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纪沐笙叶晨小说免费阅读)整本免费

《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纪沐笙叶晨小说免费阅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9 15:24 作者:佚名 标签: 叶勋澜 沐书夜 现代言情

前世,她是将门虎女,可惜家门不幸,遭青梅竹马背叛,她带着父亲头颅奔走,七剑齐发却未能取奸人性命,含恨坠崖再世重生,她成了左都督庶女,昔日仇人成了她姐夫好,很好所有她所遭受的,所有冤屈,都要百倍偿还

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纪沐笙叶晨小说免费阅读)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纪沐笙叶晨小说免费阅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七箭齐发

精彩节选

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云雾缭绕不见其底。

  叶轻尘及时勒马,看着生路变成死路,满脸绝望和不甘。回头看看紧逼上来的叶勋澜,忽然喉头发紧,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反手摸了摸一直背在身后的黑匣子,里面盛着她亲生父亲的头颅,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眸光平静而又坚定。

  肩负深仇,进退维谷,所谓绝境,莫过如是。

  她扯了扯唇角,抽出马背上的弓箭,一支一支搭上弓弦,动作缓慢却不迟疑,箭头幽黑微泛蓝光,指向对面咄咄相逼的敌人。

  叶勋澜没躲开,身后却有两个侍卫挡了上来,从她的角度来看,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直接射到他的。

  叶轻尘依然瞄准,对面的人也齐齐举起了弓箭,下一刻,却见万箭齐发,黑色羽箭孤单地穿梭在白色羽箭中,却不减其威力。

  叶轻尘在马背上翻滚躲避,拉弓、射箭、再拉弓、再射箭,羽箭穿过肉体发出噗哧的声响,她似乎并未受影响,直到箭娄里的箭只剩下七支。

  叶轻尘低下头,眸光涣散不起波澜。胸前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三支箭羽刺穿她的胸膛,白色箭尾在晨光中闪耀着刺目的银光。

  她染血的指尖艰难地,一寸一寸地靠近腰间的箭娄,这是最后的七支箭。

  像是积蓄起了所有的力量般,她将七支箭全部搭在了弓弦上。

  叶轻尘忽然就笑了,声音沙哑却无比坚定,“叶勋澜,你说这七支箭中,会有某只箭能射中你吗?”

  叶勋澜也算见识过她的勇猛,可看她七支箭都搭在了弓弦上,顿觉她是糊涂了。方才六支箭都不能射中他,更遑论七支?

  他正欲说些什么,不想,叶轻尘却在这时动起来,身子宛若游龙般弯折成一个极致折叠的弧度,手一拉,七箭齐发,前面六支箭都被侍卫挡住,最后一支箭居然绕了个弯,直接射向侍卫后的叶勋澜,来势之凶猛,竟让叶勋澜躲避不了,胸口处剧烈疼痛,温热的血瞬间喷涌而出。

  “呵呵……”叶轻尘满意地笑了,除了她爹,就是亲密如叶勋澜,也不曾知晓她的箭术能高超到七箭齐发。

  本来用来保命的本事,今日却将箭尖指向了昔日的青梅竹马,不可谓不讽刺。

  她的双眸里却盛满了死寂,看着叶勋澜,嘴唇动了动,鲜血顺着唇角流下,“叶、勋、澜,你、疼、吗?”

  一字一顿,不带任何迟疑和痛苦,自她口中说出,可传入叶勋澜的耳朵里,却多了几番羞辱的意味。

  他身旁的侍卫谏道:“公子,让属下去杀了她。”

  “不。”叶勋澜咬着牙阻止,一手捂着胸前的羽箭,一手扯着马缰,身形摇晃着,朝叶轻尘缓缓逼近,“轻尘,你又何必如此?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保证不会为难你。”

  叶轻尘嗤笑,身体内的血在慢慢流失,疼痛漫天席卷而来,几欲将她仅存的意志摧毁。

  她道:“你要如何不为难我?让我死得痛快些?还是留着我这条命,苟延残喘?”

  “不,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该知道我的心意。我现在手中握有权势了,可以保你下半生无忧。”

  “哈哈哈哈–”叶轻尘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仰着头笑得放肆癫狂,剧烈的情绪牵动了胸前的伤口,半痛苦半讽刺的笑意在那张小脸儿上交织开来。

  “叶勋澜,你少虚情假意。你可别忘记,我爹是被你害死的,至今仍旧尸骨不全。我将军府上百条人的血,蔓延了整条午门大街。你再说这些连篇鬼话,不觉得恶心吗?”

  “不是,轻尘,你听我解释……”

  “我不用听你解释。”叶轻尘冷冷叱断他的话,冷峻的面容上浮现出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残酷和成熟,“我自己有眼睛有耳朵有脑子,会看会听会思考。我只恨现在不能手刃仇人,为我爹和王叔他们报仇。”

  说完,她剧烈地咳了起来,纤瘦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浑身的血液似乎已经流干,此刻除了无边无际触手可及的冰冷,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

  可看着天边露出的鱼肚白,回忆却慢慢清晰起来。

  今日,该是她十六岁生辰。

  十六年笑靥如花,十六年青梅竹马,十六年平安顺遂,有过笑有过哭,有过共望千里婵娟的执手誓言。不成想,十六年消耗掉的幸福时光,到头来却只换得如斯下场–家破人亡、走投无路、身首异处。

  幻想过无数次,当十六岁生辰终于到来,她一定穿着最漂亮的衣裳,站在众人面前,扯着衣袖满脸娇羞地对爹爹说,我要嫁给叶勋澜,让熟悉或陌生的人见证她这一生的幸福美满。

  那几乎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没有任何悬念的人生路,有爹爹的无尽疼爱,有叶勋澜的关爱呵护,就这么败了。

  败给了现实。

  败给了权势。

  甚至,她还不知这样的败局从何时开始就已注定。

  如今的绝境,来得太过意外。

  她一直平静坚忍的姿态如静水中激起深流,突然哑着嗓子失声痛哭。

  “爹……”

  撕裂的嗓音在悬崖上空,随着晨风呼啸。

  她丢开手中的大弓,反手将身后的黑匣子抱到胸前,青紫的手指一点一点艰难地打开盖子,露出里面血淋淋的头颅–满脸苍白死寂,嘴唇乌黑干裂,双眸永不瞑目。

  她唇角溢出一抹淡至无痕的叹息,虚幻而飘渺,头偎着那颗头颅,忽然就笑了,“爹,我们回家,回家。”

  她双眼一闭,晕眩感慢慢袭来,紧紧抱着那黑匣子,一人一马往悬崖坠落。

  “轻尘–轻尘–”

  叶勋澜高喊,连忙冲上去,悬崖勒马时,石子扑簌簌掉落,却也抓不回伊人一方衣角。

  不多时,一群人潮水般快速撤离,悬崖上空的风似乎又大了些,血腥的气味飘散在空气中,教人作呕。

  似有脚步声窸窣传来,轻淡而沉稳。一双白净的手将叶轻尘遗落在悬崖边的大弓捡起,其上鲜血淋漓狰狞。来者望着云雾缭绕的悬崖,唇间叹息轻溢:“可惜了,今日该是你十六岁生辰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