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王爷,人家超怂的小说(李遐方叶萧萧)整本免费

《王爷,人家超怂的小说(李遐方叶萧萧)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6 15:22 作者:佚名 标签: 叶萧萧 李遐方 现代言情

作为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丐帮帮主,叶萧萧最大的理想就是带领自己的组织脱贫致富,做一个叱咤武林的大财主谁知有一天财神爷真的站在她面前,她却叶公好龙了财神爷:本王超有钱,从了本王,本王的全部身家都是你的叶萧萧:我我……我虽然爱钱,但我的征途依旧是叱咤武林……财神爷挑…

王爷,人家超怂的小说(李遐方叶萧萧)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王爷,人家超怂的小说(李遐方叶萧萧)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乞丐门前是非多

精彩节选

  丐帮帮主个辛苦活儿。

  叶萧萧走街串巷奔波劳碌了一整天,累的头昏脑涨,泡在浴桶里的时候几乎要困的睡着。

  可偏这个时候就有帮里的小弟过来敲她的门:

  “老大老大!不好了!小木头快要给人打死了,阿严正拼命拦着,等着您去救呢!”

  叶萧萧打了个激灵,猛地坐起来。

  这一群小破孩子惹事还真会挑时候。

  叶萧萧起身胡乱擦了下身子,穿上衣服就去了,火急火燎的连湿着的头发都没管。

  叶萧萧赶到的时候形势仍是相当的剑拔弩张。

  对方是两个年轻男子,看衣着都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公子哥儿,其中有一个还配着剑,看起来并不是好惹的角色。可是自家的俩小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小木头躺在地上装死,阿严跪在地上抱住那佩剑男子的大腿又哭又闹胡搅蛮缠。旁边围了一群人在指指点点。

  叶萧萧抚了抚额有些神伤。

  “小木头!”

  叶萧萧叫住小木头,拉住他仔细看看,暗道:“还活着,真好!”

  阿严闻声愣了一下,看见叶萧萧来了才松开那人的腿起身,跑到她身边哭诉:

  “老大,你可算是来了。这俩人欺负我们,还打了小木头!”

  哭诉完之后,阿严仍觉不足。他又扭头看了眼那两个年轻公子,大声喝道:

  “我可告诉你们,我们老大来了!你们若是识相就赶快走,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了,否则我们老大一定会叫你们这两个外乡人好看……”

  叶萧萧一下子也被阿严雄赳赳气昂昂的威势镇住,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去捂他的嘴。

  “闭嘴!你小子是不是想死!”

  那佩剑男子本来还是满脸怒容,见到这场面却忍不住嘴角清扬。

  叶萧萧抬头细看了那佩剑男子一眼。那人约莫有十七八岁,一身绮罗锦绣,眉清目朗,长得十分俊俏。不过那人总是昂着头,满脸都是傲慢骄矜,看起来并不太好招惹。

  旁边另一位拿折扇的公子年纪应该要比那佩剑男子稍大三四岁。他的五官精致俊美,身材瘦弱,皮肤有种近乎病态的白。不过举止斯文,似乎要比那位佩剑的好说话一点。

  那佩剑男子觉察出叶萧萧的目光扭过头看了她一眼,挑着眉问道:“你就是这帮小无赖的老大?”

  叶萧萧知道知他不是她轻易惹得起的人物,也没敢说什么,只是施施然福了福身:

  “公子万福,不知舍弟何事冒犯您了,让公子这样生气?”

  那人扫了一眼阿严和小木头,道:“姑娘还是问令弟吧!”

  佩剑男子名叫李遐方,与另一位执折扇的李禹方李公子是兄弟。二人从京城而来,往幽州寻唐家别苑,知道平日里乞丐知道的东西最多,就随便叫了个小乞丐引路。赶巧了,找到的小乞丐就是小木头。

  小木头拍着胸脯说他知道唐家别苑的位置,伸手便要银子。李禹方不是惜财之人,伸手便给了他五两银子。小木头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多银子,眼睛都直了。可他确实不知道唐家别苑在哪里,只能带着李禹方李遐方到处乱转。李遐方觉出有异,此时小木头走到一个拐角,一下子便溜了。

