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总裁大人的专宠宝贝小说(秦海厉修寒)整本免费

《总裁大人的专宠宝贝小说(秦海厉修寒)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7 15:30 作者:佚名 标签: 冷希 现代言情 秦修

霸道专横的江城大总裁,面对商界大佬都没栽过跟头,却在冷希的床上栽了无数次  被她吃了啃了渣渣都不剩,冷希只冷冷丢给他一只鞋底,“我亲了,我抱了,我睡了,我冷希概不负责”  一张妊娠报告,彻底改变了冷希的态度  江城无赖一样抱住她,“你是做我江太太,还是要我做你…

总裁大人的专宠宝贝小说(秦海厉修寒)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总裁大人的专宠宝贝小说(秦海厉修寒)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05章 租来的吧,真土

“恩……”

冷希勉强在床上翻了个身。

身体里似是被人点了火,折磨的她燥热难捱。

她喘息不过来,小手触到身边的柔软,男人滚烫的身体灼的她立刻缩手。

下一刻,身体的火越来越烈,她按耐不住男人身体带给她的诱惑,到底还是紧紧贴过去,修剪整齐的指甲浅浅陷入男人炽热手臂的皮肉。

像是信号,又是燎原的火,男人立刻翻身,捆住她手腕,狠狠带她扑向男人怀里。

干柴,烈火,瞬间燃着。

唇齿相触,身体的某一处惊涛骇浪般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双臂铁钳一样禁锢她扭动的腰肢,急躁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手指一路点火,在冷希娇嫩的皮肤上游走。

两具纠缠的躯体,在冷仄的房间里火热纠缠……

深夜。

冷希转醒,揉了揉有些肿的眼睛,勉强看清楚这个房间。

她目光呆滞了几秒才坐起来,画面回放,心底一片凉。

身边的男人仍在熟睡,精壮的胸膛满是她留下的抓痕。

她确定以及肯定,自己喝的咖啡里面被人下了东西,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真不清楚了。

当下,她没敢多迟疑,简单收拾了衣物,掀开所有的衣服才找到自己的手包,确定没丢下东西这才慌张从房间里面跑了出去。

冷希在路口拦了辆出粗车,“大叔,麻烦紫金豪宅。哦,在这里转一圈再走。”

车子调了个方向绕着酒店转了一圈才开走。

房间里,男人揉酸痛的头坐起来,勉强看清楚眼前的房间。

半晌,他发狠的扔了压在身上的枕头。手臂扫掉床头柜子上放着的水瓶子,飞出去的水洒出去一条,**地上的内裤。

陡然,角落的灯光一闪即使,刺的他微微眯了眼睛,滕然起身。

对面的房间,有个正匆忙离开的身影。

他立刻播电话过去,“过来,我在皇家酒店,七楼,对面有人拍摄,我需要那人全部信息,现在。”

回去的冷希歪头趴在车子上看着眼前的酒店渐渐走远,周围很安静,一辆车子都没有,狂跳不止的心也慢慢回落。

可即便远离了这里,身体上的疼痛也时刻都在提醒她,作为有了丈夫的秦太太,几分钟之前刚与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这个事实雷劈一样,惊的她一个个激灵。

秦家,依旧只有她一人,三年来,她都习惯了。

她开门进了房间,在门口换了拖鞋,开了灯,房间大亮。

沙发的角落坐着的人啪的一下开了打火机,烟雾缭绕,挡住了男人阴霾的脸。

冷希被吓了一跳,有些心虚的问,“秦修,你……在?”

“……秦太太深夜才归,去了哪里?”秦修的声音冷的彻骨,眼神如刀。

冷希心跳如雷,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一阵惊骇。

她故意叫司机在酒店周围转了一圈,就是想确定有没有可疑的人。

秦修这个时候在家里,语气如此冰冷,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冷希摇头,不,结婚三年来秦修对她的态度一贯如此,哪怕他真的知道了她在外面胡来也不会在乎。

想到此,冷希反倒坦然了。

“是,出去玩了会儿。”她轻轻吐口气,包随后放在了门口,径直往楼上走。

“站住!”秦修低喝。

冷希没听,眼皮都没动一下,提步继续前行。

秦修的声音才落,一道令人厌恶的女人声音从书房门口传出来,“冷希,你做的好事,难道不想说说吗?身为秦太太,竟然深夜不归,在外面鬼混,你叫秦修的脸往哪里放?”

