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总裁的近身神医小说(秦松洛茹涵)整本免费

《总裁的近身神医小说(秦松洛茹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5 15:41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洛茹涵 秦松

简介:药王传人秦松奉命进入花都救总裁,一不小心住进了总裁家来

总裁的近身神医小说(秦松洛茹涵)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总裁的近身神医小说(秦松洛茹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一血不好拿


早上6点钟。

洛茹涵闺房。

懒睡中的秦松,感觉有道冷冰目光,正死死盯着自己。

赶紧睁开眼,就看到洛茹涵一张俏脸无比冰寒的,站在床前,她身上裹着浴巾,秀发半湿,显然起来后洗过了澡。

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秦松已经在她目光下死了上千次了。

“老婆,早啊!”秦松自觉去掉未来二字,咧嘴大大咧咧打招呼。

“你这个下作色魔,我杀了你!”

洛茹涵忽然两眼一红,失控的扑过来,抓起枕头不停往秦松头上砸。

“老婆,咱们有话好好说!”秦松不躲也不闪,任由她发泄。

“拿药迷晕我,你还算个男人吗?”

洛茹涵哭累了,打累了,身子软软倒下。

“我没有!”秦松扶住她,苦笑一声道。

深吸口气,秦松的脸色有些凝重,这妞好像真把自己当作那种人了。

“先听我说,你体内已经开始病发了!”

“病发?你什么意思!”洛茹涵抹干眼泪问。

“你就没有发现自己最近晚晚做噩梦,而且还没法醒来吗?”

秦松解释。

洛茹涵娇躯早已绷紧,“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骗谁也不骗你!”秦松下了床,轻柔的笑一声。

接着,继续解释,昨晚自己是听到动静,才上的楼,还以为真有歹人。

“我现在就开始病发,那将来怎么办!”

洛茹涵眼里,已经出现了恐惧。

秦松说的噩梦,她也有察觉,还以为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自己太累的缘故。

第一次病发,是大事。洛家这个遗传病,带有基因突变的性质,每个族人具体的病变都不一样。

但无一例外最后都会极为致命,第一次病发之后,第二次第三次……很快会接连到来。

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每一次还都是不同的症状,所以才说这病罕见、可怕。

“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秦松道,淡然的语气,却再认真不过。

只是洛茹涵这妞却好像没听他在说什么。

她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就算我病发了,你也不能夺走我清白!”

“呃!”

“谁允许你了!下去,说过二楼是你禁地,谁让你上来了!你给我下去!”

洛茹涵忽然又忍不住眼泪簌簌落下,指着秦松道。

“别生气,对身体不好,我这就下去!”秦松耸耸肩的走向门口。

“快滚!”

“我也不废话,既然拿了你一血,以后就绝不会再让你只是一个人。你也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此生在我心中,无人能替代。”

出门前,秦松又转过身来,盯着洛茹涵双眼,平静说道。淡淡的语气,却是最有力的保证。

说完,转身下楼。

身后,洛茹涵俏脸一怔,而后委屈的呜咽了两声,火气却不知不觉中降了许多……

……

一个小时后。

洛茹涵穿戴整齐,从楼上冷冷走下来。

“我不想听到任何谎话废话,你说能治好家里这个病,是不是真的!”

“治不好,我封针!”

“那三株药草,是不是也是真的!”

“也是真的!这些事我师父也知道,你要不信你可以问他!”

洛茹涵没有回话,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汗,老婆,你在干嘛!”秦松好奇问。

“打给大师求证!敢骗我,你就等着瞧!”洛茹涵看都不看他。

“好吧!”

秦松很蛋疼,这妞怎么就不能信自己一次呢。

“老婆,那三株药草,叫苍汨花,但有用的部分,只有它们的花!”

“所以我还得移植它们,等花开了才能开始治!”

“沧汨花对环境要求很高,我看过了,你这里不适合它们生长,我得另找地方!”

秦松很耐心的解释。

对面,洛茹涵则已经将电话打通了。

“喂,我是茹涵,是大师吗!还是爷爷!”洛茹涵打起了精神,激动道。

“洛丫头,怎么总大师大师的,多见外!”

手机里,药绝大师和蔼的声音传了出来。

秦松听着,也不紧张,沧汨花是他在岛上时秘密培育,死老头当然不清楚,但死老头肯定会帮自己,何况自己确实没有在骗人。

洛家这个病,秦松也研究了多年!

这一次突破后,他已经有了十成的把握!

“……李爷爷,茹涵记住了!”洛茹涵俏脸微红的道。

药绝本姓李,不过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

“老婆啊,直奔主题,别等会儿断了!”秦松无语的小声提醒。

清月岛信号一直不好,要不然洛茹涵也不会无法及时知道老爷子的情况了,这一次竟然能接通,算是意外。

“你别吵!”洛茹涵捂住听筒,狠狠刮了他一眼。

“好!”秦松无所谓的摊摊手。

“李爷爷,我爷爷怎么样了!”

洛茹涵屏着呼吸紧张的问。

“他吃了药刚睡过去,要不要李爷爷去叫他起来?”

“不用了,让爷爷好好休息吧,谢谢李爷爷!”洛茹涵松口气的道。

“洛丫头,你就是太懂事得让人心疼!对了,秦松那小子到了吧!”

提到秦松,药绝大师的声音很明显的顿了顿。

“秦松昨天中午就到了,李爷爷,我这次打来,就是跟秦松有关。这件事干系太大了,我实在忍不住想跟你求证求证!”

洛茹涵面色平静的,把秦松关于治病的事,说了出来。

那一头,药绝先安静了两秒,然后开始出声了。

“洛丫头,这世上要真还有人能治好这个病,那一定就是那小子了!你可以信任他……”

“嘟嘟嘟!”

电话打到这里,忽然失去了信号。

洛茹涵又尝试拨打了几遍,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最后只好把手机放下。

“怎么样,这次你信我了吧!”秦松抱着双手,揶揄的问。

虽然通话忽然断掉了,但死老头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

“看来你真没在骗我!”

洛茹涵一双溜溜大眼睛,盯着秦松,一眨不眨的道。

药绝大师是医道高人,在她心中也有无上威望,她知道大师肯定不会骗自己。

眼眶一热,洛茹涵忽然有些想哭。这病……好像真能治了!

但要是这色胚没有毁了自己清白,那就更好了!

“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年后,治不好,我跟你同归于尽!”

不留痕迹抹了抹眼角,洛茹涵瞪着秦松,发誓般的冷淡道。

“不用一年,最多也就一个半月两个月,我承认你们家这个病确实麻烦点,需要点时间准备!我现在就去找适合移植的地方!”

秦松扭扭脖子,去拿旧麻袋。

“嗯,你去找,我回公司!”洛茹涵点点头。

“那我找到后,再去公司找你!”

“对了,老婆,我刚刚给你熬了粥,记得吃!”秦松又大声吩咐一句。

“都说了别叫我老婆!”洛茹涵气得捏紧粉拳。

“这里又没有外人!我走了,有事给我电话!”

秦松走出屋门,离开了白沙湾。

秦松离开后,洛茹涵走到餐桌前,桌上那碗精心熬制的热粥,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品尝一口,感受那股暖心的美味,忍不住想起了,这色胚先前下楼前,最后说的那句话。

还此生无人能替代,呸!谁要在你心中占据第一位了!洛茹涵寒意收起的翻了个白眼。

接着,一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失去,她也又有要哭出来的冲动。

……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