  李遐方是武人,奈何小木头人熟地熟又早有预谋,一时间竟抓他不着。隔了片刻,李遐方捉到了正在吃糖葫芦和几个小乞丐炫耀光荣事迹的小木头。李禹方几个人跟过来,小木头的一个小同伙喊了句“大力,快去找老大!”,一个飞快溜走,另一个见李遐方怒气冲冲要打人的样子一下子就跪下去抱住了李遐方的大腿。

  李遐方脾气坏,今日找不到唐家别苑已然有火,如今一个小乞丐也过来消遣他,偏偏底下跪着正抱着他腿的那个小子还对他软硬兼施。一边求他放过小木头,一边吓唬他说自家老大有多厉害。李遐方此时倒来了兴致,想要会会这乞丐中的大恶霸。

  等到叶萧萧来了之后李遐方也吃了一惊。本来还以为这位丐帮帮主是个什么样魁梧健硕鱼肉乡里的恶霸,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十来岁年纪纤弱温良的姑娘。

  李遐方见了叶萧萧倒犯了难,这样水灵的一个小姑娘,这教他怎么好打她一顿出气呢?

  叶萧萧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朝着小木头的屁股一脚就踹了过去:

  “你又不知道路给人家瞎带什么路?”

  叶萧萧悄悄看了一眼李遐方的表情,但是李遐方却没有表示。叶萧萧咬了咬牙,揪着小木头的头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

  叶萧萧不过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的下狠手。小木头机灵,也懂得她的意思,非常配合的大声哀嚎。

  李遐方见她们姐弟两个装模作样一唱一和的样子,也一时没忍住笑出生来。

  叶萧萧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不气了,这才向小木头要来那五两银子还给了李遐方:

  “这位公子实在是对不住。舍弟年纪小不懂事,小的已经教训过他了,公子大人有大量,就放他一马吧!二位公子若是想要去唐家别苑,小的知道路。二位公子若是不嫌弃,小的就可以带二位公子过去。”

  李禹方见状也过来求情:“仲嘉,既然这位姑娘如此诚心道歉,我看就算了吧。”

  兄长开口,李遐方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只得耸耸肩说:“既然三哥说算了,那就算了吧!”

  叶萧萧急忙福身:“多谢三公子六公子,二位爷如此大人大量,小的与弟弟们必当铭记在心……”

  李家兄弟闻言同时愣了一下。李遐方手上动作快,一把揪住叶萧萧的衣领就将她扯到了自己面前。

  叶萧萧刚洗过澡,身上干干净净的,还带着一股皂角的香气。她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散在肩膀上。李遐方扯她的衣领的时候还有几缕头发拂到了他的手背上,痒痒的,有些发凉。

  李遐方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会是个小乞丐呢?

  叶萧萧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惹到了这位爷,一时间也吓傻了:“公……公……公子,您……这是干什么?”

  李遐方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叶萧萧有些茫然,结结巴巴地问:“啊?我……我……知道么?”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俩是三公子六公子呢?”

  叶萧萧的表情相当复杂:“不……不是您自己叫那位爷三哥的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六公子的?”

  叶萧萧哭笑不得:“听二位言语就知道二位是兄弟,那位叔域公子是您的兄长,您又叫仲嘉,按照伯仲叔季的顺序来,您肯定是李六公子啊!当然您也有可能是李十公子或者是李十四公子。但是看您和您这位三哥也不差几岁的样子,要是您真的是十公子或者是十四公子,那令尊的身子骨……实在也太厉害了。”【1】

  李遐方听着要恼:“放肆!”

  叶萧萧自觉失言,忙道:“对不住对不住,小的是乡下人,没读过书,说话糙了些还请公子别见怪,别见怪……”

  “姑娘!”李禹方打断叶萧萧的话,又问道:“姑娘是如何知道在下的表字叫做叔域的?”

  叶萧萧挑了挑眉毛,唇角带笑。

  她刚从李遐方的手中逃脱,衣服被扯得皱巴巴的,甚是难看。

  她理了理自己又歪又塌的领子,还用力振了下自己爬着补丁的衣袖,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更体面一点。

  叶萧萧指了下李禹方腰间的玉珏:

  “公子的玉佩上雕的可不就是‘叔域’二字么?那么大的字,大老远就看见了。公子排行老三,这也对的上啊。

  再者说这贴身佩戴的玉佩,上面雕的不是自己的名字,就是心上人的名字。这名字明显不是姑娘的名字,难不成公子心仪的竟是哪家的三公子?”

