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头号甜宠,腹黑军少隐婚妻小说(蓝祈芸傅子爵)整本免费

《头号甜宠,腹黑军少隐婚妻小说(蓝祈芸傅子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33 作者:佚名 标签: 傅子爵 蓝祈芸 霸道总裁

婚礼现场,她当中被新郎羞辱她一怒之下和一个陌生男人缠绵一夜,在他的身下,妖艳绽放却不曾想,自己睡的竟然是冷面军少,并意外跟他结婚他宠她,爱他,任她为所欲为,直到她揭开他的真面目

头号甜宠,腹黑军少隐婚妻小说(蓝祈芸傅子爵)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头号甜宠,腹黑军少隐婚妻小说(蓝祈芸傅子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一夜,怎么够!

婚礼现场,豪华万象中处处弥漫着浓郁的喜庆。

只不过,门口牌子上面的“前任与狗,不得入内”几个大字极其引人注目。

蓝曦月看着这块牌子,红透了眼眶。

这场婚礼,原本她才应该是新娘,可如今的“前任”指的分明就是她……

呵!

她看了看身上的一袭白色婚纱,咬了咬牙闯了进去。

“新郎傅子爵,你愿意娶新娘蓝祈芸为妻吗?”神父庄严的声音响在现场。

“我愿……”

“他不愿意!”

蓝曦月心口一滞,扯开嗓子大声的打断了傅子爵的回答,“这场婚礼的新娘,应该是我!”

她指向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上个月,他刚刚跟我求了婚。”

尾音刚散,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无视所有人,目光紧盯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通红的眼眶包裹着无尽怨恨。

男人五官棱角分明,眉骨飞扬,漆黑的双眼锐利有神,即使他坐在轮椅上,可浑身散发出的狂傲气息丝毫不影响他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只不过,他看到蓝曦月,嘴角的笑意霎时消散,薄唇紧抿,冷意乍现。

蓝曦月心底发凉。

“姐姐,你是不是疯了,这是我的婚礼,你为什么要穿着婚纱来破坏我的婚礼!?”蓝祈芸对着蓝曦月,晶莹着泪光大声喊道。

蓝祈芸,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蓝曦月咬牙,冷眼怒视着她,抬着脚一步一步的往前逼近,“蓝祈芸,作为妹妹,抢了姐姐的未婚夫,竟然还有脸说我故意来破坏你的婚礼?”

“姐姐,子爵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蓝祈芸红着眼委屈的说道。

“喜欢你?”

“呵……”蓝曦月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冷笑,“请问一下,子爵双腿出事的时候,是谁陪伴在他左右日夜照顾他?他公司濒临破产的时候,是谁对他不离不弃支持鼓励他?那时候,你又在哪里?”

“姐姐,我……”

“你给我闭嘴。”愤怒充斥了蓝曦月的大脑,她冷眼瞪了一眼蓝祈芸,偏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傅子爵。

“子爵,你跟我说过,跟你并肩站在婚礼仪式前的那个人只会是我,那时,我们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就在昨天,你还跟我说让我穿上婚纱,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蓝曦月的眼眶泛起了肿,声音哽咽至极。

“姐姐,你在乱说什么。”蓝祈芸眼里是不屑的嘲讽,“你拿着我老公的钱到处乱找男人,却不让我老公找真爱,说得过去么?”

蓝曦月的心头猛地一震,双目不可置信,“蓝祈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站在他们的身前,声音冷沉。

“姐姐,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

蓝祈芸说着,朝礼台右侧的工作人员使了使眼色,“像我们这种家庭,每天都生活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我早就劝你,不要经常混夜店跟男人乱搞,你偏不听,看吧,这一次就被拍到了……”

“你胡说。”蓝曦月根本就没有混过夜店,又怎么可能跟别的男人乱来。

“我是不是胡说,你看了之后不就知道了么?”蓝祈芸看向现场的大荧幕,眼里的嘲讽显而易见。

蓝祈芸的挑衅刺红了蓝曦月的双眼,她紧咬着牙看向了大屏幕。

奢靡的夜店,男人跟女人站在吧台,姿态亲昵暧昧,虽然有点模糊,但还是能够看得清女人就是现场的蓝曦月无疑。

视频的暖昧腥红了她的眼,她只觉脑袋‘轰’了一下,头重脚轻。

假的!

