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奇门遁甲小说(周涛路佳佳)整本免费

《奇门遁甲小说(周涛路佳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20 作者:佚名 标签: 周佳 悬疑惊悚 黎涛

我,原本是一个注定活不过十岁的人,却因为一个梦境而改变命运 然而,改变命运之后,我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谜团 神秘的眼睛,忽闪忽现的宠安,可怕的老者,古怪的陌生人······ 为了解开一切谜底,师父教我奇门遁甲,带着我走遍大江南北,经历着一波又一波的灾难…

奇门遁甲小说(周涛路佳佳)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奇门遁甲小说(周涛路佳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精彩节选

我叫萧黎涛,是一名普通人。

我出生于甲寅年十二月廿四日,也就是1975年2月4日。

老一辈的辽宁人应该有印象,那一天,发生了海城大地震。

我一直认为这两件事的相遇,是个偶然。直到我十岁那年,奶奶给了我另外一种解释。

奶奶在弥留之际,将家里人都赶了出去,唯独留下了十岁的我。

我的母亲临走时在我耳边叮嘱着,声音虽轻但语气很重,“要是给你什么,不许收。”

我年纪小,却也领悟了母亲话中的含义,母亲担忧奶奶给我留下遗产,从而引起二叔和二婶的不满。

其实这是没必要的多虑,父亲和母亲,生下了七个子女,我排行第五,兄弟姐妹多的人,应该能体会到,占在中间并不吃香儿,所以平时我和奶奶也不算亲近。

“黎涛。”奶奶有气无力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嗯。”我坐在奶奶的身边,轻声回应。

“家里人啊,都觉得你以后有出息,当来能当王侯将相,你知道不?”

这种说法我倒是听邻居们议论过,所以我点了点头。

“这是因为啊,你出生的时候,家里的炕下,一直传出嗡嗡声,墙壁像电灯泡一样,闪闪呼呼地冒出白光。有个老先生就说,朱元璋出生的时候,家里冒红光,可能你家这孩子,以后要当大官。”

我羞涩地笑了。

但奶奶接下来的话,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听了人家老先生讲得挺有板有眼,连忙去找了住在村子里的道士,道士算得准,我心里踏实。道士看了你的生辰八字,又相当相当你,他偷偷告诉我,你命里注定,活不过十岁。这事儿,奶奶一直压在心里,你爸呀,是个死脑瓜骨,不信这个。”

奶奶的声音极度平静,她大概怕我接受不了,所以讲得很淡然,但年纪轻轻的我,却非常慌乱。

“道士说,那个叫声,是恶鬼哀嚎;那个白光,是群鬼索命。你的降生,是一种天灾来临前的征兆。果然,你早上八点出生,晚上七点,就发生了海城大地震。”奶奶咳嗽了两声,她冰凉的手拉着我,“黎涛,听奶奶讲这些,千万别害怕,奶奶给你求来了避灾解祸的方法。”

奶奶颤颤巍巍地从身上取下了一个很小的红色布袋子,看样子红色布袋子应该有些年头,因为它的边角已经变成了暗黑色。

“道士当年就说,奶奶只剩下十年的阳寿,等奶奶听到了勾魂的鬼差叫奶奶的名字,就把这红色布袋子给你,这布袋子里的符汇聚着奶奶身上的死气,恶鬼会认为你是尸体,不会害你,你熬过了奶奶的头七,也就没事了。”

“奶奶······。”

奶奶押了一口口水,“黎涛啊,切记切记,这道符绝对不能让别人碰,否则,就失效了。”

我点了点头。

奶奶讲完这些,她的呼吸生越来越微弱,眼神也越来越涣散,我开始在她的耳边大喊着,奶奶没有任何反应。

我连忙奔到外面,找到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进屋的时候,奶奶的身体已经凉了。

奶奶就这样走了。

八十年代,在我们那里,还没实行火葬,基本上每个老人去世,无论穷富,都是装进棺材中,然后根据老人去世的具体时间,推算下葬的日子。这下葬的日子少则两天,多则五天。因为所谓的禁忌项目太多,像初一、十五、各路神仙的诞辰、升天、太岁,对下葬都是不吉利的。

