虽看不清表情,但从他们凌厉的眼神还是可看出来的。

看似不起眼马车中,有着两个同样身着黑衣黑巾蒙面的人,其中一人手中握着一柄明晃晃的长刀,刀刃很长,泛着幽冷的寒光。长刀下,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被麻绳捆绑,正面带惧色的盯着近在咫尺的长刀。

女子谈不上美丽,但这一身华丽的衣装却显示出她不同一般的出身。她口中被一块麻布塞住,虽口不能言,但面对这突来的变故,还是让她本能的发出一些呜呜声。

到底是谁要对付她啊!是她的嫡母还是大姐!一边想,内心更加恐惧!

“快点,到了地方立即给云承俊带话!”为首的黑衣人声音森冷,但其眼中的贪婪之色却无法掩盖,显然是做足的功课。

“这桩生意的风险太大了。”另一个黑衣人语带埋怨,似乎并不太乐意接这单生意。

“所以我们要让这个女人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利益。”为首男子狞笑“国公府……嘿嘿!依照云承俊对他这个妹妹宠爱,想来会给我们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

驾车的两个黑衣人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交谈着,当初可是冒很大地风险接了这桩生意,虽然犹豫了很久,但在那神秘的贵妇人和小姐提出要付出那般丰厚的银子的时候,他们还是动心!风险与机遇并存,也为了以后能在江湖上有更好的地位……

“这次一定要成功!”一个黑衣表情肃穆。森冷的目光看着远处的山峰。

正当车厢外的两个黑衣人用低声交谈中,天空中突然光华一闪,紧接着一道彩色流光快速没入马车车厢内。

驾车的两个黑衣人一惊,而后赶紧掀开车帘,就见那名衣着华贵长相丑陋的女子,突然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云婉琳先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一股莫名的头痛传来,从坠崖后便一直处在那种飘忽的状态中,知道此事才有了一种踏实的真实感。

好不容易才睁开沉痛的眼皮,她想活动一下,可直到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被绑的结结实实。

“你们是什么人?”当云婉琳看见四个手持长刀、黑巾蒙面的黑衣人时,她赶紧问道,我不是被吴凯推下山崖摔死了么?这是哪里?这些又是什么人?难道是在拍戏吗?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有太多疑问。

“安分点!不然杀了你!”黑衣人怒斥。

这是什么情况?看了看自己的衣着,以及明显小了一号的身体,云婉琳突然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

“难道我误闯了拍戏现场?”这一切是如此真实,如果这是拍戏的话,那这些人所散发出来的杀气也太真实了。

婉琳的手被结实的麻绳绑着,无法挣脱,瘦小的手腕上出现红色的勒痕……且这些人的表情异常冰冷,这让云婉琳确认这不可能是拍戏,然而这时,一股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非常突兀的出现在脑海里,原来我穿越了,离开了原来的那个世界。

“我再次重生了!和原来一切甚是不同了!

绑架自己的都是些什么人?自己好像和他们没仇吧!这具身子的主人透着神秘!是谁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用了这么恶毒的手段!婉琳陷入沉思当中……

“放了我,不然你们会有大麻烦!”根据记忆,自己的身份显贵,她可不想死里逃生后,还来不及庆幸就再次陷入危局当中,然而此时她书的话明显有些色厉内荏。

果然,那些黑衣人就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丝毫不理,依然驾着马车向前行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要拿到跟过的银子,然后销声匿迹,从此再不和这事有瓜葛。

“嘿!”为首的黑衣人冷笑“都这时候了,还给我摆你大小姐的架子吗?既然老子敢做,你觉得我会怕麻烦吗?”

对于云婉琳毫无威力的威胁,四个黑衣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挣扎。

山道上,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尘土飞扬,云承俊满眼焦急。“再快点,琳儿的生命重要!看到了前面的马车么?”

“是大少爷,属下们会把二小姐给救下的!”

