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重生嫡女,腹黑毒妃倾江山小说(千儿的意思)整本免费

《重生嫡女,腹黑毒妃倾江山小说(千儿的意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8 15:33 作者:佚名 标签: 千儿 华儿 穿越重生

因为爱,所以甘愿为他殚精极虑! 因为爱,所以情愿为他生死置之度外! 因为爱,所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因为爱,她终于把他送上他梦寐以求的太子宝座! 她不求荣华富贵,只求相濡以沫,她以为她的付出会换来他一辈子的爱惜,谁知登上高位的他给予她的不是情比金坚,不是爱比海…

重生嫡女,腹黑毒妃倾江山小说(千儿的意思)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嫡女,腹黑毒妃倾江山小说(千儿的意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前世

精彩节选

火,无边无际的火,热得让人窒息的火,烧得红了半边天的火,将晨兮紧紧的包围着,她在火里痛苦的嘶叫着,辗转着,挣扎着,手拼命的伸展着欲抓住可以依靠的任何东西,可是别说抓到任何的凭借了,就连声音她也发不出一丝…。

她凄绝的张大的嘴,看着浓烟如魔鬼般汹涌地涌入了她的口腔,她的鼻腔,她的肺部,侵入她的血液,慢慢的吮吸掉她所有的生命…。

“啊…。”

在黑暗降临的那一刻她终于尖叫出声,那凄厉的声音响彻天空!

“太子妃…太子妃…。”

随着四个大丫环焦急的声音,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轰”晨兮一下坐了起来,全身都是汗就如从不里出来般的湿,巴掌大的小脸更是苍白不堪,让她美丽的小脸变得更是楚楚可怜。

“太子妃可是做恶梦了?”

千儿急切的声音让晨兮渐渐的清醒过来,迷茫没有焦距的瞳仁慢慢的凝聚出丝丝生命气息,她似乎在看千儿,又似乎透过千儿的脸看向远方,让千儿她们忐忑不安,又不敢出声。

良久她终于出声道:“无事,确是做了恶梦。”

四个丫环听了松了口气,这时风儿对外吩咐道:“给太子妃准备热汤。”

转脸安慰道:“太子妃,许是天气太热,所以魇着了,洗个澡去去燥就好了。”

“嗯。”晨兮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床栏慢慢地将眼睛闭上。

直到坐在澡盆里,闻着一股股茉莉花香,任流水浸润了她的肌肤,她才感觉到她还活着。

她真是吓着了,这个梦太真实了!

到现在她耳边还回荡着火烧灼皮肤时发出滋滋的声音,身上似乎还残留着触之不得的灼痛,而更让她惊恐的是火里的她是那么的暴戾,那么的凄厉,那么的绝望,她永远记得那对眼睛充满了滔天的恨意,恨不得杀尽天下人!

不,那不是她!她是个温婉如玉的人,怎么会有那么痛恨的眼神?那是魔鬼的眼神!

这不是她!

对了,一定是看了那本祖传的咒术影响了她的心境,对的,一定是的,怪不得外祖家把这本书混在了从来没有人看的杂记里,要不是她对杂记有兴趣,从外祖家借得这些书来,也许这本书将永远尘封于世了。

这定是本邪书!

想到这里,她慢慢恢复了些许的颜色,心情变得好些了。

“太子妃,既然午睡醒了,不如去海边散散心可好?”万儿一面帮晨兮擦着头发一面建议。

“好。”

江潮连海,月共潮生。远远望过,海天一色,气势宏伟。

晨兮站在海边,看着万里之遥月华生辉,浩瀚烟波,眉宇间竟然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微皱出淡淡的忧愁。

风儿站在十米开外,担忧道:“怎么最近几日太子妃总是心神不宁?连身子也瘦了不少。”

华儿轻叹道:“想来是担心太子,忧思过重所至。”

“这可不好,这样容易伤身的。”

“谁说不是呢?可是咱们当奴婢的又有什么办法呢?”

风儿的眼波一闪,慢慢走到晨兮边上,劝道:“太子妃,出来已有一个时辰了,海边风大,不如归去?”

