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神行天下小说(小奚小奚图片)整本免费

《神行天下小说(小奚小奚图片)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3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奚奚 小丽

神枫,一个出生即夭折的婴儿,却被从天而降的法宝附身,沉入了地心深处,得以煅尸续命,在若干年后被人捡到收养,...

神行天下小说(小奚小奚图片)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神行天下小说(小奚小奚图片)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7章玄妙能量

2020年7月7日,中国,GL市,远离市区的一座无名山脚下。

一名衣着朴素的农妇在一个壮汉的搀扶下,怀抱着一个婴儿哭哭啼啼地向一处山凹处走去!

壮汉左手扶着农妇,右手扛着一把锄头,一张沧桑的脸上满是悲伤的神情,双眼充满血丝,无神的望着前方,只知道跟着农妇机械地往前走,似乎失了神,丢了魄。

当他们走到山凹处一新挖的坑边时,终于停下了脚步。农妇顿时蹲下身子,死死抱着怀中婴儿呜呜噎噎,哭得越来越大声起来。壮汉也只是直挺挺地如僵尸般站着,望着脚下一米多深的,长宽两尺左右的矩形深坑发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山风渐起,壮汉感受到了丝丝凉意,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缓缓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零零散散几十个小隆起,想到不久之后又将再多一个,不由心中一阵黯然,充满血丝双眼渐渐湿润了。

“小丽,别哭了!让孩子入土为安吧!”壮汉轻轻抚摸着农妇的头发,悲痛地道。

“大伟!”农妇哭着站了起来,一双红肿的双眼不舍的望着怀中一脸苍白的婴儿,满脸悲切道:“我们可怜的宝宝,刚刚出生就……呜呜……”

壮汉轻拍农妇后背,怜爱道:“好了!你刚分娩,身体不好,受不得山风!把我们的宝宝入土吧,让他下辈子投胎好人家,好好的生活!”

壮汉将坑边的草席铺满坑底及周边,在农妇的不舍中,轻轻接过孩子,缓缓地放在草席上,动作轻柔得生怕惊醒了宝宝睡觉一般。

站在坑边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安静静躺在坑中的宝宝,壮汉一狠心,抡起锄头将坑边的松土缓缓推入坑中。其间,农妇哭闹着阻止了几次,但在壮汉的坚持下,最后终于将宝宝完全深埋在地底,地上又多了一个隆起的新土包!

两人在坟前默立片刻,壮汉转头正想扶农妇回去,突然瞥见从东方射来一道金光。抬眼望去,只见遥远的天际似有一道金灿灿的光线急飞而至,映得半边天都一遍金黄,那耀眼的金光正好射在山凹处!顿时整个山中的大小动物立时慌乱起来,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本来安静的山凹一时间炸开了锅。

“大伟……”农妇被眼前异象吓住,连哭声都止住了,有点害怕地拉着壮汉衣襟不放。

壮汉见此诡异情形,也有点惊惶,忙道:“我们快回去吧!”

说完,拉着农妇急急走出山凹,沿着原路返回,很快消失在山石小路上,只余满山遍野的各种动物惊叫着四处乱窜,奚奚嗦嗦的声音不绝于耳,无数飞鸟鸣叫着在空中不断盘旋,将整个天空都遮住了。

从各种动物的鸣叫中可以听出它们似乎很害怕,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动物逃离,只是不断地在小范围内奔跑跳跃,每一双眼睛都紧紧望着那飞射而来的金光,似害怕,似不安,又似兴奋……

随着那金光的越飞越近,整座山都被一层金色光芒笼罩。那金色光芒仿佛有灵性一般,居然像水流一般流动着,看起来不像光,倒像是一片汪洋大海,在轻风吹拂下微微荡漾着粼粼波光,看起来绚美之极!

嗡……

一声异响从远处传来,震得整座山都抖动了一下!本来还在躁动不安的兽类,突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连在空中盘旋的飞鸟也缓缓落到了地面,面对着金光的方向,一个个俯首点地,仿佛在迎接王者归来一般!

终于,金光飞临了山凹!原本极快的速度瞬间一缓,后面拉成的长长金色尾巴慢慢变淡消失,显现出了金光的原形……一个拳头大小的金灿灿的圆球!

金球徐徐在空中绕着圈儿飞了几圈之后,突然一头撞在一处隆起的新坟上,仿佛有形无质般,就那么融进了土中消失不见,满山的金光也退潮般往新坟处汇聚,渐渐钻入地面。

此时匍匐于地的各类小动物才恢复了正常,鸣叫着各自散了。那新坟仍如之前一般,看不出任何异样!

远处,又有两道光芒飞射而至,不过却是白色的。两道白光速度极快,眨眼便已飞至山凹上空,白光一凝,现出穿西装打领带的两个人来。

两人脚下各踩着一把放着朦胧白光的长剑,就那么虚空停在半空,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左边一人开口道:“师兄,看那金光应该是朝这个方向飞来,怎么不见了呢?”

