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时光凉薄亦如卿小说(萧衍白筱)整本免费

《时光凉薄亦如卿小说(萧衍白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8 15:35 作者:佚名 标签: 白筱 萧衍 霸道总裁

女配找人给男主下药,却将女主送到他床上,同时第二天找了媒体曝光,导致男主的公司受到影响男主就以为是女主为了攀上萧家的高枝做的这些事情,以误会为线索发展感情……

时光凉薄亦如卿小说(萧衍白筱)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时光凉薄亦如卿小说(萧衍白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十年的爱和心血

A市下了近五十年来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至零下,所有人都裹着厚厚的大衣,白筱却只穿了条单薄的裙子就被萧衍从KTV包厢里拖了出去,然后重重地被贯入车内。

白筱浑浑噩噩,全身的燥热让她极度不安,正挣扎着要从座椅上爬起来,却只听“砰”的一声关门声,继而一道人影覆身上来。

“别……”

白筱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双眼瞬间朦胧。

“阿衍不要……”

她惊惧地求饶,耳边却只听见“刺啦”一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

白筱全身紧缩,脸上早已布满泪水,气若游丝的求他:“我好疼……”

“疼?”萧衍覆在她背上,在她耳边阴狠地嘲讽:“那你也得给我受着。”

身后一片火热,心却阴冷到了极点。

萧衍为什么这样恨她?

他怎么能这样恨她?

身体似已经痛到麻木,萧衍什么时候退出去的她都不知道,只听到耳边厚重的呼吸和他完全厌恶的嘲讽:“爽够了吗?”

白筱的心撕裂般的疼,张了张嘴,带着哭腔的骂了声:“萧衍,你混蛋。”

“我混蛋?”萧衍冷笑,“我不过是满足你而已,和男人去那种地方鬼混,不就是想找个人上你?既然口口声声说爱我,那么由我来做不是比其他人更能让你满足吗?”

那样神圣纯粹的爱意被他这样不当回事的拿出来嘲讽,白筱心绪翻腾,一口血几乎要从嗓子里咯出来,突然抬手一巴掌就要朝萧衍脸上砸。

她的手不出意料的被半路拦截,萧衍的双眸跟刀子一样锋利的扎在她身上,“恼羞成怒了?今天我要是没碰见,你是不是就跟那群男人上床了?白筱,你怎么就那么贱?”

白筱双目中涌动着浓烈的恨意,咬牙切齿道:“我就是贱,才会爱上你这个混蛋!”

萧衍“呵”的一声冷笑,“既然这么恨,那就把离婚协议签了。”

又是离婚协议,每次这折磨她之后,他都要提一次离婚协议。白筱的心已经痛到麻木,痛到嘴角还能挂上两分笑意,眉眼弯弯。

“想离婚?等下辈子吧,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白若言好过!”

“啪!”

重重的一巴掌打断了她的怒吼,萧衍阴狠的瞪着她:“我警告你,你要敢动若言一根汗毛,我让你好看。滚出去!”

白筱把被打偏的脸拉回来,轻轻的笑:“我为什么要滚出去,按照夫妻共同财产,这车也有我的一半。”

萧衍胸口上下起伏,盯着她看了半天,就打开车门蹿了出去。

白筱盯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泪水再次滑落脸庞。

她的老公,心里只爱着别的女人。

……

白筱在车里过了一夜,起初是心如死灰不想动,到后来是完全动不了,脑袋晕得很,便直接睡了。

萧衍在这种事上从未对她温柔过,每次做完,她都要生病许久。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天色大亮她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手机没电,疲惫地插去车充上。刚一开机,手机就像炸了似的,涌进各种消息和电话通知。

光是萧衍他妈,就打了三十几个电话和二十几条短信。

白筱心头“咯噔”的一声,回了个电话过去,刚一接通,于蔓茵质问的声音就冲进耳朵里:“你昨晚死哪儿去了?是不是跟野男人在外边儿鬼混?”

“妈……”

“别叫我,赶紧给我滚回来!”

于蔓茵说完就挂了电话,白筱握着手机,呆愣半晌才放回去继续充电,身子蜷缩回后座,紧紧抱住自己。

萧衍的厌恶,萧家妈妈的嫌弃,白若言的步步紧逼……压抑的情绪几乎要把她逼疯。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她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存。

白筱在车上待了许久,才爬去前座,开车回家。

萧家。

钥匙和包都被留到了KTV,她只能敲门。

冬天的风像刀子一样刺骨,她在外边儿站了好一阵儿才等到有人开门,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惨白了。

开门的是长工吴芳,惊讶的看着她被只穿着条薄裙子冻得嘴唇发紫,忙把人给拉了进来,“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这浑身冻得,快去洗个热水澡吧!”