晨兮身形微动,一阵海风吹来,拂起她轻纱飘缈,约束细腰仿佛一折就断,这样的她如仙般虚无,让人不敢轻轻触之,只怕微微一触就化为轻烟飞去,从此再也踪影。

风儿华儿更是大气不敢出,只怕惊了晨兮真的从此飞升而去。

良久…。

“归去?殿内冷冷清清,孤孤寂寂,不若这海风长啸热闹些。”

晨兮的声音悠远中带着落寞孤寂与些许的忧虑,让人听之顿起怜惜之意。

两个丫环听了不禁鼻中一酸,看着晨兮迎风而立,小小身影透着强烈的孤单,不由的怔忡。

可是作为丫环就得做到丫环的本份,晨兮出来有一个时辰了,虽然说这是私人场所,但也怕别人说些闲话。华儿咬了咬牙,还是劝道:“太子妃,心中热闹才是热闹,心若寂了皆是孤寂,不如归去?”

听了华儿的话,晨兮心头一酸,喃喃道:“还是你们了解我。”

“奴婢不敢。”两人连忙低着头,作出恭顺状。

“无妨,此处没有外人,你们与我情同姐妹,不必过于拘瑾。”

“是。”口中称是,华儿她们却更加恭敬了,主子给脸,她们却不会忘了自己的本份。

“唉…”晨兮叹了口气,低声吩咐道:“回去吧。”

“是。”这次两人的回答充满了喜悦。

“太子妃,太子妃…”远远传来千儿的声音,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兴奋与喜悦。

风儿脸色一变,怒道:“千儿怎生如此无状?容奴婢教训于她。”

晨兮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她本是天真浪漫之人,何必老是用规矩拘囿于她?此处并无外人,随她去吧。”

“太子妃恩德,可是小若不教,恐生大事非尔。”华儿不禁有些担心的看着欢快奔来的千儿。

晨兮笑道:“她还小,不必着急。”

这时千儿已经冲到了晨兮的面前,小脸因为奔跑而透着粉色,恰如一朵含苞的花蕊,可爱不已,尤其是眼睛,更是透着晶亮,一如水晶葡萄。

“太子妃,大喜,大喜。”

“千儿,你在太子妃面前怎么如此无状?竟然大呼小叫,连礼都不会行了?”风儿怒斥道。

千儿被她一斥连忙伸了伸舌头,作了个鬼脸,然后对晨兮福了福道:“见过太子妃。”

“好了,不用多礼了。”饶是晨兮一直心情不好,见她如此却也被逗得乐了,笑道:“何事如此开怀?”

“太子妃大喜啊,太子凯旋而归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强烈的喜悦瞬间冲击了晨兮神智,她仿若呆傻不敢置信。

“太子妃大喜啊,太子凯旋而归,如今已在二百里外了,刚才老管家将信息送到了别院,奴婢就立刻跑来贺喜了。”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晨兮喜极而泣,突然拎起了裙袂疯了似得往别院跑去。

“太子妃,仪态,仪态…”风儿在后面追着提醒。

“风儿姐姐,太子妃心中开怀,你又何必老是古板不已?真是讨厌!”

“千儿,你说什么?你怎么敢如此说我?”

“本来就是,明明开心不已,非要藏着掖着,故作端庄,拿出这些个陈条腐框把人生生的憋死了。”说完千儿对着风儿做了个鬼脸,然后追向了太子妃。

“你…你…”风儿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拿着纤指指着千儿的背影,那眼神更是透着滔天的怒意。

“风儿姐姐,莫气,你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个小丫头计较呢?”华儿见了连忙安慰道。

“小?她还小么?都十六岁了,再过几个就要放出去了,如此妄为,总有一天连累了太子妃,连累了你我。”

华儿暗中白了白眼,什么连累太子妃,其实是怕连累你自己吧!但脸上却表现的严肃道:“是,是,不过现在咱们还是快快跟上太子妃,要是被人看到咱们两人贴身的丫环竟然不近身伺候,恐被人非议了去。”

风儿心头一凛,正色道:“然,所说有理,你我快去。”

“驾”一辆马车飞快地驶向了京城,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太子妃晨兮。

“太子妃,您看,这路边的人这么兴奋都是在欢迎咱们太子凯旋而归呢。”

晨兮笑了笑,眼底却不掩自豪与喜悦,此时的她褪去了淡淡的忧愁,美得惊人。

五年了,她的夫君终于得偿还所愿了,此战告捷将为她的夫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只有她知道这五年一路走来的战战兢兢,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成为太子之间的路走得有多么的艰难,多么的如履薄冰,多么的漫长!

