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最美丽的时光小说(凌菲戈鱼唯)整本免费

《最美丽的时光小说(凌菲戈鱼唯)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8 15:35 作者:佚名 标签: 凌菲戈 现代言情 鱼唯

病魔缠身的鱼唯游与众多队友创办了髮魔摇滚乐队,在众队友的支持下,鱼唯游战胜病魔,且看他如何与队友们踏上艰辛万苦的成名之路

最美丽的时光小说(凌菲戈鱼唯)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最美丽的时光小说(凌菲戈鱼唯)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我也要一起去

那个落寞而伤感的倩影,在秋季的黄昏下,被夕阳洗礼着更显他丝丝惆怅,让人不由想要瞩目他内心深处的屡屡哀伤。

他英挺的背脊,修长的体魄,优美的线条,有着女人一样秀美柔顺的长发披肩在秋风中飘起。

时尚飘逸的发型,让他更有都市男性特色的魅力。

他明亮眼眸里的一缕失落,贯穿着他内心里那些忧郁的梦,令人眼光不禁追随。

“翳,不是说……出来给游买甜点的吗?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

走过来的男人跟他有着一样的长头发,不同的是造型比较成熟,更有男性的刚毅。

绿竹隐隐在秋风中摇摆,夕阳下的映衬,绿竹的影子在云翳英挺的背上晃来晃去。

方圆百里,农田很少,也没有居住几乎人家,大多的土地都被竹林占据了,高山峻岭也长着一些不知名字的苍天大树,山坳里更是深不见底。

这里距离城镇不是很远,开车也就行驶个二十分钟左右,因为他们是玩摇滚音乐的,在城市里,他们宣泄不出来内心的那股对摇滚音乐执着的澎湃。

同时为了鱼唯游的身体,他们选择了距离城镇比较进的乡间竹林居住。

虽然没有古时候的木屋,用的建筑材质都是现代坚固的钢筋水泥,建筑的屋型是欧美派的小型别墅,而且云翳还特意取名为“风竹轩”

此刻他就站在风竹轩后山的一片竹林,默默的沉溺在伤感中,虽然在见到凌菲戈的时候,表情显得那么自然,努力掩饰心中的忧郁,但凌菲戈还是很快从他深邃的瞳孔里洞察。

“没事,我这就去给游买甜点去,还需要什么?”云翳把眸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凝视着凌菲戈。

“小瞳说,带回来一贯辣酱,晚餐要用。”

“好”

凌菲戈遥望着云翳离开的背影,在夕阳下,更显得他沧桑了许多,只有他一个人寂静的时候,他才会毫无保留的释放出他心中的那些感伤。

云翳刚走到一辆普通的奥迪车跟前,还没等拉开车门,凌菲戈就从后面追来。

“还需要什么?”

云翳诧异的望着他。

“我陪你一起”

凌菲戈不忍让云翳一个人去承担所有的痛苦,所以决定找他好好聊一聊。

云翳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凌菲戈一个淡淡的笑,然后打开车门坐进车子里。

凌菲戈也坐进副座。

车子发动,驶向泰宁县。

路上凌菲戈转头望了一眼云翳,他很认真的瞩目着前方,但眼神里的缕缕忧伤,凌菲戈还是能洞察出来。

“最近你总是一个人伤神,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凌菲戈还是忍不住关心他。

“没有”

云翳只是简单的回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除了那一双幽深的瞳孔略显忧伤之外,表情很自然,他掩饰的非常好。

凌菲戈见云翳不愿意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也不好在勉强,只是他的眸光里也略显出一种忧伤,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车子快要开进县城,云翳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首美丽的男声音乐唯美的唱着

“我在等待下一秒钟,你的到来,带给我无尽温暖,我在守候明天的阳光……”

云翳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接通后就听见里面一个很好听的男生声音

“翳,我可不可以吃一个汉堡,在加一包薯条,只要一小包就好。”

他声音里带着许多哀求与期待,甚至还有一些哭腔。

“游,不是说好了,那些垃圾食品不要吃的吗?”

云翳没有因为他征求自己的意见,想吃他不能吃的东西而气恼,反而云翳的声音里,也满是不忍和宠爱。

“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了,就这一次好不好。”

那头的声音变得更加哭腔,让人听起来不忍心拒绝他。

“不可以,好了游,我在开车,很快就回去。”

云翳说完不等那头在说话,就很决绝的挂线,如果在多聊一句,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答应他的请求。

“游,有在闹孩子脾气?”

凌菲戈觉察到云翳在挂掉电话时,脸上瞬间留露出很无奈。

“他还是喜欢吃那些没有营养的食品。”

云翳语气中带着很多无可奈何,对于鱼唯游的病情恶化,他不愿意在多几个人担忧,所以他一直默默的一个人扛着,很久了,鱼唯游的病情稳定的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髮魔乐队的成员都说鱼唯游的病已经好了。

可是最近这几天,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转凉的原因,还是因为一直给他服用的药品,对他的病情已经不起什么作用?

这几天晚上,鱼唯游都会痛醒过来几次,每一次看到他被病痛折磨,云翳的眉心紧锁,惆怅满怀。

云翳的担忧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压在心口,刺痛的厉害。

他哪里有知道鱼唯游病情发作,这几天胃口不太好,也总是想要吃些自己很喜欢的食物,他就像孕妇害喜,吃不到嘴,他很想撞墙,很想抓狂。

“很多时候,他还是个孩子。”

这是髮魔乐队的所有成员公认的事情,但鱼唯游并不是乐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

也许是因为他被病魔缠身,大家都宠溺着他,很多时候把他当成孩子来哄着,他也理所当然的接受。

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习惯,在大家面前也总是爱耍大男孩的小脾气。

一阵美丽的音乐铃声响起,这次的音乐不是刚才的那首唯美歌曲,是一首很炫的摇滚音乐节奏音。

云翳从车子前面台子上拿起手机接通

“哥,你快点回家救命呀!”