右边那人道:“瞧那金光的气势,定是我辈中人驾驭顶极飞行法宝飞行,想必是感应到我们的到来故意避开了吧!”

左边那人点头:“也是,若是无主宝贝怎么可能隐藏自己的气息!我还想着这次遇到宝了,没想到空欢喜一场!”

右边那人立时斥道:“我们修真之人讲究修身养性,超然物外,岂能执着于这些身外之物?师弟,你心不静啊!”

左边那人立时肃容道:“师弟受教了!”

右边那人望着远方:“又有人来了,未免麻烦我们走吧!”

说罢,两道白光破空而去!

接下来,这原本平平无奇的山凹之中一连来了好几拨人,而且还都是会御剑而飞的高人!

直到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山凹才恢复了原来的安静,不再有人来打扰!

夜深人静,山凹处夜风袭袭,树木枝摇叶舞。夜空没有星光,也没有月亮,黑暗笼罩全山,大地陷入沉睡,只偶尔有一声虫类的鸣叫响起,在山凹中幽幽回荡。一切,似乎都那么平静。然而,此时,在那新坟下面却发生着绝对不平静的一幕!

那金灿灿的圆球没入坟中后,直接钻入了刚埋的婴儿体内,在婴儿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部位停了下来。那耀目的金光渐渐收拢,缓缓缩入金球内,似乎金球有无穷的吸引力,将所有外放的金光都如丝般一一吸了进去。

金球仍旧灿灿发亮,但却没有丝毫光线泄出,从金球表面散出的金色毫光,似乎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吸住了,虽在金球表面不断地闪跳游移,却始终挣脱不出去!而且那金色毫光非常诡异,不但能够转弯,还能像水一样附着金球表面流动,让人怀疑那是水而不是光!

当地面上最后一拨人离去后,金球如心脏般跳动了一下,在其表面的金色毫光突然大放光芒,如气球充气般慢慢鼓胀起来,当毫光刚好要透过婴儿的胸口泄漏出来时,却突然如水一般散了开来,向婴儿全身各处涌去。

不管是骨络还是肌肉,也不管是经脉还是血管,抑或是五脏六腑,全都不能阻挡那毫光的扩散!仿佛婴儿根本不存在一样,毫光畅通无阻的透过婴儿的每一粒细胞,每一粒分子!并且恰到好处的只在婴儿体内伸延,半点也不露出体外!

静止在心脏部位的金球轻轻跳动了一下,充斥于婴儿全身各处的毫光也跟着微微波动起来,一瞬间便带动组成婴儿身体的所有分子一起共振起来!分子沿着一定的轨迹如快乐的精灵般欢欣跳跃着,首先是心脏,在猛烈地震动了一下之后,突然化成了无数的分子颗粒,顺着毫光伸展的反方向向金球慢慢移动,并慢慢地将金球表面覆盖了起来!但从金球上发散而出的毫光却没有受到任何阻隔,一一穿过分子在婴儿全身各处流窜。

当由心脏所化的所有分子都附在金球表面时,金球轻轻一震,慢慢地原地旋转起来。随着金球的旋转之势,无数的毫光如漩涡般向四周扩散,附于金球表面的分子一一地被吸入球内,一颗颗,一粒粒,都在逐渐的消失中!

同时,婴儿的身体也在金球旋转的那一刻,缓缓地下沉!此时的婴儿仿佛是无形无质之物一般,就那么自如地穿行于泥层之间,并且速度如同自由落体一般,越来越快,到最后拉成了一条朦朦的,直往地心延伸的长线!

当婴儿到达地球球心的那一刻,高速下坠的身体突兀地停了下来。体内毫光微微往外一涨,整个地球随之轻轻震动了一下,毫光所及之处,所有泥土瞬间消失,硬是在球心处开出了直径一米的球形空间!婴儿的身体便悬浮其间,随着体内金球的旋转而慢慢旋转。

此时,附于金球表面的分子已经尽数被吸入球内,婴儿体内仍旧毫光充盈,金球旋转不断,组成身体的各种分子颤抖更是片刻未停!但此后很久很久,都再没有分子被吸附到金球表面。

在静静的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金球又轻轻震动了一下。紧接着,无数的分子颗粒密密麻麻地从金球表面浮现出来,并随着毫光的流窜,一颗颗,一粒粒汇聚于婴儿心脏部位,充满活力地跳动着。

当最后一粒分子也聚集到心脏部位时,所有分子一起都如水般涌动起来,彼此聚合、融入……渐渐地形成一体,浓缩成一个散发着微微金光的心脏!