这五年来,她一直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全力的支持他,不伤他颜面的出谋划策,为他尽心尽力,虽然累得一身的病,却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那一年,她对他一见倾情,从此她无愿无悔。

“太子妃,太子这回凯旋而归,定然心情好极,待要知道您怀上了小世子,那岂不高兴疯了?”

“千儿,休得胡说,高兴便是高兴,哪来的疯字?如此评论主子,小心主子扒了你的皮。”

千儿伸了伸舌头,冲着风儿作了个鬼脸。

晨兮则温柔地笑了笑,并不在意,低下头,手抚上了还未十分明显的小腹,幸福之情溢于容颜。

“太子妃,小时候听我娘说,肚子尖尖应是男儿,奴婢看太子妃您小腹上挑且尖,定然是个小世子。”

“世子也好,郡主也罢,我都喜欢。”晨兮抚了抚小腹,眼底一片母性的光辉。

这个孩子她盼了三年了,无论是男是女她都会如眼珠子般的珍惜。

突然她的手微微一顿,想到了…。

她轻轻地叹息了声,眼底涌起一股湿意。

风儿,华儿,千儿面面相觑了一番,连爱闹的千儿也变得沉默了。

过了一会,华儿强笑道:“太子妃,过去的已然过去,现在一切好极,当心怀欢喜,如此出生的小世子也会快快乐乐。”

晨兮美目流转,扫过三人凝重的脸,脸上划过一道释然,然后头慢慢地看向了窗外,看着人声鼎沸,热情高涨的人群,心底涌起了另一种情怀,她点了点头道:“确是如此。”

见晨兮心情好些,风儿连忙对外面车夫吩咐道:“快点,尽量赶在太子回府前回府。”

“是。”

车夫加快的速度,可是才入城却发现为了迎接太子凯旋而归,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别说马车了,连人挤过去都难。

“怎么办?如何是好?”风儿不禁有些着急了,自从太子出征这三个月来太子妃一直是被恩准在别院休养身体,可是太子回府进了府却见不到太子妃却是不好。

晨兮沉吟了一下后,吩咐道:“转走小路。”

风儿一惊道:“这不好吧,您可是太子妃,如果被人知道走小路,会不会影响您的声誉?何况小路未必安全。”

“不过走个小路,有什么影响声誉的?”千儿不以为然道:“再说了,现在京城举城欢庆,路上更是兵丁众多,哪个不长眼的敢在小路上胡作妄为?何况又不是荒山野岭的,有甚危险?难道风儿姐姐进了太子府倒把自己当成贵人了?莫忘了,咱们幼时天天来回于比荒野之中,却从未担忧过安全问题。”

“你…”风儿被千儿夹枪带棒的一番话气得脸色变青,她恨恨地瞪了眼千儿,却为着她一直自诩懂规矩不愿与千儿一般惩口舌之利。

“好了,不要争了,就走小路吧。”

晨兮已然作出了决定,风儿自然不敢再劝,不过神色却不是太好。

千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鼻中喷出一声不屑,这个风儿明明是个丫环,却天天装得一本正经,处处以大家闺秀的风范而自律,真是明明是丫环的命,偏偏要享小姐的福。

你要是自己如此也就罢了,还时不时地以此来要求其他三婢,仿佛她所做一切都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一般。

这让千儿心中更是鄙薄。

小路果然人烟稀少,一路上马车畅通无阻的冲向了太子府。

太子府门前已然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看到晨兮的马车,太子府张总管快速地迎了上来,他恭敬道:“太子妃。”

“太子几时能到府中?”

“太子座驾已然进了城门,相信有个半个时辰就能回到太子府了。”

“本宫先去梳洗一番,太子进府之前通知本宫。”

“是。”

晨兮点了点头,往兮院走去,一路上人人兴高采烈,看到晨兮都忙不迭的行礼,并恭喜之。

晨兮始终是保持着得体雍荣的淡笑,心中却亦是欢喜莫名。

三个月了,他们整整分离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来,她日日相思,夜不能寐,每每醒来衣襟全湿,要不是有肚中的孩子支持着她,她也许早就瘦得不成人形了。

好了,现在好了,终于要见面了,她的夫君,她的良人,她一辈子的爱,终于回来了,终于要握着她的手,从此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了,她还要亲口告诉他,他将为人父,让两人静静感受这滔天的幸福…。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终于一扫多日的阴霾,绽开幸福的笑容,这一笑间的风华,如云破月出,美得无以伦比。

她快步如飞,失了仪态,只想着快速打扮好,让太子看到美貌如昔的她。

到了兮园,她快速沐浴更衣梳妆打扮起来。

千儿将她的发盘好后,问道:“太子妃,是用这根五凤戏珠簪还是碧玉祥云簪?”