面对质问,冷希不在乎的冷笑,“那我倒是想知道,你们鬼混这么多年,又在乎过我吗?还有……”

她蓦地转身,刀子一样盯着书房站着门口的妖艳女人,大声呵斥,“舒舒,你给我的咖啡里面下药的时候,可想过秦修的脸没地方放?你觉得我丢脸的事情,你可是一样都没少做,现在来指责我?舒舒,你算什么东西?”

秦修一怔,看向舒舒,狠狠吸口香烟没吭声。

舒舒脸色微僵,转瞬间冷笑继续大声斥责,“冷希,你这个女人霸占着我未婚夫三年,好像那个插足进来的坏女人是你不是我。你早该跟秦修离婚,难道我说错了吗?现在污蔑我?真可笑,证据呢?可我这里倒是有很多证明你出轨的证据,要看吗,恩?”

舒舒走出来,朝冷希扔了个U盘,砸的她脚背有些疼。

她眉头微蹙,心口窝着的怒气就上来了。

三年来,她忍受了多少次舒舒的嘲讽跟奚落都没发作。

这个女人欺负了她三年难道还不够吗,现在又下药陷害,手段用尽只想赶走她,可秦太太不是谁都能当的。

冷希弯腰将U盘捡起来,捏在手心里上下看了看,不禁笑出声来,“舒舒,你又怎么知道我这里没有你跟秦修的床上好事儿呢?”

舒舒大惊,嘴唇抽了抽,“你胡说什么?我,我跟秦修是清白的。”

冷希笑出声来,如果他们清白,怕是世界上就没干净的人了。

冷希笑说,“舒舒,你这是做了婊子还想树牌坊?”

下午的时候她还拿着孕检报告过来对冷希宣誓她的主权,现在竟然不承认了,真是可笑。

不等舒舒还口,冷希看一眼一声不吭的秦修,“自己做的好事,不承认我也没办法,可没权利指责别人。”

秦修隐忍暴怒的脸色绷紧,薄唇紧抿,勒紧的线条微微颤抖。

冷希冷哼,“舒舒,我的位置不是你想抢就能抢走的,除非我想让。至于这个……”

她拿着U盘在手里晃了晃,不在乎的讥讽,“你觉得能对我有多大的威胁?不过我还要感谢你,找了个不错的男人给我,至少比秦修强。”

秦修暴怒,豁然起身,拳头砸在沙发上,阴鸷冷酷,要将冷希凌迟。

“冷希,不要得意忘形。”

冷希哈的吸口气,“是啊,我得意忘形。我们彼此忍受了三年,你终于忍不住了是吗?所以,你的老情人三言语的撺掇下就拿了东西过来质问我。你也想离婚?是吗?”

秦修紧抿的嘴唇微微抽了一下,怒瞪着他,却没回答。

冷希走下楼梯,U盘轻轻的放在茶几上,缓缓起身,一脸泰然自若轻松自在,“想离婚吗,秦修?”

才从大学校门出来的冷希就被秦修带入了这样的婚姻,她早已经冷心如铁。

“看在三年的婚姻夫妻关系上,你想离婚可以直接跟我说。恩?秦修,想离婚吗?”冷希再三逼问。

舒舒急了,推了一把不吭声的秦修,跳脚对冷希大叫,“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你破坏了我跟秦修的关系,你们结婚就是个错误。离婚是迟早的事情,你得意什么?”

可这个错误也不是冷希造成的,难道秦修就没错?

冷希实在不明白,同样身为女人,为什么有的女人脑子就是那么不开窍,为了一个男人,舒舒不知道廉耻、没了自己我,一心只想爬上秦修的床,给他生孩子,踢开她做秦太太,折磨她整整三年,这未免太可笑。

可冷希轻而易举就得到的东西,舒舒抗争了三年到底什么都拿不到。

只因为,她是冷希。

“舒舒,直到今天你还是执迷不悟。你以为秦太太的位置就那么好当吗?你们是青梅竹马没错,可跟秦修结婚的人是我,只能是我,也必须是我。因为我是冷希。你是谁?无名小辈。”

冷希从没觉得自己姓冷多光荣,相反的,这三年来因为冷姓叫她受尽折磨。

可她无力抗争,什么都做不了。

“即便你有了孩子,秦修也不会娶你,不信你问问他?”