就在心脏形成的时候,金球停止了旋转,毫光流窜间,肺叶一跳,化成了无数分子,顺着毫光反方向,渐渐向金球汇聚……

寂静中,没有时间,金球转转停停,婴儿也跟着转转停停。身体的各个部位被一个个的分解,吸入金球,然后再重新组合成型……同样的过程反反复复不断重现,金球虽然毫光依旧,但已不像一开始时那么耀眼,而且分子融入金球到再重新出现的时间间隔越来越久……

终于,当最后一个身体部位重塑完成后,婴儿体内毫光如潮水般倒退回金球内。金球光芒一暗,再无半丝金光射出,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金色圆球,但金球的旋转之势却未停止。

此时,金光收敛,随着金球的旋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丝丝细微的能量从婴儿外面被吸引了进来,在金球表面绕了一圈之后,形成一屡金色的气流在婴儿体内缓缓流转,所有经脉都被一一流遍,然后又返回金球处……如此循环往复,不休不止!随着外面能量的加入,金色气流也在逐渐的壮大成长中……

在黑暗中,漫长的时间,静悄悄地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色气流已壮大到一定程度,金球表面又渐渐恢复了光灿润泽!在某一个时间,金球轻轻一触心脏,又迅速弹开,然后……扑通!心脏终于跳响了第一声!

同一时间,随着心脏的那第一下跳动,整个地球如地震般抖了一抖!婴儿的身体也像是受到浮力般,一直往上升,往上升……

地球历1998年7月7日。

这一天是大日子!为什么?因为今天是神枫的十六岁生日!

神枫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对着神老爹的灵位……一张画像拜了三拜。

“神老爹,多谢你十六年前的今天收养了我,要不然的话这个世界就要少一个有为青年,多出无数寂寞少女!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激之情,我决定,今天用我打工挣来的五元钱去买个你最喜欢吃的鸡屁股拜祭拜祭你!老爹啊!不是我说你,就算有鸡屁股吃,你也不用高兴得连牙齿也跑到嘴巴外面吧?你看你满口黄牙,一脸贼相,就你这副老鼠样,在冥界怎么能吃香的喝辣的呢?又怎么泡美美把情妇呢?瞧你黄牙外突,嘴巴都合不拢,有好吃的也会掉出来,和美美亲热的时候还会把美美给咬伤了,难道你还想当吸血鬼么?不过你还真有当吸血鬼的潜质,不用打扮就一副鬼容!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就你一副糟蹋样,怎么会养出如此神俊不凡,潇洒不羁,人称少女杀手的我来……”

“噗哧!”

神枫顿时止住滔滔不绝的说势,脸一板,酷酷道:“语琪啊!难道我没和你说过,偷听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绝对不是淑女该做的事情吗?”

白影一闪,语琪从房内现出身来,笑嘻嘻道:“你说的这么大声,我还用偷听么?难道我没和你说过,一大清早吵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绝对不是帅哥该做的事情吗?”

说完还眨了眨美丽的大眼,扮了个鬼脸。

神枫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一连看了语琪几遍,右手大拇指与食指托着下巴,嘴中啧啧有声。

语琪穿了一身白色的连体睡衣,娇好的没有一丝暇癖的白皙脸庞上,两双如星星般的大眼扑闪扑闪,两双秀眉微微舒展,早起的慵懒之色尽显无疑,分外惹人怜惜!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皱着,更显几分可爱!樱红的小嘴抿成一线,似笑非笑间,饱满鲜艳得如一个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露在外面的两截手臂,洁白如玉,光滑玉润!赤着的一双脚丫,如十个调皮的精灵,轻轻地挠抓着地面。看得神枫的心脏不争气地加速了跳动的频率!

“你那是什么眼光?”语琪红着脸凶巴巴地嗔视着神枫,语气似娇羞又似恼怒,神枫听得差点连骨头都酥了。

“我想,我现在的应该是有色的眼光吧!”神枫故意把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手托下巴,头还微微点着。

“色狼!哼!”语琪娇媚地横了神枫一眼,一拧娇躯转身进屋,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唉!真可惜,为什么我的眼睛不能透视呢?”神枫盯着房门看了好一阵,微叹着摇了摇头,眼光重又落在神老爹的遗像上,皱眉沉思不语。

语琪,姓摇,与神枫的关系菲浅,是从小玩到大,自有记忆的时候起,生命中便有了对方的存在,十六年来几乎没有分开过,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堂兄妹关系。

当然,说是堂兄妹,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单只从姓上便可知道。摇语琪的父亲摇希与神枫的养父神气是结拜兄弟,而且关系比亲兄弟还铁,所以,本来毫不相干的神枫与摇语琪也便成了堂兄妹!自从神气去世之后,顺理成章地,还未成年的神枫就被摇希与他老婆映香收留了。

摇希与映香一直将神枫视为己出,十年来精心抚养,对神枫的宠爱程度,有时就连摇语琪也会吃干醋,经常会抱怨说到底谁才是他们亲生的。对此,摇希与映香只是笑而不答,但看神枫的眼神就会变得很忧郁,很怜惜,甚至还有一丝愧疚。

神枫虽然年龄小,但却与其他无父无母的孩子一样,变得很敏感,摇希与映香的异样他早已发觉,只是没有点破而已。而且他还猜到事情可能与神气的死有关!在神枫的印象中,神气是很健壮的,而且还是修炼古武有成的高手,可是有一天却不明不白的死了!

