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都市修仙奇才小说(楚非凡是哪部小说?)整本免费

《都市修仙奇才小说(楚非凡是哪部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5 15:21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楚凡 苏总

楚凡,一个大山里走出的少年,第一次英雄救美,却被人打死,埋到乱葬岗,因为一个毫不起眼的骨塔吊坠死而复生可是,真有这么好的事儿吗?从坟堆里爬出来,就等于是复活了吗?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看不到尽头浮桥,两侧都是悬崖,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都市修仙奇才小说(楚非凡是哪部小说?)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都市修仙奇才小说(楚非凡是哪部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必有后福

川省,广源市,景湖名苑小区的建筑工地上,戴着安全帽的民工们正挥汗如雨的忙碌着。

“楚凡,给我来几根木方。”

“楚凡,把钢管递上来。”

“楚凡,上模板。”

“楚凡……”

楚凡累得跟犊子一样,裤裆里都是汗,可他不敢有半句怨言。就这份工作,还是好心的工友大叔帮他找的,没了这份工作,他连吃饭住宿都成问题。

他体质偏弱,干不了重活,木工活儿倒是会点,可他打个家具什么的还行,这建筑工地的活计,他以前见都没见过,连步步紧、螺栓,是什么、怎么用都不懂,更别说像技工一样,到上面去干技术活了。

所以,他现在只能当个小工,在下面紧张忙碌的伺候上面的几个大爷,要什么给递什么,没有的还得抓紧去找,如果干不完,不但吃不上晚饭,还得扣工资,晚上还得加班把活儿干完了。

建筑工地上的活计,就是这么黑暗,工人根本没有人权,只能拼了命的去干,还得保证质量。

一辆白色的沃尔沃轿车,缓缓从工地大门开了进来,在楼前空旷的建材场地停下。车门打开,一条修长光洁的**先从车内探出,随后,一个穿着白色精致套装的女人,从车内走了出来。

她的出现,让正在工地上紧张忙碌的工人们,手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到她白色的靓丽身影走进项目部的办公室,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苏总真漂亮啊,要是能把她娶到手,这辈子的吃喝都不用发愁了。”一个工友感慨着说道。

工地上的爷们,一年才回家一次,都快憋出内伤了。别说苏媛这样漂亮的白富美,就算是一头母猪,在他们眼里那都跟貂蝉一样。不过,苏总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胸大臀圆腿长,脸蛋还贼拉漂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们这算不得下流,只是在劳累之余,过过眼瘾罢了。

“楚凡,没事儿少看你那三国,书都被你翻烂了,你能翻出个老婆来?”一个工友嘿嘿笑道,“找个机会把苏总拿下,她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

“没错,楚凡你上吧,哥几个在背后支持你。”

“楚凡,兄弟们的前途可就全指望你了。”

楚凡抬起胳膊擦了擦汗,苦笑道:“几位老哥就别逗我了,人家是大老板,我一个穷小子,哪高攀得上?”

“大老板怎么了?她再有钱不也是女人吗?就凭你这小模样,要是捯饬起来,一点也不比电影明星差。哦对了,管那些有颜值的男星叫什么来着?”

“小鲜肉!”

“对对对,楚凡你就是一块现杀现卖的小鲜肉,去吧,哥几个看好你……”

楚凡没再搭理这几个无聊的家伙,正好趁着这个工夫歇会儿。可是,一闲下来,一段让他郁气难平的回忆就自动跳了出来。

“楚凡,我不要那么多彩礼,只要五万块,就能救我爸爸的命。”

“楚凡,不要恨我,我喜欢你,可你为什么没有钱?”

离开山村快一个月了,可巧芸凄楚的泪眼好像就在眼前,楚凡的心都要碎了。是啊,自己为什么没有钱?就因为自己没有一个当村长的爹吗?

