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快递员的女神总裁小说(张小涛 王相军)整本免费

《快递员的女神总裁小说(张小涛 王相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19 15:26 作者:佚名 标签: 张军涛 王飞驰 现代言情

不就是救了一个女总裁的孩子嘛,干嘛要我做她老公……

快递员的女神总裁小说(张小涛 王相军)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快递员的女神总裁小说(张小涛 王相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东西被丢到垃圾桶里

漂亮动人的表嫂趴在那混账脚下,什么衣服都没穿,雪花一样白的身体,任由他的揉 搓。她的脸上充满羞辱和痛苦,但在逼迫之下,却不敢不从。甚至,她埋在那家伙的下边,被他用力按着脑袋,发出一声声凄苦无助的哼叫。没准,待会儿还会被他丢到床上,狠狠扯开两条26岁的嫩腿……

脑子里出现这么不堪的画面,哪怕大庭广众众目睽睽,王飞驰也禁不住对着手机怒吼:

“张军涛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我嫂子怎么样,我把你大剁八块!我说到做到!”

顿时,所有路人被晴天霹雳般的暴喝给吓了一大跳,纷纷扭头看去。

就在刚刚,作为快递员的王飞驰正在烈日之下送着一大束玫瑰,手机忽然响了。他赶紧靠边停车,接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张军涛充满嚣张和无耻的声音!

这混蛋说的就是,王飞驰的表嫂常曼玉跟他正在酒店,现在浑身光脱脱的,正趴在地上用嘴巴给他那个,搞得他很舒服。玫瑰花,也是他要的,让王飞驰赶紧送过来,他要把花瓣撒满一床,跟女人躺在上面好好恩爱,尽情享受她那又白又粉又成熟的身体。

听到这些,王飞驰顿时心急如焚,满腔怒火!

他万万想不到这个混蛋如此卑鄙,不知道怎么着把表嫂带去酒店,还让他送花过去。

不过,表嫂肯定不是自愿的, 一定被胁迫!!

表哥陈存阳开大货车,去年不小心把人撞死,一时糊涂跑了,很快被抓回来,判了五年。入狱前交代王飞驰一定要照顾好表嫂,千万不能让别人欺负她。

王飞驰和表哥感情好,自然答应。

表嫂常曼玉才二十六岁,胸儿高耸,臀儿圆滚,**,人也相当妩媚,让许多男人垂涎。

而张军涛是临海市的一个大流氓,开了间高利贷公司。两个月多月前常曼玉找工作,不小心进了他的高利贷公司,结果被盯上了,威逼利诱。她不乐意,张军涛居然用强。幸好王飞驰及时赶到,他业余喜欢练搏击,有几下子,费了不少劲儿把嫂子给救出来,还狠狠扇了那头色.狼一耳光,就此结下冤仇!

他知道这事还没完,想不到表嫂居然被这家伙……

“有种你就来,我看你怎么把我大剁八块!我还要当着你的面,好好满足你嫂子呢,哈哈!”

张军涛说完,就挂了电话。

王飞驰赶紧打电话给常曼玉,怎么也打不通。

难道嫂子真……

他不敢往下想, 立刻开上摩托,狠加油门。

背后,一个塑料箱里,玫瑰花不断摇晃,后边四个大字“帮啦跑腿”很显眼。

一路风驰电掣,拐过一个街角,前边忽然出现一辆停在路边的红色奥迪。

眼看就要撞上去,王飞驰赶紧急刹车加扭车头,险而又险地从车子旁边擦了过去,停了下来。

他擦了把大汗,看见这辆车子停在线内,是自己开太快又猝不及防,也不敢说什么。刚加油门呼出去,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扭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之前虽然紧靠奥迪,但因为车窗贴有反光膜,看不到里边。挡风玻璃没贴,他一眼看到车里的异常情况!要不要停下来回去?可现在十万火急,就怕嫂子被张军涛侮辱!

但要是不回去,以后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王飞驰一咬牙,决定从速解决,赶紧停下摩托跑回。

看着紧闭的车窗,他躁动不安,忽然想到一个办法,赶紧脱下完全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包住右拳,狠狠朝窗玻璃砸过去。

砰!!

玻璃挺结实的,几乎纹丝不动。

王飞驰咬紧牙关,继续击打玻璃,砰砰声惊动半条街。

许多行人扭过头来看,惊愕地喊起来:

“那人干嘛?疯了?干嘛要砸人家的车玻璃?”

“小偷吧?想砸了玻璃偷东西?也太大胆了!”

“岂有此理!!赶紧报警!!”

……

王飞驰继续拼命砸车窗,真像疯子。车窗渐渐出现裂缝,锋利的碎玻璃瞬间割伤他的手。几乎血流如注,玻璃都被染红。

一辆**在旁边停下,两个巡警冲了过来,拔出配枪。

“立刻住手!!”