这条幽深的山道中,一位穿着玄色衣袍男子,如墨似得长发用玉簪束着,英俊的面容下一双狭长的眸子,薄唇紧紧抿着,他心中透着焦急,汗水从他两颊滑落,面容依然淡定,双眸注视着前方,跨下一匹枣红汗血宝马!他俯身对着宝马耳语道“烈焰,快点!”那马像是听到主人的声音,奋力地撒开四蹄奔跑着。

男子身后跟着几位穿着银色铠甲的侍卫,这一行人正疾驰在山道中,追赶着前面那辆看似不起眼的马车。

穿玄色衣袍的男子是国公府的大少爷云承俊,是婉琳最疼爱的哥哥!意外得到妹妹被绑架后,顾不得回国公府。召集府中人马,整装待发。顺着指点的路径,一路焦急的追来,离家这么久了,几回梦影惊醒都是那位让人心疼的妹妹。记忆中的婉琳脸上露出微笑,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心疼。自己总是拿很多好吃的、好玩的逗她,她总是带着胆怯的眼神和痴痴的笑容回应着自己!

想到这些承俊心就像是被分割一般,双手紧握缰绳,怒视着前方!再也不能让婉琳受到伤害了!脑海中不由地又浮现出以前的画面了!身后的侍卫们似乎能感受大少爷此刻的心情,紧跟自家主子的脚步……

这时候,车厢内的一名黑衣人似有所感,掀开窗帘外后看去,入目中,却见到云承俊正领着一行人快速追来,他没想到他们还没有行动就已经被云承俊发现了踪迹。

“加快速度!云承俊带人追来了!”黑衣人吩咐道:“此人武功极高,万不得已的情况可用此女助我等脱身!”直到这时候,他们终于赶到害怕了因为这个云承俊不是个简单人物。

“放了我,我不是你们要抓的人!”婉琳语气强硬,目光森冷,像是要把眼前的黑衣人割裂一般!可这时候却听到黑衣人这样说,云承俊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哥哥,对自己很傻疼爱,这也让她稍稍安心了一些,因为她知道,云承俊武功很高,这时候赶来,那自己就有救了。

就在此时,,车厢突然发生一阵剧烈的晃动,伴随着刀剑碰撞的打斗声,婉琳发现身边的黑衣人神色更为紧张,紧握在手中的长刀逼的越发的近了,几乎要划破她的咽喉。

“杀了这些人,一个不留!”马背上的云承俊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虎目中怒火熊熊。

直到这时,车上的黑衣人知道已经避无可避了,但他们也不可能坐以待毙,最后索性停下马车,押着云婉琳下去与云承俊对峙。

“琳儿,不要怕,哥哥来救你了,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云承俊长剑入鞘,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生怕黑衣人杀了那个懦弱、胆小的妹妹,殊不知此时的婉琳早已变了一个人!再不是以前那个痴傻、懦弱的云家二小姐!

看着不远处那个英武男人脸上的焦急之色,云婉琳突然有些鼻子发酸,这是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这是她的哥哥!这一世至亲的亲人!

“放了她,我给你们一个痛快……”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云承俊看着被麻绳紧紧绑住的云婉琳,眼中有心疼之色闪过。

“想让我们束手就擒?哈哈哈哈!”为首的黑衣男子一把拉过云婉琳。长刀架在她脖子上仰天长笑,他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了,而眼下这个国公府的二小姐是他们唯一的保命符。

“我知道你云承俊武功盖世,可是你觉得是你的剑快还是我手里的刀快?”黑人首领眼中尽是疯狂,既然横竖是死,那就多拉一个垫背的。

“我给过你机会。”看着云婉琳脖子上被勒出一道极细的血痕,云承俊目眦欲裂,一句话说完,不等几个黑衣人做出反应,他突然一脚踢出,就见一粒龙眼大小的石头快速飞起,而后对着那贼首拿刀的手腕激射而去。

“哐当!”