神枫当时只有六岁,对于神气的死,他并没有其他想法,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感到事有蹊跷。现在这个世界普通人的生命一般在一百五十虽左右,当时神气只有五十岁,正值壮年,又无病无灾,怎么会突然就死掉了?而且现今古武流行,练武成风,修炼有成的人生命还可以延长,一些内功高手甚至可以活个四五百岁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神气是修炼古武的,就算内功差点,但活个两百岁绝对不是问题,怎么会暴毙呢?何况,听摇希说神气武功还很厉害,更不应该是短命之人!

神枫虽然心存疑惑,但也没有追问。既然摇希与映香都不说,自然有他们的理由,就算问他们也未必会答,相信时机到了他们自然会说。

“小疯子!你在想什么?”语琪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脸上红晕未褪,眼睛如秋水,对着神枫扑闪扑闪,分外动人。

语琪穿了一件白衬衫,披肩黑发随意飘洒,有几缕搭在丰满的胸前,有点自然与微乱的美感,配上一条乳白色的牛仔裤,浑圆修长的双腿完全勾勒了出来,看一眼,便惹人遐思!白衣白肤,整个人显得清新而又精神。

“真美!”神枫心中暗赞,口中却没好气道:“叫谁呢?不是说了不要叫我小疯子么?”

语琪脑袋一歪,脸上一副无辜的表情道:“小疯子很好听啊!难道你不喜欢么?要不我叫你小疯疯好不好?”说完,用一双美丽的大眼天真地望着神枫,但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却躲不过神枫锐利的眼睛。

“算了!随便你怎么叫吧!”神枫叹了口气道:“我要出去了,拜拜!”

说完,神枫转身欲走。语琪忙向前走了几步,急道:“早饭还没吃,你要去哪?”

“当然是去买鸡屁股了,你刚才没听到么?”神枫头也不回。

“我也去!”语琪紧走几步,追上神枫。

神枫止步转身,看着语琪疑惑道:“你今天不是要和李域约会么?”

“哎!真的耶!”语琪突然醒悟,“我都差点忘记了。”

神枫望着语琪似笑非笑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李域,和他约会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也给忘了?他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伤心死了!”

“要你管!”语琪红着脸气鼓鼓地道:“我只是一时忘了,就算你不说我也很快就会想起来的!”

“那我走了。”神枫心中有点失落,深深凝视语琪一眼,缓缓转过身去。

“别走!你等我一下!别走哦!”语琪急匆匆地冲进了房间,不一会又如一阵风般飘了过来。

“给你的生日礼物,猜猜是什么?”语琪右手攒的紧紧的,俏脸微红,满眼期待地望着神枫。

神枫心中一暖,微笑道:“语琪的礼物当然是最特别的,我怎么猜得到呢?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

“真没意思!”语琪小嘴一抿,不满道:“人家可是花了很大心思才弄到的,你也不猜一猜。”

神枫看他不高兴的样子,心中不忍,正想胡乱猜几个什么让她开心,语琪立即满脸兴奋地将右手递到他眼前,小手一张,大喊道:“生日快乐!”

一颗两个拇指大小,白得透明的石头呈现在神枫眼前,其内隐隐有液状的能量缓缓涌动,温润的气息丝丝散发,透心舒爽!

“你在哪弄来的?”神枫吃了一惊,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可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能量奇石,对修炼内功有难以想象的奇效。但数量非常少,整个地球能用能量石来修炼的,无不是大富之人,一般人根本就舍不得用,因为其价格简直高得离谱!就像眼前这颗能量石,虽然小,但至少值一百万,一般人家就算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难怪神枫会这么吃惊!

语琪高兴地道:“这是我向李大哥要来的。有了它,你就可以修炼内功了。怎么样?高兴吧?呵呵!”

神枫天生不能修炼任何内功,这一直是他的心病。须知现在这个社会,人人习武,就像吃饭睡觉一般,偶尔有个不练武的,都会被看成是另类。除非你真的是知识渊博,才智惊人,否则,不会武就会永远曲居人下,甚至失去可生存下去的能力。这倒不是社会混乱,到处充满厮杀,而是因为现在找工作都把古武考核放在第一位,文凭倒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不会武功就只能从事一些低级的工作,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之所以变成这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修炼古武内功可以延长生命,在这个日渐舒适的社会,谁都希望有更长的生命来享受人生,在科技还无法实现寿命延长的前提下,修习古武也就变成众望所归!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修习古武比一般人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这不但表现在体能上,还表现在智力上。古武修炼越高,智力体能也都会成倍增长,做起事来得心应手,根本不是不会武功之人可以比拟的!

另外,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有些事情并不是用脑子就能解决的,有时还需要一点点武力。虽然有现代化武器,但私自持有武器是犯法的,用以伤人还要受到**的制裁。而若是以武的方式,堂堂正正的比试,只要不伤及无辜,**就不会过问,还美其名曰:武学交流。

所以用人单位招人也都是优选古武高手,不会武就只能靠边站!有一些大型的跨国公司,甚至根本就不任用不会武之人!总之一句话,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修炼古武!