吴芳是萧家唯一承认她身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冰凉许久的心突然被温暖,白筱感激的冲她笑笑,“我没事芳姨。”

话音刚落,客厅就传来带着怒意的一声:“白筱!”

于蔓茵三步做两的直直冲到她面前,扬手一个耳光就落了下来。

“我说怎么半夜都不落家,原来是跟野男人出去鬼混了啊!穿成这副模样就敢往家里跑,生怕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脏事儿是不是?离婚!阿衍!赶紧把这女人给我休了,我们萧家,要不起这种水性杨花的儿媳妇!”

白筱本来就发着烧,被那一巴掌直接打得扑在墙上,脑子还没清,就听见于蔓茵的咆哮呵斥,半晌才抬眸,嗤笑一声,平静道:“妈,我这样子还不是您儿子的杰作,好好的家里不干,非要在外边来刺激的。”

“你,你说什么?”于蔓茵愣了,带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脸色顿时红一阵青一阵,缤纷起来。

白筱却不再同她说话,目光越过她落到客厅沙发上并排坐着的那一男一女身上。

萧衍,白若言。

她麻木的心口又是一阵苦涩,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只能强自镇定的走过去,死死盯着白若言。

“你又来做什么?”

白若言像被他吓到了似的,怯怯懦懦地站起来,小声叫了声:“白筱。”

白筱厌恶地嘲讽:“别装亲热,我们关系不好,你只是我家收养的孩子。”

白若言眼中泛起了晶莹,委屈的看着她,“白筱……”

萧衍皱着眉站起来,呵斥白筱:“你什么语气?跟若言道歉!”

白筱被气笑了,“我做什么了就要跟她道歉?你昨晚用完我就跑,怎么不跟我道歉?”

白若言的脸色一下就白了,咬着唇憋着泪孱弱的站那里无措地朝萧衍看去。

萧衍脸色黑成锅底,手掌攥紧,咬牙切齿地瞪她:“白筱,你还要不要脸?”

白筱冷笑:“你都做得出来,我还说不出来吗?”

“你!!”

口舌之争,白筱凌厉起来的时候,萧衍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A市所有人都知道,萧先生铁血柔情,跺一脚商界都要震三震,而柔情起来,却是要把人宠到天上去。

可惜,那个被宠上天的人,从来都是白若言,她白筱,从来都是在地狱。

不想再看萧衍护着白若言的样子,白筱转身进了厨房。

她从冰箱拿了瓶水出来,还没喝上,却被一双纤细的手夺走了。

她转身,盯着面前的人,顿时一阵恼怒,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若言也跟进了厨房来。

“白若言,你又想做什么?”白筱愤怒道。

“白筱怎么这么想?我这样柔弱,就算是真的想对你做什么,也做不了呀。”

她的声音泫然欲泣,似乎夹着浓浓的委屈,可那上弯着的嘴角,透出来的分明就是嘲讽和挑衅。

因为这厨房,就他们两个人,白若言可以无所顾忌。

白筱眼睛轻轻眯起,心头警惕起来,绕开她就要走人。她被白若言坑怕了,这个人,每次单独来找她,就准没有好事。

然而,下一刻,胳膊被白若言狠狠拉了一把,她一时不备,加上身体又虚,竟是一个踉跄,后腰狠狠撞到了大理石的操作台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白若言盈盈笑道:“别着急着走呀,白筱,说会儿话呗。”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白若言脸上的笑意褪下,精致的脸上布满狰狞,“既然不想动口,那就动手吧。”

她话音一落,当即就扫掉了操作台上的一只玻璃杯子,“啪”的一声,在地上裂了个粉碎。

白筱暗道不好,见白若言朝她身上扑来,双手一环就要把她拉住。

白若言的计谋,肯定是要往玻璃渣上栽的,然后就又可以陷害她。

可她身体这样虚,白若言一下就挣开了她的手,在萧衍进门的那一刻,摔倒在地,双掌正好压在玻璃渣上。

“若言!”

萧衍像一阵风似的上前将人楼抱着扶起来。

“你怎么样?”

殷红的血顿时从手掌上冒出来,白若言疼得脸色发白,眼泪串子似的淌下来。

“好……好疼……”

萧衍铁青的脸看向呆愣的白筱,“你做的好事?”

白筱从他的怒吼声中回过神来,气得心口发堵,“你瞎啊!没看到她是故意的吗?”

萧衍的眼眸阴沉得厉害,“我只看到了你蛇蝎心肠,满嘴谎话!”

白筱心口不断地涌进凉意,正要再骂,白若言却抓着萧衍的袖子垂眸小声道:“不关白筱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不用为她辩护。”萧衍脸更黑了,“我亲眼所见,她还想抵赖?”