“啊!”长刀落地的声音和那贼首惨叫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机会就在这一瞬间!就在几个黑衣人尚未从惊怒中反应杀气的时候,云承俊突然长身而降,在半空中拔出长剑,对着那贼首激射而去,与此同时,他手里的剑鞘也跟着射了出去,目标是另一人。

“噗!噗!”两声闷响几乎同时响起,长剑刺入那名贼首的咽喉,剑鞘不偏不倚的击中另一名匪徒的太阳穴,并且将其击穿,由此可见他这一击的力量有多大!剩下的黑衣人警惕地握着手中的长刀,两人背对着被,目光森冷的看着周围的林子发出沙沙的声响。两人相互对视着点头!

“想逃,看剑!”云承俊一个玄身和带来的人包围了那两名欲要逃跑的贼人,那边钳制婉琳的人,整个人神情紧张,握紧了手中的长刀,刀刃又逼近了婉琳的脖颈近了,婉琳不畏惧,坚信的眼神看向那抹玄色身影。对于那个玄色身影,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任。

于此同时,剩下的人如砍瓜切菜般的迅速,婉琳回想着刚才的话,坚定的目光注视着云承俊那边,云承俊身边的人掩护下,承俊趁着黑衣人不注意一剑杀了。把婉琳拉入怀中,疼惜的眼神凝视着眼前痴傻、丑陋的妹妹。

是琳儿,是他记忆中的妹妹,有和记忆中有些不同。云承俊心里有了一丝怀疑,这怀疑瞬间打消了云承俊的想法;婉琳也在打量这位一脸英俊的男子,刚才是她叫自己琳儿吧,那他是谁?婉琳凝视着云承俊,和脑海中的记忆重合着?

“大少爷,都处理干净了!”国公府的护卫们抱拳站在离兄妹不远处回禀道,那边地上几具尸体躺在那里。

云承俊点头,拉着婉琳站在一处景色不错的地方,眼睛注视着前方,娓娓的道来,婉琳边听,结合着脑海中那模糊的记忆。

“你是那个疼爱我的哥哥?”

舒爽的山峰吹拂着兄妹俩的发丝,空气中夹杂着清香,国公府的护卫们收拾停当,丝毫看不出这里刚经历了一场打斗,婉琳用不确定的口吻问道,云承俊扭头,俊脸上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手抚摸着婉琳凌乱的发丝。

“是,我是。难道琳儿不记得哥哥了!”

承俊心里更是有了一些怀疑,以前琳儿不会这样的,见了自己总是糯糯的喊自己哥哥,还把吃的递到自己的面前,而现在她竟然对自己生疏了。是自己离家太久了还是?想到这些,云承俊再次凝视身边的婉琳。

婉琳看着远处的陡峭的山峰,不知该怎么向云承俊解释穿越这件事。若是自己说了,是从现代来到这里,云承俊会被把自己当怪物一样看待。或是认为自己杀了他的妹妹,占了这个身体,总之,眼前人不能接受的事实,是不能说的!婉琳想了一个好的理由!

“我,失忆了,忘了以前那些。”婉琳缓慢的吐出几个字,眼神瞟像身边的人。

失忆?云承俊不敢置信的眼神再次看向婉琳,眼前的妹妹真的不记得曾经么?云承俊心里的兴奋一下子跌入谷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妹妹失忆呢?难道这次绑架给妹妹造成了太大的伤害,以至于让她惊吓过度,不敢说认识自己。他的心顿时有种被割裂般的疼痛。

“咱们回国公府,路上我在给你讲!”

“嗯,要把知道的都告诉我!”

兄妹俩从断崖边回来,云承俊把手放在口中,一支清脆的口哨声传出,那匹叫‘烈焰’的马,好像是听到主人的召唤一般,撒开四蹄就往这边跑,国公府的护卫们相互对视着低语着。这次跟着大少爷出来拯救二小姐真是惊魂未定!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一样,还好,除了他们几个有些轻微的伤,二小姐完好无视的活着!

