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桃源乡村小说(王诗龄是谁)整本免费

《桃源乡村小说(王诗龄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2 15:20 作者:佚名 标签: 何诗龄 其他小说 王小龙

工作并不如意的王小龙回到乡村,得到了一个水晶球,获得大地亲和能力,从此过上了无忧无虑悠哉的乡村生活...没事就上山打猎挖草药,培育盆栽,经营小龙虾水产……一步步获得更多资源遛猫逗狗,无忧无虑悠哉的田园生活,豪车美女纷至沓来,惬意的发家致富,最后带领全村奔向小康

桃源乡村小说(王诗龄是谁)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桃源乡村小说(王诗龄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别把我当软柿子

“那个女的是谁?”

杨涛听到周良安问了一声,笑着说,“厂花你都不认识,喝失忆了?李文洁啊!”

周良安知道她是谁,厂里搞资料登记、工会、收发的美人。

只不过一时之间想不起她叫什么了。上辈子还没顾得上跟她说一句话,就离开这个厂。

这一次,我要跟她磨擦出一点火花才行。

周良安按照前世的记忆来推断,这里和他当初工作的地方其实是没有变化的。

基地座落在三坝市的远郊,占了山头和山下的大量土地,被农村紧紧地包围着。

老基地那是机关办事处所在的地方,而基层单位则座落在周边的山头上,有点各自称王的意思。

周良安一边用汽油洗着轴承,一边看着厂区这破烂的环境,满脸的苦笑。

小胖子杨涛正在讨好以班长为首的所有人,“师父,你回去喝茶吧,这点活交给我。”

“副班长,地沟就别进去了,我工衣脏,一会我下去。”

“师兄,刹车鼓太重,我和你一起抬吧?”

“你特么怎么不把这辆重卡一个人给修了?傻啊!”

周良安在心里笑骂了一句,不过并不是讨厌他,而是久别重逢时的喜悦。

杨涛就是这么个性格,怕得罪人,所以对谁都客客气气腆着脸卑微的样子。

不过他这是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和虚伪,和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有本质的区别。

杨涛也正是凭借讨好型的性格,终于在十年之后,拿到了一次去沙漠工作的机会,视如珍宝,后来过着他觉得还不错的生活。

只不过儿子最后不是他亲生的,他的头顶宛如沙漠当中的绿洲,哎……

“杨涛,好好干,说不定明年就有机会去西疆上班,一年能挣一万多块,在这个单位只要踏实肯干,有的是挣大钱的机会,那些偷奸耍滑的就不行了。”

周良安知道班长在说他,怂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就是周良安现在这副模样,抿着唇,把头埋得更低,更仔细地洗轴承。

现在发火好像也没什么意义,跟一个班组长抬杠显示不出来自己的本事。

周良安把洗好的轴承放到杨涛的手里,他开始往轴承里灌黄油,灌得又认真又仔细,用手掌肉最多的地方将黄油挤压进轴承当中,让每颗子弹子都能被黄油包裹……

“嗯,不错,杨涛,一会把几个刹车鼓都装了,下午装轮胎。”

班长鼓励杨涛的时候,还瞪了周良安一眼,这才取下安全帽哼着小曲离开。

副班长看班长走了,也过来拍了拍杨涛的肩膀。

然后是各位师兄……

这一下子,这个班组就只剩周良安和杨涛两人。

杨涛一边灌黄油一边露出幸福的笑容,得到班长和副班长的鼓励,就像有了力量,干起活来都带劲。

周良安却一脸严肃地朝库房看去,副厂长和库房保管员在交谈着什么。

副厂长给库房保管员散了一支烟,库房保管员在他耳边笑着说了一句什么,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周良安好像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因为副厂长从旁边的工具柜里取了三个大油桶交到仓库保管员的手里……

这一刻,周良安知道收拾副厂长的机会已经来了。

“良安,你不会怪我巴结班长吧?”

周良安回过神来,马上说,“你特么要是去西疆上班,我就跟你绝交!”

“啊?为什么?”杨涛睁大眼睛,惊讶地问。

“我特么不想跟绿毛龟做朋友。”

绿毛龟?杨涛满脑子都是问号,也不知道周良安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给伤着了,心里堵得慌?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出去喝酒吧?”

“好啊,顺便再叫两个妹子作陪!”

“额……良安,还有十天才发工资呢?钱不够了。”

周良安把洗了一半的轴承往汽油盆里一扔,擦擦手,准备下班。

杨涛又急了,“班长刚才让我们把刹车鼓给装了再下班……”

“他是叫你,又没叫我,你一个人装吧!”

周良安扭头就走。

杨涛有点懵,看来周良安真的受刺激了,开始盘算,这个月可用的钱还有二十块,坐一辆火三轮进城要三块,两瓶啤酒三块,可是一个妹子跳一支沙沙舞要两块,要不……我就不跳舞了,让良安一个人玩高兴就好了。

周良安并不知道杨涛这么善良在为他打算着,而是来到厕所外的洗手台拿肥皂洗手。

班长提着裤子从男厕走了出来,也没有洗手的打算,扭头一看周良安,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朝坝子当中看,只有杨涛一个人还在干。

于是班长马上倒回厕所外的洗手台,瞪着洗完手的周良安,“你是没看到杨涛还在干活?”

周良安木讷地点点头,“看到了!”

“那你特么为啥不跟他一起干?”

周良安开始抬头想原因,想了半天才说,“可能是我不想去西疆上班吧?”

班长的眼皮子抽了一下,眼前的周良安好像哪里不对劲,但是他又说不上来。就这么任由周良安大摇大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然后回了待令室。

班长一人在太阳坝里抠脑壳,怎么心里这么不爽?

不爽就对了,这不就是“周良安”这几年在单位上的感觉吗?

……

中午到饭点了,周良安走出维修厂的大门,满地碎石的路有些硌脚,右边是满农田的菜籽花,时不时的有蜜蜂围着周良安的头打转。

这个时候会看到很多箭步如飞的人穿着工衣一头扎进远处伙食团去排队。

伙食团的门口有个篮球厂,三三两两的时髦男女凑在一起聊天说话,他们烫着头发,大翻领的衬衣,喇叭裤和甩尖子皮鞋,在人群之中他们就是走在时代前列的弄潮儿,看得周良安直摇头叹气。

吃饭吃饭!!

老基地有一万多人,七个伙食团到了高峰时段确实挺吓人的,如果前面再有人拿着一叠饭票一口气打八九份饭的话,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还有的更直接,比如周良安前面这位,一个人来占的位子,他们单位的人来了全都站到了他的前面或者周良安的前面。

眼看着轮到他们打饭的时候,周良安走出队伍直接走到了最前面,“五分钱的饭,三毛五的回锅肉,一毛的土豆丝!”

“你特么怎么插队啊?”

有人骂了一句,周良安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仅插队,还捶你,你信不?”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