下葬前,要设置灵堂,和殡仪馆内不同,农村里的灵堂看起来非常恐怖,在棺材四周,搭起棚子,周围则挂着各种各样的壁画,壁画上几乎都是受刑的鬼。

说谎要拔掉舌头、杀生要下油锅······。

似乎这些壁画对死者没什么意义,反而是警示生者,要行善积德。

奶奶去世后的几天里,我始终是噩梦连连,每次梦中的景象都大同小异,一些恶鬼用锁链拉着我上刀山,下火海。

现在想想,可能是那些该死的壁画,对我产生了不良的心里影响。

奶奶是在四天后入土为安的,那个小红色的布袋子,也安全地在我的身上待了四天。

丧礼结束,二婶和我母亲开始计算着各项花销,除去收到的礼金,剩下的两家各拿一半。

但是二婶的心思似乎并不在账目的身上,她总是偶尔地看着我几眼。

“嫂子。”二婶对母亲说得很不经意,“咱家老太太活着的时候,是不是有一对祖传的耳环。”

母亲反应的很快,“那东西可没在我手上。”

二婶忙笑了,“嫂子,你别见怪,我没啥别的意思。”

“黎涛,那天你奶奶给你啥没?”母亲的音量很高。

我连忙摇着头,“没有。”

“这几天忙,我也没问你,你奶奶走之前,和你说什么了?”

母亲是想让二婶安心,但她的问题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实话实说吧,母亲告诉给父亲,父亲的性格,一定会让我把符扔掉吧。

假话呢,我一时半会又编不出来。

我只能发出单音节“额”的声音,然后四处张望。

“说话呀。”母亲开始呵斥我。

我身体一颤,条件反射地回答,“啥也没说。”

“那你奶奶咋会把所有人都叫出去?”二婶笑着,她的话语很温柔,但却充满着怀疑。

母亲从炕上走下来,推了我两下,“实话实说。”

我退后了两步,不情愿地拿出来红色布袋子,二婶忙问,“里面装点啥呀。”

“符。”

母亲直接将红色布袋子夺到了手中,然后将里面的符倒了出来。

二婶还是不相信,“老太太临走的时候给这是啥意思?”

而我,则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母亲诧异看着我,“也没打你,你哭啥。”

我啜泣地将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母亲和二婶对视着,她们知道,我并没有撒谎,因为出生时候的种种现象,根本没任何人和我描述过。

二婶有些难堪,“哎呀,黎涛,你当时不把符拿出来,二婶能不信你呀。这下子,咋办好?”

母亲不像父亲,父亲完全是个无神论者,但母亲多多少少有些顾虑。所以她眼睛红红地看着我,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嫂子,别愣着,快把符还给黎涛啊。”

“哦。”母亲迟疑着,听到了二婶的话,才反应过来。

母亲藏不住事儿,只要是她知道了,终究父亲也会知道。

父亲和我想得一样,他让我将符交出来,我迫于他的威严,只好从命,父亲随手将红色布袋子扔进了灶坑中。

“江湖上的神棍,说话也能信?”父亲不屑地说。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当晚,我发起了高烧,高烧很严重,多数的时间里,我都处在昏迷的状态。

那晚的事,我记得不多,似乎父亲和母亲吵了起来,之后,父亲连夜抱着我,去了镇子上的卫生所,给我打针输液。

他们在我的耳边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很想回答,却感觉自己的喉咙传不出声音。

最后,我彻底睡去了。

“萧黎涛。”

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于是我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只见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正站在窗户边,他背对着我,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衣服。

“你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高个子男人转过身来,“我叫周佳。”

周佳带着眼镜,脸上有两个很大的酒窝,看样子像是个亲切的医生。

“我父母呢?”

“他们就在你的身边。”

“你骗人。”我左顾右盼,并没发现父亲母亲的身影。

“萧黎涛,你现在在梦中,所以找不到他们。”

我从床上走下来,观察着身边的一切,桌子、椅子,床,一切都显得无比的真实。

“不相信?”周佳笑着问。

我点了点头,“嗯。”

周佳将我领到门边,他推开门,我顿时惊愕不已。

这间屋子像悬在空中一样,门外就是万丈深渊,而且,风很大,我连忙恐惧地后退了两步。

周佳蹲下身子,双手扶着我的肩膀,“萧黎涛,本来,你应该已经死了,不过,我又为你增加了十五年的寿命,希望你能在注定的宿命中,解决未来的那场灾难。”

“什么灾难?”

“天地相争,独创地狱;封我之眼,赦我之门。”

周佳的话有些深奥,我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我刚准备问,周佳忽然拽住我的衣领,然后将我向前一抛,我便跌下了万丈深渊。

我猛地从床上做了起来,母亲看我醒了过来,泪流满面。

“黎涛,你吓死妈了,刚刚你的呼吸都没了。”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地恢复到正常,只是头脑中还在不受控制地回忆着梦境,而就在这时,耳边又想起了周佳的声音。

“找到四方,他将助你。”

“妈,四方是谁?”我扭过头问着母亲,母亲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