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武逆屠神小说(冯浪鬼族)整本免费

《武逆屠神小说(冯浪鬼族)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9 15:34 作者:佚名 标签: 冯浪 奇幻玄幻 鬼族

鬼族少年身负灭族之狠,报仇心切,反遭毒手,误入闺房偷看美女洗澡后心生情愫,为爱舍生赴死,却发现缘由天定,索性踏天灭神!

武逆屠神小说(冯浪鬼族)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武逆屠神小说(冯浪鬼族)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斩杀凤尾

树欲静而风不止,鬼夙手起刀落,脚下又多了几个亡魂,这一路上不知多少自以为是的英雄好汉想要偷袭,但是都没过得了这一刀!鬼夙,江湖绰号而已,鬼族的人都没有名字,或许他自己也没想过要屠戮那么多才能追到今天这一步,取出一块殷红的棉纱,还没来得及洗干净,又被血浸透了!“这么几个蠢材想偷袭我?哼哼!”鬼夙把刀入鞘,“哪有那么容易!”

“报!派出去的锦衣卫一个没回来!”锦衣卫冯浪跪在千户大人面前,“大人,鬼夙生性狡猾,我们乔装打扮成寻常百姓,潜伏在路边,结果刚围上去还没出手,十几条命就都没了!我们放他过去吧!他的刀太厉害!”

“鬼夙锈刀,寒光一闪,十条命!果然名不虚传,我们派出去的都是从五品的高手,也不过他三招两式,这个鬼族人到底都是什么来路?”司徒千户起身,一身飞鱼服格外亮眼,“我倒是有心去会上一会!”

“千户大人不可!济阳县令纠结了100多锦衣卫也敌不过他眨眼片刻!”冯浪急忙阻拦,“我远远看着此人,手中不过一把锈刀,但是血迹斑斑,似乎从未来得及擦干净,可见戾气之重!我们放他出城,也不算大错,最多领罚而已,如果真有了闪失,牵扯就大了!牢房里看押的犯人……要是趁机跑了,诛九族!”

“嘘!”司徒做了噤声的动作,“不可让人知道!”四下里环视一圈,“冯浪,都说你是疯狼一头,没心没肺只顾杀人,没想到你也有这慧根!”说完把心里的骚动压抑下去,自从升了千户,平素里打打杀杀的事都交给了下人,司徒憋的手都痒痒了,但是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所谓官,不必非要有多高的武艺,这把绣春刀就当是个万物也好,“难怪你升的那么快!”

“谢大人夸奖!”冯浪心里也捏把汗,刚穿上飞鱼服那一年,凡事冲在最前面,几乎杀光了附近大大小小所有没有背景的小势力,最厉害的一次荡平浪翠山700山贼,只用了一晚上,他一个驾着马车,拉着半车人头回来复案,由此落下了疯狼的名号!后来升了百户,渐渐衣食无忧了竟然有了肥肉,真要是被千户拉去,说句不好听的,还真抗不了几刀!舒服日子过久了,谁还愿意去冒险?“属下这就前去叫剩下的人马把城门打开!”

“慢!”司徒一抬手,“门不开,让他自己砸开!安排一拍弓箭手,最好射死他,射不死由他去我们也有话说!”

“是!”冯浪跑出大厅,抓了只鸽子,写了几个字绑到腿上往上一扔,鸽子飞出墙围!

“来了,来了!”一排弓箭手拉满强弓,看着一个一身粗布,身材魁梧的男子,牵着一批黑马溜达过来,“准备!放!”瞬时间万箭齐发,伴随着一声惨叫,黑马躺在了地上,地面都被扎成了筛子,密密的一层翎羽。

“人呢?”带头往下一看,除了一匹死马和乱箭什么都没有!

“报!”瞭望塔上的探子跑过来,“城门破了一个洞,鬼夙已经逃了!”

