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甄家湾情仇小说(寒山甄家)整本免费

《甄家湾情仇小说(寒山甄家)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9 15:31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寒山 甄家

情与爱的凝聚,血与火的洗礼黄大水痛失双亲,被石屠夫收养,改名石大勇,与石屠夫之女石荷花青梅竹马二小无猜长大后石荷花的美貌为甄老爷垂涎,欲娶为小妾为避甄老爷,石大勇与石荷花仓促成婚后石荷花被窥探已久的甄老爷强暴,石大勇怒不可遏,血刃甄老爷为报父仇,甄府少爷甄耀祖…

甄家湾情仇小说(寒山甄家)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甄家湾情仇小说(寒山甄家)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渔家之子

精彩节选

第一章:渔家之子

黄金山撑着自家的六尺小船在甄家湾小河里捕鱼。船小河浅,并无多少鱼可捕,但他不敢走远,一直在自家草棚后面的河湾里转悠。黄金山的妻子此刻正在家中待产,已经请了村里德高望重的大脚阿奶接生。大脚阿奶接过很多生,村里半大小子基本都是她接下来的,经验丰富。

黄金山屋里屋外急得团团转,大脚阿奶看了好笑,说:“看你急得好似没头苍蝇,时辰还早呢,你老婆一时半会生不下来,不如你到外面去转转吧。”

黄金山眼看帮不上忙,着急也是干着急,于是便撑着小船下河捕鱼,设想着能捕得几条鲫鱼,以备妻子产后催乳用,也好以此酬谢大脚阿奶。

黄金山是甄家湾渔民,捕鱼为生。他原本并非甄家湾人,只因无处安身,没有属于他家的水域,无处捕鱼遭人驱赶,四处漂泊,撑着一艘小船漂泊到甄家湾。甄家湾甄老爷慈悲为怀,好心收留了他们,允许他们在甄家湾附近及风湖打鱼,甚至还划出了一块一丈宽二丈长的地面,让他们搭建一个草棚安身,当然这些好处并非无偿,条件是每年的四时八节,逢年过节,以及甄家祭祀祖宗宴请宾客,他必须无偿提供充足的新鲜鱼虾。他答应了。他漂泊得累了,希望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黄金山捕得了几尾鲫鱼,令他意外的是居然还捕得了一条二斤来重的鲤鱼,这在小河湾里是很难得的事情。他心里正在得意的时候,大脚阿奶站在他家草棚后面向他招手,扯着嗓子叫喊:“金山快回来,金山快回来,你老婆生不下来!”

黄金山听得喊叫心都揪紧了,脸上身上的汗刷地彪了出来,要紧将船撑回去,三脚二步奔回家。

老婆仰躺床上,周围木盆、热水、毛巾、剪刀及婴儿衣服等物件都已备齐,大脚阿奶一直在旁边鼓励“用力用力!”

黄金山老婆痛得哇啦哇啦叫唤,双手握拳啪啪地捶打床铺,叫喊着:“黄金山都是你这杀才惹的祸呵,你倒是痛快了舒坦了,害得我在这儿受苦受难呵!”

大脚阿奶一边笑着安慰黄金山老婆,一边说:“你别光顾着埋怨金山了,你把叫骂的劲用到肚皮上,孩子就能生下来了,我都看到孩子头发了。”

黄金山老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呼呼地喘粗气,看到黄金山木愣愣站立一旁,恨恨地说:“你看看我有多么受苦,你以后还不管我的痛苦只顾自己舒坦了吗?你要再只顾自己舒坦我把你的命根子扯下来喂鱼!”

吓得黄金山噤若寒蝉,脸上身上的汗更是如雨水般淌下来。

大脚阿奶嗬嗬地笑起来,挖苦道:“你别埋怨金山了,他舒坦的时候你不也舒坦了。只怕你孩子生下来以后早把痛苦忘到天边去了,说不定还是你先求着金山舒坦呢。”

大脚阿奶看黄金山站立一旁无所适从,便指挥他们夫妻俩人说:“金山你站在一旁按住你老婆肚皮,我喊一二三你从上到下轻轻挤压。”又对黄金山老婆说,“你别叫喊了,我喊一二三你往肚皮上使劲用力,你一用力孩子就出来了。孩子出来了,你就真正舒坦了。”

大脚阿奶蹲在黄金山老婆二腿之间,挥舞着一支手指挥:“一二三,用力!一二三,用力!”