舒舒一怔,满脸焦灼,心急的要看看冷希又看看秦修没了办法。

静默片刻,舒舒抓秦修的手,略带哭腔,“秦修,你是这么想的吗?你跟我保证过一定要跟她离婚的,你为什么不回答?”

秦修脸皮紧绷像是要被冲塌的堤坝,在舒舒的再三求证下,到底没了耐心,狠狠甩开她的手,“别逼我!”

舒舒愣了几秒,尖叫着捶打秦修。

秦修抓住她的手腕,低喝,“别胡闹,这件事是你做的吗?你下了药?”

舒舒一脸不相信,哭着质问秦修,“为什么向着她说话,为什么?你不是在床上跟我说你最爱的人是我,我等了你三年了,你还想叫我怎么样?是,我下的药,你能把我怎么样,怎么?你老婆跟别的男人睡了你心疼后悔了吗?秦修,不要忘了,当初跪在地上求着我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你,你现在……”

秦修眼神躲闪,拽着大闹的叔舒舒快步往外面拖。

舒舒不依不饶,一路尖叫谩骂,尖利刺耳。

冷希冷眼旁观,见两人走远,碰的一下锁了房门,低骂,“晦气!”

两人先后离开,三年来头一次这么热闹的房子总算安静了。

冷希无奈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咖啡里面不知道被下了什么东西,到现在头痛欲裂,浑身难受,出了一身的汗,床上又是那般激烈,立刻放松下来,才知道浑身疼痛的厉害。

她看一眼桌子上放着的U盘,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想了想,又捡了回去放在手包里。

她在沙发上躺了会儿,似乎是错觉,总觉得能闻到男欢女爱的味道,不禁一阵作呕,起身去了浴室洗澡。

这会儿,电话响了,打断了她的沉睡。

“小希?”电话那头,声音低沉,显得有些疲惫。

冷希更是不想接这个电话,可那个人,始终都是她父亲。

她有气无力回应,“爸爸,这么晚了还不睡?”

“恩,最近忙,才下班回家,你妈妈睡了。”

冷希轻声恩,没了接下去的话。

父母以前对她挺好,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谁知道,陡然一场婚姻掀翻了全部的伪装。

冷希结婚三年来她几乎不回去,除非父母有事情。

突然这么晚打电话,必定有事情要说。

冷希问,“爸爸,有事吗?”

沉重的一声叹息,男人开口说,“哎!小希,你什么时候回来?带着秦修一起,我们一家人吃个饭吧!顺便跟秦修说说这次融资的事情。你也知道,爸爸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你指望不上,总要顾着这个女婿的。”

冷希才消下去的火气又窜了上来。

她始终不懂,既然父亲不信任自己可以支撑家里的公司,为什么还要叫她从小卖力气读书,一直攻读到研究生。

若非秦修求婚,他父亲还要叫她继续上学。

难道自己读书那么多,真的一点本事没有?

如果秦修是一头早就看上了冷家钱财的饿狼,那引着这匹狼进门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父母。

“爸爸,你自己的女儿都不信任,倒是信任起外人来了?公司融资的事情我不知道,你要问去问他,干嘛给我打电话?”

男人气憋,许久都没说出话来。

静默了会儿,冷希要挂断,那边陡然咆哮,“我叫你读书就是想叫你找个有本事的男人。秦修那么出色不比你强?你一个女儿家家知道什么?我叫你带他回来就那么难?后天,我们在家里吃饭,你必须回来。不孝顺的东西,养你有什么用?”

