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异世保姆小说(萧舞小谷)整本免费

《异世保姆小说(萧舞小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4 15:18 作者:佚名 标签: 小谷 穿越重生 萧舞

  一朝醒来身处异世,捡到小包子一枚,小包子是个福包,一路伴着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艰难囧囧地生存,从深山老林到贫穷山村,从富庶小镇到繁华都城,她一步步打造了自己在异世的家,有夫有妻有娃,不管外界如何动荡,家在人安好就是幸福了……...

异世保姆小说(萧舞小谷)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异世保姆小说(萧舞小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三章 山谷、巨石、女战士

精彩节选

  箫舞站的地方离谷底还有一米多高,她抱着小博容顺着斜坡滑下。站定,环看四周,除了她刚刚下来的这边是密密的山林,另三面都是山石峭壁,直指云端,对面的峭壁上有一道瀑布,水流顺势而下,被半空中斜伸出的岩石斩断,缓缓流入下面的碧水深潭,潭边古木参天。谷中则是怪石崚峋,甚是不平整,石缝中偶有野草冒出。

  在谷中走了一圈,箫舞暂时圈定了,未来的日子,这个小谷就是他们的临时住宅了。看着天色,虽说在山林的几天一直没有下雨,但是还是得早作打算才是,且不说淋雨的滋味不好受,生病的几率也是大大的,荒山野林,一不小心,就命丧黄泉了。找到一块稍微平整的石头,把小博容放在上面,要干活了,抱着孩子不好伸展。在树林捡柴火干活的时候,箫舞总是带着小博容,一则是不知道会走多远,二则是怕出现什么野兽。现在这谷中视野开阔,刚刚溜了一圈,奇异的发现蛇虫鼠蚁的似乎也没有,除了野草,干净地有点过分,有点诡异,但是没办法,总比在树林中担心着猛兽要好。

  “小容容,姨要去干活了,你自己坐在这,不要乱跑知道吗,袋子里面有果子,饿了就吃啊”箫舞摸着小博容的头说道,小家伙的头发短短的,毛茸茸的,挺有手感的。

  “嗯”小博容轻轻应了一声,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箫舞暗暗叹了一口气,小家伙乖巧地过头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倒是挺依赖她的,具体表现为,那双大眼睛除了睡觉跟吃饭,时时刻刻盯着她,这是没有安全感的一种表现吧。但是,咳,时刻被人盯着,哪怕是个小孩子,也是让人挺有压力的。箫舞摸了摸鼻子,在小家伙紧迫的目光中,开始了搬运工生涯。

  太阳东升西落,刚刚下来,她就辨认了一下方向,瀑布的那一边为东边。刚刚又发现北方的峭壁山崖有一道“天然的屋顶”,离地面大约两米的高度向外延伸出一段,好像是鸭舌帽的帽檐,有了这为依托,萧舞打算靠着这搭建一间石屋。

  心中有了个大致的框架,萧舞就开始挑选起石块,山谷中的石块大都很大,多数是绵延成一堆。

  先从零散的石块开始,萧舞挑中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就在小博容坐的石头旁边,很平整,很宽大,应该适合铺在最下面做基石,可是这么大个儿,很沉啊,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搬动。萧舞嘴里嘀咕着,手上下意识地拨了拨石头的下层,石头居然咕噜向前翻了个个儿,撞上小博容坐的石头,发出砰地一声闷响,把小家伙从石头上撞了下来。

  萧舞吓坏了,连忙上前抱起孩子,“容容,没事吧?有哪里疼吗?”

  小家伙也被吓坏了,张着小嘴,半响才摇摇头。萧舞又不放心地解开他的衣服,查看了一下,除了屁股刚刚因为一下坐到地上有点红,身上没有淤青伤痕什么的。

  萧舞惊魂未定地抱着孩子在原地踱步,也不敢抱得太紧,深怕自己不小心弄伤孩子,不过她都抱着孩子这么多天了,也没出现因为力气过大勒着孩子的事情,难道是因为她抱孩子下意识都知道要轻柔,一般都不会使劲儿?唉,以后还需要多注意控制力道?自己变异的这么厉害?胡思乱想着,怀里的小博容说话了,这次是崇拜的语气:“姨姨真厉害,这么大的石头都能搬动!”

  萧舞愣了一下,是呀,能搬动,力气更大了,对他们目前的处境来说,算是利大于弊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将小家伙重新安置好,萧舞站起身,长呼一口气,然后弯下腰,双手用力,果然轻轻松松地搬起了刚刚那块大石头。对自己被开的外挂又有了新的认识后,萧舞迅速地动作起来。零散的石块其实不多,更多的是连在一起的石堆,她曾异想天开,力气这么大,用手劈开?在尝试过徒手劈一个小石块,石块是裂开了,但是她的手也开了,果然,力气再大,也是不能用血肉之躯去挡的,还是需要装备啊。最后她采取的是以石击石的做法,投掷巨石,用投掷的力量将石堆击散,然后选取有用的石块。

  这一天的下午,只听山谷中都是砰砰的巨响,萧舞早在第一声响过之后,就给自己和小博容做了两个耳塞。

  而谷外山下的某一处村庄,“杀了他,杀了他……”本应是宁静的山村,屠戮的声音却此起彼伏,村中间的空地上,架起了火刑架,一个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男子被绑在架子中间,四周堆满了干柴。

  “行刑!”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于此同时,一声巨响从不远处的山上传来。

  “怎么回事,山神发怒了?”围着火刑架的民众慌乱起来。

  “别乱,先行刑”依旧是那苍老的声音。

  嘭嘭嘭,连续的巨响不断从山中传来。民众一下子散乱开来,“村长,山神发怒了呀”“村长,这个人不能杀啊,山神都发怒了啊”“是啊,村长,放了他吧,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混账,愚昧,都别叫了,安静,都安静,咳咳咳”苍老的声音带着怒气,但是止不住慌乱的村民,混乱中,不知道谁解开了刑架上的绳子,上面的人一下子掉了下来。

  这是老天不让我死么,老天一定要我活下去?好,我就活着,看看老天你待把我怎么样,他嘴角微微上扬,扯出一丝冷笑。谁都没注意到邢台上的男子站了起来,于刚刚的颓死气息不同,笔挺的身姿,隐隐站出了君临天下的味道。白色的衣服满是血污,头发散乱着,微微露出的脸庞上也满是一道道血痕,面目全非,唯有一双眸子亮的惊人,冷冷的眼神直射台下一位扶着老者的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一回头,看见这名男子,啊地一声瘫软在地,清丽的脸庞满是惊恐,老者回头看见这名男子,同样是满脸恐惧,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台上的人,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男子的目光在这两人脸上停留片刻,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不断发出声响的大山,冷哼一声,几个纵身,人已不见踪影,空余下惊慌恐惧的白衣女子和老者,以及还在因为山中的巨响而惶惶不安的村民。

  而这边在山中制造声响的我们的女战士——萧舞,还在卖力地干活,不时大声跟小博容逗乐“容容,姨厉不厉害,呼,哈,喝,哈哈……”。外面发生的这一切,她则一无所知,这之后的缘起缘灭,不能不说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