神枫的不能习武,可想而知对他打击有多大,一直以来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嘲笑过,虽然他表面不在乎,其实内心非常的自卑,常常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和别人一样修习古武,而能量石正是改变他的契机。

“语琪!能量石很贵的。就算你和李域再好,也不能问他要这么贵重的东西啊!”神枫虽然激动,但还是强行按奈住夺过能量石的冲动。

语琪小嘴一阙委屈道:“我又不是白拿的。我和他签了借据的,这颗能量是大概值一百万,等我以后赚了钱就还给他。”

神枫心中感动,柔声道:“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你怎么能赚的到?你还是把能量石还给他吧,我不练武也没什么的。”

语琪把头摇的像波浪鼓:“那怎么行?你一定要练武!再说,我赚不了那么多钱,不是还有你么?等你学会了武功,赚钱肯定比我多,那我们不是可以一起还么?我们两个好好工作个几十年的话,一定可以还上的!”

神枫心头泛起一丝莫名的涟漪:“你要陪我还债还几十年么?”

语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红,低头道:“嗯!我们不是堂兄妹么?这是应该的。”想到和神枫一起还几十年的债,她就心就扑通扑通直跳,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她有点迷惑,自己这是怎么了?

神枫看着低头摆弄衣角的语琪,沉吟半响,缓缓接过能量石,只觉一股清凉从手心传入,汇成一道涓涓细流,慢慢流遍全身,舒服得透心头肺,让他忍不住有大叫几声的冲动!

“语琪!谢谢你!”神枫轻轻摩娑着能量石,感受到其内蕴涵的彭湃能量,心中激动,由衷地感谢道:“你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要如何报答你!”

“我才不要你报答呢!”语琪抬头,脸上红霞隐隐,飞快地瞄了神枫一眼,转身向房间跑去,“我还要去约会呢,我要打扮一下,不理你了!”

神枫望着语琪的背影,心中没来由的一痛。

又呆立了几分钟,神枫才长吸一口起,排解了郁闷的心情,忍住立时修练的冲动,将能量石收入口袋,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穿过几条小巷,神枫来到大街。扶林城虽然是一个繁荣的城市,但大清早的,街头还是显得有些冷清。此时七点不到,还不是上班高峰,加之现在是学校放假时间,原本早早起床的学生也都没了影儿,大概还窝在床上呼呼大睡。看看整条大街只有他一个学生模样,神枫还真有点不习惯。

非是神枫不想睡懒觉,而是他根本就睡不着。他的生物钟非常准时,一到清晨六点,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都必定会醒来!自从他懂事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有时他故意睡得很晚,甚至是凌晨五点睡觉,但毫无例外的,六点一到,钟声响起的那一刻,他就会准时地睁开眼睛。

神枫早就发觉自己很奇怪,似乎与常人不同。如果说早上六点准时醒来,让他感到好奇的话,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生过病,健康得比古武高手还离谱这件事又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还有一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让他感到恐怖。

比如说,他的身体受伤流血了,不用他包扎,血会自己止住,而且伤口迅速结疤、脱落,只要短短几分钟,在他身上就绝对找不到任何伤痕!还有更恐怖的,他不用吃饭也不会觉得肚子饿。他曾经试过整整一个月点食未沾滴水未进,不但不觉得饿,而且身体毫无异样,平时怎么样还是怎样。

他刚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怪异之处时,心中很是害怕,脑中总是浮现自己不是人的古怪想法!他也常常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妖怪么?

这些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就算他最信任的摇叔叔摇婶婶和摇语琪他也没说。因为他害怕,怕他们知道自己的怪异后,不要自己了。在这个世上,他只有这个三个亲人,他不能失去,也决不能失去!

时间久了,神枫也习惯了,不再为那些事烦恼,反正也没有什么坏事。除此之外他所有的一切,包括长相与生活习性都与常人无异,他也就把自己当成“人”来看待了。

神枫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凝目望去,原来是初中的同班同学赵蕾蕾。

“赵同学,你怎么在这?”神枫大是奇怪,他虽然不知道赵蕾蕾家在哪,但他可以肯定绝对不在附近。

赵蕾蕾双手背在后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说话,看她扭捏作态的样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莫不是和男生在这里约会?”神枫贼贼地想着,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到她约会的对象。

“赵同学你忙,我走了!”神枫笑了笑,举步从赵蕾蕾身侧走过。

“等……等一等!”赵蕾蕾突然说话了。

神枫应声止步,转身望着赵蕾蕾疑惑道:“有什么事么?”

赵蕾蕾已经抬起头,脸色通红如初升的太阳,眼睛虽然看着神枫,但却不敢与神枫眼光对视,只是在他身上游移,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慌张。

赵蕾蕾其实非常漂亮,是属于典雅温柔的类型。她今天穿了一身合体的白色紧身衣,把身上玲珑的曲线全部凸显了出来,看起来很丰满。她似乎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红嘟嘟的脸上有化过状的痕迹,小嘴嫣红,很明显涂过口红,但却淡而不浓,一点也不显得做作!一阵阵独特的香气随着轻风钻入神枫鼻孔,从不关心这些的神枫当然不知道是什么香水味,不过闻起来很舒服,让他忍不住偷偷地狠吸了几口!

