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英雄铸造师小说(贝利亚贝利亚)整本免费

《英雄铸造师小说(贝利亚贝利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18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约书亚 贝利亚

  英雄……英雄……别特么跟我谈英雄!你知道创造一个英雄需要多高的成本吗?   看看那些玻璃罐里的家伙!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成为英雄的潜质!现在呢?   一个个光着屁股见了上帝!   残忍?你是对的……废掉那些有“变质”几率的家伙,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   要知道,…

英雄铸造师小说(贝利亚贝利亚)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英雄铸造师小说(贝利亚贝利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1章 搬运工

  蓝佑死了,这是谁也没料到的事情……

  只剩五人的狩猎队就这么站在原地。刚刚还在为伙伴们调试传输信号的No.6deliverer(搬运工)——蓝佑,仅仅5秒便被猩红穿刺者撕成碎片。

  “见鬼!这他妈在搞什么!”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由于离得很近,全身都染上了血,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怪笑的声音就好像是玩游戏遇到bug,愤愤不平中带着脏字。

  “喂!贝利亚!出了问题?佑那家伙……”站在最后面的大个子最先回过神,他侧了下身,用手敲敲麦克风,但话还没说完,整个人都呆滞了。

  ——我们失去了蓝佑。刚才的……头颅爆裂还造成了个别蜉蝣舱短路,为稳定所有机组,控制室暂时会切断公共电源,备用电只能维持小队内部通信……指挥现场全权交给“刺杀者”代理,2小时后控制台会重新启动,祝你们好运,完毕。

  此刻通信频道是通用状态,因此所有人都听得很清楚。控制AI——贝利亚,就是这么回答的,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迹象,而大家也知道那台严谨的人工智能,从不会在战场上开任何玩笑。

  这一次,既不是训练也并非游戏。

  学院要塞毕业命题——克隆体狩猎,也是每个毕业生必须完成的实战课题。

  虽说是“实战”,但学院绝不可能真的派给学生阵亡率超过40%的任务。因此实战任务列表中死亡率最低的“克隆体狩猎”就成了躲也躲不掉的命题。

  在这种100%克隆体对接的情况下,所有队员的躯体并不真的处在战场中,而是由“蜉蝣”程序扫描复制后,再塑造一个克隆体投放出去,与本体连接的只有脑波而已。

  新塑造出来的肉体异常强大,而且细胞也经过基因改造,受损的克隆体复原速度相当惊人,即便遭受一次相当严重的伤害,细胞也能在“脑死”前自行修复伤口,而每次伤害冲击经过处理传达到本体,虽然会保留受伤的记忆,但实质性的伤害仅相当于一次脑震荡。

  可是这一次,却不是身体“受创”那么简单……

  “接下来怎么办?‘刺杀者’……”

  沉默之后最先开口的是个中等身材的家伙,在他的背后印着和蓝佑一样的灰色字母“D”,说话之间他已经走在了队伍最前面。全小队只有他还没有将头盔上面罩打开,银白色反光材质的隔离面罩透出些冷冰冰的感觉。

  仿佛见惯了死亡以及血肉横飞的场面。这家伙此刻格格不入的“淡定”反而透出一股令人反感的糟糕感觉。

  没人真的在听他说什么,沉默之后的几秒,呕吐声开始取代了寂静。看着眼前灰白的脑浆和湿乎乎的碎肉片,在模拟战中见惯了血肉横飞的男人们一个个恨不得把胃袋都给吐出来。透过眼前的血肉,在他们眼中映出的是“控制室”里更加惨烈的情景——教科书中记载过“蜉蝣体狩猎”的死亡案例。

  【未‘离线’状态下,一旦克隆体10秒内伤害达到80%,本体会因无法承受过于强烈的伤害信号,而发生头颅爆裂。】

  这听上去可怕,但瞬间伤害达到80%!!这种事故在“克隆体”任务中只有2%的发生几率!!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在“刺杀者”吐出最后一口胃液后,没拆开头盔面罩的家伙再次重复这那句话,并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一块相对高的坡地上,顺着尸体的残骸张望着。他并没有期待“刺杀者”立刻给出答案,这一刻他更加关心的似乎是和生死无关的另一件事。

  “刚才的应该是觅食的‘工虫’,我们其实运气不错……”