视频一定是假的!

“这下子满意了?”一直紧抿着薄唇的傅子爵掀唇了。

她瞥头,正见傅子爵眼神鄙夷,仿佛自己就是无比肮脏的臭虫一样,心头狠狠一颤。

“蓝曦月,你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背着我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乱搞,你把我的脸面往哪搁?”

傅子爵冷声,“你这种女人,根本就不配成为我的妻子!”

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伴随而来的,还有止不住的鄙视和嘲讽。

然,外人的眼光她可以不在意,唯有那个深爱的男人,她无法无动于衷。

下意识的,蓝曦月伸手抓住傅子爵的手,神色惊惶,“子爵,这是假的,你要相信我,我是被诬陷的。”

傅子爵如刀削的脸没有任何的神情,“证据确凿,你居然还想狡辩,蓝曦月,你真让我恶心。”

蓝曦月的脑袋一嗡,不敢相信这么无情的话竟是从傅子爵的嘴里说出来,“子爵,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你怎么不信我?!”

“你,不值得我信任。”傅子爵眼色狠厉,声音冰凉,甚至还带着不屑的嘲弄。

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蓝曦月心底止不住的往下沉,自己爱了那么久的男人,竟然连一丝信任也不吝于给自己。

“姐姐,你死心吧!”

蓝祈芸勾唇一笑,涂了红蔻丹的手指暖昧的搭在傅子爵的肩膀上,眼神得意,“你以为子爵行动不便,可你不知,我们两人早就发生了关系,即使没有这段视频,他也不可能会娶你的!”

“老公,很抱歉,你受伤时我没能陪在你的身边,可你知道,我当时有苦衷。”她柔声,“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扔下你一个人了,好不好?”

“好。”傅子爵拥紧蓝祈芸,仿佛她就是他心尖上的宝贝。

他的话落,蓝祈芸看向蓝曦月的眼神,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得意。

“你,你们……”

蓝曦月双眼蓦然瞪大,心脏如被千斤重锤猛地砸下来,呕心泣血的痛。

接踵而来的打击,使得她气血上涌,双目赤红,“蓝祈芸,你这个贱人,竟然勾引子爵……”

她的手伸出,作势想要狠狠的打向蓝祈芸的脸庞。

“蓝曦月,”一股力量扼住蓝曦月的手腕,即使他坐在轮椅上,也无法掩盖他身周阴寒的气息,“我给你三秒钟,立刻滚出我的婚礼!”

不容置喙的驱赶,透露出万分的不耐。

蓝曦月心底猛然沉到谷底,身体所有的力量像是瞬间被抽走,心脏堵得发痛,连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

最后,她是被保安强行拖拽出傅子爵和蓝祈芸的婚礼现场!

是夜十一点,魅庭酒吧,蓝曦月如提线木偶般拿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往嘴里灌,酒精刺激着身体,晕红了她的脸颊。

蓝曦月的脑袋趴在桌面上,醉糊地看着酒瓶,痛,却依旧蔓延着身体每一根神经!

无私的陪伴和付出,换来的竟是无情的背叛。

呵……

这操蛋的世界!

昏黄的夜灯下,蓝曦月迷糊的视线穿过空气,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角落的男人。

在熙攘的人群中,他显得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又是那么的耀眼夺目。

端正的坐姿,身周弥漫的清冽气息,霎时夺去了蓝曦月仅存的意志力。

“男人,我看上你了,多少钱,今晚陪我一晚!”她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透着酥人沁骨的魔力。

“我像卖的男人么?”他眉骨微扬,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不卖,那我卖给你!”她低头,眼睛醉眼朦胧,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他掀开她的手,淡凉启唇,“我对你这种随便的女人,不感兴趣!”

“呵,”蓝曦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傅子爵的那张脸,“说得冠冕堂皇,还不都是跟别人滚在了一起。”

他的眉头一皱,心头莫名的不舒服,这个女人被背叛,把自己当做发泄对象。

“女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他抬头,低低的嗓音从他的喉间溢出,声音即使很轻很淡,却有一种刺破内心的穿透力。

蓝曦月神色微顿,酡红的脸颊低下,凑近他的脸,纤细的手指捏起他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你是,男人……”

他的脸,怔了怔,毫无预兆。

这个女人,出乎意料的有趣,本想推开她,骨节分明的手却是握住她的手,玩味的笑自唇间漾出,“这里到处都是男人,你可以去找他们!”