“啊?”带头的走下去,看看城门,斜斜的一刀,倒落地面的一块铁门足有一个拳头厚,竟然没有一点声息就被切掉了半个人的大洞,“这刀法,杀人不过一息!”他摸摸洞口,还残存着戾气,浑身的汗毛不寒而栗!“我们回去复命!”话音未落,寒光一闪,十几个人人头落地!

“谁说我逃了?”鬼夙从铁门顶上跳了下来,将锈刀从地上捡起,“能让我逃的还没生出来!”说完不但没有出城,反而是径直走向大衙,寒风一扫,地面扬起灰尘,几片落叶在地面摩擦出沙沙的声音,几只野猫如婴儿啼哭一般发出凄厉的叫声,家家户户都关上上窗户,锁紧大门,有胆子大的隔着窗户偷看,只见一个人影悠哉悠哉的提着一把染血的锈刀已经走到了锦衣卫的老巢!手起刀落,大门轰然倒塌,几个奴仆藏在假山与柱子后面瑟瑟发抖!

“……”司徒从座子上跳下来,拿起绣春刀,“疯狼,你不想招惹的偏偏来招惹你了!”跑两步飞跃到庭院之内,“鬼夙?”司徒看着来人手里的锈刀,知道今天肯定躲不过去了!

“鬼痴在你这里对不对?”鬼夙看着这个千户,身上少有的镇定与煞气证明这个人至少不是酒囊饭袋,“交出鬼痴,我放你一条生路!”

“你肯放我,这把绣春刀也不会!”司徒一抬手,绣春刀犹如收到了召唤,沧啷啷滑出刀鞘,握到他手中,“看刀!”说时迟那时快,刀芒犹如一束白光,已经砍到了鬼夙的面门,司徒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鬼夙到底是个新手,只会杀杀匹夫而已,高手过招只要一个闪失就足以丢掉性命,这把绣春刀劈到面门就是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去了!但是下一秒他脸上充满了恐怖与不可思议!

鬼夙的刀还在那里,似乎没有动过,但是自己已经被劈成了两半,那把绣春刀发出的呻吟还没停下来,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不好!”冯浪把地板掀起来,跳进去,将牢笼里的一个双目紧闭老头捆到后背上,骑上一匹骏马,飞奔出后门,消失在夕阳红晕之中!

“地牢呢?”鬼夙一把抓起一个奴仆,把她的脖子捏的咯咯直响!

“啊……”奴仆吓得嚎了一嗓子,像疯了一样乱踢打!

“咔!”伴随着清脆的脆裂声,一个女人的尸体掉落在地上,鬼夙走向一个老头,老头眼里的恐惧弥漫开来,哆哆嗦嗦往后爬,一边爬一边指着里屋!

“……”鬼夙朝着他指的方向,一个漂亮的鱼跃,在空中划出一条曲线,顺脚把门踹了个稀碎,四下里打量着,看出地面的瓷砖有动过的痕迹,轻轻扣起,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扔了进去,伴随着一声声耗子的叫声,他将目光一扫,看到了一个水牢,水牢里飘着几根头发,他跳下去,捡起一根,嗅了嗅,看清地面上一串湿湿的脚印,赶紧追了上去!

“锦衣卫冯浪求见凤尾大人!”冯浪下马跪在一栋红楼门口,门口没有任何守卫,却透着阴森森的气息!

“不在你的济阳县待着,来我这里做什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出来,“别惹我,要不是看你一身飞鱼服,我早就吸了你的血,吃了你的肉!”

“凤尾大人,小人背的是鬼痴,冥山司的鬼痴!求大人收留!”

“鬼痴?”一个白影一眨眼就从红楼里飘到了冯浪面前,“这就是鬼痴?哈哈哈哈……”凤尾笑的凄厉无比,“练功走火入魔,鬼迷心窍的鬼痴,怪不得叫你鬼痴!”凤尾脸上布满了皱纹,面色惨白无比,将干枯的手指划过冯浪的脸,“都说冯浪是一头疯狼,没想到细皮嫩肉,味道一定不错!”