“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王飞驰喘得说不出话,扭头看他们一眼,摇摇头,又一拳狠狠砸在玻璃上。

“小子你好大胆,还敢砸!”

两个巡警冲上去,一左一右扯住他胳膊用力往后拖。

王飞驰几乎被扯得摔倒在地,他不甘心,干脆一脚朝着车窗踹过去。

砰!!终于碎了。

不少人都围过来看热闹,怒斥王飞驰,说他胆子太大,光天化日砸车子抢东西。一个巡警把枪口顶在了他脑袋上,如临大敌。

忽然,所有人都愣住了,纷纷朝车里看去。

里头传来孩子的大哭声!

一双血红的小胳膊伸过来,指头出了不少血。她满头满脸都是汗水,眼眶红肿,不断流泪,哇哇哭着。叫得人的心都快要碎掉。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浑身冒着白气。

大家呆住,两个巡警也傻眼了。

原来……

王飞驰赶紧挣脱他们,又挥舞已血迹斑斑的右拳砸开周围碎玻璃,小心翼翼把小女孩抱出来。她紧紧勾着他的脖颈,居然喊起来:“爸爸……爸爸,呜呜……我好难受,我要死了……”

“我不是你爸爸。”

王飞驰先认真解释一句,然后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你不会死的,你会长成一个超级大美女!”

可不,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五官秀丽非常,哪怕哭成大花猫,都还那么好看。

接着,王飞驰大声喊:“愣着干嘛?给我拿瓶水!!”

一个巡警赶紧去拿来一瓶农夫山泉。

王飞驰拧开盖子,沾了水在小女孩的脸和脖子上轻轻拍打,给她降温,又喂她喝。

“谁家的狠心父母,把孩子丢在车里不管,差点活生生憋死!”

“这么热的天,我们在街上都烤得受不了,她被锁在车里哪顶得住!”

“原来小伙子砸车窗不是偷抢东西,是救人!我们冤枉他了……”

“好人啊!要不是他,小女孩死定了!!这是英雄!!看看他的手,都烂掉了。”

……

两个巡警也禁不住红了眼,居然站直身子朝王飞驰敬了个礼。

“同志,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

王飞驰刚想开口,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着急万分的声音。

“贝贝!贝贝!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王飞驰扭头一看,禁不住眼前一亮。

一个身高起码一米七,穿着紫色套装,身材火爆的女子跑过来。

胸前的高耸一摇一晃,摇曳生姿,无比美艳。

秀色可餐,一张脸蛋透着无穷的娇艳和芳华。

像二十出头,最多二十六七岁,这么年轻的母亲。

不过她穿着打扮非常高贵,看起来非同凡响。

跑到王飞驰身边,伸手就要抱小女孩。

哪知道贝贝嘟起小嘴,扭身紧紧抱住王飞驰的脑袋,抱得他都快要憋过气去。

小女孩哭着:“我不要妈妈了,你不是我妈妈!你丢下我不管,我差点死了……我好难受,我抓玻璃,玻璃抓不开,我浑身……好像要起火了……呜呜……”

女子顿时红了眼,流了泪。

“贝贝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光顾去谈生意,把你忘了,还以为把你送幼儿园了,妈妈该死……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原谅妈妈好么?”

小女孩哪会真心恨妈妈, 就是有些赌气,看她一哭,也哇一声,扭头又扑了过去。

两母女抱在一起哭。

王飞驰板着脸训斥:“你怎么做人家母亲的?多危险!以后长点心行不行?不要胸大无脑!”

女子立刻抬头,眼神变得彪悍无比,甚至带着煞气。

这小子说我什么?说我胸大无脑?!

岂有此理!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我!

女子身份非凡,从来高高在上,一般人多看她几眼都不敢,何况说这样的话。

但她忽然想到,是这小子救了我女儿,要不是他,贝贝都……

女子不敢往下想,带着柔和的语调直点头。

“是是是,我以后会多留意的,谢谢你,我叫沈雪舟,请问……”

她本想好好感谢这个人,救了我女儿,要我给什么都可以!哪知他忽然哎呀一声,扭头就跑,飞快地跨上摩托,绝尘而去。只有背后“帮啦跑腿”四个字,和那一束玫瑰花非常显眼。

“帮啦跑腿?好像是我投资的一间同城快递?这小子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赶着送东西?”

女子若有所思,贝贝看向王飞驰跑去的方向,喊了起来:“我要爸爸……”

做母亲的顿时脸红:“他不是你爸爸!”

“他就是我爸爸!!”

贝贝抗声:“不是爸爸,会救我么?他的手出了好多血,爸爸一定很疼,我要爸爸……妈妈说,贝贝的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去很久很久……他现在回来了,妈妈都不认识他了,我认识啊……”

小女孩充满稚嫩的嗓音,令女子眼眶湿润。

王飞驰终于奔到那家叫做明玉大酒店的地方,订单地址显示——

1658号房。

“希望没有来迟,张军涛!我希望你蒙我,没有把我嫂子拐来,要不,我肯定弄死你!!”