“用那支竹簪。”

“竹簪?”风儿微微一惊,连忙提醒道:“太子妃这不合时宜。”

“这是太子当年亲手制作送于太子妃的,有何不合时宜?”千儿白了眼风儿,没好气的反驳道。

“你…”风儿气结怒视道:“千儿,你为何总是跟我对着干?难道你想太子妃失仪于天下么?要知道太子妃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一言一行必得经得起推敲才是。”

听着风儿这般说,千儿才沉默不语,虽然千儿不喜风儿,可是却不敢拿太子妃的前途开玩笑的。

晨兮则笑道:“无妨,本宫在太子府里迎接太子,代表的是家人之亲,并非国之礼仪,太子不会怪罪的。”

她心里想,非但不会怪罪,定然还会因之而回忆起两人之间的甜蜜而心中有所悦!想到一会太子看到她时又惊又喜又多情的眼神,她不禁心中甜蜜。

见晨兮坚持,风儿也不敢再劝,将竹簪插于晨兮的发间。

说来奇怪明明只是一根竹子所做的簪,戴在了晨兮的发间竟然显出了几分连金玉也难以抵挡的高贵来。

“太子妃戴了此簪极美。”华儿,万儿齐声夸赞。

晨兮笑了笑,那一笑间贵可逼人,风华万千,而更让人心动的是眼底流淌出来的温柔甜蜜。

千儿见了心中开心不已,自从太子出征,太子妃食无神,行无力,寝不安,如花般的容颜已然有些憔悴,如今听得太子归来,竟然瞬间如百花齐放,现出往日惊世之美。

院外伟来总管沉稳的声音:“太子妃,太子已然入府了,现正在大厅之中。”

“快随本宫前去!”晨兮又喜又惊,竟然提起长裙奔了出去。

四个丫环大惊失色,连忙追上在边上保护起来,要是摔着了她们就算是死一千次都不够抵的。

见到平日里端庄高贵的太子妃,竟然也因为高兴而失了态,张总管却眼中一黯。

“太子…太子。”一百多日的相思让晨兮已然有些失仪,她踉踉跄跄的奔入了大厅之内,未见人影呼先出。

等她进得殿内,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儿,玉树临风般站在那里,她竟然有些不敢相信了…。

他即使是风尘仆仆却依然贵不可言,他还是那么霸气凛然让人望之即想接近又畏惧三分,那鬼斧神工的脸更是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

终于他回来了,她看到了他了,她盼到他了!

她呆在那里,眼里只有他!

雾气迅速弥漫了她的眼,千般相思万般孤单终于在这一刻有了最完美的结局。

眼中,他隐约的晃动,恍若孤云,慢慢地向她飘飘而来,风流无限,优雅无限,高贵无限…。

“太子…”她抽噎了一声,迅速的散开眼底的泪花,含着喜悦的笑,伸出了手。

她的手洁白如绵,他的手骨节分明,他们的手在空中慢慢的接近,一个阳刚一个柔美,是上苍的杰作!

就在两手要接触时…。

“扑哧。”一声不合时宜的女音打破了她的喜悦。

他的手顿时收了回去。

她的手握着的是空!

她愕然地看向了发声处,却看到一个美人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一副风流体态却面含讥嘲讽弄。

那女子二八年华,长得千娇百媚,一袭红衣美艳绝伦,她站在那里就如一朵妖冶的芙蓉,清且妖。

而最让她惊讶的是这张脸,竟然是她的庶妹!

“如琳?你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的家,妹妹来不得么?”如琳高傲地一笑,眼中不怀好意道:“许是因为姐姐刚才失仪,所以不愿妹妹看到?”

她的话让太子眉微微一皱,看向晨兮的眼神有些怪异,沉声道:“太子妃,以后不得失仪,徒惹人笑话。”

晨兮愣在那里,有道是小别胜新婚,她与太子三月不见,即使在人前不会过于热情,也应该是细心体贴的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太子对她竟然冷淡如斯?非但冷淡甚至当着外人斥责于她!而如琳怎么会一反常态?如琳在她面前一直是十分乖巧的啊。

她呆呆地看着太子,又不自禁的看向了如琳。

饶是她心机灵巧竟然全然失了方寸,只是低喃道:“太子曾说,你我夫妻一体乃千年才得姻缘,无需多礼…”

话音未落,如琳讥讽的笑声如影而至:“姐姐真是过于幼稚,太子如此说是给姐姐的恩典,你却又怎能因此恃宠而骄呢?知道的会说是太子宠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将军府没有规矩呢,连个女儿都没有教好,到时让天下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将军府,又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太子?”