碰!座机电话碰的一下挂了,那边传来了忙音,刺的冷希心口疼。

她浑身无力的也扔了电话,憋一口气,把自己闷在水里面,憋闷的痱肺要炸开了才冒出头来。

她大口喘息,扫一眼自己身上的吻痕,无奈摇头。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说到底心里有些空。

可事情已经发生,她自怨自艾也解决不了问题。

身下痛的厉害,她擦了擦身子起来去楼下找药膏,顺便抱着自己的手包上楼。

“啪嗒!”手包里面掉了个东西出来。

是块手表,价格不菲,宝格丽OCTO手表个人定制款,背后刻着英文字母的缩写“JC”。

她左右翻看。

陡然画面一转,男人的手,像是点火的柴,一路点燃,炙烤她扭动的腰身。

不由得,她一阵阵激灵。

那个重男轻女的家她实在不想回,可婚姻还要继续,她也必须为了应付回家的那顿饭好好准备准备。

隔天中午,她出来做了个全身香薰SPA,从美容院出来已经接近晚上。

肚子叫的欢唱,她饿的厉害,直接去了美容面对面的一家法国餐厅。

才落座,面前坐过来一个男人。

依稀听得他对服务生说了句,“与那位小姐的一样就可以。”

冷希只听听没有太在意,依旧没抬头,以为那个人走错或者是来拼桌的。

“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冷希仍旧没抬头,看一眼地上的手包,弯腰捡起来。

她正要说声谢谢,男人已经起身走开了。

她下意识的抬头去找,就看到一个男人高大的背影从门口出去,方向是卫生间,手腕上的手表反着灯光,刺对她眼睛微微痛了一下。

她为自己的多想抓了抓自己的额头。

事情已经过去一天了,脑子里仍旧盘旋那个男人的样子,像是无时无刻都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攻城略地,叫她魂不守舍。

过了会儿,牛排跟甜点送过来,冷希放下手里的杂志开始吃饭。

这会儿,面前又坐了个人。

冷希有些不痛快的蹙眉,很想给这家餐厅提提意见。

随便拼桌这是什么规矩?

一盘子牛排要价两三千,难道还不足以叫自己安静的吃顿饭了吗?

冷希略带微怒的眉头紧紧蹙着,猛的抬眸。

男人微眯了眼睛看着她,手里的酒杯才抬起来,对她隔空敬酒。

冷希惊的一双眼睛看直了一条线。

哪怕那天晚上灯光昏暗,她也记得男人的样子,刀裁一样的线条,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他眯起来的眼睛魅惑的里充满孤傲,笑容渐渐浓郁,满是戏谑狡黠。

“秦太太,晚上好!”

冷希浑身僵了一瞬,手里的叉子啪啦一下落在了盘子里,周围人纷纷回头观望。

她有些紧张,轻声咳嗽了一下,“咳!”掩嘴垂头。

瞬间,脊背冒了一层密汗,紧贴她才穿的新裙子。

“……你,认错人了。”

冷希可不在乎第一次给了谁,婚姻都没在乎过,难道还在乎第一个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不是自己丈夫?

不过这个意外她不想在生活中留下多少痕迹,睡了就过了,这是一次意外也是最后一次。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直接找上门来。

“先生随便在餐厅认人,实在不太好,没别的事儿,请先生离开。”

“呵呵,秦太太真会开玩笑。”男人轻笑。

冷希咬了咬嘴唇,抵触在下颚间的舌尖微微颤抖。

她极力克制,想叫自己镇定。

越是这样,越是紧张。

说到底,她的身份不允许自己出轨这样的事情发生。

世间多么不公,女人就多么无奈。

相反秦修在外面跟舒舒厮混了多年,满城皆知,可没有任何一人出来指指点点。

若是她的事情被人公开,怕是要被全世界人追着骂她是臭婊子。

她不想事情闹大,看男人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可此时她还是不想承认什么,毕竟不过是个小小的意外,如果能躲过去,那何必针锋相对闹的人尽皆知?

“先生,十分抱歉,你认错人了。我不介意你在这里跟我拼位子,但我很介意你在这里胡乱称呼我。没有别的事情,请先生先离开。”

男人呵呵低沉的笑出声来,放下酒杯,坐直了身子,轻声吸口气,上下将冷希打量一番。

金贵的衬衫领口上依稀看的见脖子上吻痕,抓痕也若隐若现的露出一条头。

冷希立刻收回视线,神色越发的慌。

“先生,不管你是谁,请离开。”

“如果我不走呢?”

“……那,我走。”

她有些慌张,抓了两次才抓起手包,匆忙离开。

才走出餐厅大门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准确的停在她跟前。

车窗子落下去,露出男人一张冷酷略带嘲笑的脸,“秦太太,我的耐性有限,你最好上车。”

车里,男人的古龙香水淡淡的,扑打在她的脸上,扑面的还有车里的冷气。

冷希浑身是汗,冷气吹过来,她一阵阵战栗。

男人眼神怪异打量她许久,“秦太太,有些事情是否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或者交代一下你的目的?”

