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皇上轻点爱小说(米若胡御医)整本免费

《皇上轻点爱小说(米若胡御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33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米若 胡御医

遇上这样的帝王也是够了,他分明是她的姐夫,可是他居然借酒而强占她,生生将她升级为帝王的妃子不爱她干嘛不放了她,养在宫里让她姐妹闹离心的

皇上轻点爱小说(米若胡御医)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皇上轻点爱小说(米若胡御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如此疼爱我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得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我一直一直含嚼着这句话,像没加糖的咖啡一样苦涩,哪怕是喝干了,可苦还在舌尖心头里萦久不散。

火烧在身上,撕裂一般的疼痛着,几度的黑暗,几度的光明,迷迷离离得彷若彷近,谁在叫我,一声一声穿透了所有的鼓燥,倏地都静了下来。“米若,醒醒。”担忧和哀求的声音混着我难以忍受的痛疼里,让我的脑子慢慢地清醒了起来,刺眼的光线,浓香的药香味道,透破了重重的黑雾和重楚,越发的清皙起来。

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发,哭泣的声音说:“米若,你醒来,没事了没事了。”

声音如此的心疼啊,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她。盘辫成髻,长裙垂地,素衣宽袖,舒袖暗香雪肤黛眉,杏眸樱唇,端是难得一见的佳人。

我静静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双眼,就连哭的样子也是这样的美。

“米若。”她欣喜地叫了一声,泪却流得更凶了,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米若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我看清,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这是一个陌生的人,可是她握住我的手很紧很紧,想要给我力量,想要抚慰我身上的伤痛。

“米若,都过去了,别怕,姐姐不会再让任可人伤害你的。”她用帕子捂着鼻子,哀痛怜惜的眼看着我的脸,看着我头发,雾气化成水,从美丽的眼里流出来。

米若,我的新名字吗?陌生的地方,我新的开始,新的旅程吗?

自称我姐姐的女子,一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发,伏在我的脸边低低地说:“米若,你怎么这么傻呢,一个女人的头发这么重要你也剪掉,米若,我们忘了他,姐姐不会再让任何人来伤害你的,我以顾氏的名义发誓,我顾心素馥妃绝不再让我妹妹受半点伤害。”

她声音清脆悦耳,字字却说得无半点的软弱。

我看着她美丽的脸宠,心划过一些感动,轻轻地张口叫:“姐姐。”可是喉中竟然如火一样的痛,什么字也叫不出来。

她听到沙沙哑哑的杂音,越发的哭得凶,将脸埋在我的枕间。

“馥妃娘娘,药煎好了。”外面有人轻轻地叫。

她抬起头用帕子察脸颊的泪,却发现那是湿漉漉的帕子,丢在地上就用衣袖擦拭。

我拉着她的衣服摇摇头,硬是挤出一丝丝的笑。

“你想说什么?米若。”她低下头认真地看着我。

我吃力地抬起手,在她的脸颊擦去那颗晶莹滑下的泪,这么美的女子,不应该哭的。

她却是越发的哭得凶了,一手捂着嘴闭着眼睛无声地大哭着。

“馥妃娘娘,药煎好了。”门外的人再次的提醒。

她咬唇闭目,那泪还是从长长的睫毛下滑出,然后长吸一口气,冲我笑了起来,笑开的梨花颜啊,怎生的倾国倾城。

“容儿,去请御医过来,米若醒来了。”她声音冷淡,已听不出有几丝的波动。

门外的人恭敬地道:“是,馥妃娘娘。”

她出去端着药进来,眼波柔如水般,软声地说:“米若,来先喝点药。”素手搅动白瓷调羹,樱桃小口轻轻地吹,热气散开像是烟雾般:“有点苦,米若最怕吃苦了,姐姐保证米若只吃几口就好了。”

她的口气像是哄孩子一样,一口一口那般的温柔,甚至于那药汁滑出些在我的唇角,她都心疼得赶紧用雪白的袖子给的擦去。

药很苦,似还甜。

重生得人对我如此珍惜,算是对我的另一种补偿吗?