晨兮的眼神陡然犀利如刀,直射向了如琳,那眼中的冷意更是透着看破人心的尖锐,让如琳不禁瑟缩在她的威仪之下。

“以你的身份,对内来说不过是本宫的庶妹,对外来说你也该称本宫为太子妃,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训斥本宫?难道这就是你的规矩么?莫说是你,就算是将军来了,也要称本宫一声太子妃!难道你这般没上没下也是将军府的规矩不成?”

晨兮突如其来的森然让如琳眼中闪过一道怨毒,快如闪电,她往太子身后退了退,小手竟然扶上了太子的手臂,对太子作出娇柔委曲状道:“太子,不过是跟姐姐开了个玩笑,姐姐竟然恼我了。”

那样子却是娇憨不已,透着一股子的可怜。

太子温柔地看了眼如琳,转过脸对晨兮淡淡道:“道歉!”

看出如琳躲在太子身后露出得意的笑容,晨兮心头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太子,可是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失了聪,失了明,看错了,听错了,眼猛得闭上,将泪止在了眼眶之中颤声道:“太子说什么?臣妾未能听清。”

“向如琳道歉!”

这次太子的声音变得高亢了,变得毫不犹豫了,更让晨兮无所遁形了,让她连自欺欺人的借口都找不到了!

有如晴天霹雳突然来,一股酸意涌向了她的脑门,滑落到她的眼中,泪终于止不住地如泉涌般涌了出来…

她努力地睁开眼,将头微微上扬,不让泪流下来。陪着太子一路走来,历经了无数的痛苦与磨难,她一直没有留过眼泪,因为她知道眼泪只是无能的表现,只有你变得强大才能将这些让你流泪的人永远的踩在脚底。

可是今天她要流泪了,因为伤她心者竟然是她用尽生命去奉献,去爱护的夫君!

不,她不相信,不相信这是真的!

五年的感情,五年的恩爱,五年的付出,五年的同甘共苦,竟然换来他如此的冷漠,这般的绝情,一定是有什么错了!

是的,一定是错了!她听错了!

就让她再努力一回!再质疑一回!

声音轻颤:“太子,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

“太子妃,你敢质疑太子的话么?你难道不知道夫为妻纲么?夫之言妻之行,你竟然敢如此蔑视太子乎?”

如琳的声音如魔音穿耳,句句都带着挑拔!

变了,一切都变了,怎么才几个月全都变得面目全非了?对她情深似海的夫君突然变得仿佛陌路,对她一直言听计从的庶女变得面目可憎!

是什么原因?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晨兮如坠入了无底的深渊,她突然全身发冷,她突然明白了一切,明白了太子的无情,更明白了如琳的伪装!

不该自欺欺人了,刚才的话是太子所言!如琳敢如此胆大更是太子所允!

她明知道现在该向太子作出妥协,可是她却依然将眼睁得极大,死死地盯着太子,只想为根本渺茫的希望作最后的努力…。

太子被她的眼神一阵狼狈,加上如琳火上浇油的话,顿时恼羞成怒,喝道:“怎么?数月不见,太子妃竟然不知道如何做太子妃了么?如果如此那不妨将太子妃的位置让给有能力的人做!”

一种如雷击的感觉到袭向了晨兮,她呆了,这回是彻底呆了,即使刚才已然有了最坏的打算,而这句话依然超过了她承受的范围!

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太子可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么?”

被她受伤的眼神这般盯着,太子心头微微一痛,可是想到自己的前途,想到周围虎视眈眈的皇兄皇弟,他的心顿时变得坚硬,寒声道:“太子妃如果做不到该有的本份,那么不如求去。”

“该有的本份?”晨兮低喃着,眼死死的盯着太子,盯得太子有种被洞穿的狼狈,更有一种被脱光了示众的尴尬,他想怒斥,他想怒吼,他想外强中干的训斥于晨兮,却发现话到口边竟然不知道如何训斥!