蓝曦月摇头,嘴唇邪魅一勾,“那么多男人,我就只要你!”

他的心,再次莫名一动,“女人,你不要后悔!”

……

奢华的酒店房间,暖昧的气息弥散四周。

她的眼被蒙上黑色眼罩,身子再被大力扔到床上,一股灼热的气息随之扑面而来。

“女人,我再给你一次后悔的机会。”

男人趋身上前,低沉的嗓音落入她的耳畔。

她的眼前一片昏暗,但并没有丝毫的害怕和抗拒,仰起小脸,掀唇道:“我做事从来都不会后悔。”

“嘶啦……”

伴随着蓝曦月的话音消散,男人的大手一扯,她身上的累赘瞬间被撕扯掉,刺耳的声音响起,扑通了她的心跳。

第一次,第一次如此坦诚的和一个男人相见。

呼吸紧凑,她的胸前不受控制的上下起伏,落在男人的眼里,犹如诱人采摘的樱桃,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泛起红色,身体的灼热感愈发的浓厚。

这个女人,竟然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凝眉,他按住她的手,肆无忌惮的索取着她身上的美好……

“啊……”

痛,蓦然袭上来,她紧抓着被褥,努力不发出丝毫声音。

可是,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她终是止不住的轻吟出声。

她的娇嫩,兴奋了他的神经,更加快了动作。

室内旖旎,窗外迷蒙的夜色笼罩而下,更添了暖昧的气息。

……

次日,太阳冉冉升起,阳光透过纱窗帘落在蓝曦月的脸上,落下了斑驳的影子。

她艰难的睁开双眼,宿醉残留,喉咙干得难受,无意间瞥首,正见浴室内,男人的身子影影绰绰,蓦然间,她的心头一紧。

昨晚暖昧的画面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酡红还未全部散去的小脸再次红了一个色度,火辣感似要破体而出。

咬了咬牙,蓝曦月掀开被褥,快速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走向房门前。

趁着他还没有出来,她要赶紧逃走!

“砰……”

太过匆忙,她撞到了人,微抬头,只依稀看得到是一位老者,“伯伯,对不起,对不起……”

蓝曦月低头抱歉道,她甚至没注意到老者的神色猛然一惊,就逃也似的离开这里。

老者追随着她的背影,脸上震惊尽显。

军少夫人怎么会在这里?

推门,房间内英俊的男人脸上戴着一副银制面具,身上系着白色裕袍,慵懒的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姿态优雅,透着一股无形的贵气。

莫叔转头看看外面,再落到他的身上,讶异划过,很快走到近前,“军少,刚才军少夫人跑得很匆忙,你们怎么了……”

“恩?她是军少夫人……?”

他的脸色微闪诧异,视线却落到床上的那处鲜红上。

触目的鲜血,红得刺眼。

“回军少,我刚才看得很清楚,她绝对是军少之前订婚的军少夫人蓝曦月无疑了。”

“……”

男人墨黑的眼眸染起了几丝笑,修长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扣着玻璃桌面。

轻易勾起自己**,轻易让自己发笑的女人,原来竟是自己素未谋面的妻子!

“蓝曦月,一夜,怎么足够。”

“……”

莫叔震惊,自从订婚之后,军少丝毫没有任何兴趣去见军少夫人,这次是怎么了?

……

蓝曦月快步奔出酒店,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车子平稳行驶,她的心跳却依旧跳动不止。

太荒唐了,她竟然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她的头倚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街景,疲惫感慢慢的袭卷全身心。

昨天蓝祈芸和傅子爵结了婚,其中必定是父亲蓝盛天默许的结果,呵,从小到大,父亲最疼爱的就是他和小三所生的女儿,自己这个原配女儿反倒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如果不是为了守护母亲留下的遗产,她绝对不会再住在蓝家。

那个她感受不到任何一点亲情的所谓的家!

下车,蓝曦月抬头看了眼蔚蓝的天空,抿了抿唇,她拖着酸痛的身子走向蓝家别墅。

别墅门关着,她就这样站在大门口前,久久不动作。

“哟,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还有脸回家呀!”蓝祈芸嘲讽的声音响在空旷的别墅庭院前,她踩着恨天高,妖娆着脚步到曦月的身前。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