她对着我又笑,然后又笑出了泪,我看得出来她很在乎我,很爱我。

“馥妃娘娘,胡御医来了。”

“进来。”她整了整衣容淡声地叫着,却拉着我的手低声地安慰我:“别怕,这是宫里的胡御医,不会伤害你的。”

我想,经过死的人,是不会害怕。可是我说不出话来,我也不能告诉她,她一定会哭的。

胡御医进来,灰白的头发,灰色的衣妆显得沉重,他恭恭敬敬地先对着我们施礼:“下官叩见娘娘千岁。”

“不必多礼,米若刚醒过来,本妃谨照着御医所说,让米若先喝了几口药,胡御医再给米若瞧瞧。”

她在对别人说话,淡淡的不显任何的情绪。

胡御医过来,她将我的手轻放在身侧,朝我一笑:“米若不怕,姐姐陪着米若。”

胡御医便给我把脉,好一会又叫我张开口让他看看,然后才恭敬地说:“馥妃娘娘,顾小姐的脉象已经平稳极多,心神也俱已平和,只是喉中却依然溃烂,必得几个月服用药,也许就能说话。”

“也许?”姐姐声音拉长,带着怒气:“本妃要确定。”

他脸上微微的有难色:“馥妃娘娘下官也不敢下断言来欺骗娘娘,顾小姐的喉咙伤得极重。”

“不管是什么药也好,总之本妃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治好米若的喉咙,听好,不惜一切代价。”字字铿将而有力。

那御医一躬身:“下官明白。”

他退出去,门再次合上,姐姐回过头来,软声地说:“米若不要怕,你会能说话的,米若你快些好起来,不要再吓姐姐了,这个世上就只有米若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了。”

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泪,落在我的手背上,灼得我心里也生痛。

如果这是感情,如此的真挚。

我求之不得的感情竟然唾手可得,我只付出喉咙痛疼,浑身痛疼的代价,多值啊。这表面的痛,会好,那就不代表着疼痛。

我也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我不想她走,姐姐,姐姐,这么美,这么疼爱我的姐姐,你会不会一直疼爱我。

她仿若能看得出我想说的话,玉指轻柔地握紧我的手。

她是馥妃娘娘,可她是我姐姐,在别人的面前,她冷淡而又高贵,可她不假她人之手来照顾我,亲自给我喂药,喂饭,晚上也是守着我而眠,除了胡御医来日日来给我把脉,否则谁也走不进这房里。

秦漠,我不是没人爱的,秦漠,我已经忘了你,你看,在这么一个世上,我有一个姐姐如此珍爱我,生怕我会离开她。

正想着,红门吱的轻开,姐姐一身淡黄色的宫装带着七分的娇俏与明艳,衬得那肌若白雪一般,云鬓高挽,淡施薄粉,明艳得如阳光一般。

她轻手轻脚地进来,还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石榴花,香气清冽甘苍。看我挣扎着起来,她眉开眼笑:“是姐姐吵醒了米若。”

我摇摇头,她将花放在桌上过来扶我:“米若也躺了这么多天了,一定闷极了,米若最不喜欢躺床上了,不过胡御医也说身体好些多走走才好的。”

我四下寻了寻,这房里很多事物大略我还是明白的,就是我找到不任何一种能照亮的东西。

环顾了许久,姐姐也似是知道我想找什么了,笑容褪了下去轻声地说:“米若,咱们不要镜子,姐姐给你梳头。”

我摇摇头,然后很坚定地看她。

我知道脸上曾经也疼过,我不怕面对。

姐姐轻叹口气,然后让宫女找来了镜子,我看到了镜中的我,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烟波秋眸水盈盈,肌如白雪,只是左颊的白雪之上,三条痕迹清皙可见,仿若是什么划过的,当时一定很伤,手指微微地一碰,还带着几分由心里生出的痛来。头发,还有姐姐说过的头发,也绞得像狗啃一样的长短不一。

