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武运苍茫小说(花钰孙皓)整本免费

《武运苍茫小说(花钰孙皓)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7 15:18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孙皓 花钰

  在以武为尊的天武大陆,武者,是各个国家的统治者,是风云人物,是高高在上的人但是要想成为武者,就必须天生武灵根   出云洲大楚王朝武圣世家庶子花钰一出生就被测出没有武灵根   武圣世家居然生出没有武灵根的子嗣,这绝对是丑闻、是对武圣世家威严的玷污   于是,…

武运苍茫小说(花钰孙皓)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武运苍茫小说(花钰孙皓)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武灵根

精彩节选

  长孙武库中央的演武场上两个身影纵横交错,劲气迸发,不时发出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声响,将几名观战的人的注意力牢牢的吸引到场中。

  花钰有点紧张的站在武库演武场得一侧,目光瞬也不瞬的望着演武场中拳来脚往的两人,他倒不是为场中两人的精彩的比试吸引,而是害怕分出胜负之后会发生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发生,特别是场中穿着蓝色武士服的二少爷长孙铬已经明显的处于下风。

  作为打扫长孙家武库的仆役,经常见到长孙家的人在武库演武场比试,别人比试也就罢了,要是二少爷和人比试,嬴了的话还好,要是输了得话,倒霉的总是花钰,因为武库里的仆役只有花钰一个。

  这还是因为花钰天生凡体,没有武灵根,不能修习武道,否则话也不会有幸得到擦拭武库兵器这种清闲的活,但是也悲催的成为长孙铬比武落败的出气筒。

  场中发出两声“啪啪”的声响后,二十来岁身穿白色武士服,面目白净英俊的长孙家大少爷长孙皓哈哈大笑道:“二弟,承让了!”

  身穿蓝色武士服,十八九岁年纪,面貌和长孙皓酷似,只是眼睛比较狭长的二少爷长孙铬面色涨红,梗着脖子道:“这次不算,我昨晚没有睡好,精神不济,所以输给你,等我养足精神后再来比过,到时候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

  长孙皓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死鸭子嘴硬的弟弟彻底无语,只是一耸肩膀,走到演武场边的椅子上坐下歇息。

  长孙铬见大哥长孙皓转身离去,到嘴边的话只得生生咽下,一股闷气卡在心中,目光一扫演武场四周,寥寥几人分别是自己的妹妹长孙可怡、二叔的儿子,也是自己弟弟长孙彦,以及站在场边废物花钰。

  “你这个废物,给我过来。”长孙铬戟指花钰厉声道。

  花钰面色潮红,瞳孔微一收缩,望着演武场中气急败坏的长孙铬,深吸一口气,道:“二少爷有什么吩咐?”

  长孙铬一指演武场上的地毯道:“这个地毯是你打扫的吧?”

  花钰两手紧捏成拳,因为用力过度而指关节发白。

  “是,演武场都是我打扫。”

  长孙铬咬牙切齿道:“是你打扫就好,你这个废物,整日里奸滑不堪,铺个地毯也敷衍了事、、、、、、”说着用力踢了下地毯,将原本和地面伏贴无比的地毯踢得隆起一片,双目冒火道:“你不知道习武之人最重下盘?你将地毯铺的松松垮垮的,让本少爷下盘不稳,你好安心看本少爷笑话?”

  花钰站在场边,一声不吭,任由长孙铬吐沫星子雨点般的落在脸上,颇有一种唾面自干的意味,只是两只漆黑的双眼中屈辱之色一闪即逝。

  长孙铬越说越气,越说越觉得自己输在大哥手中就是这个废物没有铺好地毯影响了下盘的稳固,浑然忘记自己刚才还辩称比武输了是因为昨夜没有睡好。

  怒火充盈下,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花钰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花钰那张清秀而痩削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个鲜红的掌印,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在长孙铬挥掌之际,花钰刚泛起躲闪的念头,巴掌就打到脸上。

  要躲开一个淬体期第五层炼骨境中段的人的巴掌,对花钰这种没有武灵根,无法吸纳天地元力淬炼,始终徘徊在淬体期第一层炼皮境来说,是何等艰难。

  “二哥,你又欺负花钰?”坐在场边的明媚皓齿,活泼可爱的长孙可怡秀眉一挑,怒道。

  “二弟,你这是做什么?”刚坐在场边椅子上的长孙皓也不悦道。

  长孙铬没有理会长孙可怡,只是朝长孙皓冷笑道:“我只是教训一下奴仆,莫非大哥也要教训我不成?”

  长孙皓拿长孙铬没法子,也不想为了花钰这个仆役和长孙铬闹翻,只是道:“你无理取闹,我定要告诉爹爹。”

  长孙铬哼了声,嘀咕道:“你除了会告诉爹爹外还会什么?”