  说着,叶萧萧扫了李禹方一眼,眼神颇有深意。

  李禹方摸了下自己腰间的玉佩,上面的花纹图样确实是照着自己的表字的篆书形式刻的。不过这玉佩上的纹路抽象繁复,倒难得她如此眼尖心细。

  李遐方一下子也乐了。

  他勾了勾唇角,一巴掌拍到叶萧萧的头顶:“你这乡下丫头读的书也不少啊!篆字都认得。”

  叶萧萧“嘿嘿”笑了声又施了个礼:“公子过奖,粗通,粗通而已。”

  李遐方忍俊不禁:“你倒是不谦虚。”

  李禹方也略笑了一下,又朝叶萧萧拱了拱手:“误会一场,姑娘千万不要见怪。姑娘既然认识唐家别苑,还得烦请姑娘带我们去一趟。”

  叶萧萧忙不迭点头:“小的答应公子的自然不会反悔,不过幽州城里有十几处唐家别苑,不知道公子想要找的是哪一处?”

  十几处?竟有那么多!

  李禹方愣了一下,又笑道:“原来如此,在下远道而来有所不知。不知范阳节度使唐文度的别院是哪一处?”

  “可不能说是哪一处!唐大人是封疆大吏,家大业大。这幽州城里有十几处唐家别院,九处都是那位唐大人名下的。公子不妨直接说您要找谁,是唐家的公子小姐,还是哪位外室夫人?小的都能带您过去。”

  李禹方略有迟疑,又道:“在下要找的是唐家大小姐。”

  “唐小姐?”

  叶萧萧搓了搓眉心,又扫了李禹方兄弟一眼。

  他们两个外乡男人,没来由找唐柚做什么?

  叶萧萧咧着嘴笑了笑,道:“这个小的还真不知道,要不小的给您问问去。”

  李遐方嘴角微扬,伸出一只手擒住了扭头要走叶萧萧,另一只手突然握成了拳头,关节“格格”作响:

  “你这小乞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爷现在倒是很好奇。”

  叶萧萧连忙赔笑:“没没没,小的怎么敢在公子面前耍花样呢?我……我……”

  我怎么就碰上你这个瘟神了呢?

  李遐方紧了紧扯住叶萧萧衣领的手,叶萧萧被勒的几乎上不来气。他的言语中满是威胁:

  “你就算是不告诉我,我从别的人嘴里也不见得问不到。不过是问个路而已,爷还不信就除了你这个小乞丐就没人知道了。你今天最好不说,爷正好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平白多个小美人当练箭的人肉靶子,小爷今天运气倒是不错……”

  “仲嘉,不要胡闹。”李禹方说道。

  兄长开口,李遐方也只得住手。

  李禹方道:“舍弟失礼,还请姑娘见谅。李某在京城便读过唐小姐的诗,李某慕其诗才欲睹其面。因此不远千里来幽州向唐小姐求诗,如果见不到唐小姐,李某肯定不会轻言放弃的。如果姑娘真的知道唐小姐的居所,还劳请姑娘引路。当然,如果姑娘不知道,在下也绝不强求。”

  求诗?

  有点意思。

  这一两年来唐家求亲的人几乎踏破唐家的门槛,害得唐柚只能长年去家中几个别院乱躲,防备这些公子哥儿的骚扰。

  可是用这么酸的理由来见唐柚的,这还真的是第一个。

  叶萧萧笑了笑:“什么诗啊书啊太阳春白雪的东西小的也不懂,但是公子如此赤诚,小的再说些什么就太煞风景了。再者说,六公子说的也没错,小的不带您去也会有别的人带你们去的,这活儿小的接了。”

  反正送到了别院门口他们也进不去。

  他们总不会以为她一个小乞丐会有那么大能耐,能把他们带到唐家的别院里去吧?

  注:

  【1】:古人兄弟排行常用“伯(孟)仲叔季”排行。具体能否循环,各家说法不一。上古高辛氏有贤者八元八恺,便是循环着排行。金庸文中也曾有“伯仲叔季孟”的循环排行。但是也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作者用的的能循环这一说法,如果有读者持不同意见也不要杠,抱歉。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