云承俊固定好骏马,一个翻身上马,笑着伸出手,婉琳好不犹豫的握着承俊的手就顺势上马,兄妹两人共乘一匹马和那些护卫们回合。

“大少爷,二小姐。”

“嗯。”

婉琳仍然对刚才这些为自己拼杀的护卫们生疏,而云承俊却不以为然的笑了,此刻他的心情没了刚才的紧张,有了一丝轻松。他对身边的人不知说了什么,那些人明白似得调转马头消失在这里。兄妹两人着狭长的山道向皇城走去。路上,云承俊大致说了关于婉琳的一切,婉琳这才明白穿越后发生的惊悚的事情。

“哥哥,既然重生了,欺凌我的人,我一个不会放过的,我要活的风生水起!”婉琳坐在颠簸马背上,身子靠着云承俊,语气中带着坚定,眼睛注视着前方。

什么恶毒的国公府杜夫人,刻薄、尖酸的大姐,欺凌自己的都要被重生的云婉琳踩在脚下,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再也不是那个懦弱胆小的婉琳了!她要为死去的娘和这具身体的主人报仇。既然是命运把自己牵扯进来,自己就要好好替这具身子活着!

云承俊握紧缰绳,听到婉琳口中说出强势的话语,脸上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看来眼前这个丑颜妹妹真的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好,哥哥相信琳儿能做到!”

随着骏马的前行,四周的山景逐渐看不到了,远处传来人们的叫卖声,云承俊继续跟婉琳讲着,同时看着婉琳脸上露出的表情,婉琳一边听一边结合着脑海中的回忆思索着。

“琳儿,大致就是这些了。”

结合脑海中的回忆,自己以前痴傻,总是把自己打扮的跟鬼似得,经常带着糕点和不知名的东西光顾八王爷凌浩南的王府。

而且对八王爷很是喜爱,那个风流恶毒的王爷只会用卑劣的手段戏耍自己。让自己成为了皇城中茶余饭后的笑柄,因此那个八王爷很是厌恶自己,就像是甩臭虫般的,不愿履行和自己的婚约!尽管自己每次弄得满身是伤,还是锲而不舍的追逐着八王爷!

“哦,我不会白痴了,那个什么八王爷,我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了!”婉琳语气中带着坚定,眼神比刚才更加冰冷。受过的伤害,不会再次犯错,就让一切改变吧!

云承俊不可置信的眼神看了一眼婉琳,心中对这个妹妹有了一丝敬佩,她不在是那个痴傻小姐,变得有主见有思想!这是云承俊对云婉琳有了一丝佩服!

“好琳儿,不论做什么哥哥都支持你、帮你!”

临近天驰王朝官道上。

湛蓝的天空,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色油菜花田镶嵌在官道的不远处。那处金黄色的油菜花海中传来悠扬的小曲儿。

“主子,我们快回到皇城了。”

一辆全是用黑檀打造的精致马车,后面跟着不远不近的一行人。行驶在官道上,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冷面男子,坐在马车外,双手用力握着缰绳。

苍莫这次出来不知跟主子遭遇了多少次的暗杀,而那些杀手不像是一般杀手,像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通过他们的身形就能判断出来这一定是太后和八王爷凌浩南事先布置好的,能躲过也是万幸!

“是,主子一向睿智,几次躲过暗杀。”旁边的黑衣双手放在膝盖上,冰冷的双眸盯着前方,脑海中想起几次暗杀中,那些致人死地的杀手狠辣的招数。

车厢内就像是一个小型的书房,案几上端坐的少年长着一张立体的五官刀刻的俊美,整个人散发出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魅且俊美的脸上显示出少年般的老成。一袭紫色绣云纹长袍穿在身上,三千墨发用紫金冠束着。

这是天驰国少年帝王凌浩宇,这些年中的不断的韬光养晦中掌握着天驰国整个王朝。

他是最英明的君主,为巩固政权,不惜迂腐的老臣据理力争守旧的制度。他更是天驰臣民心中杀伐果断的君主,一切贪腐的官员,绝不姑息;在凌浩宇坐上龙椅,掌握政权中,经常秘密召集心腹大臣商议国事。任用贤能,吸取先人经验,力图改进王朝的各种弊端!