  长孙皓显然听到长孙铬的嘀咕,面色陡变,重重的站起来,走出武库。

  长孙铬看到长孙皓走后,也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长孙可怡走到花钰身边,如同剪水般的双眸扫过花钰左颊上鲜红的掌印道:“很痛吗?”

  花钰看到长孙可怡关切的眼神,顿时心中一暖,摇头道:“没事。”

  长孙可怡掏出手帕,递给花钰道:“把嘴角的血迹擦一下吧!”

  花钰默默的接过散发着长孙可怡体香的手帕道:“谢谢三小姐。”

  长孙可怡道:“不用谢,我二哥他,他不讲理,我替他像你道歉。”

  花钰冷冷道:“不用,三小姐你不用给我道歉,我受不起。”

  长孙可怡叹了口气,看了花钰一眼,转身走出武库。

  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比花钰大一岁的十七岁少年长孙彦经过花钰身边说了一句道:“可惜你没有武灵根。”

  原本喧闹的武库陡然清净下来,只剩下花钰一人,嘴里喃喃道:“武灵根、、、、、、”

  “要是有灵根的话,何至于受到这样的屈辱。”

  伸袖擦去嘴角的血迹后,将散发着幽香的手帕珍而重之的揣进怀里,对这个活泼可爱的三小姐长孙可怡,花钰一向都是颇有好感的。事实上,对于整个长孙家的人来说,除了三小姐长孙可怡外,花钰都谈不上好感,至于长孙铬,则是恨至入骨。

  花钰的养父长孙清本是长孙家的家奴,生具人武灵根的他,三十岁就达到淬体期第八层炼筋境,颇受长孙家前任家主长孙老太爷的赏识,安排他做长子长孙道德身边的亲随,有一次,长孙道德在外吃花酒和人争风吃醋,遭人围攻,幸亏长孙清舍命相救,方才保得一条小命,而长孙清却因此灵根被摧毁,甚至肾脉受损,一生辛苦修来的武道丧失跆尽,由于肾脉受损,导致不能生育,以致于经常被人称为太监。

  长孙家在长孙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对长孙清待遇优渥,只是老太爷去世后,长孙道德继承家主之位,第一件事就是大义凛然的宣布解除长孙清的奴籍,还长孙清自由民的身份,然后无情的将长孙清赶出长孙家。

  长孙清历年来虽然存下一点银子,但是根据律法,非武士身份不能购买田地,长孙清又没有别的技能,无奈之下,只得租种长孙家的田地,成为长孙家的佃户。

  花钰便是长孙清十六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从后山山坳里拾得弃婴,当时除了裹在身上一层薄衫外,只有挂在脖子上一块玉佩,上面携刻着“花钰”两字,长孙清遂以玉佩上的两字给花钰取了名字。

  至于花钰在长孙家的武库里当仆役,一方面是因为长孙道德亏欠长孙清,怕引起别人非议,不得已之下,所做的一个姿态;另一方面是因为花钰没有武灵根,不能修习武道,所以放心他在武库接触到长孙家的核心机密。还有什么人比一个太监的废物儿子更可靠?再说武库总要人维护保养的。

  武库极其广大,各种兵器锋刃凛冽,寒气四溢,让进入武库的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花钰在武库里却格外欢愉,当他拿起一柄寒铁铸造的长戟,小心的用着一块油布擦拭寒铁戟散发着凛冽寒意的锋刃,脑海中想象着自己手持铁戟纵横四方的情景,想到得意之处,忍不住手持寒铁戟挥舞劈砍,上撩下挑,左削右刺,虽然招式散乱,却充满天马行空般的灵性。

  如果有人看到花钰挥舞寒铁戟的话,肯定要大吃一惊,因为花钰看似随手乱舞的招式当中,每一式都很好的锲合寒铁戟的特性,将寒铁戟的戟性发挥的淋漓尽致,就好像炼戟数十年的行家老手一般。

  虽然招式散乱,但是只要有一用戟高手稍加**,就能成为一名戟道宗师。只可惜花钰挥舞的戟式绵软无力,虽有技巧,却无力量。

  挥舞一会寒铁戟后,花钰又分别擦拭长枪、大刀、长剑、长矛、、、、、、

  毫无例外的每擦拭一把兵器,就挥舞一番,而且每种兵刃都像习练数十年的高手一般,深得这种兵刃的物性。

  长孙家在数百年前也是个大家族,只是后来出了变故,衰败下去,成为小小的津门县的一个小士族。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其深厚的底蕴更不是一般的世家所能比拟,就比如武库,里面的每件兵器都是年代久远,铸造精良,虽然没有什么神兵利器,但是也不是一般兵器所能比拟,甚至也不是金钱所能买到。

  将武库内的兵刃俱都擦拭挥舞一遍后,屋内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下来,花钰走出武库,关上库门后,在落日余晖中向位于长孙府五里外津门山边的家中走去,当然出门时浑身总要被搜索一遍,这也是长孙家的规矩。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