  视野范围内只有砂石和布满蜂窝状岩孔的峭壁。蓝佑的血迹被猩红刺杀者拖行了近五十米。那群虫子在分尸蓝佑之后就迅速退开,队伍并没有遭受连续的攻击——就如同情报说的那样,“猩红穿刺者”并不十分具有攻击性。会偷袭他们完全是为了“糊口”,所幸它们胃口并不大,否则后果会更严重。

  “顺着残留的信息素,我还能追踪到它们,我们最好立刻行动……”

  “闭嘴!……该死!……**让我安静!”被称作‘刺杀者’的男人声音颤抖着,要不是头盔的阴影遮着脸,恐怕他甚至连“故作镇定”都没法维持。

  “我刚刚评估过,我们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你以及其他三位‘行刑者’的弹药和护甲充能都没问题。”那小子扫了一眼“刺杀者”身后的余下三名队员,他们在刚才的偷袭中一弹未发,护甲的能量槽也还是满满的。“至于……蓝佑——thedeliverer——‘搬运工’的工作……我一个人也还能维持……”还带着头盔的家伙原本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但这一刻他的声音却逐渐低沉了下去。

  “刺杀者”粗重的呼吸,已经很好的说明问题——就算他再说下去,对方也未必能听得进去。那家伙的头盔,手套,胸甲以及武器上都溅上了鲜血。虽然几个人此刻都是克隆体,但泼溅出来的血腥味却被100%还原——对于他们这批优秀的毕业生来说,这还是第一次嗅到。

  即便阅读过“死亡”教程,但真实的“死亡”根本无法模拟,对于没有目睹过的人来说,那种恐惧被刻在了本能之中,并不是稍微忍耐就能压抑下来。

  “头盔的面罩放下来会好一些。另外把氧气浓度调低……”

  “这不用你教我!”

  刺杀者连同另外几个队员虽然语气强硬,但都不约而同的照做。当体内二氧化碳中和了由于紧张而过量吸入的氧气后,所有人的情绪也逐渐平稳。

  “任务目标:‘猩红穿刺者’40个,……现在追……还追的上。”

  “你还要让我们追?”

  “不完成任务……大家的处境会很难看。”

  “你这疯子!”

  虽是还剩下五人的队伍,却只有两个人争吵的声音——最重要的“刺杀者”和最不重要的“搬运工”。这情况就好像一个奴隶在提醒国王注意自己的立场。

  “起码记住队友的名字,思考特!我叫林嘉!才不是‘疯子’!”

  “谁他妈管你叫什么!区区一个deliverer(搬运工)!”

  一直被称作“刺杀者”的家伙似乎受够了憋闷的感觉,一把扯下头盔,砸在地上。他漂亮的金色短发虽然被长时间窝在头盔里,还沾了汗水,却依旧富有光泽。英俊的五官除了碧蓝色的眼睛显出一丝阴霾外完全配的上“完美”二字。

  思考特·都铎,制裁部队24期的顶级“刺杀者”,以近乎完美的表现被“学院要塞”——“屠戮”分部录取。算上这次“狩猎”应该是他第十次参加围剿虫族的战斗了,只要再一次,他就可以以全优的成绩毕业,追随他父亲——都铎将军的脚步,并成为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刺杀者”。

  然而此刻,那家伙却完全没了一个象牙塔佼佼者该有的样子。混乱,悔恨占据着他的思维,并伴随着微微的颤抖。他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恐惧和烦躁甚至让他不留神发出了贬低“搬运工”的歧视言辞。

  ——“刺杀者”高高在上,而对于“搬运工”来说,即便获得精英称号,也只是优秀的“卒子”而已。

  在对抗虫族的战斗中,数量上不再占有优势的人类创造了新的偷袭战争策略——“内爆”——将具有抵御母虫精神控制的“制裁部队”直接投送进虫巢,接近并刺杀母虫,进而从内部击溃敌人。

  “刺杀者”,负责直接杀死母虫,“行刑者”抵御母虫的主要精神攻击,辅助刺杀任务。而相较于上面两个精英兵种,“搬运工”,顾名思义,就是冲在最前面确定坐标的一个初级空降单位。

  他们负责将战斗力强悍的其他攻击兵种运送到中心战场。直达敌军内部之后,他们负责架设传输装置或者开始制造战斗克隆体。这样一来,一方面减少了在进入战场时攻击兵种的损耗可能,另一方面最大程度保留了攻击兵种的体力和力量。