“哼,太后和老八暗算多年,想暗杀朕,朕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凌浩宇凤眸中瞬间变得冷冽,薄唇紧抿着,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握着茶盏,周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气。想起宫里的太后和凌浩南虚伪的逢迎,他恨不得撕下他们伪善的面皮。为死去的母妃报仇,以慰母妃的冤屈。

身旁的福顺土黄色衣袍恭顺跪在旁边。跟了主子这么久,更是明白主子所做的一切。

眼前的帝王看似年少,却心有城府、运筹帷幄。这次远离朝堂去了江湖,就是要清理那些和鹤舞山庄作对的恶人!也好给自己在朝堂以外增添最雄厚的实力,因为,朝中站在自己和凌浩南身边的朝臣是对半的。回来的路上的暗杀是先有预谋的!

苍莫跟随凌浩宇这么些年如何不知主子心中的想法。

先帝在位时,封吴太后为皇后,多年的宫廷浸淫生涯中,造就了太后铁腕政策,利用手中凤印不知谋害了多少先帝宠幸过的妃子、公主、皇子,这些都是陈年旧事。就连宫里那桩秘而不宣的宫闱秘事。

主子生母梅贵妃死因蹊跷,这么多年来,主子一直在查,多少个午夜梦回,主子能睡过多少的安稳觉,多少次梦里看到吴太后那双沾染血腥的手残害了多少后宫妃嫔和兄妹!

午夜梦回,依然清晰的记得母妃那双温柔的手抱着他和妹妹,所以主子时常想起母妃生前的音容笑貌。又有谁知道主子内心的痛苦!要不是先皇驾崩的早,可留下的又有多少呢!

“皇城最近有什么消息?六王爷那边一切如何?”凌浩宇优雅的端起粉彩描金龙茶盏啜了一口,似有似无地看了车厢外驾车的苍莫。

身旁的福顺若有所思,心想:皇上已经离宫半月有余了,那个在宫中的替身是否按照主子的要求做事。一切都在皇上建立的隐秘组织的掌握中。每日的情报和宫中的情况都会准时用灵雀传递。皇上查阅后,再决定要不要让这些隐卫帮助主子做事。

“回主子,暂时没有,八王爷依然每日花天酒地,府中的客人络绎不绝,宫里的太后倒是有意想让自己侄女做主子的皇后。对了,皇城中倒是国公府出了一件新鲜事儿!”

福顺喜欢听八卦,一提这事儿便来了劲儿,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皇上,这事儿奴才也略有耳闻,还是让奴才说给您听吧。据说国公府那位痴傻二小姐,不但在绑架的过程中没有吓疯吓死,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画出令人称奇的图案,利用废旧木料做出形态各异的房舍。只不过……那位二小姐失去以往的记忆,您说这事儿怪不怪?”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儿!朕别的不太关心,对于国公府这位痴傻小姐倒是好奇。凌慕臣不是最疼这位痴傻小姐么?”凌浩宇眼中有了一抹异样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不容察觉的笑容。

黑檀马车从这座离皇城最近的城池疾驰过去,凌浩宇和两位忠实奴仆谈论着最近皇城中发生的事情!凌浩宇听着思索着。

八王爷的那些举动,都是掩人耳目,殊不知,他早就在精密的部署,而太后就不难想象。安静的气氛中,凌浩宇冷哼着,根本不担心这对母子能兴风作浪。可是就在进入皇城中,他那位八弟和太后早已部署严密,加紧四个城门的守备!防的就是自己快速回到皇宫中。