“喂,发什么愣呢,赶紧干活。”木工头走了过来,对楚凡吼了一声,短暂的休息就这样结束了,众人再次开始紧张忙碌起来……

终于,在下午六点钟左右,楚凡他们一天的任务量完成了,验收合格之后,楚凡跟着工友们一起,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宿舍。

和几个室友不同,楚凡没有先去打饭,而是先去打了盆水,痛快的洗了把脸,又用毛巾擦遍全身,把被汗渍浸透的脏衣服泡好,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之后,这才慢吞吞的去打饭。等他吃饱喝足,累一天的工友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此时正值七月,七点多钟的时候太阳刚下山,烤灼了一天的活动板房宿舍,就像闷罐一样,热得人喘不过气来。只有二十平米的宿舍,却挤了二十人,里面的味道可想而知。

楚凡和往常一样,拿了自己最喜欢的三国,出了工地,在广场的路灯下看了起来。当一阵清凉的夜风吹来,楚凡这才发现,耳边早就没有喧嚣的锣鼓和音乐了,那些跳广场舞的,打球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还在广场上晃悠。

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得起早干活,尽管还没看过瘾,没有睡意,可楚凡知道,必须得回去睡觉了。尽管宿舍里的味道令人作呕,可他没有别的选择。

这就是民工的生活……

广场距离工地不远,楚凡步行只需要十分钟左右,可他走了没多远,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三国给扔出去。扭头看去,就见一辆白色的轿车,竟然开到了马路牙子上边,并撞在了路灯杆上。

这车,怎么这么眼熟啊?

楚凡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看,忽然惊愕得张大嘴巴,车牌号是1618,这不是苏总的车吗?就在他准备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在旁边猛然刹住,跳下两个黑衣男子,‘砰’的一声砸碎车窗玻璃,探手进去把车门打开,然后把小白花儿一样的苏媛给架了出来,就往他们的车里塞。

绑架?

楚凡心中一紧,抬脚就要冲过去,可人家有两个人,自己这小体格子过去,不是羊入虎口吗?不但救不了苏总,连自己都得搭进去。

怎么办?怎么办?

楚凡四处打量,这大半夜的,周围也没有个人,他也没有手机,怎么报警?

没办法,只能自己上了。

楚凡深吸口气,猫着腰迂回着小跑过去。别看他身子瘦弱,速度却一点也不慢,而且跑动间没有任何声音,就像一只深夜出动的猫科动物。

路灯杆被撞歪,路灯自然也灭了,这给楚凡的行动,带来了一定的隐蔽性,很快就来到两人身后,顺手摸来的板砖狠狠砸了下去。

“啪!”一个倒霉的黑衣男子吭都没吭一声,就软软的倒了下去。另一个被吓一跳,刚回过头来,就中了一记封眼锤,随后又中了一记撩阴腿,直接捂着胯下跪了。

“苏总,苏总你醒醒……”楚凡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去了,用力推了推苏媛的肩膀,苏媛手扶着额头,痛苦的想要睁开眼睛,可她还是没能彻底清醒。

“草尼玛的,敢坏老子的好事?”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把楚凡吓一跳,这时他才发现,驾驶位上还坐着一个呢,已经下车,拎着一根钢管冲了过来。

没时间了,楚凡当机立断,一把抓过苏媛的胳膊,在她洁白如玉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强烈的刺痛,让苏媛尖叫一声,彻底醒了过来,还没等明白咋回事呢,楚凡就被司机扯腿拽了出去,扬起了钢管。

“苏总快跑!”楚凡只来得及喊这一嗓子,钢管就狠狠的砸了下来。

楚凡下意识的护住脑袋,嘴里不断大喊大叫。司机见苏媛醒了,打开另一侧车门要跑,赶忙扔下楚凡去追,却被楚凡一把抱住大腿。

“苏总快跑,往工地跑,叫人来救我。”楚凡也豁出去了,自己这辈子就没干过什么好事,今天咱也当一回英雄。至于死……连青梅竹马的女人都嫁给别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死就死吧。

砰!楚凡头上挨了一记重击,他就觉得眼前一黑,脑海中浮现出巧芸羞涩甜蜜的笑容,他咧着嘴,含着笑,缓缓歪倒在地。

等苏媛带人回来的时候,楚凡和那辆黑色轿车已经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一滩猩红的血迹,和一本染血的三国。