“赵同学,你有什么事?”赵蕾蕾虽然漂亮,但自小和超级美女语琪一起长大,对于美女,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并没有被赵蕾蕾给迷住。

似乎鼓足了勇气,赵蕾蕾的目光终于与神枫对上,背在身后的双手也递到了神枫眼前,开口低声道:“祝你生日快乐!”

神枫一愣,望着前面那包装精致的盒子一时忘了回应。

赵蕾蕾见神枫许久不说话,一双兴奋的大眼渐渐黯淡,幽怨道:“你……你不喜欢么?”

神枫终于回过神来,忙不迭摇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奇怪赵同学竟然知道我的生日。”

赵蕾蕾羞怯地低声道:“同学录上有的。”

对于赵蕾蕾的有心,神枫有些感动,轻声问道:“你这么一大早来这就是为了送我生日礼物么?”

赵蕾蕾细不可闻的轻嗯了一声,头渐渐低下了。

“谢谢你!”神枫缓缓接过礼物,由衷道:“赵同学,我很高兴你送我礼物,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很喜欢的。”虽然是同班同学,但神枫与她并不是很熟,偶尔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她却记得自己生日,还这么热心地跑来送礼物,神枫是真的有点激动。

“不用客气。”赵蕾蕾偷瞄神枫一眼,扭捏道:“其实我……”

“好啊!我还以为你一大清早跑这么远来干什么呢,原来是给这没用的废物送礼物来了,哼!”

神枫转头望去,只见一个流里流气,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少年走了过来,正满眼愤怒地盯着他,脸上一副凶狠的表情,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他现在只怕已经死了千百次了。

神枫认得他,是初中的同校校友,但同级不同班,就做卧朴生,在学校很是霸道,仗着自己是五大古武世家……赵家的表亲,经常要挟勒索同学钱财,对赵蕾蕾更是一直穷追不舍,还放出话说赵蕾蕾是他的,谁要是敢动赵蕾蕾的心思,他就要打死谁!他人虽霸道,但似乎学了些赵家的武学皮毛,武功倒也不弱。很有几个不理他威胁而追求赵蕾蕾的,无不被他打的半死!

“你胡说什么?”赵蕾蕾满脸通红地指着卧朴生道:“神枫同学才不是废物,你不要胡说八道!”

卧朴生不屑地冷笑道:“不能习武的人难道还不是废物么?这小子除了脸蛋长的好之外还有什么用?”

“你!”赵蕾蕾给气得说不出话来。

俗话说是人就有三分性子,神枫虽然知道不是卧朴生对手,但被他说成是废物,岂有不生气的道理?

“废物你说谁?”神枫冷冷道。

“废物说你!”卧朴生下意识地指着神枫回答。

“唔!”神枫在卧朴生身上下巡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而赵蕾蕾则在一旁掩嘴娇笑。

卧朴生想了一会终于回过神来,怒道:“神枫!你活得不耐烦了么?不要以为有李域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

“卧朴生你不要乱来!”赵蕾蕾知道神枫不会武,急忙站在神枫身前挡着欲动手的卧朴生。

“蕾蕾你让开!”见赵蕾蕾如此维护神枫,卧朴生更是愤怒,他心中嫉妒得快发狂了。

“不!”赵蕾蕾坚定地道:“我决不让你伤害他!”

卧朴生脸上一连数变,最后狠狠地盯着神枫讥笑道:“怎么?你就只会缩在女人身后么?说你是废物还真是抬举你了!”

“卧朴生!你不要欺人太甚!”神枫沉着脸道。

“哈哈!”卧朴生得意地大笑,“我就是欺你又如何?你这废物,有种你就和我武斗!否则,你就是……”说到这,他突然住了嘴。因为他看到神枫眼内似乎有一道金芒一闪而过,虽然只是极短的一顺间,但他却感到心脏一缩,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卧朴生!你快走吧,不要在这胡闹了!”赵蕾蕾回头看了脸色阴沉的神枫一眼,心中很担心,咬着牙怒视着卧朴生。

卧朴生被赵蕾蕾一喝,顿时回过神来。对于刚才那瞬间的惊悚感,他只觉莫名其妙!想到自己竟然会对神枫产生恐惧感,他顿时恼羞成怒,大声道:“今天非要把你这废物打爬下不可,我要让你知道,我卧朴生的女人是谁也不能染指的!”

赵蕾蕾又羞又怒:“谁是你的女人?你真无耻!”