风阳城中。

一座堪比皇宫还要奢华大气的府邸,戒备森严,书房中一袭锦衣长发长着一张堪比女人还要美的男子,高挺的鼻梁,一双勾人摄魄的桃花眼,薄唇抿着,端坐在雕刻精美的花梨木太师椅上,修长的手指轻叩桌面。府中的下人很是恭顺,朝堂上的大臣对这位王爷礼让三分。

一名穿着褐色短衣打扮,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王爷,据探子来报,皇上已经在回宫的路上了!”

“那本王派去暗杀皇兄的人呢?城门的防御呢?”吴太后唯一的儿子漫不经心的问着,实则早已清楚凌浩宇这次出入皇城的情况。

“额,这个……”八王府管家凌伯,心跳加速,额上冒着冷汗,不知该如何回应。心里盘算着身旁主子的想法,以往的消息都是自己帮王爷传的。

书房中出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站在凌浩南身边的凌伯打了一个冷颤,心脏停跳了半拍,背后一阵冷汗冒出。

想到自家王爷和云国公家的二小姐的婚约,他很是为那位痴傻小姐捏了一把冷汗。自家王爷可能还不知那位痴傻丑陋小姐已经性格转变了。

立在窗前凝视的凌浩南,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光洁的下巴。思绪早已飘出了王府,那日进宫和母后密谈对策,加紧皇城的严防。

母后竟然没有表示异议,反而很赞同。对皇位的所属,母后筹谋多年。先帝的想法,出乎他和母后所想。这使得这么多年他和母后一直在为这件事谋划着。

“好了下去吧,本王自会斟酌!”疏离的声音传入凌伯的耳中,回想着凌伯回禀的事情。

凌伯似乎还想说什么。“是,还有……”

“凌伯,本王不希望你吞吞吐吐,有什么一次说完可好!”

凌伯躬身把最近皇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告诉站在窗前的凌浩南,桃花眼中泛着异样的光芒,修长的手指托着光洁的下巴思索着。

对于国公府的事情他倒是漠不关心,听到那个傻子、丑女一下子变得精明。他有些意外,因着先帝的原因,他和云婉琳有了婚约,多年来,他一直醉心于权利,那痴傻小姐就像橡皮糖一样粘着自己。能羞辱、打骂,他是用尽了卑劣的手段对待。

“回王爷,最近都在传闻,云国公家的二小姐自那日被人劫持,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对救她的哥哥说了很多听不懂的话。听说,云二小姐对绑架她的人用了攻心战术!”

“嗯,本王略有耳闻,以前那个爱慕自己的云婉琳变得正常了,省的本王每日被她搞的都疯了。”

凌浩宇一行人接近皇城,驾车的苍莫环视着进出皇城的商贩、百姓,还有不远处的高大城门楼上威严的士兵,他就越觉得诡异,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车厢中的凌浩宇同样感觉到异常。衣袖下的双拳紧握,面容冷峻,随即就想到这一切的阴谋是谁所为?但他压下心中的怒火,怒视着前方……

“主子,我们已经到了凤阳城了!”苍莫握紧缰绳扭头看了车厢一眼,嘴里吐出几个字。

凌浩宇掀开车窗,看了一眼,身边的福顺一副忧心忡忡的。看向窗外,喃喃道:“才不过半日就到了。”耳力很好的凌浩宇点头。

“嗯,想必音儿已经盼望朕回来了!”凌浩宇口中的音儿是她一母所生的妹妹凌月音,只要一提起他这个妹妹,凌浩宇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他这个妹妹是集美貌、智慧、才华于一身的公主。先皇在世很是宠爱自己的妹妹,连母妃梅贵妃都夸妹妹有乃母之风范!

月音公主是皇城中拥有惊世才华的‘第一美女’!是那些贵族公子和争相追捧的公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