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小说(蓝悠的悠怎么写)整本免费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小说(蓝悠的悠怎么写)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23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蓝悠言 阿灼

自古,男女婚事,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当逢民国乱世,老一辈的婚姻观念是否应该继续沿用? 她,是正值二八年华的新任红娘蓝悠言,为了寻爱,不惜逃出家门,不远万里来到战火纷飞的江城, 他,是正值弱冠之年的冷血军阀薛行锋,为了得到爱,不惜毁灭一座城…… 她为情所困…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小说(蓝悠的悠怎么写)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民国传奇之红娘炼爱记小说(蓝悠的悠怎么写)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救?不救?

读完日记,蓝悠言泪目了,她重重的合上了日记本。

人常说眼见为实,可是事实证明,眼见也不一定为实,眼睛能看见的只能是局限于事情表面的东西,并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虽然薛行锋现在是一个冷血暴虐之人,可是蓝悠言相信,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的人性并没有完全的湮灭,此时,蓝悠言要救的不只是阿灼和整座江城的百姓,她还要救回薛行锋即将泯灭的人性。

自从林舒儿死后,薛行锋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

蓝悠言在书房中偷了薛行锋的印章盖在了她造假的信上后,连夜逃出了江城,奔着泉城而去,寻求薛家老将军薛敬业的帮助。

三日后,薛行锋下令将整个江城的人赶到城门之前,打算全部屠戮,阿灼也在其中,而此时蓝悠言还没有赶回来。

薛行锋骑着马在薛起的陪同下来到了城门口。

此时,城门口处一片凌乱,男男女女们抱头痛哭,年纪大的老人则是坐在地上,眼中充满着绝望,小孩子们更是哭作一团,或是紧紧的依偎着她们的父母……

见此情景,薛起心中一阵不忍,于是他开口道:“三少节哀,林小姐已经不在了,以后您是要统治整个江城的,没有这些百姓怎么可以呢?”

薛起的话说的委婉,薛行锋骑在马上,面无表情,他似乎没有听见薛起的话,只是在口中喃喃道:“舒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上路的,我会让整个江城的人去陪你,等我杀了成澜,我也会去陪你……”

两行清泪从薛行锋红肿的双眼流下,泪珠经过他苍白的脸,滑到他的军装上,向下一直到胸口,却被染成了红色。

“三少!你的伤口裂开了!快叫医生!”

薛起急忙翻身下马,来到了薛行锋的马前,想要把薛行锋扶下马。

薛行锋却一摆手,开口道:“无妨!只是小伤罢了!传令下去,开火!”

薛起缓慢的转过身,面对着被围困的百姓,此时,他的嗓子就好像是噎住了东西一般,“开火”二字迟迟无法出口。

“慢着!”一辆马车从远处驶来,直奔薛行锋而来。

马车停在了薛行锋的前面,车帘打开,蓝悠言急忙从车上下来,对着薛行锋道:“江城的百姓你不能杀!”

薛行锋却冷笑:“这几日不见你,原来你是跑到城外去了,我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才饶你一命,如果你再不让开,那就别怪我不念及情份了!”

蓝悠言恼怒道:“薛行锋,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林小姐的死和江城的百姓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就必须死!”

“因为我想,所以他们必须死!只要是我想要的,没有人可以阻拦我!”

“简直是无药可救!不可理喻!我不管,阿灼和今天的百姓,今天我一定要救!”

“就凭你?”薛行锋对蓝悠言不屑一顾,还是毫不留情的说出了那个词:“开火!”

突然,远处传来一连串枪响,紧接着一支队伍向着城门火速冲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骑着马的军官。

薛行锋面色变的很是难看,怒视蓝悠言道:“你竟然去找了他!”

薛起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倏忽间,部队已经移至薛行锋的面前。

为首的军官开口道:“弟弟,几日不见,哥哥对你可甚是想念啊!你有没有想我啊!”

薛行锋此时脸色铁青,他不屑道:“薛行铎,请你注意言辞,不要一口一个弟弟的,我是我,你是你,咱们除了都姓薛,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江城是我的地盘,劝你一句,趁早离开,否则刀枪无眼,伤了你我可不负责任!”

薛行铎并未生气,而是笑着道:“行锋你向来目中无人,可是难道就连爷爷的话也不肯听吗?”

薛行锋有些气急败坏:“你把爷爷怎么了?”

“我当然不能把爷爷怎么样,我就是就是看爷爷年纪大了,让他去休养休养身体而已!”接着薛行铎看向了蓝悠言,随后继续道:“这个小姑娘要找爷爷来管教你,爷爷没有时间,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又怎么能做事不理呢!来人啊,请三少爷回府!”