“闭嘴!”卧朴生说着,嘴中还嘿嘿淫笑。赵蕾蕾羞怒之极,出于女性的本能,她往后一跃,打算避开狼抓。但她却忘了身后站着神枫,是以整个后背都贴在了神枫怀里。

赵蕾蕾这一撞本是尽力后跳,已是用上了真气,神枫如何能挡?幸好赵蕾蕾身体一触及神枫就反应过来,全身真气凝而不发,才没有伤到神枫。但冲力却没有完全卸去,神枫当场被撞翻,本能地双手一环,从后搂住了赵蕾蕾的纤腰,还来不及感受那温柔的滋味,后背便撞在了坚硬的公路上,直痛得他哇哇大叫!

赵蕾蕾被神枫一抱,顿时浑身发软,娇躯发烫,软绵绵地使不上丝毫力气,任由神枫抱着躺在他怀里。

神枫呼痛,赵蕾蕾沉迷,但卧朴生可没闲着,一步跨到两人身前,抓住神枫右手,粗鲁地将神枫从赵蕾蕾身下拉了出来,右手捏着神枫脖子,嘿嘿阴笑道:“你这废物!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蕾蕾终于回过神来,羞红着脸慌慌张张从地上爬了起来,娇斥道:“卧朴生!你放开他!”

卧朴生心中更怒,嘿嘿笑道:“要我放开他也可以,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就行!嘿嘿!”

“你!”赵蕾蕾气得满脸通红,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赵同学,你别理他,他不敢把我怎样的!”神枫脖子被掐,又痛又难受,几乎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你这废物!你以为我会怕李域么?”卧朴生连声冷笑,“我今天就让你吃点苦头,看那李域又能把我怎样?”

赵蕾蕾大惊:“不要伤害他!我……我……”

“怎么样?答应做我女朋友么?”卧朴生炙热的双眼直直地盯在赵蕾蕾白皙美丽的面庞上,脸上满是邪恶的笑容。

“我……我……我答应你就是……”赵蕾蕾终于掉下泪来,“你快放了他!”

“好!那你先亲亲我再说。”卧朴生笑眯眯地望着赵蕾蕾,轻眯着眼睛翘起一张丑陋的嘴,“要亲我的嘴唇哦,嘿嘿!”

“你!”赵蕾蕾气得指着卧朴生说不出话来。

“卧朴生!你真他妈卑鄙无耻!”神枫大怒,忍着脖子剧痛,左手握拳,狠狠朝卧朴生那生厌的大嘴砸去。

砰一声响,紧接着是卧朴生的一声惨叫。在色迷心窍猝不及防下,卧朴生硬是被神枫打得满口鲜血,几乎连门牙都被打掉。

“你他妈去死!”卧朴生终于怒得失去了理智,松开神枫右手,在赵蕾蕾的惊呼声中,狠狠一拳当胸砸下!

卧朴声这一拳已经用上真气,劲风呼呼,气流涌动,拳头处微有道道白光射出。赵蕾蕾惊得心胆欲裂,她知道,凭卧朴生古武地阶六流的实力,这一拳下去,没有丝毫内力的神枫必定是骨折筋断,惨死当场!她不由得捂住眼睛惊叫起来:“不要!”

蓬一声震响,卧朴生一拳实实在在地击在了神枫胸口。看着神枫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卧朴生嗜血的咂了咂嘴唇,狂吼道:“去死吧!”全身真气尽数涌出,直往神枫体内贯去!

神枫只觉一股大力从胸口涌入,五脏一阵撕裂般地疼痛,一道鲜血从口中标射而出!他似乎感觉心脏部位有什么东西狠狠跳动了一下,然后便是满眼金光闪动,卧朴生惨叫一声倒飞而出!他身体失去依托,也缓缓软倒于地!

赵蕾蕾听到卧朴生惨叫,诧异地放下捂在脸上的双手,见神枫爬在地上不断吐血,慌忙跑过去扶他,口中带着哭音道:“神枫!你没事吧?神枫!”

神枫又咳出几口鲜血,深喘了几口气,望着三丈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卧朴生,虚弱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赵蕾蕾稍稍放下心,看了死人般躺着不动的卧朴生,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神枫摇了摇头,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只看到金光一闪,卧朴生便惨叫着被击飞了,他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高手躲在一旁救了他。左右张望了一会,见有不少人发现了这边的异状,三三两两的聚在附近交头接耳。现在这个社会武斗成风,他们也不会过来干涉。神枫扫来瞄去,也看不出是谁救了他。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赵蕾蕾担心道。

“不用!”神枫自家事自家知,凭他那怪异的体质,根本不需要担心,只这一会他已经不那么难受了,口中也不再喷血,只觉体内有丝丝凉意在流转,所过之处舒泰之极!

“他不会死了吧?”神枫有些担心地望了望一动不动的卧朴生,毕竟卧朴生与赵家家沾亲带故,身份特殊,若真的死掉了,那可不妙!他倒不是担心自己,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真正的要钱没有,贱命倒是有一条,没什么好怕的。不过,若是因此连累到摇叔叔一家的话,那自己可就真的罪不可恕了!

