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极品透视战神小说(秦御林叶莜莜)整本免费

《极品透视战神小说(秦御林叶莜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8 15:34 作者:佚名 标签: 御风 秦青娅 都市小说

战神会透视,是种什么体验?仇人?一眼震慑!美女?一眼看透!

极品透视战神小说(秦御林叶莜莜)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极品透视战神小说(秦御林叶莜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神秘男人

“你们可别被这贱蹄子骗了,长的眉清目秀的,结果在外面找男人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不愿意赔偿损失费,还霸占着房子不愿意离婚……”

刘秀梅见儿子吃瘪,立马指着我气急败坏的开骂,可就这泼脏水的技术着实不怎么样。

单看这喘气的频率,也知道她毫无底气。

我镇定自若的看着她骂我,然后继续轻笑。

“霸占着房子,我那是我家拆迁得来的房子,合同都在,和你儿子有什么关系,你口口声声让我赔偿你儿子青春损失费,且不说现在还没定这离婚谁对谁错,你儿子是贴金了还是镶钻了。”

话音一落,四下看好戏的人都被逗的一阵发笑,眼见形势不对,刘秀梅更是狗急跳墙。

“不要脸的**人,勾引男人还诬蔑我儿子。”

她冲上来,要推我,我后退了两步,成功的避开了。

呵呵,这李安全身都是脏的,需要我诬蔑吗?

“诬蔑?空口无凭才是泼脏水,是犯法的,我污蔑你儿子,房产我有合同为证,出轨我有视频短信为证,敢问我到底那儿诬蔑他呢?”

明眼人,很容易看出是是非非。

果然周边响起了抱不平的声音,甚至越来越大,李平自知理亏,怕上新闻头条,拉住了刘秀梅,我心里也算出了口恶气,可这远远不够。

“好啊,关童,你等着。”

我没想到,我低估了他们的不要脸。

刘秀梅在这里讨不到好,居然给我妈妈打电话,这一打再次把我推入另一深渊。

她对着电话把我一通抹黑,我急忙抢过电话,听到的却只是,妈妈隐忍的恨铁不成钢的叹气声:“童童,你怎么能做这种事,你是要气死妈妈吗……”

“不是……妈。”

我着急解释,话还没说完,我只听到电话摔到地上,噗通的响声。

我心里隐约有不好的预感,用自己手机怎么打家里电话和妈妈电话都没人接。

虽然我有预感,放任李家母子得意,飞快的赶回家。

看到的确是,妈妈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奄奄一息。

我匆忙抹了一把夺眶而出的眼泪,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慌慌张张的打了120,带着妈妈去医院的。

只知道站在急救室外,我有片刻的恍惚。真是造化弄人,我看了一眼这四下匆忙的医生护士和病患。

这个即是人间又是地狱的地方,我居然一天来了两次,一次我自己,而这一次……

我看着急救室门上那抹红光,靠着墙角,手脚麻木的已经动弹不得,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害怕再失去我的妈妈。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噔的一声响,穿白大褂的医生才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我踉跄上前,差点倒在地上。

“你是病人家属吧,病人心脏病发,需要做搭桥手术,尽快准备手术费吧,这病情不能耽搁。”

我稳住身形,听到医生说的,松了一口气,想到在家看到妈妈快要死掉的样子,心再次揪住。

我拉住医生的胳膊,嗓子此时此刻彻底是哑的,说话声音极浅:“医生,需要多少钱?”