“大人饶命!属下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鬼痴走火入魔被邵阳千户所获,意欲献给指挥使毛骧大人,但是中途被鬼夙一路追杀,好容易送到济阳城,我们放出风声说他已经被送到了汴梁城,本想躲过一劫,没想到鬼夙根本不上当,直接杀了司徒千户,属下冒死将鬼痴送到了大人您手里,还望大人收留!”

“你倒不傻,烫手的山芋撇给我?哈哈哈哈……”凤尾坏笑一声,“反正你看住他,死在鬼夙手里是死,看不主,皇帝赐死也是死!扔给我啊?”说着将手指扎入了冯浪的胸口,鲜血沿着手指瞬间流下来,瞬间变成一团血雾,被吸入凤尾的鼻子里,“舒服!还是活人的血最美味!”

“大人饶命!属下绝不是此意!”冯浪一阵虚脱,凤尾依靠活人血练功的消息早就有所耳闻,一身邪功近乎练到不死,据说今年已经100多岁,像个魔头,是被锦衣卫特别诏安的武林败类,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冒死撞到他门下!

“嗒嗒……嗒嗒……”一匹快马的声音传了过来!

“求大人救命!鬼夙是新晋的魔神,一把锈刀杀人无数,一身戾气最适合您的神功了!”冯浪就快坚持不住,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哦?”凤尾把指甲抽出来,在空气中嗅了嗅,“年轻,血气方刚,好味道!”一挥手,卷起一阵乱风,将冯浪连人连同鬼痴都给刮进了红楼!

“嘘!”鬼夙跳下马,“鬼痴呢?”

“你带着面纱,以为别人就看不见你的脸了?”凤尾的脸有些扭曲,说话间四周腾起一团团红雾,整个人若隐若现,地面的泥土变得如同泥潭,越来越软。

“鬼痴呢?”鬼夙的脚慢慢陷下去,但是整个人却保持纹丝不动,马在嘶吼中挣扎着没入泥潭,一会儿就化作一股血泉涌了出来,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伸了过来,鬼夙将刀往下一插,一阵搅动,一条条白森森的手臂枯骨被挑出地面,运气往上一跳,无数手臂枯骨伸出来,差点就抓住他的脚踝!

“鬼吟吟……”鬼夙嘴里发出奇怪的声波,正片红雾瞬间凝固,然后炸散开来,星光再次打在脸上,地面恢复宁静,一地的残肢断臂!

“哈哈哈哈……”凤尾的影子飘忽不定,但是杀机却越来越来重,声音如同魔音在鬼夙的耳边蹿动着,刺痛着耳膜,跟自己的鬼吟吟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却震荡着周身的血脉,一身鲜血剧烈的颤动着,似要从身体里爆炸出来!

“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影子在忽然头顶静止,凤尾的枯手瞬间伸出10根暗红的长甲就要插入鬼夙的头顶!

“鬼影散!”就在一瞬间鬼夙犹如一股黑风,连续几个腾挪,遁入红楼之内!

“送死!”凤尾森然一笑,一股红雾从后背冒起,眨眼间弥漫开来,将红楼笼罩进去!凤尾有如闲庭信步,不紧不慢的飘进红楼!

“鬼痴!”鬼夙刚好看见冯浪正把鬼痴用铁链锁到一个石柱之上,换在鬼痴没有走火入魔之前,就是这根石柱也不过他一掌!正要跳过去,忽略空气中弥漫起血腥的味道,红雾已经将整个红楼弥漫,冯浪和鬼痴都消失不见了!

“小鬼,你跑的真快!”凤尾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分不清在哪里!

“我不想杀你!你最好乖乖把鬼痴给我交出来!”鬼夙知道像凤尾这样的锦衣卫属于精英,普通的就是死个成百上千也不会让朝廷动怒,但是凤尾这样的死上一个,自己就会进了黑名单,直接牵扯到鬼族的存亡!

“来啊!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杀了我?”凤尾自红雾中浮现出来,一抬手,后背上空飘起几十根白骨刺,“十几年没玩的这么开心了!”枯手一挥,白骨刺跟长了眼镜一般,根根直插心脏!