电话那厢急切洪亮的男生声音从云翳的手机里传出来,声音大的让坐在副座上的凌菲戈听的真真的。

“什么事?”

云翳淡淡的问,并没有因为那厢的急切,而变的惊慌失措。

“姐姐两天都没有回家了?到处都找不到她,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都很担心她呢”

“知道了。”云翳眉头紧锁,那厢还在拼命的喊着:“哥,哥哥,喂……”

云翳挂掉电话,也没有着急往家里赶,车子进了县城,开到福满多超市,云翳找了个停车位。

“你不担心她吗?”

凌菲戈见云翳并没有因为他弟弟云晨的电话而改变给鱼唯游买日用品的计划。

凌菲戈观察他的表情,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跟他毫无血缘关系的云曦吗?云晨的声音很大,所说的事情,凌菲戈坐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

“没事,她会照顾自己,这又不是第一次。”

云翳虽然嘴上说的这么轻松,但是,他心里还是很担心她的。

那个让他改变自己原有的家庭温暖的女孩。

家里的人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女孩,他和弟弟云晨永远都排在她后面。

因为他们是男孩,从小家里的长辈就是这样不平等的对待三个孩子的。

爷爷总是说:“女孩要富养,免得长大后,遇见男生给一点点好处就被拐跑,男孩要穷养,要让他们自己去打拼,才有男子的气魄。”

所以云翳和云晨从小就靠着自己拿奖学金,然后自己打工挣钱交学费,即使家里面很不缺钱,但是爷爷和爸爸还是坚持让他们从小就有自己的事情做,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养成很好的独立性。

从小到大,云翳没有跟家里拿过一分钱,家里的大小事情他也懒得过问。

当然,他也不常在家里住,自从在海边把要自杀的鱼唯游救回来,他就一直呆在外面照顾鱼唯游。

大学毕业了,他和鱼唯游也相识相知相依为命了整整四年,在这四年里,他们一起面对病魔的侵袭,一起开怀大笑,一起创办了髮魔摇滚乐队,陆续的增加了很多的队友,使他们的髮魔乐队慢慢灼见壮大起来。

凌菲戈见云翳对云曦的失踪无动于衷的样子,也就随他了。

两个人走进超市,各自都在选一些生活用品跟食品。

凌菲戈当然不能忘记刑翼瞳要的辣酱,他当然也记得他喜欢的口味。

从架子上拿起一罐辣酱,很认可的点点头,刚好他的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被云翳看到。

“你对小瞳交代的事情很认真。”

云翳突然开口。

“呃!这可是大家晚餐的料理,我哪敢不认真,我还想要多活几年,不然被他们几个要整死的。”

凌菲戈的一句玩笑话,让云翳刚刚抚平的心里,又掀起了波澜。

“还想要在多活几年,游,还能活多久?”

云翳在心里彷徨无措,手里的一包速食品掉在了地上。

凌菲戈正在看货架上的食品,意识到云翳的失常,心中很震惊,俯身捡起落在地上的那包速食品递给云翳,凝视云翳的眼眸也涌上一股忧伤。

“游的身体不好吗?”

凌菲戈应该早就猜想到云翳这几天的伤感自然是跟鱼唯游有关,如今见他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失常。

凌菲戈见云翳轻轻点头,整颗心都绷得很紧,眉心紧皱起来。

他们已经动用所有的关系来为鱼唯游寻找血缘,做骨髓移植。

可是,已经四年了,病情就这样被药物控制着,人就这样被病魔折磨着,生病的人受罪,陪伴的人又何尝不是。

凌菲戈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涩,喉头也有些哽咽。

不是他男人有泪轻弹,而是他也很爱着那个生病的大男孩,他是一个多么阳光恬静的男孩,同样身为男人,他们都很喜欢他,甚至是想要多看他几眼。

每次在外面忙完了工作,第一时间就是要回来看望他,看看他是不是还带着一脸阳光的微笑。

无论他被病魔破折磨的怎样,他都会微笑着对大家说

“我好饿,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了?”

凌菲戈快走几步,转过货架,走到另一端去寻找他们需要的食品。

云翳自然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凌菲戈为鱼唯游而伤感的心。

他们都是兄弟,虽然来自四面八方,能够在一起,他们每一个人都很珍惜。

他们都是极度缺乏亲情和温暖的人,所以他们彼此更懂得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情感。

无论这样的情感是什么?亲情也好,友情也好,爱情也好,总之他们能够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从超市里出来,车子停在了甜点店。

云翳没有很快下车,坐在车子里,凝视甜点店的门牌,他在神伤。

“怎么了?”

凌菲戈诧异的问。

“不知道游现在的情况可不可以吃甜点”

云翳担忧的说,眼眸依旧凝视甜点店的门脸神伤。

“记得花医师有交代过,游不能吃糕点之类的食品,可是最近他的病情稳固,多少也吃了点。”

凌菲戈突然顿住,忽然想起什么?

“难道游这几天病发是因为吃了糕点的原因吗?”