他低声咆哮,很快就站在1658号门口,咬牙切齿按了门铃。

门开了,是一个粗壮汉子开的门。

朝里一看,王飞驰的脑子顿时轰一声!

张军涛四十上下,高高瘦瘦,神情彪悍。此时,他几乎没穿衣服地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前边跪着一个赤.条条的白净女子,向前弯着腰,埋在他那里。秀发披肩,脑袋不断晃动。

女子的臀相当丰.腴,还有身形,都很像嫂子——常曼玉。

王飞驰大吼:“张军涛,我要你的命!!!”

他冲进去之后,门立刻关上。下意识扭头一看,有三个大汉堵在那,一个个膀大腰粗。再回头一看,王飞驰大吃一惊,又松了一口气。给张军涛做那种事的女子扭过头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蛋。

也就二十上下,跟嫂子一点不像,只是身材和发型像。

张军涛站起身子,扯起裤.衩,伸了个懒腰,阴险地盯着王飞驰。

“小子你来了?吓死了吧?你的花呢,没带上来?话说,我确实要鲜花送你嫂子呢。刚才我说的也没假,会让你看到我和她亲热。你说,我把你打个半死,再让你嫂子过来领人,而且不能报警,她会不会照做?她会不会收下我的花,陪我好好玩玩呢?哈哈哈……”

这家伙越笑越猖狂。

王飞驰明白了。

这是一个局!!

他紧捏拳头,呵呵一笑:“怎么着,想要把我打个半死?你忘了上次是我扇你一耳光?”

顿时,张军涛脸上爆射怨毒气息。

“小子,上次是你运气好,没拦住你,但这次……老子要扇你一百个耳光!”

他抬起一根手指,用力一晃。

顿时,王飞驰听到后边传来风声。

一扭头,就看见一记拳头朝自己砸了过来。

他赶紧扭身闪开,一脚踹了出去。

砰!

踹中出拳偷袭者的肚子,却像是踹中一块钢板!

对方只是后退了两步,微微露出痛苦之色。

而其他人迅速逼了过来,立刻就打出了凌厉的拳法,朝着他脑袋狠狠打去。

这三个人不是一般的打手。

都是练家子!

是张军涛专门找来对付自己的。

明白这一点之后,王飞驰就知道,自己绝不会是对手,最多打一个。紧接着就知道,必须赶紧走,不能被张军涛制住,要不嫂子一定会被逼过来!

一番苦战,王飞驰虽然满头是血,脑子晕晕乎乎的,但也撞开那几个打手,狠狠朝门口扑去,一下子打开了门,冲了出去。跌跌撞撞地,居然扑在一个高耸而温软的怀里。

这时的他已有些神志不清,下意识一抓,想要挺起身子。居然抓住了一大团软绵绵的东西,隔着布料,都能感到那诱惑力十足的弹性。

好大啊!

接着是尖叫,又是一个绵甜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你怎么了,出了这么多血!!”

王飞驰抬头一看,是一张娇艳多姿的脸,竟是贝贝的母亲,那个叫做沈雪舟的美女!

她怎么在这?

他咬牙挺起身子,用力一推:“赶紧走,不要管我!”

他担心张军涛会对她下手。

果然,张军涛看见大美女就嘿嘿直笑:“哟呵,漂亮的花姑娘!身材真好,那鼓囊囊的胸,看着就想抓!怎么着,你认识这小子?陪我一晚,我就放了他怎么样?”

沈雪舟脸罩寒霜,立刻摸出手机打电话:“十六层,立刻给我来保安!”

几个打手冲过去,她抱着王飞驰,扭身高抬腿,用力一踹。

竟是跆拳道!

一个打手被踹得摔出去,带着其他人东倒西歪。

沈雪舟虽然有些身手,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幸好七八个保安冲过来了。

“把他们都给我抓住,揍个半死,然后报警!!”

她冷冷吩咐,所有保安恭谨应好,立刻动手。

这些保安居然也相当有身手,挥舞电棍,很快把那几个混混打得连连后退。

“你……你是……”

看美女这么大的威风,王飞驰有些震撼。

他感到脑子越来越晕,她说了什么,他都听不到了。

只感到肩膀压着的那两大团柔软真舒服,做枕头那是极品……

来了几个助手,要帮沈雪舟扶王飞驰,却被拒绝。

“我来!”