“刷刷刷!”手起刀落,白骨刺纷纷落在面前,鬼夙凭着感觉往看到鬼痴的方向飞奔!

“想跑?”凤尾一跺脚,红雾迅速向鬼夙身上凝聚,形成一颗巨大的血珠,瞬间将他困在里面,鬼夙浑身的血液犹如潮汐涌动出皮肤,迅速跟血珠融合在一起,片刻不到,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干尸!

“收!”凤尾把手伸出来,血珠慢慢从干尸上抽离,越缩越小变成红豆大小,一张嘴吞入了腹内,“没意思!”红雾消失,鬼痴已经被牢牢绑好!一具干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凤尾大人英明神武!”冯浪吓得浑身颤抖不已,这个鬼夙据传是鬼族一代天骄,这一路追下来,成百上千的锦衣卫在他手里不过眨眼之间就都人头落地了,但是眼前这个老怪物的手段简直不是人能驾驭的,分明就是邪神!“属下已经把他捆严实了!大人您有何安排?”

“鬼痴?”凤尾俯下身子,“我听说鬼痴是鬼族的长老,马上就要修成了鬼胎,结果最后一瞬间走火入魔,鬼胎在他体内凝聚的差不多了,毛指挥史是想取鬼胎给皇帝延年益寿!一个凡夫俗子他也配?”凤尾把手攥得咯咯直响!

“大人不可妄言,皇帝虽是凡夫俗子之身,但是自有天命所承,有……”

“够了!”凤尾一挥手,“啪!”一声,隔着老远,冯浪脸上就被抽出一个大大的掌痕,“鬼胎,听着就没胃口!”转头再看那具干尸,竟然消失不见了!

“不好!”冯浪被什么掐住,脖子上陡然冒出一道血痕,整个人被提到了半空,一把抽出绣春刀上下乱砍!

“有意思!”凤尾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一具干尸正掐着冯浪的脖子把他悬在半空中!“果然是鬼族,独有的绝门!”

片刻之后冯浪的脖子咔一声,碎开,喉管里里的鲜血迅速被抽走,干尸渐渐膨胀成正常的人形,“噗通!”冯浪的尸体掉在地上,一个英武不凡的男子一挥手,那把锈刀飞到了他手里,“既然看过了我的脸,就没有不杀的道理了!”

“原来这就是鬼族!”凤尾两眼放光,“我领悟了多年的神功,跟你这是不是同出一辙?吸人血肉,延寿长生?”说话间手心凝出一滴红豆血珠,“砰!”整个红楼瞬间被红雾笼罩,“你的骨头里有东西对不对?”凤尾一抬手,红雾迅速凝结过去!

“咔!”手起刀落!红雾快要凝结成血珠的一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噗!”凤尾吐出一口鲜血!“你会付出代价!”说着身上的皮肤迅速干瘪,从骨头上脱落,一摊血水流到地面,化作一条血蟒扑向鬼夙!

“咔!”一刀劈下,血蛇被劈成两节,两节各变成一条血蛇已经将他缠住!

“咔咔咔咔!”越劈血蛇越多,如同跗骨之蛆,将他团团缠紧,不停的撕咬,顿时血肉模糊!

“哒哒哒哒……”无数的马蹄声想起,一群锦衣卫冲入红楼,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心惊胆战!

“那个就是鬼痴!”一个锦衣卫指着被捆在石柱上的男子!

“凤尾大人,我等奉命来取鬼痴,就不多打扰了!”领头的看得直哆嗦,差了两个没吓傻的过去解下铁链,就抬出了凤尾楼,快马加鞭逃得无影无踪!

“啊……”鬼夙一声咆哮,撞击到石柱之上,整个红楼轰然倒塌,灯火将木梁燃起烧得血蛇表面哔哔啵啵作响,血蛇遇火犹如遭到重创,松开嵌入肉里的牙齿,发出一声声惨叫,犹如鬼夜哭一般凄厉无比!