冷,彻骨的寒冷,让楚凡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救命啊!”楚凡扯着脖子喊了起来。他不想死,他还要赚钱呢,赚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村长儿子对巧芸不好,他就用钱把他砸死。

突然,一个冰冷、威严的男子声音传来:“别喊了,你已经死了。”

“放屁,死了还能说话?”楚凡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但是,他有一种被狼盯上的感觉,如芒刺背,让他浑身都不舒服,大声道,“你到底是谁?装神弄鬼的,出来!”

“你确定要见我?”男子的声音不含任何情感,冷冷说道,“见过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我说大哥,你绑架我没用。”楚凡把他当成了劫匪,光棍的摊摊手,“我就是一个民工,要啥没啥,你绑架我还浪费粮食。还是行行好,把我放了吧。”

“我不是绑匪。”

不等楚凡再说话,男子突然道:“还记得你十三岁那年,在山里捡到的骨塔吗?”

“你怎么知道……咦?我的护身符呢?”楚凡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赤-裸,一直佩戴在胸口的塔形吊坠竟然不翼而飞,只剩下一根红绳还挂在脖子上。

那是他在老家深山,追逐一只罕见白狐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一个地窟,无意间捡到的小玩意,被他当成了护身符,用红绳拴起来,挂在脖子上就从没摘下来过。可现在,护身符竟然消失了。

“不用找了,你现在就在骨塔之中。”

“什么?”楚凡有些不可思议,塔形吊坠只有小手指那么大,怎么可能装下一个大活人?难道,我真的已经死了?

“没错,你已经死了。”男子好像能看穿楚凡的内心,冷冷说道,“你现在所看到的身体是你的灵魂,若不是骨塔和你培养了十几年的感情,留住了你的灵魂,你现在早去地府报道了。”

死了,自己真的死了?

楚凡反倒有种解脱的感觉,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再也不用为钱犯愁了。

“你真的什么都能放下?”男子又看穿了楚凡的心思,冷哼道,“你死了,你的父母谁来赡养?不能给父母养老送终,你就是不孝。”

“你死了,巧芸如果过得不幸福怎么办?难道,你忘了你当初发下的誓言了吗?不能给心爱的女人幸福,你就是不忠。”

“你死了,凶手却逍遥法外,你也甘心?如果他继续害人,就是被你的懦弱给害的,你就是不仁。”

“你死了,建筑工地会被查封,你的工友朋友就会失去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们一家老少怎么活?你就是不义……”

“得得得,我想活,想活还不行吗?”楚凡一阵郁闷,之前活不起,现在连死都死不起了。

“就算我想活,也不是……你有办法救我?”楚凡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满脸惊喜的问道。

男子傲然说道:“这世上,就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但你若是真想活过来,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到的。”

“只要能活下去,什么苦我都能承受。”楚凡毅然决绝的说道。

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怕活下去吗?他说的对,为了爹娘,为了巧芸,为了工友兄弟,为了报仇,自己必须活下去。

男子沉默良久,在楚凡以为他要放弃自己的时候,终于开口说话道:“你的身躯已经僵硬,血液也已经凝固,要想复活,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大活人,借体还魂。”

“借体还魂?那我还是我了吗?”

“身体不是,但灵魂还是你楚凡。”

“那……那个人呢?”

“他的身体被你占据,自然活不成了。”

楚凡马上一口拒绝掉:“不行,这不是让我害人吗?我的命值钱,人家的命就不值钱了?不行不行,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男子不屑的说道:“自身都难保了,你还管别人的死活,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呢?”

“我偷过鸡、摸过狗,还堵过别人家烟囱,偷看过寡-妇洗澡,但我没害过人。”楚凡还很自豪的挺起胸膛。

“其实,借体还魂对你有好处,你的身体啥样你自己不知道吗?三伏天都要穿棉袄,你不觉得身体有问题吗?”