她把王飞驰扶进一个豪华套房,拿来急救药箱。

伤得不是很重,就是脑袋被人砸了几下,砸晕了。

女子顾不上他浑身血迹会弄脏床单,扶着他躺上去。

犹豫了一阵子,脸忽然红了,接着一咬牙,把他衣服轻轻脱下。

露出来一具相当健壮的身体,肌肉块垒分明,充满阳刚气息。

沈雪舟看得更是满脸滚.烫,甚至浑身火热。

“难怪贝贝会把你当爸爸,你和他真像……光看这一身肌肉,我好像都分不清……分不清……”

她用力咬了咬下嘴唇,没好意思接着往下说。

回过神来,赶紧拿起纱布药水给他处理伤口。

忙了好久,白皙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接着又把他裤子轻轻脱下,他腿也有几处血淋淋的伤口,一双纤纤玉手在他腿上来回运作。处理好之后,她松了一口气。

可看着男人雄浑的躯.体,她居然忍不住了,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抚摸他那坚实的胸肌。

越摸,心跳就越快。

“好结实的肌肉……”

她几次命令自己收手,不能这样!

这像什么话?!

但就是忍不住了。

自从丈夫出了事魂飘天国,她两年多没碰过男人了。不少优质男和钻石王老五追求她,但都没动过心。

她不随便!可为什么……

难道就因为女儿叫他爸爸吗?

心跳得慌,很慌,浑身燥.热,下边好像……

沈雪舟把自己压抑很久了。高贵的身份,倔强的个性,和对亡夫的眷恋,都让她不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但毕竟是女人,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夜深人静,寂寞和欲.望也会吞噬她……

现在看见一个体型跟丈夫差不多的男人,就这么几乎光溜溜躺在面前,实在难以压制。

用力咬着下嘴唇,忍不住还是摸向王飞驰的腹肌。

那里坚硬得就像石头,摸着很舒服。

美女的目光忽然凝滞。

“这……”

王飞驰被脱得只剩一条裤.衩,那地方竟高高鼓起一块。

“刚才好像没这样啊……不疼么,居然还有反应……”

美女不可思议,难道是被自己摸成这样的?

这个男人也太厉害了吧,明明昏迷过去了,这都可以?

她呼吸更加急促,摸着男人腹肌的小手微微颤抖。

“不行!不能去摸那里,太过分了,沈雪舟,你还要不要脸?可是……”

她的纤纤玉指,还是一点点靠近男人的要害部.位。

她情不自禁地用力夹了夹双腿,就要抓住了……

她需要某种坚硬来安慰自己……

手指头都碰到那去了,感到那里的强悍和蕴藏着的似乎无穷无尽的能量,更感到自己小肚子里涌出一大片火,几乎要把喉咙烧掉。

就在这时,沈雪舟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扭头一看,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有些迷茫看着她,好像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沈雪舟触电般把手收回,紧紧捏住拳头,恨不得立刻就给自己一巴掌。

她在心里咆哮:“沈雪舟,你干嘛!你差点做出那么羞耻的事!”

王飞驰醒过来了,一睁眼看见的就是豪华套房,简直像身处宫殿。

接着看见旁边坐着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她性感娇艳、脸色绯红,眼眸里像含着两湾春水。

最让王飞驰惊讶的就是!!

她居然朝他肚子下那个位置伸出手,好像要抓住什么。

接着他看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只穿一条裤.衩,而那个地方高高矗立,就像旗杆。

王飞驰吓了一大跳。

我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反应……我怎么会被脱得光溜溜的?

沈雪舟咳了两声:“我刚才见你被打得这么伤,所以带到这来治疗伤口,得把衣服给脱下,想来你也能理解。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王飞驰点点头,脑子仍有点懵,报出名姓后下意识地说:“谢谢你,沈……沈小姐,不过你刚才干嘛伸手抓……”说到这又不好意思往下说。

茁壮的家伙也慢慢萎缩……

沈雪舟一阵抓狂,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腹诽不已。

你问这干什么,装作没看到行不行?我不过就是一时糊涂……又没抓住!

但她毕竟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人物。

“我……我担心你那里也受伤了,所以……所以想扯开裤子看看……要真伤了,还得给你上药,不过看起来好像……好像没事……”

好不容易说完,吐出一口气,整个人要虚脱。

这个理由勉强过关吧?

她不知道,王飞驰心里想的是:这不对啊,我那里挺得那么直,一看就知道不是受伤。不过,他也不敢往下想了,心跳如鼓。

一时间,气氛暧昧而尴尬。

王飞驰开口:“对了这是哪?”

沈雪舟淡淡回应:“就在你来的酒店,另一个房间。”

王飞驰点点头,看看周围。

这个房间豪华多了,估摸住一晚都得两三千块钱。

这个女子真有钱!

“那些混蛋呢?”

“他们被我叫保安痛揍一顿,送派出所去了。居然敢在我的酒店里捣乱,我会跟那边的领导说,把他们起码拘留十五天。”

王飞驰不可置信地打量她。

虽然之前知道她开奥迪,绝对有钱,想不到这五星级大酒店居然是她的!

沈雪舟似乎看出他的异样,淡淡说:“一间酒店而已,不算什么。”

王飞驰:“……”

敢情这美女手下还有不少产业,传说中的冷艳女总裁?