“来吧!”鬼夙一头钻入火海,在火中禅坐,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血蛇围着火焰一大圈,足有几十条却无一靠前!

“竟然是这样!”鬼夙一笑,抽出一根火木,对着火蛇一通包砸,不消片刻,化作一地血水,一条小蛇看出情况不妙仓皇逃入草丛!

“我的刀!”鬼夙从灰烬里抽出锈刀,沿着马蹄声紧紧追上去,奈何锦衣卫跑的太快越追越远!

天色微亮,空气中的水汽凝结成露珠,在叶子上一滴一滴滑落,被阳光投射的一瞬间,映出五光十色的斑斓,树下一个男子正闭目养神,禅坐不动!

“你好!”一个小女孩背着竹篓,“你是大侠嘛?”

“嗯?”男子睁开眼,摸了摸锈刀,想起鬼族的规矩,凡是看见自己脸的一个不留!

“我爹摔了!听说大侠都会接骨,您能帮我么?”小女孩两眼含泪,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我把我采的草药都给你!”

“你应该去找大夫!”男子把刀放下,“大侠也不是什么都会!”

“没有银子大夫不给看,我知道你一定会!”小女孩一把搂住他胳膊,“如果我爹不能好起来,用不了多久,我们就都得饿死!求你了!”

“好吧!”男子起身,“我试试!”跟着小女孩走到一间茅草屋里,一个老头正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腿肿的像大树粗!

“爹,我请来了大侠!”小女孩摇摇她爹的胳膊,老头勉强睁开眼,嘴巴一张一翕,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别动!”男子将手摁在他腿上,摸到断开的位置,一用力,手心渗出一滴血,穿透皮肤,敷在他的断骨之处,骨头迅速结合,长出骨膜!

“谢谢大侠!”老头脸色开始红润,挣扎着坐起来,“大侠贵姓?”

“不必了!”男子走出屋子,回头看了一眼,掏出一块纱巾蒙在脸上,迅速跑入山林深处!

“爹!这个大侠好帅!”小女孩给他爹端了一碗水,“你说我还能遇见他么?”

“不会了!他不是普通人!”老头若有所思,“孩子,我们在山里生活终归没有出路,遇见个好歹保命都难,等我的腿好了,我们下山去吧!”

“真的?”小女孩兴奋的跳起来,“我还没下过山!听说山下可繁华了!”

“繁华背后也是凶险!”老头摇摇头,如果不是越来越老,他真希望这辈子都待在山上过安静日子!

“大人!线人来报,凤尾大人也被被杀了!有人看见鬼夙斩杀了凤尾大人,皇帝钦赐的凤尾楼也毁于烈火!”

“那个老妖精也死了?”一个满脸浓毛的男子,一脸惊愕,“可惜了,他一身邪功没有传人!不然我一定……”

“不然你一定把他抓了,问个明白,学成神功!”一个诡异的声音忽然从门外响起,一具红骨一步一颤的走进来,抓住线人一把将手指骨头掐入体内,眨眼间一具白骨散落一地,“夜叉!你觉得你会是鬼夙的对手?”

“我当然不如你!你是皇帝赐封的凤尾侯!锦衣卫里的中流砥柱!”夜叉王也不过是个千户,昨晚就是他派的人过去接了鬼痴回来!如果不是上面的死命令,他也不愿蹚这趟浑水!“凤尾大人来了就好了,属下听您的差遣!”

“把那个心怀鬼胎的鬼痴派人送往京都,不可耽搁!”凤尾虽然从来不屑于与这些人为伍,但是这身飞鱼服却自己身份的定义!“我已经发现了鬼夙的弱点,在地牢里灌满水银,另外给我抓十个童男,十个童女!我要恢复精气!”上次功亏于馈还差点把命搭上,凤尾开始重视这个小角色!

“是!”夜叉心里的小鼓敲个不停,这是豺狼没送走又进来了恶虎!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