“你!”薛行锋恼怒至极,本就身上有伤的薛行锋,在又气又急中,伤口再次撕裂,薛行锋跌下马,晕了过去。

群龙无首,薛行铎很轻易的控制了薛行锋的部队,把薛行锋也软禁了起来。

已是深夜,蓝悠言久久无法入睡,薛行铎曾亲口对她说,他只是单纯的解救江城百姓,不会对薛行锋做什么。更何况薛行铎是薛行锋的哥哥,蓝悠言便没有多想,可是谁知如今事情竟然闹到如此境地,薛行锋对薛行铎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

蓝悠言明白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薛行锋和薛行铎之间一定还隐藏着秘密,想着想着,蓝悠言干脆直接起身,他想要去问个明白。

蓝悠言起身的动静惊醒了睡在一边的阿灼。

经过这几日的煎熬,阿灼变的有一些紧张过度。

阿灼紧张的问道:“小姐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悠言见阿灼如此反应,便已经猜到阿灼内心的恐惧,于是蓝悠言用手轻轻安抚着阿灼的肩膀,道:“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睡不着,想出去走走罢了!”

阿灼却一把拉住了蓝悠言的手,紧张道:“小姐去那里,阿灼也要去哪里,阿灼再也不要和小姐分开了!”

见阿灼如此,蓝悠言只好带着阿灼出了门,向着薛行锋的房间走去。

来到薛行锋的门前长廊的拐角处,蓝悠言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儿,平日里薛行锋的门前也就两个卫兵把手,可是现在却有将近十个卫兵把守在薛行锋的门前,还不时的有军队来回巡逻。

这架势,好像不是害怕有什么人从外面冲进去,而是提防里面的人出来。

“难不成薛行锋被软禁了?”蓝悠言不由得脱口而出。

现在的事情变的更加复杂了,起初,蓝悠言只是怀疑薛行锋和薛行铎也就是兄弟之间不和,可是如今这般场景,恐怕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还要恶劣的多。

蓝悠言对着阿灼道:“阿灼,你赶快去找找薛起,看看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听了蓝有眼的吩咐,阿灼便急忙的赶去了薛起房间的方向。

蓝悠言也只是躲在一边,在暗处观察着薛行锋房间的方向,没有轻易出面。

这时,从长廊处急匆匆走过来两个士兵,其中一个是普通的士兵,而另外一个,蓝悠言认得,是薛行铎的副官高辰。

士兵的手上端着一碗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士兵竟然出了满头的冷汗,他的手也在不自主的颤抖着。而在一边的高辰则是好像在对这个士兵交代着什么事情,最后这个士兵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高辰敬了一个十分正式的军礼。而高辰回礼后拍了拍士兵的肩膀,便离开了。

蓝悠言觉的这个士兵不对劲,而这个士兵手中的药更是引起了蓝悠言的怀疑。

蓝悠言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这碗药有问题?看着这个士兵的样子,如果药真的有问题的话,恐怕问题还不小,难不成是毒药!薛行铎要毒死薛行锋?”

蓝悠言心中生出一种冲动,想要去救薛行锋,可是那日的场景突然浮现在蓝悠言的眼前,她清楚地记得,她救了薛行锋两次,可是薛行锋非但不感恩,竟然不顾她的死活,还要拿她的命来换那个什么成澜的命。

想到这,蓝悠言想要救薛行锋的冲动顿时消减了一半:“看来我还真是死性不改,救薛行锋那个丧心病狂干什么,他就是个禽兽,他是死是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救过他两次,已经是仁至义尽,如果今天我在他一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又要遭殃了……我这正值芳龄,如果为了这种人搭上我自己的命,真是不值得!”

眼不见为净!蓝悠言干脆把脸转过去,不去看那个端着药的士兵。

可是蓝悠言的心中又突然泛起了一阵同情:“虽然说这个薛行锋可恶至极,可是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呀!如果我不去救他,如果那碗药真的有毒,岂不是害死他也有我的一半责任……算了,如果没毒最好不过,如果有毒,就当时给自己积德了!”

经过了一阵激烈的思想搏斗,蓝悠言还是站了出去。

蓝悠言突然出现在那个士兵面前,把那个士兵吓了一跳。

“真是做贼心虚呀!”蓝悠言心中暗暗想到。

蓝悠言笑着道:“你是不是薛行铎将军的士兵啊?”

士兵脑门上一滴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道:“对,我是!小姐出现在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就对了,我刚从薛行铎将军那里回来!你应该认得我吧,就是我给薛行铎将军通风报信把他带来江城的!薛将军刚才临时决定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你!”