他有些自惭形秽,忍着疼挺起身子:“谢谢你,沈小姐,要不是你,我估摸会被打死。想不到这么没用,居然……居然被打晕过去了。”

想到之前晕在大美女怀里,又兴奋又温暖又惭愧。

沈雪舟善解人意:“你很强了,毕竟之前救我女儿花了那么大的力气,遇到的又是比较厉害的打手,专门冲你来。有备而战,你打不过也正常。再来一回,没准你能把他们打晕。”

说着,她都有些惊讶。

好像从没用这么温柔的语调跟哪个男人说过话,除了已离开人世的丈夫。

王飞驰更不好意思了。

“你平时一定很忙吧?有很多事要做,还亲自给我包扎伤口……”

低头看看身上包扎整齐的伤口,随口赞赏:“你这手法真精细,大医院护士都比不上你。”

沈雪舟显出几分满意:“当然,我以前是军护,随维和部队在非洲转了大半圈。包扎你这种小伤口,完全不是事儿。”

脸上隐约透出对以前的缅怀。

王飞驰更震撼,这大美女真不简单呀。

他挣扎着要挪下去,沈雪舟赶紧把他按住,娇嗔:“你干嘛呢?伤得有点严重,好好休息!”

“我没事,就是皮肉伤,我还有事得先回去。”

他下意识去推沈雪舟,人家也在把他往床上按,向前俯着身子。

这一推,一不小心就按在一大团富有弹性的绵软上。

沈雪舟惊叫一声,王飞驰也一阵傻眼。

忽然想到,昏迷之前好像也这么抓了一把,原来抓住的是……

沈雪舟脸红了,刚想生气,看见王飞驰手足无措,又消了火,声音却变得凌厉:“给我立刻躺回去,至少休息半天!我正叫人熬人参汤给你补补,喝了再走明白吗?就算不明白,也必须说好!”

指了指他鼻子,女强人的霸气一展无遗。

王飞驰苦笑一声:“那我先打个电话给我嫂子吧。”

他本想去找嫂子,看看到底什么情况,电话也打不通。转念一想,兴许打得通了呢。

“嫂子?”沈雪舟不明所以。

“刚才那几个流氓骗我,说嫂子落在他们手里,我赶紧奔过来,哪知道……要不是你,他们都用我胁迫嫂子来这了……她肯定会落入毒手!”

看到床头柜上有自己的手机,伸手去拿。

看着他那强壮躯.体在眼前伸展,沈雪舟脸红耳热,赶紧扭过头去,默默拉起被子,把他盖住。

“躺床上打电话轻松点。”

王飞躺在床上,按通号码,他还担心嫂子又关机,这回很快接了。

那边传来一个曼妙动人的声音:“飞驰怎么了?”

“嫂子,刚才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常曼玉有点郁闷:“手机被偷了,我赶紧去补卡买手机。你刚才打电话给我了吗?什么事?”

是张军涛找小偷偷了她手机?

好一个局!

王飞驰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把这事跟嫂子说,免得她惊慌不安。反正,按沈雪舟说的,几个流氓已经被抓进去,危机暂时解除。

“嫂子,没多大事,就是打不通你电话,有些着急,你没事就好。”

常曼玉轻柔地说:“嗯!对了,要向你报告一个好消息,嫂子找到一份好工作了。在明玉大酒店餐饮部做服务员,虽然活儿累点,毕竟五星级,待遇不错。一个月要是上满全勤,包奖金、津贴什么的,能拿到将近3500块钱呢!”

她显得很高兴。

王飞驰一愣,明玉大酒店不就是这?而且——

他忍不住扭头看了旁边的女总裁一眼,她微微一笑。

王飞驰又跟嫂子聊了几句,女人让他今晚回来吃饭,庆祝一下,两人结束通话。

他看向沈雪舟,主动说起来。

“我嫂子叫常曼玉,不是亲嫂子,表嫂。她丈夫也就是我表哥,前两年撞了人,要在班房待几年,交代我好好照顾她,所以对她也比较关心。”

说着,王飞驰也有些糊涂,不知为什么要解释得这么详细。

两人好像又有点尴尬……

沈雪舟刚想开口,王飞驰的电话响起。

按了通话键,那头立刻传来粗.暴的呵斥。

“王飞驰你不想干了是不是?送束玫瑰到现在还没回来,几点了?以为公司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不回就不回?真特么不像话,你爸妈养出这么个儿子,他们都感觉丢脸吧?废物!!”

王菲强用力捏着手机,满脸阴沉,但却不得不克制脾气。

等对方骂了一大通,他赶紧接上:“杨主管我现在就回去,不好意思,刚才出了点事耽误时间了。你放心,今天该我送的包裹快件,一定会送到位!”

