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美食为聘:权王独宠仵作妃小说(严霄小四)整本免费

《美食为聘:权王独宠仵作妃小说(严霄小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4 15:23 作者:佚名 标签: 严霄 小四 现代言情

一手拿着验尸刀,喊着响亮的口号;前方现场都别动,凶手毛贼哪里跑!现代女法医被一场“意外”车祸魂穿到异世,当上了大理寺的女仵作“堂堂大理寺钦差,看病不给钱呀” 一句话与化名查案的保皇党小王爷结下了梁子此女不可理喻,绑在身边来调教一手握着大鸡腿,一手按着酱猪蹄;眼…

美食为聘:权王独宠仵作妃小说(严霄小四)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美食为聘:权王独宠仵作妃小说(严霄小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凤尾镇客栈杀人案

半个月后。

一道特殊指令传到了清源城县衙之中,让县令高春生差一点惊掉了下巴。

前来送指令的,正是当天来接钦差严霄的那位萧少将军。

而这指令是调施画前往京城大理寺就职仵作一职,官居五品。

这就说明,施画现在的官职,比他都高,他见到她都得叫“大人”。

施画在看了那个特召令五遍后,还是不相信的抬头问高春生:“这是真的吗?为什么要调我呢?”

“下官不知道……”高春生纠着一张老脸。

正常是接到召令后,要当日启程的,可施画却没有,那位萧少将军特令她可以三日后启程。

慕九兰在得知此事后,沉思了很久,最后还是同意了。

原因是,当天下午,就在施画回来与他说这事的时候,正好接到了一个消息,外出的师父,去的就是京城,但却在一个月前不知所终了。

于是两人决定一起去京城,这里还需要安排一下,施画会随着萧少将军先行一步,他则晚一步到达京城。

第三天,施画背着一个小包袱,在慕九兰的相送下出了清源城,随着那位萧少将军一起向京城而去。

自从来到了这里,都快两年了,施画是第一次出这座清源城。

这次也算一次旅行了,她兴奋的跟只小鸟一样,坐在马车里将窗帘撩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看什么都觉得好奇。

这里真的与前世的那种高楼大厦区别太大了,哪里都是所谓的田园风,而且空气出奇的好,坐在这马车里,虽然不比她以前的机动车,颠的有些厉害,但却也是别有韵味的。

最少她觉得这个交通工具要比她前世的车完全多了,最少不会离奇的出什么车祸,不然,她也不会此时身在这里。

萧少将军叫萧离,是平威大将军萧齐峰的三儿子,自小在军中长大,十五岁就率兵出征,十八岁就被封为少将军。

他这么尊贵的身份,却能来这里接她一个新调任的小老百姓,这可有点意外,太大材小用了,而且他每每在看她的时候,都能让她感觉到了那股在看新奇动物的好奇样。

他是带着十个随从来的,一行十二人,在路上行了三天左右,就进入了一个叫凤尾镇的必经之路,他们会在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再出发。

从马车上下来,施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股新鲜劲了,在这车里被颠的骨头都快散架了,终于可以下车了,她站在那里晃动着全身酸疼的骨节。

萧离看了她一眼,不由摇头,太弱。

他们简单的用了些晚餐,就都回房间休息了。

一夜无话。

辰时起床,正在洗漱的施画,就听到客栈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声,然后就是杂乱的脚步声。

她马上擦了把脸拉开房间的门,萧离已经站在她的门口了,见她没事,两人就向对面看去。

“死人了……死人了……”对面传来了大叫声。

萧离马上大喝一声:“别乱,马上报官,不要破坏现场。”

那边的人立即停下所有动作,随后有人向客栈外冲去。

半柱香后,五个官差大步的走了进来。

他们进入了那个出事的客房后,又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官差大声道:“客栈内所有的人都不要乱走动,接受我们的盘查。”

施画倚在门框处,轻撇了下嘴,对身边的萧离道:“凶手已经不在客栈之中了,今天凌晨离开的那个人,就是。”

萧离马上扭头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施画挑了下眉,指了下自己的头:“我有脑子。”

萧离顿时无语了,她这话啥意思?

施画抱着胸的看着对面,那些官差正在勘察现场,此时,正有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背着个木箱子上楼来,一看就是个仵作,可他踏入房间的第一步后,她不由嘴角微抽了下,同时冷哼一声。

萧离扭头看她,正好看到她那轻蔑又不屑的表情,顿时想起回京的一路上严霄都在说着她验尸时的样子,眼中全是赞赏之意,要知道,严霄可是眼高于顶的人,从来没把什么人放在眼中,更别说却称赞一个女孩子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想到这里,不由挑眉。

“你看出什么了?”萧离还是问了出来。

“如果他们脚程快的话,会在二十里地外抓到这个凶手,但如果再慢些,这个凶手必会逃脱。”施画声音极轻的淡然道。

“为何?”萧离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不明白她为何会说的如此笃定。

“凤尾镇是个重镇,晚上有关城门的习惯,而开城门的时间会是每日的卯时,此人只靠两条腿来行走,再快也不会走的太远,现在追还来得及,但再慢点,他就会进入到离此地五十里外的锦春城,这人也就算是泥牛入海,无处可找了。”施画轻松的斜扬了下嘴角。

萧离有些吃惊的看着她,虽然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可却说的很准确,这丫头是有点与众不同之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萧离还是不确定,想再印证一下。

施画挑眉看了他一眼,明白他此时的想法,再耸了下肩,这就是现实,她明白,无论是在哪个年代里,这男女平等的说法,除了用实力来证明,别的方法都是空谈。

她再暗叹了口气,对萧离微微一笑:“萧少将军,对面的那个人,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从死者的面上来看,此人不过十六至二十二岁之间,而此时,应该正是京中秋闱前期,如果我说的不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进京参加考试的考生之一,而与之一起随行的,不是他的书童,就是他的考友。”

“这也能看出来?”萧离更吃惊了,瞪大了眼。

“这位公子身上所穿的可是锦锻,这种布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穿的起的,虽然他没穿外套,只是袭衣就这么考究,虽然不是特别的贵重,但也是个富裕之家的子弟,可你看地面上的那双被遗留下的来鞋子,却是一双十分普通,而且有些破旧的布鞋,与他这一身装扮十分不搭,可能是谁的?”施画不吝啬的解释给他听。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