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甜婚蜜宠:绑来一个活祖宗小说(陈深尉迟逸)整本免费

《甜婚蜜宠:绑来一个活祖宗小说(陈深尉迟逸)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6 15:20 作者:佚名 标签: 尉迟逸 现代言情 陈深

昏暗的房间里,白炽灯一闪一闪发着诡异的光芒鹿圆盘腿坐在电视前,吸溜吸溜的吃着泡面,电视里正播放着一场工地事故,她放下手中的泡面,扭头望向身后身后正绑着一个男人,年....

甜婚蜜宠:绑来一个活祖宗小说(陈深尉迟逸)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甜婚蜜宠:绑来一个活祖宗小说(陈深尉迟逸)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杀鸡儆猴

尉迟逸嘴角笑意更深,漂亮的黑眸中,却泛着几丝邪气,“这里没外人了,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鹿圆脸上夸张的表情僵住,环视一圈,车内,的确只剩自己和尉迟逸二人。

背在身后的手用力拉扯了几下车门,鹿圆绝望的发现,车门已被紧锁。

一时之间欲哭无泪,鹿圆只能硬着头皮和尉迟逸斡旋。

“大哥,您说您一表人才、气宇轩昂、英俊不凡,何必跟我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计较呢?”鹿圆眨巴着澄澈无害的眸子,竭尽全力放彩虹屁吹捧。

“想跟我谈条件?把玉佩交出来!”尉迟逸一双眸子斜睨着鹿圆,唇角微勾,更显邪气横生。

鹿圆清秀的小脸拧巴成一团,心虚又无奈。

尉迟逸这么快就找上门来,鹿圆即便是撒谎,称自己压根没见过什么玉佩,恐怕尉迟逸也不会善罢甘休。

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鹿圆灵光一现,霎时想好了说辞。

抬眸,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尉迟逸,支支吾吾,“那个……那个玉……被我不小心弄丢了!”

要是承认自己把那块玉给当了,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倒不如就谎称丢了,反正天大地大,尉迟逸要是真的那么在乎,就派人慢慢找呗!

“是么?”尉迟逸眸光一凌,语气冷凝成冰。

一双黝黑的眸子中透着威压。

鹿圆心虚的垂眸,硬着头皮点头。

下一瞬,系着红绳的月牙儿玉佩在鹿圆面前打转转。

鹿圆惊诧瞪大眼睛,一把扯过玉佩,认真打量一番,结结巴巴,“这……这玉佩找到了?”

奇怪,这玉佩被她典当到现在,也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尉迟逸速度竟然这么快,把玉佩给赎回来了?

“敢把我的玉佩送去典当,活腻了?”尉迟逸冷冷的质问。

空气中飘近一丝危险。

鹿圆紧张的呼吸都凝重了,生无可恋的抬头看着尉迟逸,鹿圆一咬牙,把紧揣在兜里头的两摞现金拿出来,双手捧着恭敬的递给尉迟逸,“两万五!一分不少全在这。”

尉迟逸眸色一深,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眸子。

他母亲家里头祖传千年的汉白玉,明明是无价之宝!看样子当铺老板忽悠人的本事不差,连这么个机谨的丫头也被他骗了。

尉迟逸没有要接钱的意思,鹿圆却又垂着头,开始抽泣起来。

再次抬眸,一副梨花带雨一样倒是惹人心颤,只可惜,尉迟逸早就看穿了这小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压根不为之所动。

“其实,我偷了你的玉,卖到当铺,只是想给沈伯父凑安葬费,你们公司势大欺人,死者于你们而言是个不相干的工人,可于有些人而言,是至亲骨肉啊!”

鹿圆带着哭腔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真真切切的让尉迟逸心声了悲悯。

从衣兜中掏出一块带有古龙香味的手帕递给鹿圆,尉迟逸眉头微拧,摆手道:“罢了,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我不跟你斤斤计较。”

“真的?”鹿圆接过手帕,抹了一把泪,惨兮兮的看着尉迟逸。

尉迟逸俊逸的脸盘上冰冷如霜。

乘着尉迟逸还未反悔,鹿圆扭头就用力拍打车窗,“快开门!你们老大答应让我离开了!”

陈深闻言,拉开车门,鹿圆极速跳下车,抹着眼泪,阔步跑开了。

看着鹿圆远去的背影,陈深心间的疑惑越发厚重了。

他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在老大面前这么任性耍闹,阴晴不定!

“陈深,你亲自去调查工地上的那场工伤事故,揪出来究竟是谁敢贪污公司拨款,吞了死者的安抚费。”

尉迟逸沉声命令,凌冽的语气自带锋芒。

“是。”陈深严肃的点头,即刻便开车到工地展开调查。

傍晚,尉迟逸公寓,书房内。

陈深拿着一摞资料匆忙进来,面色凝重的汇报道:“老大,查到了,贪污公费的是施工部的副经理刘毅。他是尉迟弘娘家的远房表弟!”

“这么说来,这次的事情还和大哥有关?”尉迟逸坐在办公椅上,背对着陈深,微微偏头询问。

“没错,不仅如此我们还顺藤摸瓜查到,刘毅近一年凭借职位,贪污受贿近五百多万,而其中一部分,就是替尉迟弘还在海外欠下的赌债。”陈深继续说道。

尉迟弘是尉迟逸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在家中向来受老爷子赏识,地位非凡。

只可惜,尉迟弘偏生嗜赌,这些年来经常背着老爷子出国豪赌,欠下一屁股赌债,却又不敢公然动用尉迟家财产,只能在公司坐着偷鸡摸狗的勾当,悄悄挪用公款。

“哼,尉迟弘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尉迟逸薄唇开阖,嘴角微扬,“先下了刘毅的职位,杀鸡儆猴。”

“是。”陈深得令后,退出书房又顺手捎上门。

隔天,刘毅因贪污受贿被公司开除,证据确凿。

愤愤不平的来到尉迟弘公寓,刘毅气急败坏,“表哥,那个尉迟逸明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却还是把我给开了!摆明了是不给你这个大哥面子!”

沙发上,尉迟弘刚毅的脸庞上喜怒不现,只是一双阴骘眸子中,噙着嗜血的狠辣

把玩着手中的两颗骰子,尉迟弘冷声质问:“这件事情不是一早就摆平了么?究竟是谁去尉迟逸面前告的状?”

刘毅愤恨的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听说是个十八九岁的丫头!”

“哦?一个女人竟敢坏我的好事……”尉迟弘眸色一凝,眉梢中透着隐隐狠辣。

“表哥,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找人去教训那个该死的女人了。”刘毅嘴角勾起一抹狞笑,手中的茶杯险些被捏碎。

殡仪馆内,鹿圆送来了三万块钱,沈伯父的尸首终于得以火化,沈悠悠在鹿圆的帮衬下,给父亲举办了个简朴低调的追悼仪式。

沈家向来家境清贫,出了这样的事儿,那些亲戚们都避之不及,前来悼念的人,寥寥无几。

沈悠悠和弟弟沈林跪在骨灰盒面前,悲痛欲绝的烧着纸钱。

鹿圆搀扶着沈伯母站在一旁,默默的流泪。

这时,门口,两三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凶神恶煞的冲进来,气势汹汹。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