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小说(傅御辰陆晚)整本免费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小说(傅御辰陆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6 15:21 作者:佚名 标签: 傅熹年 现代言情 陆晚晚

陆晚晚觉得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堪称倒霉父母不疼,弟弟重病,男朋友竟然还是个绿她的渣男!闻者伤心,狗都流泪直到某天,锦城最英俊矜贵的世家继承人傅熹年娶她为妻从此,事业和人生,开了挂般的顺利除了,傅熹年并不爱她*婚后,某人趁着月黑风高之夜,突然来到她的床边她大惊:…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小说(傅御辰陆晚)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婚从天降:傅少宠妻甜蜜蜜小说(傅御辰陆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有什么资格

傅少亲自开口,陆晚晚自然答应,起身朝厨房走去。

打开冰箱,陆晚晚检查了一下冰箱里的食材,尽可能的挑了些口味清淡的,一并摆在了料理台上。

傅熹年进来的时候,陆晚晚刚炒好了一盘菜,用盘子盛好放在一旁,小锅里咕嘟咕嘟的煨着浓汤,陆晚晚刚放下汤勺,恰巧此刻手机响了。

陆晚晚回过神,拿了手机用肩膀夹着,一边熟练的端锅,一边接了电话。

身后有轻微的风传来,一只冰凉的手触上了陆晚晚的耳际,拿了她的手机。

身子骤然轻了不少,陆晚晚来不及回头,就听到电话对面响起薄凉的声音。

“喂,晚晚,你到家了没有?”

傅熹年就站在她的身后,很近,能感觉到男人皮肤上的热度,落在了她的身上,有浅淡的清凉香气。

突然间,他的手绕过了陆晚晚的腰,有意无意的触碰,让陆晚晚不由自主的僵了一下。

下一秒,她就看见男人夹着烟的手穿过她的胳膊空隙,在灶台上借了个火。

“到了。”

陆晚晚呼吸不由自主的乱了一拍,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自作多情,鼻间却是散不去的薄荷烟草的味道。

“到了?那就好。”薄凉在电话对面大叫了几声,“明天还有戏要拍,小心别撞见导演,你今儿踹白玲妍那一脚,我估计他肯定憋着火儿呢。”

大喇喇的话音两个人都听的见,陆晚晚惊得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尖。

傅熹年呼吸平稳,并未显露丝毫情绪。

微微一斜身子,陆晚晚竭力保持住镇静的动作,从碗架上抽了个精致的汤碗,将一锅浓汤倒在了锅里。

“而且白玲妍可不是会吃闷亏的女人,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薄凉有点不放心,嘱咐了一声,“话说回来,今天敬酒那事儿确实是我做的过分了,傅熹年那种条件,确实不是一般的女人能配得上的。”

“……”

陆晚晚整个人都呆愣了两秒。

薄凉声音大的很,傅熹年不可能听不到,更何况他就站在自己身后,正大发善心的用手给她撑着手机。

不用回头,陆晚晚就能感受到那种幽深的凉意,正沿着脊梁骨慢慢攀爬,伴随着血气直直地往她大脑里窜。

薄凉久久没听见陆晚晚出声,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喂,喂,陆晚晚?!”

“没事,先挂了。”傅熹年能听见她竭力保持平静的气息,“明天到剧组再说吧。”

“……”

薄凉还想再说什么,被陆晚晚强行挂了电话。

傅熹年收手,手机随便往桌上一扔,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比砸她脸上的感觉还要痛苦。

局促和紧张的感觉交织,甚至还有点害怕,陆晚晚慢慢转身,不太敢直视傅熹年的眼睛,生怕从他脸上看到什么不屑的表情。

但出奇的,傅熹年并没有理会,只是向后走了几步,将未抽完的一支烟按在了水晶烟灰缸里,嘲讽似的开了口。

“说的对,以你现在的身份,有什么资格站在我身边,也不怕丢傅家的脸。”

垂在身侧的手倏然握成拳,紧闭的唇瓣下,陆晚晚狠狠的咬着牙。

比恶语相向更伤人的,是她从来不曾入过傅熹年的眼。

面前的人,就是块永远捂不热的冰,即便冻的她瑟缩不已,也从未撼动过一丝一毫。

“有恶心人的功夫,不如好好补补脑子,傅家不会一成不变,你也是。”

*

第二天一早,陆晚晚就出了门。

她们剧组虽然就在锦城,但恰好今天转场,去到了锦城的东郊,来来回回算下来,怎么着也得三四个小时。

陆晚晚搭了地铁,睡眼惺忪的赶到了现场。

工作人员早已经忙起来了,陆晚晚换好妆后就在演员区等着,顺便拿着手机查了查工作群的活动安排。

刚打开手机,陆晚晚就看见经纪人在群里发了条消息。

【后天傍晚有个酒会活动,需要几个女星串场,串场费三万。】

陆晚晚心动的很,立刻报了名,但却被经纪人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为什么我不行?”陆晚晚不大服气,打字问经纪人。

“你还嫌得罪白玲妍不够吗?”经纪人在电话对面扶额,“她虽然没闹事儿,但是不代表她不会给你穿小鞋儿,那个酒会她也去!”

“……”

陆晚晚顿时沉默,但一想起串场费,就觉得这气能忍下来。

不为别的,就为了陆臻。

当年那六百万早已经在一次次的治疗里消失殆尽,陆臻后续的治疗费用,一直是她来承担的,再过几天就又要交钱,这三万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陆晚晚想了又想,到最后脸色都沉寂了,打字跟经纪人做保证,“我绝不会闹事儿,就算她打我,我也忍着。”

经纪人这才松了口。

了了这事,陆晚晚心情雀跃,出门去买了几杯咖啡,等到她回来的时候,薄凉已经到了。

陆晚晚扬了扬手里的咖啡,冲着薄凉打招呼,却见对方面色不善,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急忙迎了上去。

“怎么了?”

薄凉愤愤的坐在了座位上,接过咖啡,低声说道:“被截胡了。”

陆晚晚将剩下的咖啡放在桌上,眉头轻蹙,有点迟疑。

剧组里截胡是常有的事儿,但薄凉也算是最近比较热的演员,被其他人截胡,还真是第一次发生。

“谁啊?”陆晚晚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叫什么,邵则言?”薄凉回忆了一番导演跟他说的话,眉头狠皱,一脸的不耐烦,“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家伙,敢抢我的角色。”

咯噔一声,陆晚晚听到了心沉在湖底的声音。

这人是铁定了准备跟她过不去?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去,陆晚晚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手里的咖啡。

“晚晚,晚晚?”薄凉见她不说话,开口叫她。

没等陆晚晚出声,远处就传来了导演暴躁的声音。

“薄凉,陆晚晚,过来一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