凌菲戈有些自责的说,懊恼的开始恨自己。

那天他朋友过生日,他喝多了点,就把蛋糕带回了家里,早上醒来的时候,见蛋糕全没了,还以为是其他的队友吃了,后来才发现是鱼唯游吃了,他苦恼了很久,直到现在也不敢告诉云翳这件事情。

听凌菲戈的话音,云翳似乎猜想到了什么

“是谁给游吃甜点了吗?”

云翳回想最近髮魔乐队里的成员,每一个人的可能性,最后还是把冷冷的眸光放在了凌菲戈的身上。

他这样的冷眸让凌菲戈感觉到了压力。

云翳记得,前几天凌菲戈去参加过生日派对。

云翳不想跟凌菲戈争吵,他只恨自己没有照顾好鱼唯游。

这么久了,游的病都没有发作,他还抱着侥幸的心里,期待他能够完全的康复,可是……没有想到,噩梦就是噩梦,永远不会变成曙光……

马来西亚航班,在深圳机场降落,最近轰动全球的明星王子巡演归来。

C这个代表明星王子的英文字母,被Fans们深深喜欢着,也正因为这个字母被明星王子所用,在Fans们的心中,C字母变得与众不同。

C被一群记者和Fans围住,气氛高昂,紧张……

年仅二十三岁的C是一个很成熟的男人,在他的外表和形体上看不出来他是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大男生。

他有着一张英挺俊美的脸,在这张脸上看不到孩子天真的气息。

他冷鹭阴沉,凤眸深邃如寒潭。

也正是因为这一双像凤凰眼睛一样的眸光,让众多星迷深深喜欢。

一双凤眼长在这样一个成熟英挺俊美的男人脸上,具有他独特的穿透力,就像是魔法……勾人心魂。

深圳机场的出口处,场面一片混乱,C被经纪人奥维斯先生和几个同行的工作人员维护在身后,挡住了记者媒体朋友们争先恐后的采访。

也拦截了Fans们疯狂涌进的热潮。

面对眼前一片噪杂,C不以为然,依然保持他原有的冷鹭风度和帅气,他目无旁人的站在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身后。

对于记者们的无聊话题,C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

所有的无聊话题都留给他的经纪人奥维斯先生来一一做解答。

C一身时尚休闲装勾勒出他完美的线条,超时尚的发型增添他挡不住的英气,眼睛上带的一副时尚超大墨镜,只露出他的下半张脸。

与其说是墨镜,倒不如说是一张面具,为了私底下能够自由,不被Fans们纠缠。

C一直都是以这个形象出现在公共场所,没有人能看清楚他真正的相貌。

即使拿下墨镜,也只是露出他那双迷死人的凤眼。

只是,他很拽的把墨镜搭在鼻梁上,让人始终看不完整他整张俊美的脸。

因此也给欣赏崇拜他的Fans们带来神秘感。

他嘴角上时常挂着丝丝笑容,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他时尚而阳光的心情,就像是在春天里游荡在花丛的小精灵,甜甜的,美美的,带给每一个人心里的动荡,是纯洁无暇般的晶莹剔透。

但是,没有人能看到这张笑脸背后的阴沉,就如死神降临般的沉寂。

在一片热潮的欢呼声中,C感觉有人在后面拉他的手。

透过墨镜他的凤眸瞄向了这只手,然后C嘴角边的笑容突然变的狡黠、诡异。

C被一个熟悉的人拉着,溜出了拥挤混乱的人群。

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奔驰在林荫小路上,坐在副座上的C看了看前方的路,突然抓住开车的司机,使劲摇晃他的手臂,兴奋的喊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果然够义气,不愧是我的死党。”

司机握着方向盘,抽时转头看他一眼,握住方向盘的手被他摇晃的没有办法掌握方向,车子已经开的有些不稳,开始摇摇晃晃。

“喂!快放手了,不要在摇我了,你想我陪你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吗?我还没有逍遥够呢”

司机对C大吼。

“吱嘎吱嘎”

法拉利跑车突然变成了磕磕虫,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司机瞪了C一眼

“车子被你给摇坏了。”

他是一个很懂得幽默的马来人。

“我摇的是你,又不是车子,不要把责任赖给我好不好。”

C很幽默的反驳

司机无奈地笑笑没有说话,跳下车子,打开前面的机动箱盖子。

他想要检查一下,看看车子出了什么问题。

C也下了车,遥望一片美丽的金秋画面,心旷神怡

“布兹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C的问题让布兹有些无可奈何

布兹是C在马来西亚名牌大学就读的同学加死党,因为经纪人奥维斯先生的关系,C很顺利的完成了他的明星梦,他从生下来就有一副好嗓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唱歌,在一次同学生日会上,他们在酒吧里欢声笑语,同学们相拥让他上台唱歌,这才被奥维斯先生发掘。

从此C还没有大学毕业就走上演艺生涯,好歹熬过了大学毕业典礼。

奥维斯先生就迫不及待的给他安排了全球巡演,这一站来到了中国的深圳,回到了他成长的地方,但是他并没有来过这里。

布兹国籍是马来西亚吉隆坡人,地道的一个马来美男,他虽然没有走演艺之路,但他确是商业世家的唯一继承人,一直不想走进商业圈的布兹每天都过着自己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抱着谁也管不着的态度,他的父母为他这种不思上进的心态伤透了脑筋。

布兹扶着车子机动箱上面支起的盖子直起身,眉头紧锁,看了看因为碰过一些零件而弄脏的手,抬头又看了一眼C

“你的国家,你的地盘,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马来语)他很不肖一顾的态度。

C回头看了看布兹丢给他一句

“车子交给你,我去看路。”

C远远的听到身后布兹的喊声音

“不要走远了。”(马来语)