楚凡不耐烦道:“就算有问题我也不换,我的身体是爹妈给的,就算是天生废物,我也乐意。如果你没有别的办法就算了,我宁愿去地府投胎。”

男子的声音再次威严起来:“考核通过,你们几个考虑一下,谁来当他的护驾?”

“你说什么呢?”楚凡有些莫名其妙。

突然,他眼前骤然亮了起来,强烈的光线,晃得他睁不开眼,可他还是用手遮住眼睑,勉强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了过去。

身体四周,不知何时多了九个高矮不一的黑影,看不清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却给楚凡一种,连五脏六腑都被人看透的诡异感觉。

这时,男子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刚才,我跟你说的借体还魂,是对你的考验,如果你答应了,你就被淘汰了。”

“淘汰?什么意思?”

“你想活下去,我需要你帮我做事,我们各取所需,所以,你不用感激我。”男子冷冰冰的说道,“但是,我要你做的事很难,必须有强大毅力的人才能完成。如果你为了活下去,而让别人代你去死,你就出局了,我不可能耗费精力,去培养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楚凡听得一知半解,继续问道:“那……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现在,这里有九大妖王的元神,你选择一个有缘的当护驾,借助他们的元神之力,才能让你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并软化你的血液,温暖你的身体,让你重新活过来。”

妖王?元神?楚凡一头雾水,可他还是下意识的指向最高大黑影,心说,这个应该是最厉害的吧?

“哼!”黑影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直接消失了。

楚凡惊愕道:“这是啥意思啊?”

“你太弱了,他看不上,再选一个,总有一个看得上你的。”

我去,这哪是让我选,分明是他们选我。

楚凡有些郁闷,赌气似的又指了一个,结果,黑影毫无例外的又消失了……

一连点了八个,八个黑影都没了,楚凡泄气了,在他面前,就剩下一个只有巴掌大的黑影,如果它也看不上自己,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老兄,你帮帮我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楚凡双手合十,朝着那巴掌大的黑影拜了拜,刚抬起头,忽然眼前一黑,一阵钻心剧痛传来,疼的他再次晕死过去。

一朵黑云飘来,把皎洁的明月遮住,城外的乱葬岗中心,多了一个崭新的坟包,一只惨白的手臂突然破土而出……

在坟包上呆坐了半个小时,楚凡终于接受了自己死而复生这个事实。他想再联系骨塔中的那个人,可惜,骨塔还是和原先一样,挂在胸口没有任何反应。

算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哥们现在是有护驾的牛比人物了。哇哈哈哈,看谁还敢欺负老子?

楚凡仰天大笑,随后很牛气一挥手:“护驾,给我出来。”

“吧嗒”一声,一只蛤蟆落在他面前,还对着他呱呱的叫了两声。

楚凡的笑声戛然而止,瞪大眼睛,与地上的蛤蟆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楚凡有些自卑了,自己竟然还没有这只蛤蟆的眼睛大。

这……这就是……护驾?尼玛,玩我呢?

“小子,你就偷着乐吧,我才是九只妖王中最厉害的,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大眼蛙,姑且这么称呼吧。它对着楚凡叫了几声,在楚凡的脑海里,却出现了这样一段话。听声音,他的年纪并不大,却是老气横秋,比楚凡还拽。

楚凡弯腰把大眼蛙捧在手心,仔细打量个遍,可它除了绿色的背部,多了一根血红色的细线之外,就眼泡比普通青蛙大点。

就这还是最强大的?能不能不闹啊?

“我为了救你,已经退化到幼生期了。等以后,我会伴随着你的成长而成长,到那时,你就知道我有多强大了。”大眼蛙鼓了鼓腮帮子上的气泡,声音倒是响亮,引来周边无数蛙鸣。

“好吧,反正也不能换,咱哥俩以后就相依为命了。”楚凡倒是想得开,不管怎么样,自己总算是活了过来。只要人活着,就比什么都强了。

“别高兴得太早。”大眼蛙继续鼓泡,呱呱叫道,“你现在的身体,介于活人与死人之间,如果一个月之内,你不能完成黑鳞大人的任务,你依旧是死路一条。”

“什么?”