蓝悠言特地把“重要”两个字着重的强调了一下。

而那个士兵则是半信半疑的望着蓝悠言。

蓝悠言害怕露馅,而变的有些紧张,于是她继续开口:“怎么,你不信我?好吧,不信也罢,那就还是让薛行铎将军亲口来叫你吧!”

“等一下!”士兵叫住了蓝悠言,开口道:“我不是不信,只是薛将军交给我的任务我还没有完成,等我完成这件事情后,肯定会去见他!”

蓝悠言看有希望,于是她继续开口道:“是不是给薛行锋送药啊!要不然我帮你吧!”

听了蓝悠言要帮着送药,士兵立刻警惕起来,他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凶光,坚决道:“还是不了!”说着,这个士兵一只手摸向了他的腰间。

蓝悠言捕捉到了士兵的动作:“难道他发现了吗?”蓝悠言心中一阵嘀咕。

突然,从长廊的深处飞出一道人影,人影越过蓝悠言,轻轻的袭击了士兵,士兵瞬间失去了知觉,而后那个人影又稳稳的托住了装着药的托盘。

蓝悠言仔细一看,原来是薛起。

这个时候,阿灼也行黑暗中跑了出来。

薛起将药递到蓝悠言手中道:“我和三少都被薛行铎给软禁了,我刚刚逃出来,我们必须救出三少!”

果然不出蓝悠言所料,蓝悠言接过药碗,道:“这碗药有毒,而门前守卫又那么森严,我能怎么帮你救出薛行锋?”

薛起道:“我不能去救三少,他们知道我被软禁了,所以只能靠蓝小姐了!我会去解决掉后门的守卫,蓝小姐要凭借着这碗药到三少的房间里去,我会尽量撑住,等着你和三少在后门会和!”

蓝悠言和薛起计划好后,把阿灼也托付到了薛起的手里后,便端着药想着薛行锋的房间走去。

守在薛行锋门口的士兵本想拦住蓝悠言,可是蓝悠言说她是受了薛行铎的命令来给薛行锋送药的,士兵们也就不在为难蓝悠言。

蓝悠言推门进去,薛行锋的房间内却一片黑暗。

蓝悠言转身关上了门,突然一个硬硬的东西对准了蓝悠言的头部,蓝悠言知道,那是枪口。

蓝悠言赶紧开口道:“是我!”

“次啦!”一声,一束火苗在黑暗中亮起,映照出了薛行锋那张苍白的脸。

薛行锋冷笑:“怎么,薛行铎派你来杀我!”薛行锋的语气中带着不屑和嘲讽。

蓝悠言心中一阵不悦,可是她隐忍道;“我是来救你的!”随后蓝悠言将碗中的药倒在了地上,地上泛起了一阵黑色的泡沫。

蓝悠言继续道:“不管你信不信,薛起已经去后门开路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能不能逃的出去,就看这几分钟了!”

薛行锋顿了一会儿,轻声道:“好,我相信你!”

薛行锋抬起手将手中的火丢在床上,一阵浓烟顿时泛起,火势逐渐大了起来。

蓝悠言心领神会,急忙的打开门,大喊道:“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守在薛行锋门口的卫兵急忙闯进房间救火,而薛行锋趁乱中打死了几个卫兵,带着蓝悠言逃到了后院。

薛起已经解决了守在后院的士兵,等待着薛行锋和蓝悠言。

薛行锋和薛起在后门处会和,这个时候士兵们已经追赶了过来。

情况危急,薛起对着薛行锋道:“三少,你快跑,我替你断后!到新水镇王望家躲起来!”

薛行锋急切道:“不行,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就是让你去送死!”

薛起却坚决道:“我的命是三少你给的,就算是搭上我这条命,我也在所不惜,可是三少你不一样,你是薛家的少爷,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薛起一把将薛行锋推出了后门,随后便从里面别上了门……

……

等到薛行锋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野外了,蓝悠言和阿灼靠在一边的树正在熟睡。

昨天晚上混战的场景如碎片一般涌入脑海,还有薛起最后的笑容……

“薛起!”薛行锋声音嘶哑,一行清泪从薛行锋的眼中滑落,同时“彭!”的一声,他的手打在了一边的树干上,他的左胸口处又渗出了点点鲜血。

“你干什么!”蓝悠言被惊醒,她急步走到薛行锋身边,生气道:“你的伤好不容易止住了血,你又给弄裂开了,你这样对你自己,对的起薛起吗?”

薛行锋却并不领情,一下子甩开了正在帮着包扎伤口的蓝悠言,随后他也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蓝悠言气愤道:“薛行锋,你就是一个混蛋!你对不起那些为了救你而牺牲的人,你对不起薛起!我也是瞎了眼,昨晚就不该在救你一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