C头也不回,向他挥了挥手。

夕阳即将西下,夕阳的余辉映衬着美丽的金秋。清风拂过,树叶作响,为这片一尘不染的自然环保区伴奏着唯美的音乐。

C走进这美丽的金色茅草里,信步来到林边,正待欣赏这一片美丽的画面时,他忽然发现在一棵大树下熟睡着一位金发女孩。

女孩身穿一件休闲时尚的花布连衣裙,赤着脚丫,一双白色布鞋丢在一边,女孩的相貌他看不到,被一本书盖在了脸上,只露出粉红的樱唇,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显这唇的晶莹剔透。

C被女孩纯洁无暇的唇吸引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唇,在阳光的折射下,唇角的一处,似乎还在闪着星子般的光芒。

这是一张有着诱惑的唇,是一张晶莹纯洁的唇。

C忍不住俯下身,缓缓的吻住了这张晶莹剔透的唇。

这一刻停留——很久,C陶醉在香唇的甜美里,满嘴留香。

女孩并没有被他给吻醒,似乎陶醉在梦里,白马王子偷吻公主的童话故事里。

她不敢打破这样美好的梦,也不想从梦中醒来。

直到布兹走过来找他,才惊醒了他像蝴蝶留恋花儿一样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不怕她醒来杀了你?”(马来语)

布兹坏笑着低声说。

C似乎很不想从沉迷中醒来,脸上还带着许多不舍跟眷恋。

“身上带纸和笔了吗?”

C突然对布兹开口。

布兹被C突兀而来的话问愣住。这个时候他找笔跟纸要做什么?

C见布兹的动作不是很麻利,便不顾一切,自行在布兹的休闲衣兜里一阵搜索,找到便签纸和笔,C给女孩留了一张字条。

然后冲布兹嚷

“还不走,等她醒来杀你啊”

C很潇洒的离开。

“喂,C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你干嘛抢我的台词”

布兹很无奈的摇头,跟了上去。

红色法拉利越野车向前行驶而去,女孩朦胧醒来的时候,只看到茅草里闪过的一道红光。

云曦揉了揉眼睛,双臂伸向天空,慵懒的站起身,刚才盖在脸上的那本书落在了地上,云曦忽然发现随着书掉在地上一张纸条。

云曦感到疑惑,不明其意。

还以为是那两个可爱的弟弟在和自己恶作剧?

云曦从落叶里捡起纸条,见到上面的字,云曦才恍然

上面写着:“你清纯美丽的唇,吸引着我,吻了你十分钟,你没有被我吻醒,我只好走了,可爱的公主。”

落款提名:“米蓝”

“我的初吻”

云曦特别注目着纸条上‘吻了你十分钟’的字眼错愕中,她足足发呆了有十分钟,才诧异的喃喃自语。

随后林边的一角响起嘹亮的大喊声

“哪个混蛋敢这样欺负我云曦……”

随后她便又气无力的喃喃自语

“看我不让你尝尝云家人的厉害。”

云曦气愤不已,想要替自己讨回公道,可是到哪里去找这个夺走自己初吻的人呢

要是跟刚才梦里的那个白马王子一样,她倒是甘愿在被他吻十分钟,不,再久一点,再再……再久一点,多久都没关系……

她开始一个人发花痴起来……

她不轻易间,伸出手去轻轻抚摸自己的唇,疑惑又茫然的想着

“刚才,不是梦嘛?要是梦的话,怎么会有这张纸条呢?难道……难道这是真的吗?天呢……”

“米蓝,他是叫米蓝吗?”

云曦发花痴一样两眼放桃心

本来她还很生气,无端被一个没见过的陌生人给吻了。

这可是她云曦的初吻

而且还吻了十分钟,更惨的是对方是老是丑,是胖是瘦都不知道,有可能还是一脸麻子,就像癞蛤蟆

。。。。。。

更可恨的是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虽然现代社会比较开放吧,可是自己的初吻怎么可以随便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夺走了呢?这可是她花费了多少心思,念念留给那个雨中男孩的。

虽然云曦不知道他叫什么?虽然只是匆匆的见了一面,但是在云曦的心中,他就像一个谜一样的吸引着自己的心,这么多年云曦一直都思念着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呢?

想到这,云曦又生起气来,真是不甘心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有了,她把手里的纸条像捏死鱼一样,给捏成一个团,毫不客气的丢在落叶里,云曦气愤的咬着下嘴唇,没好气的捡起那本书,穿上自己的白色布鞋,推着单车向林间公路走去。

本来云曦是来这里看书的,因为这里比较安静,景色有好,空气也清新。

她看的这本书是她父亲给她的,是服装设计方面的相关书籍,云曦的家境是一个世代的服装设计师,她的爸爸云泽恩是有名的一级设计师,她的祖父更是服装设计界的一代元老。

所以云曦受祖父和父亲的影响,对服装设计这行业特别感兴趣。

云曦骑上单车向市中心而去。

一路上她都在懊恼这个黄昏里,被一个陌生人偷吻去了自己的初吻,她这么清纯的一个女孩,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玷污了,从此心中就增添了一个被污染的印记。

怎样才能忘记

“啊……救命啊……”

云曦突然大吼一声,单车也骑得更快,她拼命的蹬着单车,似乎想要把刚才被偷吻的事情都发泄出来。

她只恨自己为什么当时就睡的那么沉,就没有被吻醒?