“送尼玛个头!老是这样耽误时间,从现在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我叫人把你的东西丢到大门口垃圾桶了,你还想要就去那里捡,别进公司!咱们这请不起你这货!什么玩意,别把自己当爷,不想干趁早别干,不知多少人还想进咱们公司!你呀,迟早有一天会去做叫花子,捡垃圾!”

噼里啪啦一大堆,电话挂掉了。

王飞驰满脸铁青,看向旁边的大美女,挤出一个倔强的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没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那么间破公司我还不想待下去!哥年富力强,找份工作很容易对不对?”

沈雪舟点点头:“是啊你挺能干,姐相信你!”

听着这话,看着那灿烂笑容,王飞翔心暖。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抓抓后脑勺:“你怎么自称姐?我看你还没我大,二十出头吧?”

沈雪舟扑哧一笑,伸手在他头发上抓一下:“逗我开心吧,姐姐我都二十七了。”

王飞驰有点憨:“看你确实才二十出头,跟我差不多大,你真是天生丽质!”

他挣扎着挺起身子:“好了,我觉得我没什么事了,还是回公司看看吧,至少把东西收回来。我的伤真不严重,沈小姐你别担心我。”

沈雪舟想拦但也没拦了,此人去意已决。

她就说:“以后不要叫我沈小姐,叫我雪舟姐!还有……”

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脸红扑扑的。

“我女儿也就是贝贝,你跑后她一直挂念你,说要……说要和你吃顿饭,和你好好认识。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咱们吃顿饭……”

看着她那羞窘的样子,王飞驰都有些奇怪。

不就是吃顿饭吗?

干嘛要搞得这么不好意思。

他不知道,不知道多少男的想请眼前这个大美女吃饭,除商务宴请,都被她无情拒绝。

她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开口,请一个年轻男子吃饭。

王飞驰点头说好,挣扎着挺起身子,忽然看见女子的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下边……

他低头一看,顿时尴尬,只穿 着裤.衩呢,还鼓凸一团。

不过这个沈雪舟,好像挺喜欢看我这里?

想到这,他心跳如鼓,赶紧说: “沈小……不,雪舟姐,我的……衣服呢?”

沈雪舟回过神来,非常困窘,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你怎么了?

老是对这个男人出现奇奇怪怪的想法,真把他当成你老公了?

她赶紧起身,一双凤眼还是忍不住往那健壮的体魄上瞅,又是脸红耳热,有些慌:“你的衣服穿不了了,都被撕烂了,都是血。我叫人给你买了新衣服,你看看合身不合身。”

从旁边捧起一叠崭新衣服,还是名牌货。

王飞驰傻眼了:“这衣服挺贵吧?”

沈雪舟娇嗔:“那么多废话,赶紧穿上,要不光着屁屁出去好了。”

王飞驰磨磨蹭蹭把衣服穿上,沈雪舟还帮他整衣领拉衣摆,满意地说:“不错,我的眼光还可以,给你找的衣服挺合身。嗯,这穿着多帅气,完全就是一个棒小伙!”

抬起纤纤玉手,还朝他胸膛上一拍。

拍到那坚实的胸大肌,芳心乱跳。

跟王飞驰加了微信,他走出去了,她还有点恋恋不舍。

忽然一愣:“哎呀,忘了让他喝参汤了!”

扭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抱住高耸的酥.胸,看向外边的天空。

这里有三十八层高,大半城市尽收眼底,大街上车来车往,构架繁华景象。

这间豪华套房的视野非常好,作为明玉大酒店的老板,沈雪舟常年在这办公,这是她的专用套房。她虽然有办公室和写字楼,但喜欢在这干活,招待客人什么的都比较方便。

终于看见一道高壮的身影,从酒店大门走出去,骑上摩托呼啦啦就奔走了。

沈雪舟没来由一阵怅惘,轻轻一叹,接着掏出手机。

“陈助理,帮我查一下,我在帮啦跑腿的股份是多少来着?百分之五十二……今年收益不错?行……对了我还想问问……帮啦跑腿是不是有个叫王飞驰的,他可能要被炒掉,不过这人不错,不能让他被炒……别透露是我的意思,就说……一个朋友托了你的关系。”

‘有明玉大酒店这边,餐饮部新来了个叫常曼玉的服务员,找机会偷拍她几张照片给我看看……”

交待完这些,放下电话,女总裁发现掌心微微出汗。

她忽然都奇怪,我干嘛要看他表嫂的相片?