白若言直掉眼泪,把头枕在他胸口,好似委屈的模样。然而,她突然挑眉看向白筱的眸子里,却是跟委屈完全相反的得意和挑衅。

白筱气得胃疼,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恨不得真把白若言往玻璃渣上推一下,然而事实上,她也只是深吸一口气,自嘲般的笑笑,“你既然要这样认为,那就这样认为吧!”

这样相似的情景已经太多次了,前几次她还努力解释,可现在,她已经不想解释了。

那种无力感,太累。

她抬步要走,却再一次被扯着胳膊拉回去。

萧衍的力气太大,白若言拉她的时候她尚且踉跄,被他这样一扯,直接没站稳,摔倒在地。

锋利的玻璃碎片在她的小腿上狠狠划出一道口子,瞬间沁出殷红的鲜血。

白筱的冷汗刷一下就布满了额头,疼得面无血色,之前被冻僵过的身体再一次僵住,她觉得整颗心,连带意识都在下坠,让她头晕目眩。

白若言担忧地叫了声“白筱”,要上前来扶她,却被萧衍拉了回去,“你管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什么?我带你出去包扎。”

“可是白筱也受伤了。”

“那是他自作自受,活该。”

他的眼眸冰冷得渗人,唇齿间流出来的话,也没有一点温度,只是扶着他心爱的女人的时候,那样小心翼翼,那样温情。

白筱死死盯着两个人的背影,却突然跟白若言回眸的目光相对,那人愣了一秒钟,然后眉梢飞舞,对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白筱的心上仿佛也被划了一条口子。

不是已经习惯了吗?为什么她的心还会这么痛?早就应该麻木了才是。

她垂在裙摆上的手不自觉攥紧,只听到客厅里传来于蔓茵惊慌的尖叫:“哎呦,我的小心肝,你这是出了什么事,怎么满手的血呀?!”

白若言的声音压得很低,她没听清说的是什么,不过想来,应该是解释他自己不小心,跟她没关系的话。

果然,片刻之后,于蔓茵尖着声音道:“那个毒妇简直没有人性!不择手段爬上自己妹妹男朋友的床就已经够无耻了,还这么蛇蝎心肠,干嘛?想杀人灭口啊!看看把我们家言言弄成什么样了!”

“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跟白筱没关系的,伯母您不要这样说。”

“她白筱做得出来,我为什么不能说?那种女人,就该滚出我们萧家,言言你就是心好,处处让着她,才让她这么嚣张。”

白筱晕乎乎的将这些刺耳的话听入耳中,奋力地撑着操作台爬起来,身子发软已经够无力了,小腿还受了伤, 本来简单的事情,她做起来却这样难。

谁叫你活该呢?白筱有些自嘲地想。

深吸一口气收拾好情绪,她才重新从冰箱拿了水。

冰凉的水滑入喉咙,跟心一样冷,她却像被温暖了似的,缓和了表情,走出厨房。

客厅里,萧衍正拿着医药箱小心的给白若言包扎。

他的脸本是刚毅凌厉,此刻却温柔得似乎冬日里的暖阳。如果被这样对待的人是她该多好?

若是萧衍能这样对他,叫她现在就死了,她都愿意。

可是,她就算死了,萧衍也不会多看她一眼,怕是会庆祝,她这个恶毒的阻挠他和白若言的女人终于死了吧。

于蔓茵看到了她,脸色难看得要命,回头就跟萧衍说:“你赶紧带言言去医院吧,别待在家里了,某些恶毒的说不定还要害她呢!”

“不用了伯母,这只是小伤,阿衍都已经给我清洗包扎好了。”

“这还是小伤?”于蔓茵梗眉朝白筱瞪去,仿佛她还让白若言受过什么大伤似的,“不行不行,你赶紧给我去医院!你这双手是画画的,可别叫某些黑心肝儿的人给毁了。她那种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那种人……

白筱忍不住想笑。

她的为人,比在他们心中白莲花一样的白若言不知好多少倍!

萧衍已经扶着白若言起身,她只是手受伤了,那人却将她整个人都揽在怀里,那只搂着她腰的手,那样碍眼,让她恨不得冲过去把人分开。

他们郎情妾意的走到她面前,萧衍冷声斥道:“让开。”

“阿衍别这样,白筱也受伤了,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医院吧?”白若言柔柔道。

白筱嘴角勾起冷笑,“别了,我怕你再陷害我。”

“你!”白若言咬唇,一副气恼却又拼命忍耐的样子。

白筱看得眼睛疼,正要走人,萧衍却凉凉开口:“别管她,她那么有本事,还能让自己疼着?就算疼,那也是自作自受。”

他的语气那样不屑,白筱假笑都笑不出来,快步跑上楼,几乎是冲着趴到床上,把自己蒙头裹起来。

眼泪一个劲儿的掉,床单都打湿了。

越来越浓厚的无力感席卷全身,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冻僵,尽管蜷成一团,却完全没办法取暖。

她好累,爱萧衍真的好累。

可为什么,都已经这么累了,却依旧舍不得放手?