这两天为了寻找云翳的下落,她不敢告诉家里人,她在找云翳,因为她听到学校的同学在议论云翳可能不在深圳,前一段时间在火车站有看见过他,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不是,我看那是男生才对。”

“哪有男生长那么女的。”

云曦听到这些流言蜚语,她开始担心云翳,毕竟她是她的弟弟,这个家以后要靠他来支撑,云晨还小,家里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他总是这样见不到人影,以后家的生意要靠谁来支撑,毕竟自己是个女人,总不比男人刚毅,思维也不会那么卓越。

所以云曦煞费苦心的,在寻找云翳的下落。

风竹轩

这个属于他们摇滚人的梦想之家,这里是他们尽情宣泄摇滚精神的所在。

一进一楼是他们的工作室,摇滚音乐的各项乐器应有尽有。

架子鼓,键盘,吉他,贝斯,古筝,钢琴,手玲,等……还有两个主唱麦克放在很具有特色的支架上。

二楼是餐厅,及他们的生活用品堆放。

三楼才是他们每个人的卧室。

同时,三楼也设计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小客厅,在客厅的电视柜子上,摆放着一个27英尺的半旧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C从马来西亚归来,在深圳机场闹失踪的新闻直播。

沙发上坐着一个很秀美的大男生,淡黄色的长长碎发搭在肩上,衬托着他毫无瑕疵的脸,更显得白皙细腻,高挺的鼻梁,优美的镶嵌在这张脸上。

在这张完美的俊脸上最让人一眼瞩目的是那一双发光的蓝眸,就像波斯猫的眸光锐利,更深邃。

他天生就长着一头黄头发,一双蓝眼睛,他只知道自己是个混血,也许老天才赐给他一个这么俊美的一张脸。

与其说他张的俊美,倒不如说他张的更像个美丽的女孩。

他一双蓝眸直直的凝视着电视机里的C,他的蓝眸深邃的只有冰冷跟绝望。

他的样子让人看了,不免心头会涌起一股酸楚。

从楼下走上来的一个俊美男人刚好看见了他失落伤感的表情。

随着他的眸光看到电视机里,那个C明星王子的形象,以及在记者和媒体的嘴里,一概都是对C的赞美。

C是当前最红的明星王子,红遍全球,走进蓝眸男生的这位俊男,相对成熟了很多,他同样有着一头长发,且是被烫了时尚卷,很自然的搭在肩头,前额的刘海很自然的偏在左侧,稍稍挡住了他的左眼睛,他的形象更像成熟男人的魅力。

他走进蓝眸男生近前,一屁股就坐在了他身边,拿起桃木茶几上的遥控器,很霸道的就把电视机给关掉了。

蓝眸男生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就好像电视机还在演绎着一样,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卷发男人把左手搭在他的肩头,揉捏两下

“游,其实他没什么本事,只是他的经纪人捧红的,听说投资了不少钱呢,只是个靠形象吃饭的家伙,我们不理他,来,看看我们的小瞳做了什么好吃的了。”

其实,赫连云裳懂得他内心里对音乐的热衷,看到别人那么红的在电视上爆料,他又何尝不想,只是他的命运并没有那么好。

鱼唯游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凝视电视机的蓝眸升起了一片潮湿,一滴眼泪流淌下来。

赫连云裳看到这滴眼泪的同时,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

“怎么了?”赫连云裳知道鱼唯游不会为了一个C被炒的这么红而掉眼泪,他的眼泪在赫连云裳的记忆里,只为一个人掉过。

“翳,没有给我买甜点。”

鱼唯游的声音有些哽咽。

“没关系了,翳没有给我们的游买甜点,自然是有他的理由了,没有甜点吃,我们下楼去吃小瞳煮的饭好不好。”

赫连云裳带着宠溺哄着他。

“可是,翳好像很生气。”

“这样……那我回头找他谈谈好了。”

“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鱼唯游还是很担心的说。

二楼餐厅里,丰盛的晚餐全部都摆放在餐桌上,而且餐桌旁边围着好几位清一色长头发的男生,各自的头发都很时尚飘逸。

也各自又自己的特点,他们都是很风雅幽默的时尚男,都是对摇滚热衷的人,他们都是髮魔摇滚乐队的成员。

他们的吃住和工作都在这同家居式的小别墅里。

但平时他们也有个别的私人空间,这不赫连云裳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一回来就立马上楼看望鱼唯游。

没想到好几天没看到他,见到的却是他伤感的眼泪。

云翳走进餐厅,看见大家都围着餐厅坐着,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他没有看到鱼唯游,不问也知道,他们都在等他下来。

云翳转身走出餐厅,直接向三楼走去,刚一上楼就听见赫连云裳安慰鱼唯游的声音

“翳,他不会真的生你的气,他是太宠爱你了,不想看到你受苦,所以才和菲戈发脾气,好了,游,不要难过了。”

赫连云裳伸手帮鱼唯游擦拭眼角的泪水。

云翳和凌菲戈从泰宁县里回来之后,见鱼唯游因为自己没有带回来甜点很不高兴,还跟他闹脾气。

云翳不忍心骂他,便责怪凌菲戈不该把生日蛋糕带回家,而且凌菲戈也及时承认错误,也在云翳面前保证过,以后不会在给鱼唯游吃些他忌口的食物。

但是云翳还是很担心鱼唯游的病情会因此而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云翳的脾气也不太好,索性就不理大家,把自己关在二楼的客房里,一直睡到晚餐。

这不刚醒来,见到鱼唯游还没有下来吃晚餐,大家也都在等他。

云翳来到鱼唯游的身边,一句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就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