医生看了我一眼,似乎早就见惯了我这样的人。

只是简单丢下一个数字,五十万,就走远了。

五十万,我家里虽然是拆迁户,可一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现金的,之前我和李安结婚,我妈妈为了我过的好更是把手里的所有积蓄都给了婆家。

当时李安本性没有暴露,我对他格外信任,也从未多想。

现在想来,简直悔不当初。

可这是妈妈的救命钱,我不敢怠慢,连忙掏出电话,给婆婆,就算她让我下跪,让我净生出户我都愿意,只求她能把钱借给我,可是婆婆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我又颤着手给末末打,也一样的无人接听。

因为着急,我的手好像都快不听使唤了。

脑子一片混乱,搜寻着还能打给谁,而我发现在这种关键时候,我居然找不到能帮我的人。

正在这个时刻,一张卡片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瞬间安定我的心神。

我定睛看着,男人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这种预感,这个男人会帮我。

“喂,借我五十万……我……”我声音颤抖着,还没说完,对面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可以。”

丝毫不关心我借钱干嘛,我居然都忘了自己还要说什么。

“我来找你。”

干脆利落的几个字,我的手不由的握紧了手机。

“好……”

陆严很守信用,做事效率很高。

我在医院等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样子,他就出现了,用了不到十分钟,他的下属就打点好了一切。

而我麻木的看着这一切,就像麻木答应了他一样。但是我确定,就算不顾一切,我也必须救我母亲。

因为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

一件外套披在了我身上,温暖的热情莫名的让我安心。

陆严在我旁边坐下来,我心里疑惑,这个男人刚刚走路,居然没有发出声音。

我们两个人都没说话,他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就好像我们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手术进行了一小时五十三分钟,漫长等待,耗尽了我的心力。

直到看到急救室的红灯变绿,妈妈被推出病房时,我才感觉自己次活过来。

“恭喜,手术进展很顺利。”

我扑到担架前,看到我母亲脸上逐渐恢复血色,连连对医生道谢,身体却莫名的一沉,重重的倒了过去,可是不疼,因为我跌入一个温暖柔软的环抱里。

鼻息里是让人安心的味道……

我睡的并不是很好,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来来回回走动和说话声,夜彻底把我吵醒了。

“这位小姐的身体很虚弱,情绪又太大起大落,先生不必过于担心……”

“那为什么睡了这么久……”

“这估计是太累了吧。”

迷糊睁开眼睛,我居然看到他皱着眉冷峻的脸,把医生都吓跑了,眸子里尽然有一丝担忧。

我大概是病糊涂了,这陆严对我,怎么会有这种感情……

他身份高贵,我和他云泥有别,更何况刚经历李安这种渣男,这种时候,我不可能对任何人放松芥蒂。

“很好看?”

陆严转过身,刚刚微皱的眉头似乎舒展了些。

他这样说就仿佛我刚刚在偷看他似的,我心里不爽。

抿了抿唇不说话,喉咙干燥的快要爆炸,他似乎一眼就看穿我的心思,见我起身……

一杯热水递到了面前,冷不丁的冒出来一个字:“笨。”

这般惜字如金,我还真是少见,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寻找妈妈的声音,他又淡淡的说到:“在隔壁。”

这男人莫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深深看了他一眼。

若是借五十万做他女人是条件,那他来医院帮忙,又在我昏睡后照顾就是人情。

“谢谢,陆总很忙,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您了。”

不过我话音刚落,却见男人皱了皱眉,没有离开的动作,我又补充到:“我会还你钱的。”

陆严深深看了我一眼,眉头始终没有松开,眼睛里有种我看不懂的情绪,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男人的背影,深叹了一口气,管他的了。

妈妈还在睡着没有苏醒,我趴在床边,看着她憔悴的容颜,心里有些酸……

电话铃声打破了寂静,看到屏幕上末末的来电,我还是有点恼火的。

本来还想吐槽她一下的,谁知道刚接到电话,对面就传来她又气又急的声音。

“妈的,知道丫有多贱吗?刚离开医院,就和小三汇合了,居然大白天开房庆祝,你俩还没离婚呢!我现在就在盛顿酒店,你赶紧过来。”

“对了,你刚刚打电话给我要说啥事儿?”

“没事了。”

末末在盛顿酒店门口等我会面,一见我来,就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这渣男做这种事情,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意外嘛。”

“大白天车震我都见了,这算什么?”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