“……说什么?说清楚什么?睡都睡了,还怎么清楚?目的?呵呵,这话该我问你吧!”

冷希觉得好笑,怎么说的好像是她主动勾引的,难道吃亏的不是她而是他?

既然他这么无耻,她也决定冷处理。

家里的秦修已经叫她头痛了三年。

难道还要再找个甩不掉男人给自己添堵?再说了,被舒舒算计进来的男人,能有多优秀?

“视频交出来,这里是三千万。”男人直接开门见山,厉声道。

说罢,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递过来一张支票,送到她眼前。

冷希不是没见过钱,可这么多年钱直接送到跟前,还真是头一次。

她也不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知道赚钱不易,轻易就拿到了三千万,的确有些震撼。

她笑笑,正对上男人锋芒一样的眼,“先生,用钱砸出来的一些东西是不可靠的。”

“呵呵!”男人冷笑,脸色如霜。

他不耐烦的将目光对上冷希满是疑问的脸,“没想到秦太太因为家里缺钱就可以把自己也送上门来。冷家融资不足,银行贷款已经欠了半年,足够多的利息就可以压垮冷家。这三千万对你来说可以救命。你用那么卑劣的手段算计我,不是为了钱,是因为什么?或者说,秦修已经开始按耐不住开始利用你跟我做交易。未必太天真,你也不配!”

冷希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不配”两字像是被人用刀子割裂开了心口,痛的她五脏都难挤压到了一起。

家里资融资这件事她知道,但是欠款就不清楚了,当下也没对男人的话多在乎。

“先生,请问你是什么身份说我不配?你的那个东西尺寸也没多大吧,我记得也只是个肉做的小东西,是镶钻了还是金子雕的,随便说一个女人不配,你又凭什么?”

男人一怔,被气笑了,“秦太太,嘴巴倒是厉害。”

冷希呵呵冷笑回敬他的奚落,“谢谢。”

静默了片刻,男人又说,“我不介意亲口告诉你的丈夫,秦太太在床上的时候多么疯狂。回去告诉秦修,投资的事情我不会答应,叫他最好收敛。”

冷希不在商场上走动,对这些生意往来不是很了解,男人的话是真是假她还无法辨认。

她没在这个话题上做多纠缠,“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时间传话,现在说的是你跟我,不用扯到别人身上去。”

“啪!”支票猝不及防拍她脸上,直接把她打的愣住了。

男人似笑非笑,满脸讥讽,“为了钱,冷家大小姐可以出卖自己的婚姻,当然也会出卖自己的身体。钱拿回去,视频必须交出来。不然……”

冷希倒是觉得有意思了,原来她隐忍了三年的婚姻在外面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名声。

出卖?

果然身为女人就是错,不问前因后果把所有的事情都归结于女人,简直可笑!

她将支票撕的粉碎。

“哗啦!”毫不犹豫的仍男人脸上。

天女散花一样。

有一片调皮的落在男人的鼻子上,停留了一会儿才落下去。

冷希不顾他满脸冷冰的怒气脸,同样讥讽的反驳问,“不然什么呢?睡一觉而已,你还就缠上了?我也告诉你,你不配!再有,我不在乎身外之物,钱多钱少,都对我没多大作用。可惜,你在我眼里只值这个数儿。”

冷希从手包里面扣了许久,抠出来一个硬币,低头看一眼,有些舍不得,“一块钱我都嫌弃多,奈何没五毛的。”说完,啪嗒一下拍在男人脑门上

说完,她头没回的推开车门下去。

车门关上,砸的整个车子都在乱晃。

她回头还不忘警告瞬间呆愣的男人,“不管你跟舒舒什么关系,休想威胁到我。折磨了我三年够意思了,再得寸进尺,我肯定会还手。开走你的车,租来的吧,真土。”

骂完了她觉得不解气,弯腰脱了高跟鞋,狠狠砸了上去。

“咣”的一下,惊的车里三个人同时浑身一震,面面相觑。

被吓傻的司机呆愣了几分钟才跑下去查看,对男人苦兮兮的说,“江总,车子被砸了个坑。”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