就在他又恨又怒又气之时,突然她轻笑,笑得飘渺轻忽,仿佛一捻就碎…。

她的声音仿佛无根的飘絮,又无无法捉摸的微风,轻,柔,飘,软,却如山般深重袭向了太子:“什么是该有的本份?为太子筹谋划策是不是该有的本份?明知会死却义无反顾的为太子挡剑,算不算是该有的本份?明知是毒酒却为太子毫不犹豫的喝下这又算不算该有的本份?如果说这不是该有的本份,那么请太子告之何为太子妃该有的本份?”

晨兮说完后,就站在那里,这时金色的阳光正好洒向了她,将她笼于金辉氤氲之中,此时的她仿佛一触就碎,又仿佛随时羽化。看到这样的晨兮,往事一幕幕又重现在太子的眼前,她的笑容,她的深情,她为他多次赴死,她为他出谋划策,她痛着他的痛,她忧着他的忧,她喜着他的喜,她生命存在的意义仿佛就是为了他!

这一刻太子有瞬间的迷惑,心痛,担心,感激,愧疚…。

“你…。”

太子正想伸出手去,这时如琳尖锐的声音陡然打破了太子的温情。

“姐姐,这算什么?是拿你往日的恩情来要胁太子么?难道作为妻子不该为夫君分忧解愁么?作为妻子不该为夫君置生死于度外么?作为妻子不该为夫君奉献一生么?姐姐现在这般说来,仿佛当初所做一切都是必须要太子回报似的,难道这些都是姐姐当初所想的么?当初所做就是为了今日对于太子予取予夺的么?如此姐姐如何为天下妇人之表率?又如何当得太子妃这个称号呢?”

听到如琳的话,太子顿时缩回了手,一扫刚才的不安与尴尬,变得怀疑冷漠,对晨兮的眼神里更有了不信任的探究,他森然道:“难道真如如琳所说,当初你是为了今日之举而行当日之事的么?就是为了挟恩图报么?只是为了能对本宫予取予夺么?别忘了,你嫁于本宫就该为本宫春蚕到死丝方尽!尽你太子妃应尽的义务!”

“哈哈哈。”晨兮如不认识般深深的注视着太子,注视这个她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欲生死相随的人,她一直知道太子耳根子软,其实不适合太子之位,可是没争取就是死,所以她竭尽全力,利用各种人脉用尽各种手段把太子扶上了那个定座,可是今才知道太子不仅是软弱而且无情,更是无心!

错了,她错了,看错了太子,看错了如琳,犯了天大的错!

终于她忍无可忍的笑了起来,笑得涕泪横流,笑得不可抑制,笑她可笑的付出,更是笑她五年未曾看清太子丑陋,自私,狠毒的面目!

看着几乎有些疯狂的晨兮,太子紧皱着眉,有种不安浮上了心头,他恨声道:“你这是笑什么?又有什么可笑?”

晨兮渐渐地止住了笑,眼渐渐地恢复了清明,仿佛一汪冷泉,冷得彻骨,她淡淡地扫了眼如琳后,又如云般轻忽地飘过了太子…。

眼神停驻在他的脸上,翻涌出各种复杂的情绪,有痛苦,有悲伤,有恨意,有失望,有绝望,还有一些…。

终于她挪开了眼,变得沉静如水,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她缓缓的福了福,姿态十分的标准到位,道:“臣妾失仪了,告退。”

说完昂起了头,迈着高贵的步伐走出了大殿。

如琳有些呆滞的看着她的背影,这样的晨兮是她所料不及的,晨兮不是该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么?不是该疯的似得斥责太子么?不是该怒不可遏的扑上来撕打她么?然后太子就可以一怒之下将她关了起来么?

怎么这一切都没有按照她所想的发展?

太子也有些呆愣了,这样的晨兮也不是他所认识的,他认识的晨兮一直是以他为天,以他为主,如莬丝花般依附于他,即使在后面为他出谋划策,还是会以极低的姿态将办法提出。可是如今他要抛弃她了,为何她会突然变得如此漠然,如此清冷,仿佛已经将他遗忘?

遗忘?这两个字突然刺痛了他的心,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将他遗忘?怎么可以将他忽视?他就算是不要她了,她不是该痛哭流涕的企求他原谅么?然后他就可顺势提出要求了么?他的女人不是该让他来抛弃么?怎么现在有种他被人抛弃的感觉?

怎么一切都没有按照计划进行?

怪了,一切都怪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