他也很乖乖的听话,跟着云翳向楼梯口走去。

赫连云裳站起身,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感慨自己好话说了一大车,也不及这个人的出现,一声不响,他就很顺从跟他走,即使让他跳火海,他都毫不犹豫。

云翳拉着鱼唯游的手来到餐厅。

就听见又一个很孩子气的男生声音响起

“就知道他逃不过翳的魅力。”

他的声音有些嗔怪,也有写酸涩,他的眼神同样也在旁人毫无察觉,都瞩目云翳跟鱼唯游的时候,悄悄的瞄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凌菲戈。

随后跟进来的司马云裳开口打破了餐厅里的宁静

“好了,大家都聚齐了,开动吧”

“好饿哦”

花颜沫突然开口,拿起筷子就开动,把跟前的一盘青菜不停的往嘴里送。

他的头发,打着的卷就像凋谢的花瓣一样,看不出来有卷的样子,说直不直,说卷,还看不出来,只是那么淡淡的搭在肩上。

他在髮魔乐队里担任贝斯手,个性比较爽朗,爱开玩笑,不拘小节,同时他是鱼唯游主治医生的侄子,也正是因为花医师的关系,花颜沫才认识了鱼唯游和云翳他们,刚好乐队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贝斯手,花颜沫就理所当然的加入了髮魔乐队。

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在加上这一群的美男特色,如果有美女在的话,她们一定会因为这样的画面而流口水。

鱼唯游安静的坐在云翳的身边,云翳不停的给他夹菜,自己也吃。

完颜烨去夺赫连云裳手里的一贯辣酱,赫连云裳见他的咸猪手伸过来,就很迅速巧妙的躲开,害的完颜烨扑了个空。

完颜也在髮魔乐队里担任节奏吉他手,平时很少发言,但也是一个很幽默的美男。

他的长头发,只是随意的在后面用头绳绑了起来,但,完全是卷发,长长的刘海偏在了右边,正好与赫连云裳的刘海形成了对比,刚好赫连云裳在髮魔乐队里担任的是主音吉他,他俩是乐队里左右跟反复。

坐到一起就会有很多的争论不休,意见不合。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吃辣。

这不两个人又在争抢一贯辣酱了。

刑翼瞳,就是他们嘴里称呼的小瞳,他是因为凌菲戈才进乐队的,他不懂什么音乐,也不会什么乐器,他负责大家的伙食,他也是乐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长着一张孩子般可爱的脸,美的跟个女孩子一样。

他与鱼唯游相比,更瘦小一些,各自也照大家矮了一截,而且料理家事,他很在行,楼上楼下,屋里屋外,他把整个风竹轩都打理的特别清洁爽朗。

唯一总是沉默,不爱言语的就是栾一峰,他是云翳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同在一起学习音乐好多年。

最近云翳巧遇他,才邀请他加入髮魔乐队的。

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担任鼓手,刚好乐队的鼓手离职,他们正苦恼着,云翳就遇见了栾一峰。

栾一峰也没有拒绝云翳的邀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栾一峰看起来很深沉,似乎有着很多云翳不曾知道的事情,不知道栾一峰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翳几次找他谈,他都一笑而过,说没什么,只是最近有些累。

凌菲戈在髮魔乐队担任键盘手。

鱼唯游和云翳都是主唱,他们都有一幅好嗓子。

把人组的髮魔摇滚乐队的成员,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俊逸,走在街上,吸引美女的眼球,那是高分贝放桃心。

完颜烨强辣酱,没有抢到手,一转身就抓住坐在自己旁边的刑翼瞳的衣领,很不爽的呵斥

“小瞳,下次,你买辣酱,就不能多买几罐放在冰箱里吗?”

“呃!你别怪我,是菲戈和翳买回来的。”

刑翼瞳替自己辩解。

完颜烨,怒瞪凌菲戈,又瞟了一眼云翳,很不服气的放开刑翼瞳。

他没有对凌菲戈和云翳动手,因为云翳在喂鱼唯游吃东西,而凌菲戈看起来,脸色也很不好。

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因为鱼唯游小小的争吵了,完颜烨就不在去惹他们了。

刑翼瞳见他不动声色,扒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很气不过的嘟囔着:“就知道欺负小的。”

刑翼瞳还对完颜烨紧了紧鼻子,表示自己对他的不满。

然后刑翼瞳的黑眸瞄向凌菲戈的时候,刚好凌菲戈也看向了他。

他心里一个激动,我在手里的筷子落在了地上,他慌忙弯腰捡起来。

刚站起身,还没来的及去厨房换一副筷子,凌菲戈就站起身,接过他手里的筷子,走去厨房。

他错愕在哪里,时间似乎停止了一样。

其他人都在忙着吃放,没有注意到他的失常,只有一言不发的栾一峰,若有所思的瞄了他一眼。

然后若无其事的往嘴里扒饭。

凌菲戈很快从厨房里拿出一双干净的筷子,无声的递给刑翼瞳。

然后又坐回自己的位子,继续吃。

刑翼瞳,也因为,凌菲戈对自己的关心,而感到有亲人的呵护,就是幸福。

云翳喂饱了鱼唯游,自己也吃的差不多,而且今晚上,他还喝了酒,他跟栾一峰一语不发,默默的喝酒。

栾一峰,见他一边喂鱼唯游,一边跟自己喝酒,他也毫不介意的自己随意饮酒。

围在餐桌上的美男,只有鱼唯游和刑翼瞳没有喝酒之外,其他人也都自饮自赏。

“游,我先去洗澡,你吃好了,早点休息。”

云翳起身要离开餐桌,鱼唯游急忙拉住他的手

“我也要一起。”