五六公里外,一座富丽堂皇的写字楼里。

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秀丽的女孩,有些发呆地放下手机。

两只玉手撑住脸,嘀咕着说:“奇怪了,沈总表现不正常,干嘛要出手帮助一个小快递员?不过就是她投资的众多产业里的一个小角色,好像挺关心。还有,也不过是明玉餐饮部一个无足轻重的服务员,沈总居然让我拍照片给她看……”

奇怪归奇怪,陈助理执行力相当好,稍微沉吟后立刻抓起电话,开始一系列安排。

王飞驰开着摩托回到公司。他心情沮丧,毕竟做了差不多两年,一直以来挺能干,工资算高。要真被炒掉,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

哪怕去别的快递公司,差不多也等于从头做起。

没办法,既然风雨要来,总不可能一口气把它吹散。

他所在的帮啦跑腿,是本土速递公司,不单单包揽这座城市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同城速递业务,也加盟了某全国性物流集团,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王飞驰放好摩托,刚要走进去就被两个保安拦下。

其中一个面无表情:“王飞驰,你已不是公司员工,上边有交代不让你进去。”

王飞驰沉住气:“我还有东西在里边。”

另外一个保安带着满脸嘲弄,朝着不远处路边一米五高的垃圾桶指了指。

“杨主管没跟你说清楚?都丢那里头去了,要找就去那边找,总之别进来。”

王飞驰紧握双拳,憋闷得很。

里头忽然走出来两个快递员,都二十五六岁。

看见他顿时就大笑,笑声充满嘲讽:

“王飞驰你还回来干吗?直接去垃圾桶捡你那些破玩意儿就行,捡完就赶紧滚,别想着还能回到这来了。杨主管有交待,就你这种王八羔子,绝对不会再要你!”

“我还真想同情你,大家每个月都有几次会没及时把快递送到位,为什么就你被炒掉?好好想一想,别得罪了人还不知道。找到下一个东家,可记住千万不要不听话,要不还是被炒的命。”

王飞驰脸难看,当然知道这里头的猫腻。

他的顶头上司是杨主管,这个叫做杨坚的家伙50多岁,老色.鬼一枚。在公司里,经常偷看女员工上厕所,甚至还在里头放了微型摄像头。有一次王飞驰发现他从女厕所钻出来,还满脸贱笑。

杨坚想买通他,让他不要把这丑事抖出去,王飞驰勉强答应,后来却当众提醒女同事注意,有人会去洗手间里偷看她们。他没有点出偷看的是哪位,但不知谁在暗中散播消息,说那人就是杨坚。

杨主管知道后非常愤怒,恨不得把王飞驰掐死,认定是他泄.密。

之后就经常给他小鞋子穿,现在找到这缘由要把他炒掉。

现在嘲笑王飞驰的两个家伙,就是杨坚的走狗跟班,古大雄和郭志。

看他们满脸嚣张,王飞驰挺想一拳打过去。

犯不着跟这种小人计较,他扭头就走向垃圾桶。

刚走到那旁边,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垃圾桶里散发强烈臭气,熏得人眼前直发黑。

王飞驰探头一看,自己的东西跟各种垃圾混在一起,死猫死狗死老鼠压在上边。

换成一般人,看见这样就不要了,王飞驰舍不得。

衣服还能穿,挎包也还能用,有条裤子还是嫂子买的。

忍住恶臭,找了根树枝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拨开,再把它们挑起来。

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飞驰,你在干什么?”

王飞驰扭头一看,吃了一惊。

嫂子来了?

她踩着一辆小巧的电动单车,穿一条淡绿色短袖裙子。头发松松垮垮地,用一条细带子微微绑住,拨到左肩前边,衬着一张秀丽的脸蛋,多姿多彩。

胸.脯高高耸起,分量不俗,哪怕处在静止状态,都能看得出那结实的劲儿。

有一小条迷人的缝隙,若隐若现。

她惊愕地看着王飞驰,把他吓得手一松,好不容易挑起的衣服掉回去。

王飞驰很尴尬:“嫂子……你怎么来了?”

常曼玉下了车,打下车架,凑过来朝垃圾桶一看,顿时皱起眉头。

“这不天气热嘛,我来给你送凉茶,也可以让你同事喝喝,带了很多。但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你的东西都被丢到垃圾桶里了?”

王飞驰很尴尬,纠结着说不出话。

要是把自己被炒掉的事情跟嫂子说,是不是会特别没面子?

不远处传来一个鸭公嗓。

“哎呀大美女,你就是王飞驰的嫂子?你这小叔子可不怎么样啊,在我们这上班,经常不按时把快递送到,不及时回公司,惹得客户怨气很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办法,把他给炒掉了。这谁把他东西丢垃圾桶了?太过分了,我不让你们摆到大门口,让他来了就领回去吗?”