楚凡一下子心凉半截,他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生死控制在别人手里,这不是变相的把自己卖给他了吗?

“别激动,完成黑鳞大人的任务,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首先,这套打坐的功法你必须尽快学会,这才是你真正复活的根本。”

大眼蛙的大眼睛骤然亮了一下,楚凡就感觉脑海中突然多了一套晦涩难明的功法,和一套简单易懂的拳法。

好半天,楚凡才把这些记忆消化掉,揉了揉眉心,没好气的问道:“说吧,什么任务?”

“现在跟你说了也没用,抓紧修炼吧。”大眼蛙认真的说道,“如果一个月内你还没能达到人境入门,你就会被黑鳞大人抹杀。不要以为我是吓唬你,想生存下去,你就必须加倍努力。”

尼玛,上贼船了……

楚凡的失踪,并没有影响到工地的进度,少了他一个,工地照样运转,只是工友们少了一个可以调笑的对象。

下午,当楚凡拖着疲惫的双脚走回工地,马上就听到楼上有人惊喜叫道:“楚凡?楚凡回来了……”

顿时,无数戴着安全帽的工友从楼内跑了出来,把楚凡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楚凡,你小子这一宿上哪儿去了?我们以为你遇害了呢。”

“没事就好,你小子可真是命大呀。”

“楚凡,你小子这回可立大功了,救了苏总,她能亏待了你?以后升官发财了,可别忘了我们这帮兄弟呀。”

“楚凡,你没事吧?哪儿受伤了,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

正说着呢,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喊了起来:“都干什么?还想不想干了?今天晚上绑钢筋,谁耽误了工程进度,我扣他工资。”

呼啦一声,这帮工友跑得一干二净,一个高大魁梧,满脸横肉的汉子,腋下夹着一个安全帽,对楚凡翻了翻白眼,“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呀?我还以为你死外面了呢。赶紧把安全帽戴上,上去干活。”

他叫刘二虎,是木工头,背地里工友们都叫他刘扒皮,分活儿量大不说,工人的工资还低,食堂的伙食差、住宿的条件更差。可现如今民工找点活那么容易呢?能有个落脚之处就不错了,谁还敢挑三拣四?

楚凡也不想丢了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马上跑了回去,戴上安全帽就进了大楼。虽然肚子都快饿瘪了,可为了生活,忍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楚凡正汗流浃背的干活儿呢,一个靓丽的白色身影,戴着一个崭新的红色安全帽,出现在楚凡面前。

上面的工友,下面的楚凡,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看着出现在施工现场的美女老板。

远看漂亮,近看更漂亮。这脸蛋,这身材,太妖孽了,谁要是娶了她,这辈子至少少活十年。

“苏总,他就是楚凡。”刘二虎在一旁巴结道,“您看见了吧?他啥事都没有,我怀疑他是故意玩失踪,好博得您的感激……”

“楚凡,你跟我来一下。”苏媛冷冷打断刘二虎的话,转身下楼。

楚凡连忙道:“苏总,有话您就在这儿说吧,我这儿还忙着呢。”

“楚凡,你的活儿我们帮你干了,赶紧去吧。”工友在心里暗骂,这犊子玩意,也太不知好歹了,老板叫你去,那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你还摆什么架子呀?

“这……”楚凡犹豫不决,他倒是想去,可他要是走了,就意味着工友多出力、多流汗,甚至晚上还得加班。

“什么这那那这的?赶紧去呀。”工友摆摆手,催促他赶紧走。

苏媛在楼梯口停下脚步,看了楚凡一眼,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走了过来,这才不发一言的转身继续下楼。

很快,楚凡跟着苏媛来到一辆奥迪车前,苏媛打开车门,冷冰冰的招呼一声:“上车!”

“苏总,我身上太脏……”

“上车!”苏媛不容抗拒的重复一遍。楚凡识趣儿的闭上嘴,乖乖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奥迪卷起漫天的尘土,飞驰离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