他像个孩子一样征求要跟父亲一起洗澡。

“你已经好几天没有给我洗澡了。”

他怕云翳不同意自己的要求,便又恳求了一下。

云翳想想,可也是,最近这几天忙演出,这不刚好结束一场演出,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鱼唯游的病慢慢在好转,他忙累的时候,会让他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琐事。

看到他恳求的蓝眸,云翳回想起这几天夜里他都会痛醒过来几次。

不知道他的病情怎么样了,有时间要找花医师好好给他做个检查。

云翳没有拒绝他孩子般的请求,拉着他的手,就像是牵着自己孩子的手一样。

但,却有了很沉重的责任跟负担。

“你给我出去,你这个大色魔,弄疼我了。”

浴室里传出鱼唯游没有声的嘶喊声。

云翳刚帮鱼唯游放好热水,也调好了温度。

鱼唯游开心的脱掉所有的衣物,就很不客气的钻进浴缸里,好温暖。

在秋季的夜晚,睡觉前,先洗一个热水澡,别提又多舒服了。

谁知道,赫连云裳那家伙突然闯进来,对鱼唯游又是摸又是捏的。

嘴里还不停的赞赏着:“怎么会有这么光滑的皮肤,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一个男生。”

“让我看看,看看,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说着赫连云裳的咸猪手就向鱼唯游伸去。

正待鱼唯游惊慌失措时,一只大手及时抓住了赫连云裳的咸猪手。

“不要闹了,游不喜欢。”

云翳很认真的说,注视赫连云裳的凤眸里凝聚着不悦的神情。

接着就是鱼唯游那句被人宰杀的嘶吼声

“你给我出去,你这个大色魔,弄疼我了。”

赫连云裳把手从云翳的手掌里抽出来,扭了扭手腕,很尴尬的说:“就是跟他闹着玩吗?干嘛这么紧张?”

这两个人,又必要这么紧张吗?翳,好快的速度,好有力的手,若不是自己反应快,即使用了一点暗劲,恐怕这只手会被他弄断了。

“游,天生长着一副好身材,也生的俊美,他如果真是女的,怎么会没有胸。”

云翳半开玩笑的说,打破了兄弟之间的尴尬。

赫连云裳,忽然注意鱼唯游的胸肌。

怎么胸肌这么小,虽然他皮肤滑腻,让人很想有咬上一口的冲动,可是他身子单薄的可怜。

坐在浴缸里,就像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

鱼唯游嘟着嘴,眉心凝成一团,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胸,很沮丧的表情,让云翳不免看了有些心疼。

“看够了吗?”

云翳没好气的质问赫连云裳。

赫连云裳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鱼唯游快要哭的样子,急忙哄着他说:“好了,好了,我们都是兄弟嘛!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需不需要什么?”

“不需要”

鱼唯游和云翳一口同声。

赫连云裳咧嘴呵呵笑着,离开浴室,打量一眼这间卧室,整齐干净,又清洁。

真不知道他们俩个到底是怎样的一对兄弟。

赫连云裳对鱼唯游这个长着一张美女的脸,而且他比美女甚至要美丽不知多少倍,就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很想要亲吻他的冲动,甚至想要占为己有的欲望,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云翳为了他,付出一切。

赫连云裳离开浴室,云翳见鱼唯游还嘟着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云翳俯身一双凤眸凝视他迷人的蓝眸

“不要不开心了,赏只是很关心你,想要让你开心,可能是他不知道你忌讳有别的男生一起洗澡,回头我说说他。”

“翳……”

鱼唯游嘟着最,像个受了气的孩子。

“怎么了?”

云翳伸出双手去捧住他美丽白皙的脸,很宠溺般的呵护着他,就像是在呵护自己的情人一样,心里满满的不忍和心疼。

鱼唯游伸出一根食指,用力戳戳云翳饱满结实的胸肌,那是一个富有男性刚毅的坚韧。

云翳见鱼唯游空洞洞的蓝眸里没有一丝神采,云翳心头涌上一股酸涩,抓住他正在用手指戳自己胸肌的手,深情的把他搂进自己怀里,肌肤与肌肤相接处,他们的身体充实着无限的温暖。

云翳用手轻轻抚摸鱼唯游被水沾湿了的长头发

“好了,游,不要难过,你还小,等你在长大一点,你的胸肌就会和我一样了。”

其实鱼唯游还没有过二十岁生日,他患有血癌足足有四年了,在这四年里,是个正长身体的年龄,可是他却每天都被病魔折磨着。

身体瘦小,也不是他的错。

“翳,为什么?我的胸肌还这么小,我已经快过二十岁的生日了。”

“即使小,也没有关系,你生来,就是为我而成长的,懂么?游。”

云翳,不想在让他的脑袋里,整天就想着这些,影响他的情绪。

一个病人,最主要的是心情舒畅。

无论如何,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云翳都希望鱼唯游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安抚好了鱼唯游,云翳亲自帮他搓背,洗澡。

看着鱼唯游天生长着像女人一样白皙滑腻的身体,恍惚中,不免也会把他当成是女人。

云翳一边给鱼唯游搓背,一边回想起了让他爱恨纠缠的云曦。

虽然听到弟弟云晨在电话里告诉他云曦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他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

但,他还是很担心她,毕竟她是女生,一个人在外面总是不安全。

“翳……”

鱼唯游的叫声,把云翳从担忧中唤醒。

“怎么了?游”

“翳,你有心事?”

“哦!也没什么?”

“你不是说又什么事,我们都会一起面对吗?”