  因此搬运工被称为“最强的盾”和“最速的翅膀”。

  为了达到运送“刺杀者”和“行刑者”的目的,“搬运工”们不得不将所有的精力和能量都集中到防御和协助团队移动上。为掩护“制裁部队”他们甚至充当着“牺牲品”的角色。

  按道理这应该是个值得敬佩的职业,但放弃了攻击,也就等于是放弃了一切获得荣誉的可能——不亲手斩获母虫,赞美永远都不会降临到“搬运工”们身上。

  “好吧,思考特。你爱怎么叫我都为所谓。既然你打算放弃,起码给出一个能令大家接受的理由。”

  无条件服从上级命令,这是军人的天职。

  当然,林嘉也深知这一点。他叹口气,跟着卸下头盔。相比于思考特的金发,他黑色的头发并没有多么光彩照人,样貌也只能算干净。至于在学院中的成绩……排名看板上,无论正数还是倒数都要好一会才能找到林嘉的名字。

  “任务信息错误!放弃这次‘狩猎’!原地待命等待传输!”

  “那会让所有人失去晋升的资格!”

  “你这混蛋!你要害死大家吗!命和成绩哪一个更重要?你看到了吗?佑……佑……他!他……死了啊……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邀请他……”思考特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可怕,英俊被悔恨扭曲,能看出来眼泪是被极度压抑才没有流出来。

  “你叫他‘佑’,而不是‘区区一个deliverer’吗?”林嘉垂下眼,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右手迅速从腿侧的武器空间中捞出把“游隼”手枪。那种改良过的武器,体积很小,却威力十足,准度和连射速度都相当够看。

  “‘珍惜他人生命的制裁者是值得尊敬的’……思考特,蓝佑果然没看错你……”长久的冷静之后,林嘉嘴角一勾,脸上竟露出丝笑容。

  “喂喂喂!小子,你冷静点!”

  “嘿,老兄,别这么激动!”

  看到林嘉取出武器,还配上不合时宜的笑容,这让所有人都慌了神!除了思考特,其余所有人的语气都瞬间软了下来。

  “林嘉!你要干什么?给我放下枪!这是命令!”

  思考特的头脑简直要爆炸了,这家伙怎么了!难道是疯了吗?

  疯了?

  想到这里,思考特忽然心里一紧。

  这种可能……是有的。

  他在组队的时候调查过那林嘉,因为“带上那小子”是精英“搬运工”蓝佑加入队伍的条件。

  “为最好的队伍配备最优秀的人”是思考特的一贯作风,即便只是一个“搬运工”——因此蓝佑必不可少。虽然林嘉那小子并没有蓝佑“神武”分部的精英称号,还是学院要塞预备役的后辈,但却是蓝佑的挚友,也是唯一个能和蓝佑合得来的搭档。

  本次任务充当“一线运输”走在最前面的,本应该是林嘉,中途蓝佑却因为想要赢得“最速时限”的任务奖励,而执意换下了林嘉。

  可以说,会被偷袭,死在这里的本来应该是那家伙才对!

  此情此境,思考特终于从混沌状态下清醒过来——负罪感和悲伤是战场上最大的敌人!

  蓝佑的死,连自己这个仅有几次照面的队友都无法接受,更别说与之朝夕相处的林嘉,这一刻,自己不但没有稳定队员的情绪,反而发出了贬低“搬运工”的言论!没准正是那句贬低的话,让林嘉的情绪崩溃了!

  【我都干了什么!】

  回忆起《战时心理学》教程的思考特心里狠狠咒骂了自己一句,并懊悔自己刚才的言辞。

  “林嘉……你稍微冷静一下。”

  思考特咽了下口水,抬起头。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向上帝祈祷。这一刻他不断的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必须带着剩下的人活着回到学院要塞!

  “林嘉……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保证!”

  思考特试着稳定对方的情绪,同时一个眼神的意识,另外几个“行刑者”也行动起来,准备绕到林嘉背后,却不料刚走几步,林嘉纵身一跃,跳开包围,根本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一切还来得及,所以追吧,不能让蓝佑白死!”林嘉瞥了下眉毛,目光异常坚定。“这一次,我会一直把你送到敌人面前,在我失去意识前,我都会辅助你!我保证……”

  “不需要再有牺牲!任务终止!一切后果我会承担!大家都必须活着!”