黄金山老婆咬着牙一用力,孩子噗地生了出来。

大脚阿奶小心翼翼接住孩子,瞅了一眼,欣喜地叫道“还是个带茶壶嘴的呢!”接着麻利地剪断脐带,倒提着孩子双腿在屁股上拍了几下,孩子哇地一声哭出了声。

小小草棚里回荡着孩子稚嫩的哭声,黄金山夫妇犹如听到了天赖之声,激动得双双流泪。

大脚阿奶边给孩子沐浴边对黄金山老婆说:“你舒坦了吧,听到孩子哭声你欢喜了吧。你还骂不骂金山只顾自己舒坦了?要不是金山只顾自己舒坦,哪有你的舒坦,哪里能生下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黄金山老婆汗渍渍的脸略显苍白,羞涩地笑了,说:“阿奶别取笑我了,说出去丢人现眼呢,我以后听他的还不成吗。”

大脚阿奶也笑了说:“女人就是这副样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男人舒坦了就舒坦了,什么事也没有,女人舒坦了以后就有痛苦了,不过痛苦了以后又想舒坦了。我也是女人我知道,我是过来人了嘛。别看你现在痛苦了,过不了几天你又想舒坦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阿奶!”黄金山老婆叫着央求。

大脚阿奶哈哈大笑,将裹在布单里的婴儿给黄金山老婆看了,又抱给黄金山。黄金山抱着儿子,凝视着那皱皱的红红的小脸儿一个劲乐。乐了一会儿,突然记起什么似地抱着儿子抢出门去。

大脚阿奶一愣,连忙追了出去。边追边喊:“金山你干什么,金山你干什么,没有满月的小儿不能出门!”

黄金山一步跳上自已小船,倒提住儿子双腿往水中一沉,迅速拎起,激得小儿哇一声嚎哭,吓得大脚阿奶双腿乱颤哇哇大叫。黄金山却嘿嘿地笑,上岸将儿子交给大脚阿奶,让她抱好,然后重新跳下船,拔起竹篙接了几滴篙稍水,放到儿子小嘴里。

大脚阿奶埋怨道:“金山你搞点什么名堂。你儿子还没有吃奶呢,这么混浊浊的水他能吃吗,你还将他沉到水里,吓掉了魂你到哪里找去!”

黄金山嘿嘿地笑,解释道:“阿奶你有所不知,这是我们渔民的规矩,一生下来眼见了水面,喝了篙稍水,长大了就不怕水,就能顺顺利利在水里讨生活了。”

这么回事呵,大脚阿奶松了一口气。回到屋里,大脚阿奶提醒他:“金山哪,儿子生下来了,你得给儿子取个名呀。”

黄金山频频点头:“是得取个名,是得取个名。”

可取个什么名呢?自己叫金山,已经用了最珍贵的金字,儿子显然不合适再用金字了,哪么用银字呢,诸如银山、银根、银栓等等。黄金山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征询妻子意见,俩个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没有结果,确定不了哪个名字好,哪个名字不好,他们也不识字,不知道金字和银字如何写。

黄金山将儿子交给妻子,拍了拍脑袋,拎起那条二斤重的鲤鱼走出门,去找村中最有学问的寒山先生。

寒山先生是河门镇上甄记绸布庄的帐房先生,古学很是不错,就是有点酸腐,平常喜欢讲一点别人听不懂也不想听的之乎者也。他穿长衫,架老花镜,像女人似的剪了个齐耳短发。黄金山进门时他正捧着宜兴紫砂茶壶喝茶,边喝茶边摇着手中绘着花鸟的折扇。

黄金山向寒山先生鞠了个躬,扬了扬手中的鲤鱼,然后放到屋檐下的木桶里,说:“寒山先生好,给寒山先生请安了。”

寒山先生看了看木桶里的鱼,又看了看黄金山,:“三伏酷暑,你一介布衣有何事相求?”