走过来的人就是杨坚,背后跟着嬉皮笑脸的古大雄和郭志。

杨坚一边说着这番话,一边扭头朝那两个家伙瞪眼。

古大雄直叫:“杨主管,这可真不关我们事儿,完全按你交代把王飞驰的东西放保安岗。后来,有个清洁阿姨以为这不要的,就把它丢掉了。”

郭志直点头:“是啊,谁让这些东西这么破烂,看着就知道是垃圾,就跟某些人一样。”

杨坚又一瞪眼:“跟某些人一样?跟谁一样?郭志,可不要随便说人垃圾,只要是活着的人,只要有一颗向上的心,就没有是垃圾的。我杨坚常有一句话,哪怕烂泥扶不上墙壁,它都不是垃圾,往里加点土,没准就能糊得上去了呢。”

那两个家伙哈哈大笑。

杨坚背着双手走过来,看向常曼玉,一双贼眼在她那高耸的酥.胸前滴溜溜转着。

王飞驰气恼非常,这个混蛋装腔作势还盯我嫂子的胸看?

真想把他眼睛挖出来!

常曼玉一阵惊慌:“飞驰被炒掉了?怎么可能,他一向很会干活,他还领过几次你们公司的最佳员工奖!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是他领导?”

她眼巴巴看向杨坚。

那家伙高傲地点点头:“我是他主管杨坚,叫我坚哥就行,不知道美女怎么称呼?”

常曼玉毫不犹豫报出名字,急切地说:“杨主管,我小叔子真的很能干,你可千万不能把他炒掉,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多多包涵,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

女人哀求起来,还朝杨坚走前几步,胸前一阵颤巍。

大色.鬼杨坚看得眼珠子快掉上边去了。

王飞驰超级不爽,抓住嫂子的手腕把她拉到一边。

“你不要去求他,没什么好求的,不就是一份工作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说得相当高傲,常曼玉瞪他一眼:“不要这样,飞驰!你平时也跟我说,你挺喜欢这份工作,虽然风吹雨晒,但能拉到很多单子来做的时候,赚的钱不少。你都多大了,不要这么任性。”

接着又看向杨坚,满脸祈求。

“杨主管求求你,给我小叔子一个机会好不好?”

杨坚嘿嘿笑着,又看向常曼玉那张清秀动人的小脸,心里感叹:

这还真的是童颜巨.乳啊!

他慢悠悠说:“也不是不能给机会,只要这小子好好干,听我话,什么机会我都愿意给。他就是太犟了,不过曼玉啊,我看你这么求我,人心都是肉长的,我的心也挺疼。我这人天生心肠软,特别看不得美女求我,我们可以交个朋友的,对不对?”

为了让王飞驰回去上班,常曼玉用力点头。

她也不是傻女人,完全看得出这男人的企图,但为了小叔子的工作,也没办法。

王飞驰终于发威,冲着杨坚大声喝道:

“姓杨的,你这些花花肠子留着去对别的女人用,不要用在我嫂子身上,小心老子揍你!你什么货色,我清楚得很,你压根就不是因为我违反公司纪律要开除我,你上次在女洗手间偷看不该看的东西被我发现,后来以为我传扬出去了,才对我下这手,你特么以为我会屈服?”

“你以为我要靠嫂子来帮我说情?”

“你以为我会让你占我嫂子便宜吗?!”

“没门!!老子哪怕不干,也不会让你得逞,你特么滚!!”

拉过常曼玉的小手。

“嫂子,我们不去求他!这世上有人可以求,有些人绝对不能去求,要有骨气!没事,我会找到更好的工作,你别担心我!等我把衣服捡回就走人!”

常曼玉没见过小叔子发这么大火,连连点头。

王飞驰又走回垃圾桶边,拿着树枝去挑那衣服。

嫂子赶紧说:“不要了,这么脏!我们……我们回去吧。”

王飞驰摇摇头:“不行, 还有你给我买的,都挺好,能穿能用,不要了挺可惜。弄回去用清水泡一晚,那就没事儿了,能省点就省点,对吧嫂子?”

抬头看向常曼玉,却看见她两只眼眸含着泪水。

嫂子用力点头。

不远处的杨坚已脸色煞青。

这臭小子,居然当众把他丑事揭露出来!

他咬牙切齿!

“王飞驰,别以为不要这份工就没事!得罪我,我敢保证在这座城市,你还想在任何一间快递公司干下去都没可能。全城三四十家快递,我都认识那里的领导,跟他们说一声,你看看谁敢招你!有本事,你去外边或去别的行业,但想找到这么高的工资,别做梦了!”

王飞驰狠狠说:“杨坚你要不要这么卑鄙无耻?”

杨坚哈哈大笑:“我怎么就卑鄙无耻了?像你这种喜欢顶撞上司的东西,走哪都不会受欢迎,我不过就给兄弟公司提个醒。怎么着,你想打我啊,来呀!”

他冲着王飞驰挑衅地勾手指。

常曼玉也气愤了,冲着杨坚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领导!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很可怕吗?放心,我小叔子这么能干,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杨坚忽然一声怪笑,阴阳怪气:“哟,你小叔子能干,你怎么知道他能干?莫非你们两个……”

旁边的两个爪牙哈哈大笑。

常曼玉满脸羞红。

王飞驰再也忍不住愤怒,一扭身就朝杨坚冲过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