“应该不会吧?”赵蕾蕾也有些惊疑不定地望着卧朴生,时而又转头看看神枫,眼中满是忧色。

神枫挣扎着站了起来,在赵蕾蕾的搀扶下走到卧朴生身边。只见卧朴生四肢大张平躺于地,双眼紧闭,嘴角还挂着一缕鲜血,最奇怪的是整张脸居然呈现一片淡金色,给人一种金属的质感,看起来骇人之极!

神枫与赵蕾蕾对视一眼,一时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许久,赵蕾蕾颤声道:“难道他真的死了?”

神枫皱了皱眉,缓缓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卧朴生胸口,听到了有微弱的扑扑心跳声,不由放下心来:“还好没死,不然可就麻烦了。”

赵蕾蕾一听凝重的神色也缓了下来,忙问道:“那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神枫一阵沉吟,心中虽不愿意,但若放任不管,要是卧朴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这笔账还是会算在他头上,说不定还会连累赵蕾蕾。

“也只有这样了!”神枫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去扶卧朴生,“你可千万别死翘翘啊,虽然不是我伤了你,但伤你的人不露面,你若死掉,我可就要背黑锅了!”

神枫说着,右手触上了卧朴生左肩,两人身体同时一震,卧朴生哇的一声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脸上的淡金之色更浓了。

“怎么了?”赵蕾蕾吃了一惊。

神枫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反而轻轻闭上眼睛,右手按在卧朴生肩头一动不动,状似沉思的模样。

神枫刚才一碰到卧朴生,心底便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就像是遇到自己的老朋友一般,熟悉的感动瞬间遍袭全身。他暗暗觉得奇怪,他对卧朴生根本就没有任何好感,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心中那莫名的熟悉悸动却又如此清晰,让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其真实性。他不由闭上眼细细体会,去捕捉那丝玄之又玄的神秘感触。

终于,他发现了让他产生这种玄妙感受的原因。不是因为卧朴生这个人,而是其体内有一种他非常熟悉的东西存在!那东西他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但他却能清晰的感知,从它那微微波动中传过来的讯息,让他感觉熟悉而又亲切,就像自己的手脚一般,似乎是自己身体某部分的延伸!

“是它!”神枫心中一喜,他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他从懂事时候开始,便能若有若无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能量在流转,虽说他能感觉到那能量的存在每每只在一瞬间,过后又渺无踪迹,但他非常确定那股能量是真实存在的!现在,卧朴生体内就有他所熟悉的能量!

虽然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那能量从小就与他相伴,虽然他能感受到的时间总共加起来也不超过一个小时,但他心中却有一种“这是我的”的想法。

神枫只是下意识的如此想,没想到卧朴生体内的能量却仿佛收到他的召唤一般,居然尽数流向按在卧朴生左肩上的右手,缓缓注入他体内,最终消失不见。

“哼哼!”神枫正摸不着头脑,感觉卧朴生的身体动了一下,忙拿眼望去,发现他脸上的淡金色不知何时已经消失,虽然还有些惨白,但总算是有点血色了。

卧朴生眼皮一阵跳动,慢慢张了开来。看见神枫蹲在自己旁边,想起刚才的事,不由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却感到浑身如虚脱一般毫无力气,连苦修多年的真气居然也龟缩丹田不愿出来。原本爬起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却费了半天劲,最后还是在神枫的帮助下才勉强站直身体。

“哼!”卧朴生一甩手,将扶着自己身体的手打开,对着神枫怒目而视,眼中是恨是疑,还隐隐有一丝恐惧?

卧朴生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毫无半点武功的废物竟然能将自己打伤,而且打伤他的那股力道又是如此的诡异,诡异到让他产生最原始的恐惧!他一想到刚才力道及身时的感受,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悸,心底竟然升起一种绝对无法抵抗的恐惧感!

“人人都说你毫无半点武功,没想到却是拌猪吃老虎,掩饰得可真是好啊!哼!”卧朴生虽然此时对神枫有点畏惧,但还是不愿丢了面子,死盯着神枫恨恨地说道。

神枫不禁愕然,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苦笑道:“你以为是我伤了你?我可没那个本事!若不是刚才有高人相助,我早就被你一拳打死了!”

“高人相助?”卧朴生左右瞄了瞄,附近围观之人不少,也不知哪位才是高人!不过他倒是宁愿相信真的有高人相助,也不愿相信神枫武功比他好!他心中稍微好过了点,转头望了望赵蕾蕾,又狠狠瞪了神枫一眼,狠声道:“这次我就饶了你,下次可别犯在我手上!哼!”

卧朴生丢下这句狠话,便抚着胸口慢慢走了。

“你……你真的没事吗?”赵蕾蕾还是有些不放心。

神枫抹了抹嘴角的血污,笑道:“当然没事!我现在可精神的很呢!”

赵蕾蕾又仔细地查看了神枫的脸色,确定没有异样,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她说着说着,脸上慢慢浮上一抹红晕,头也越来越低,几乎都要挨着胸脯了。

神枫有点感动道:“赵同学!谢谢你……”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