是不是签了那份离婚协议,她就能解脱?就能忘了萧衍重新生活?

可是,她怎么舍得?

她舍不得。

她等了十年,所有的爱和执着都注入在了这段关系中,若是就这样放弃,那她这十年,算什么?

她不想什么都没有,不想连这萧太太的空壳子都不剩,她不想他跟她从此一点关联都没有……

白筱是哭着睡过去的,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天色似乎暗了,又亮了,她隐约听见楼下传来恼怒的喝骂,却完全听不清骂的是什么。直到房门被“碰”的一下重力掀开,她被人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萧衍拽着她的胳膊,面色铁青,“你还在这里呼呼大睡?”

白筱怒火中烧,“萧衍你发什么疯!”

萧衍扯着她出门,“跟我去医院给若言道歉!”

白筱打了个寒颤,一把甩开萧衍的手,眼眸腥红地瞪着他,“怎么?白若言又玩儿什么花样?是疯了还是快要死了?”

她心上的那道伤,好不容易睡了一觉之后愈合了些,他就再来补上一刀,扎个鲜血淋漓。

“说我恶毒,那你自己呢?你这样对我,你没有良心?”

“良心?”萧衍的眉锁得紧紧的,似乎因为她的话情绪突然波澜,胸口上下起伏了两下,才咬牙切齿的说,“你配跟我谈良心么?给我下药,让我迫不得已跟你上床的是你,叫来记者大肆宣传的是你,现在,明知道我和若言两情相悦,还非要霸占着萧太太的位置就为了让若言不好过,你有良心吗?”

一连串的质问,白筱抓狂得几乎要崩溃,“我跟你说过几百遍了,当初我根本就没有给你下药,也没有叫什么记者!”

“呵,你又想说是别人陷害你的?”萧衍冷笑一声。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不信我!?我没有……”气息弱下来,白筱因为刚才大声喊,脑袋已经嗡嗡作响。

“够了!”萧衍一声怒喝打断她的话,全身都散发的暴戾和不耐烦的气息,“够了白筱,我不想听你狡辩,你的这些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你现在马上跟我到医院去,去给若言道歉!”

白筱想哭,可哭不出来。

想冷笑,嘴角扯了半天也没扯出个弧度来。

她呆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那种想要抓狂却又完全无力抓狂的绝望几乎要吞噬了她。

她的背脊挺得很直,像一壁坚毅陡峭的悬崖。然而,那壁悬崖却在片刻的沉寂后,突然坍弛。

肩膀耷拉下去,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我不会去医院的,也不会跟白若言道歉,是她故意打碎杯子故意摔上去,和我无关。”

“白筱!”萧衍不耐烦的厉喝。

白筱抬起眼皮,双目无神地落在他脸上,“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没关系,我不需要你的相信。”

她的声音好平静,萧衍从来没听过她这样平静的说话,一时竟有些愣住。然而下一刻,止不住的烦躁浮上心头,他扯开领带,眉头皱得像山峰,声音冷得像凌冰:“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你必须去!”

“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白筱扬起声音接了一句。

萧衍忍无可忍,冷笑道:“不想去?可以。那就把离婚协议给我签好,我萧衍,要不起一个犯故意伤害罪的妻子。”

白筱拧眉,“什么故意伤害罪?”

萧衍冷眼看着她,“因为你推的那一下,若言的手被割伤了筋脉,医生说,或许以后都不能恢复了,她的那只手,有可能就费了。”

白筱怔住,只听他继续道:“要是她的手不能恢复,你就做好坐牢的准备吧!你现在要是跟我去道歉,说不定若言还能再饶你一次。”

寂静。

房间里,是空气被凝滞了般的寂静。

过得许久,白筱低低地笑了起来,眉眼中都是笑意,语调轻松道:“那你就让她去告我吧。”

“你!”萧衍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压抑又紧迫,黑沉如水的面色可以看出他已经恼怒到了极点,“白筱,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我怎么敢这样想?”白筱冷笑,“你对我,向来是想怎样就怎样,何曾有过什么不敢?”

“你别后悔!”

“你放心,我要是真的去坐牢,一定会先把白若言弄死的。”

话音刚落,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萧衍的声音吼得震天响,“你不可理喻!”

白筱耳中嗡嗡作响,只见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半晌都没回过神来,还是吴芳不知什么凑过去,担忧地问:“少夫人,你怎么样?”

“没事。”她吸了吸鼻子,强调般地又说了一遍,“我没事。”

眼泪含在眼眶里,她却努力地瞪大眼睛抬眸看向天花板,努力地不让那泪水流出来。

她不要哭,从今以后,她再也不要为了萧衍那个混蛋哭了!

混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