姐姐拉下我的手,心疼地说:“别碰,米若姐姐发誓,会用最好的药,把你的脸还复如初的。”

我微笑,只能对着她微笑,不想感动而哭,先哭出声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的,我不喜欢让爱我的人流泪。

姐姐给我洗脸梳妆,在颊上淡施薄粉,轻描那显得苍白的樱唇,梳着长短不了的发,她有一双巧手,可以把憔悴的我,妆出一个纤细明媚,然后从桌上取来石榴,姐姐巧手插在我的的发上,压住了我的苍白,惊艳了铜镜里的容颜。

她赞叹:“红色果然最适合米若,瞧,多好看啊,姐姐带你出去走走,晒晒太阳,看看你最喜欢的石榴花,开得多美啊,只等着你去欣赏呢。”

出了门,便看到是铜雕的长嘴鹤,然后是宫栏红柱黄琉璃瓦,柏树翠绿翠绿的叶子凝着绿烟在流灿般。

姐姐扶着我下了石阶,慢慢地从树下走过。

“恭喜顾小姐身体大好。”一个宫装的女子甜润地说。

姐姐笑了:“米若如今身体终是好些了,你们侍候着也辛苦了,容儿今儿个重赏兰陵殿的宫女公公。”

“这是奴婢们份之事。”

“本妃说赏便是赏。”姐姐眼含笑意:“以后还好生的照顾本妃妹妹,本妃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唤容儿的宫女也十分的机伶,嘴甜地说:“谢馥妃娘娘的赏赐,能照顾顾小姐是奴婢的荣幸。”

我和姐姐走得极慢,她心情极好地说:“姐姐这兰陵宫里的花园,就从左则这小圆门进去。”

可是还没有到门口,宫女容儿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有些焦急地说:“馥妃娘娘,刚才奴婢出去打赏守门的奴才,看到皇后娘娘的凤驾快到兰陵宫的门口。”

姐姐的脸色一变,对着我却柔柔轻声地说:“米若,姐姐要见皇后娘娘,一会就过来陪你看石榴花,容儿,你好生侍候着。”微使了个眼神,容儿就过来扶我:“小姐,这边走。”

前脚进了后花园,耳后就能听到宏亮的声音喊:“皇后娘娘驾到。”

眼前一片开阔,鲜红得如火一样的石榴开得荼靡一片,艳如泣血一般。

“如今正是五月,石榴都开了,小姐喜欢吗?这是馥妃娘娘特地为小姐栽种的。”

我冲她点点头,想弯腰下去闻闻石榴的香味。

宫女却更机敏,已经极快地蹲下去折了几枝奉到我的面前:“小姐身体初好,得小心些。”

好个机伶的丫头,我朝她赞赏地一笑。

后花园的石榴多,太艳,看得久了眼睛有些生痛,才伸手揉揉眼角,容儿更开口说:“小姐,不如到树下坐坐,这日头晒得久了可不好。”

靠着墙的树下,有着石椅子,容儿擦净再垫上帕子才让我坐。

“小姐渴吗?奴婢去给小姐端些蜂蜜水来润润。”

我点点头,她才走几步又赶紧回来:“小姐坐一会,奴婢马上就过来。”

微叹口气我低头看着指尖,幸福啊,如今真的是幸福,低头能闻到的是清冽的香味,抬头看到的是蓝天白云,没有人再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死,如果你死了那多好啊。现在的姐姐把我捧在手心里疼着,就怕我一个皱眉有哪点不顺心之事。