  “我其实很想说‘感动’二字……但是,将‘刺杀者’安全送到敌人面前,就是我们‘搬运工’的存在的意义。‘放弃’绝不是因为死伤就能轻易作出的决定!”

  “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失去一个同伴对于我来说已经够了!”

  “是么?”林嘉反而露出安心的一笑,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左臂,“很遗憾,如果你执意要放弃任务,那么你将会再失去另一个!”

  “碰!”

  短促的枪声,只见林嘉的手臂被密集的子弹打飞出去。

  思考特眼中堆满猩红,以及林嘉不容置辩的眼神和他堆满痛苦的笑脸。

  “‘刺杀者’……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是……?”

  ※

  ——20小时后,学院要塞,γ克隆体作战室——

  “太厉害了!居然在只有五人的情况下拿下诺加利虫巢!”

  “那可是A级虫巢!思考特!你真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端掉诺加利虫巢!思考特!这可是相当于截获了诺加利地区的所有的资源啊!”

  “思考特!”

  欢呼声一点点渗进耳膜,林嘉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已经能够想像的出控制室里所有人的表情。自己已经将虫巢“内爆”的全程录影传送回控制室,当然原本的“狩猎”为什么会变更为虫巢“内爆”……以及在与控制室失去联系的2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当然也没人会在意……

  林嘉回忆着整个进攻过程——思考特的战术不但精准,而且击杀到位。尽管有过退缩,但不可否认,思考特确实是个有才华的家伙,是个相当优秀的“刺杀者”。

  想到这里,林嘉嘴角一勾,即便不睁开眼睛,他也知道此时思考特肯定是被人群高高的抛向空中,胸前别着耀眼的云母金翼徽章。

  林嘉甚至可以预见,第二天学院要塞报纸的头条内容:学院要塞精英“刺杀者”——思考特·都铎,在痛失一名队友的情况下,带领队员勇闯诺加利虫巢,成为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虫巢攻陷者……

  类似的事情在林嘉的记忆中已经发生过太多遍了……毕竟,每个时代都需要“英雄”。

  “你终于要上报纸了……一辈子一次的头条……只可惜没办法写你的名字……蓝佑。你也明白,喜悦的基调可不能被阵亡名单破坏。不过,你这家伙才不会介意的,对吧……?”

  许久,躺在克隆体生化仓中的林嘉睁开了眼睛,人声已经远去。有更多的鲜花和掌声在等待着英雄们。

  自己和蓝佑算是成功了!

  这两年以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在跨越了“死亡的悲痛”与“牺牲和任务的抉择”之后——思考特·都铎,学院要塞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刺杀者”,终于诞生了!

  “‘第24期英雄铸造——刺杀者:思考特·都铎’,任务达成……汇报完毕……”

  林嘉手指一松,放开左耳的黑色耳钉,切断了与另一端的联系,但这动作却做的十分笨拙。哽咽已经让身体有些抽搐,泪水从眼眶中狂泻出来。他拼命的咬住手腕想要停止,鲜血从手腕上低落,却依旧徒劳无功,身体不断颤抖着,瑟瑟发抖。

  “可恶……可恶……”

  ——我们的工作就是创造英雄……用尽一切手段,哪怕是威逼利诱,甚至卑鄙下流!尽一切可能,都要让他们突破最后一道障碍!帮他们成为肩负希望的英雄!

  “去他妈英雄!……”

  林嘉双手狠狠的砸击在玻璃屏罩上,但却没人注意到“搬运工”生化舱中林嘉的愤怒。克隆体的损伤让林嘉的大脑遭受了不小的撞击,而操作员却只是在最初检查林嘉的生命体征之后,在呼吸机里加入修复药剂后就离开了——这一刻,新生的英雄才是他们最该关注的对象。

  欢呼声远去,英雄被簇拥着离开,给林嘉留下的是死一般的寂静,身体的哽咽,最后是宣泄般的恸哭。

  良久,直到身体再次平静,脑海传来一阵蜂鸣,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从耳钉链接的神经传输系统中传递过来。

  “任务汇报已收到!DelivererX——本次任务奖励和最新任务已发送至你的个人空间,请尽快查收……——噼。”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