黄金山想笑,又不敢笑出声,说:“我老婆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求寒山先生给取个名。”

寒山先生道:“恭喜恭喜,贵公子降生实乃可喜可贺,不过你想为公子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黄金山说:“我也不知道取个什么样的名字,我想取个贵气一点的,好听一点总归比较好吧。”

“哪也未必。”寒山先生说,“你叫黄金山,意思就是黄金堆成了山,这是十分贵气的名字了吧?可是你有黄金吗?”

黄金山说:“没有。”

寒山先生问:“你见过黄金吗?”

黄金山答:“见过。甄家太太挂在脖子上耳朵上,戴在手指上,那黄澄澄的便是黄金。戴上黄金人就显得贵气了。”

“可那要是黄铜呢,你可能识别黄金与黄铜?”

黄金山摇摇头:“不能。”

“那就是了嘛。”寒山先生长叹一声,双手一摊,感慨万千地说,“名字的贵贱与人生的贵贱如何能够相等呢,人生的贵贱与人品的贵贱又如何能够相等呢!”

黄金山不懂,有点惘然,问:“寒山先生,哪我儿子取个什么名呢?”

“不急不急,欲速则不达也!”寒山先生踱着方步,摇着折扇,喃喃自语,良久,问:“你儿何时降生?”

“就是今日,太阳当头不到一点。”

“哦,哪便是辰时了。”寒山先生扳着指头子丑寅卯了一会,又金木水火土一会,说:“你儿子缺水呵,很缺水呵!”

黄金山说:“怎么会缺水呢,我们天天在水上,不缺水呀。”

“愚味愚味,无知无知,本人说的水非你所说的水也,此等高深之伦理以尔等目不识丁之人如何能够理解,如何能够知晓。”寒山先生痛苦地摇头感叹,“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此乃五行相生;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此谓五行相克。你知不知晓,懂也不懂,或者可曾听说?”

黄金山摇头。他站立一边,如坠入五里云雾,摸不着头脑,猜不透寒山先生究竟给自己儿子取个怎么样的名字。他并不关心五行相生相克,他只关心自己儿子的名字。但他不敢造次,不敢随便插话,以防惹恼寒山先生,只得由他摇头晃脑自说自话。

“金销溶于水故而金生水,水润泽于木而水生木,木干暖生火,火焚木生土,土矿藏有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而土胜水,众胜寡水胜火,精胜坚故而火胜金。世间万物一物生一物,一物克一物,凡数均有定例,不可造次,不可造次,岂是贵贱穷富可移,岂是区区一名字可变。”

“就是就是,寒山先生的见解实在是全村都找不出来的,村里人哪懂得这么深的道理。”黄金山怕寒山先生继续唠叨下去,他心里可惦记着儿子的名字,也惦记着躺在草棚里的老婆儿子。

“岂至全村!”寒山先生对黄金山的马屁很不以然。

寒山先生拈着颔下胡须,看了看木盆中的鲤鱼,说:“你家小儿缺水,以老夫看来取名大水就不错。”

“大水?”黄金山有点蒙了。这名字太土了,根本没有一丁点贵气,不用劳烦寒山先生,自己也能取出来。寒山先生那么高的学问,竟取了个“大水”?

寒山先生解释:“命中缺水补之于水,前面加之大字实为大补是也。再者你为水上人家,有水则为安也,三则,大水之中必多有鱼虾,你捕鱼为生,此乃你安身立命之根本,此名再妥当不过了。”

黄金山嗫嚅:“妥当是妥当,不过好像没有一点富贵的气息。”

“休得胡言,富贵岂是取名而能得之!”寒山先生板着脸教训,“看你诚心诚意求教,也看你赠送鲤鱼的面上,劳心动脑为你小儿取了名字,你却不曾满意。你要知道,老夫乃管帐做学问的先生,不是信口雌黄招摇撞骗替人算命的先生,轻意不会给黄口小儿取名。”

黄金山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奈,细一想觉得寒山先生讲的三条也有道理,定下心说:“大水就大水吧,我儿叫大水,黄大水!”

寒山先生目送黄金山离去,一时心血来潮兴致所至,屈着手指替黄大水排了排八字,这一排不由吃了一惊,喃喃自语道:“这黄大水,难道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