泪珠又从眼角滑出,落在我的指尖上,我拢起指尖闭着双眼,想好,要忘了他的。

“这就是顾二小姐吧。”淡淡的声音,却饱含着一种威仪。

我睁开眼睛,看着宫女簇拥而进的那个为首女子。身穿淡蓝色的轻罗衣,简单却又不失大雅,脸容端庄中带着雍容,正仪态万千地朝我走过来。

我说不出话,也不知要怎么行礼,姐姐已经在她的后边开口了:“皇后娘娘,舍妹喉中疼痛不能说话,皇后娘娘也听胡御医说了吧,米若她受惊极深,初初见臣妾也都惊哭不已,连我这个做姐姐的,她也怕。”

皇后凤眼打量着我,微带着惋惜地说:“真是苦了你了,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好生在宫里养着身体,皇上会为你作主的。”

我含笑,微微地点头。

姐姐已过来扶我:“臣妾替米若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

“也不是什么人,她身体好了馥妃也就不必这般操劳,这几日皇上可念馥妃念得紧呢。”皇后看向姐姐:“如若馥妃妹妹不介意,便将那小贱人交与本宫审查,本宫切切不会让馥妃妹妹不满意,此事就连太后也惊动,若是馥妃妹妹疼妹心切,如若处置上失了偏差,只恐不好。”

姐姐一听这话,目光清凌口气也冷了起来:“臣妾谢谢皇后娘娘的体怜,只是那贱妇伤我妹妹这般深,我岂能白白放了她。”

“本宫倒也不是那意思,馥妃妹妹你多虑了,臻王爷在玉门关大获全胜搬师回朝,如若此事处理得不周全,本宫倒是替妹妹担心啊。”她意味深长地笑。

这话,似乎有关于我,我静静地听着,似懂非懂。

姐姐一笑,秀眉微挑:“皇后娘娘的心思臣妾懂,皇上答应过臣妾,让臣妾处理这事,皇后娘娘也放心,臣妾必定会审个清楚仔细,必会让太后,还有臻王爷都明明白白。”

姐姐说到臻王爷的时候,声音咬得很紧。

皇后似乎知道姐姐的坚定,也不执着说这事了,而是看着我笑:“顾二小姐好生养身体,好些了再到关睢宫里走动。”

“臣妾会带妹妹去的。”姐姐说。

皇后似笑非笑:“这一片石榴可真美,馥妃娘娘和令妹感情可真深,叫本宫也羡煞不已,冰玄,回宫吧,馥妃不必远送,多些时候陪令妹才是,毕竟臻王爷就快回来了。”

“恭送皇后娘娘。”姐姐亦是淡淡地说话。

直至她走了出去,姐姐深深地一口气,对我又温柔地笑:“米若不怕,姐姐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的,包括臻王。”

我笑着将她紧抓的五指一一地抚平,轻靠着她的身体,好好地体会着这一种用心的呵护。

五月的光景,是流着绿烟带着明媚的叹息的,天空的蓝,明透得没有一丝的阴霾,红艳艳的石榴花,依然放肆地荼靡着它的生命。

我眨着眸子不舍地看着,姐姐牵起我的手:“别看了米若,今儿个姐姐带你去一个地方,姐姐要让你看着,那个差点害死你的贱人,是怎么匍匐在你的脚下,向你求饶。”

姐姐带我去的地方,有点远,已是出了兰陵宫,一般红色的衣服让姐姐带着好几分的威仪,还有着一种凌厉而又迫人的气势,姐姐今天是兴奋的,琉璃双珠做的耳环一步一个摇动,声音清婉动听。

我拉着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手心里,轻轻地写着字,我不想去,我只想在兰陵宫,只想和姐姐一起。

姐姐停了下来,精致的脸容是一片沉静,轻声地说:“米若,别人都欺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岂能放过,打我一掌,我必还之。何况是那贱人伤得你,差点就让姐姐…。”

眼一红她又想要哭,我拉紧她的手便没有再拒绝去。

重重的宫阙,花香簇簇宜人,醉的是这人间五月天,有的是阳光几许朗,有的是百花来压岁月。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