鱼唯游把身子转过来,一双蓝眸凝视着他深邃的凤眸。

“就是云曦两天没有回家了。”

云翳用手屡开鱼唯游挂在脸颊上的一缕长头发。

“你在担心她吗?”

“毕竟她是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鱼唯游听到云翳这么说,便很失落的把身子转过去。

背对着云翳。

云翳看到他这样子,也不好在跟他说自己要回家几天。

这几天夜里,他本就会痛醒过来几次,云翳又怎么忍心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云翳帮鱼唯游洗了头发,然后擦干了身子,抱着他从洗浴间出来。

把他放在床上,改好了被子。

他又走回洗浴间,自己洗澡。

鱼唯游听到洗浴间里哗哗的水声,他在想为什么翳洗澡都不让自己陪着,每次都是他给自己洗完,然后在回去洗。

鱼唯游悄悄下床,赤着脚丫来到洗浴间门口,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偷偷的像里面看。

刚好看到云翳站在水龙头底下,两只手轻柔着一头长头发,云翳是正面对着门,鱼唯游的一双蓝眸在看到云翳的同时,而震撼。

“好……不可思议,翳……他……”

“游,快回床上,当心感冒了。”

听到云翳的呵斥,鱼唯游急忙垫着脚,跑回床上。

等云翳很快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坐在床变。

瞄了一眼窝在辈子里的鱼唯游。

“干嘛偷窥我?”

云翳质问,鱼唯游像个孩子一样悄悄的从辈子里钻出来。

“翳,我帮你擦头发。”

鱼唯游没有面对云翳的质问,去拿他手里的毛巾,在他头上一顿柔腻。

云翳握住他的手,很关心他。

把他塞回被子里

“当心着凉了,这个季节容易感冒,我自己来吹干就好。”

云翳又回到洗浴间,等吹干了头发才回到卧室,直接就钻进了鱼唯游的被窝里。

为了照顾鱼唯游,云翳早已经习惯了和他同床共枕。

没有鱼唯游瘦瘦冰冷的身体在身边,云翳还不习惯一个人躺在床上睡。

那个瘦小的身体见云翳魁梧的身体钻进来,就很迫不及待的粘了上来。

天气转凉了,云翳活力旺。全身都散发着温暖。

鱼唯游因为多年病魔缠身,瘦瘦的身体总是冰凉。

见他靠过来,云翳很心疼的把他搂进怀里,就像是搂着自己的情人在睡觉一样。

可是,他靠过来,怎么还粘的这么紧,平常他虽然也会有这些动作,但是这次,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云翳发觉自己的耳朵感受到他呼吸的时候,就听见他在自己耳朵边,低低细语

“翳,你的体毛,为什么是黄色的?”

他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生来是黄头发,而云翳的体毛却是黄色的。

难道是他自己染的颜色?

鱼唯游很好奇,问完之后,自己还很害羞似的躲进被窝里,不敢和云翳深邃的凤眸相接处。

“我也不清楚,也许就像你的头发生来就是黄色的一样。”

“哦”

鱼唯游躲在被窝里偷笑,笑的他身体有些轻颤。

云翳把他拉出来,一双凤眸凝视他迷人的蓝眸,心里莫名其貌多了一股热潮,一股说不清楚的欲望。

“你这些日子,总是在研究男人的身体,为什么?”

云翳感觉鱼唯游最近总是在观察男人的身体,就连乐队里的刑翼瞳,他都很好奇,更别说是赫连云裳那么有男性体魄的人了。

“翳,如果……如果……”

鱼唯游话到嘴边,又很彷徨的凝视云翳的凤眸,蓝蓝的眼眸,眼捷毛扑闪扑闪,令人看了很想要吻上这一双迷人的眼睛。

“如果……怎样?”

云翳问他,声音有写紧张,有些发颤,如果他是个女人,他会毫不犹豫的取他为妻。

“如果,我是女人,你会……”

鱼唯游哽咽着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没有勇气,说出那样的话。

“我会娶你为妻。”

“可是,我和你是一样的身体,为什么老天让我生来不男不女的。”

鱼唯游蓝蓝的眸光,变的灰暗。

云翳紧紧的把鱼唯游搂在怀里,心中的酸楚让他不能放开怀里这个瘦瘦的冰冷的身体。

“没关系,男的,女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就好。”

“翳,可是你以后会取云曦吗?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这样子跟你睡在一起了。”

“不会,只要游喜欢,翳,永远都只是游一个人的翳。”

云翳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深感一股无形的压力跟酸楚涌上心头,直压迫的他不能呼吸。

他不仅仅要照顾鱼唯游的病情,他还要照顾他的心里,以及他的爱情。

他如此依赖自己,那么自己又何尝不依赖他呢

但,毕竟,他们都是有着同样身体的男人。

难道就可以一辈子这样在一起吗?

“游,你答应我的,一定要遵守你的诺言哦。”

鱼唯游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要熟睡,昏昏沉沉,他美丽的蓝眸已经合起。

云翳望着他一张迷死人的脸,即使合起来的眼睛,依然是那么的迷人,真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要把这么一个让人爱不释手的尤物带到他云翳的身边。

而他,却跟自己一样是个男儿身。

云翳多么希望他是个女孩子,那该有多好。

“睡吧!游,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云翳还是没有忍住,深深的亲吻了鱼唯游睡熟的眼睛。

很多次,云翳都会把他当成女人一样紧紧的搂在怀里睡去。

他给自己的感觉,除了不能有夫妻关系之外,和情人没什么两样。

云翳对自己和鱼唯游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清楚,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