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璀璨星途:总裁的影后老婆小说(秋易斯花疏影)整本免费

《璀璨星途:总裁的影后老婆小说(秋易斯花疏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6 15:23 作者:佚名 标签: 秋易斯 花疏影 霸道总裁

在他眼中,她是一个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三流小明星;在她眼中,他是一个狂傲自负不懂人情的冷酷大总裁;直到有一天,秋易斯挑着花疏影下巴,邪魅一笑道:“你不是想要靠着我上位吗,那你上吧!”

璀璨星途:总裁的影后老婆小说(秋易斯花疏影)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璀璨星途:总裁的影后老婆小说(秋易斯花疏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上位

“以后不要穿衬衣!!”漆黑的房间里,突然传来花疏影有些嘶哑的声音。她手忙脚乱,呼吸急促的撕扯着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的衬衣纽扣。

暧昧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秋易斯在漆黑的空气里,捕捉着花疏影那独特的气息,感受着这女人不停的拽着自己的衬衣扣子,他反手,握住了女人造次的手,转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修长的手指挑起她那小巧的下巴,轻声开口,“你很急?”

“你没经验吗?”花疏影突然急躁的反问了一句。

他重重的揽住了花疏影的腰,握住疏影纠结于衬衣上的手,才带着那低沉得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一般很急的时候,解开下面比上面更重要。”

听闻秋易斯的话,疏影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争气的一把撕开了他的衬衣。衬衣扣子崩落的声音,伴随着花疏影那声嘶力竭的惨叫声落在地上,掷地有声……

花疏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还以这样尴尬的姿势。她更没有想到,那个她以为经验不足的男人,竟然会折腾她几乎折腾到天亮。

疏影抬眸,淡淡的阳光打在了男子的脸上,他美的有些不太真切。浓密的剑眉之下,男子那纤长的睫毛好似羽翼,皮肤更是吹弹可破。身在娱乐圈,花疏影见过的美丽男子不少,只是这么惊艳的,她倒是头一次看到。

她揉了揉剧烈疼痛的脑袋,昨晚的记忆才渐渐回笼,疏影瞬间想起,昨日自己迫不及待地强上了这个绝色的男人。

她瞬间红了脸颊,赶忙轻手轻脚的将男子横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挪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也不知昨晚究竟是有多疯狂,竟然让她在下床的那一刻,直接跪倒在地。

好在房间满是柔软的地毯,她才没有惊醒床上那个熟睡的男人。疏影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这才捡起凌乱的衣服正欲穿上。却不料身后突然响起慵懒而磁性的声音,“怎么?睡过就想跑?”

疏影顿了顿,猛地转身,用衣服挡住了自己的身子。她看着那个悠然自得躺在床上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意:“怎么会呢,我倒是差点忘了,昨天的一夜**,可不是白让你占便宜的。”

秋易思眉间掠过一丝鄙夷的神色,优雅的坐起身,如大理石雕刻般的线条优美的上半身立刻呈现在疏影面前。他拿过床头柜上的钱包,抽出了一张空白支票,又拿过那一看便价值不菲的钢笔,无比随意地签上了大名,然后扔到了疏影眼前,口气中满是厌恶:“想要多少,自己填。”

他眼中轻蔑的眼神触怒了花疏影。花疏影冷冷的斜了秋易斯一眼,压抑住心中莫名的怒火,却是唇角轻勾,讥讽道,“先生开支票的动作真娴熟。”

疏影将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秋易斯。

秋易斯看着疏影,却觉得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须臾,性感的声音才从他那凉薄的唇瓣之中溢出,“我们见过?”

听闻秋易斯的话,疏影这才意识道,尽管自己如今依旧是个半紫不红的小明星。可是好歹也算是公众人物,于是,她立马随手抓起东西一边遮住自己那辨识度极高的脸蛋儿,一边看着秋易斯开口,“先生还是收起你那廉价的支票吧,我要的价格怕你支付不起。昨夜,当我送你的。”

尽管她的心中早已经为昨夜的事情伤得千疮百孔,但是,却依旧高傲的对着秋易斯开口。

身在这自主沉浮的娱乐圈中,她深知金钱对于她的重要性,但是,她还没有卑鄙到用自己的尊严和第一次去换取一张充满耻辱的钞票。她如果拒绝了,至少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是她睡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不是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

秋易斯听完疏影的豪言壮语,嘴角却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之意,他一副了然的将手中的钢笔和支票一起递到了疏影面前,指了指疏影遮脸的东西开口:“价格你随意,不过,内裤可以还给我了吗?”

随着秋易斯的声音结束,疏影才猛地回顾自己情急之下抓住的东西,竟然是这妖孽的内裤,疏影瞬间有种想死的冲动。她厌恶的伸出手指捏住了内/裤的一角,准确无误的扔到了秋易斯的脸上。

秋易斯略带嘲讽的笑意瞬间僵住,黑了整张脸。

疏影夺过秋易斯手上的支票和钢笔,潇洒的挥霍了几笔,随即将支票拍到了秋易斯的胸膛上。便慌乱的趁着秋易斯拿下‘头套’之前,逃一般的跑出了酒店……

疏影带上墨镜和帽子,却发现皇廷酒店的门口,根本不见自己保姆车的踪影。所有的事情,似乎在一瞬间有了清楚的解释。

疏影在皇廷门口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司机报上了经纪公司的地址,她这才赶忙掏出手机,拨打着经纪人丁锐的电话,想要个说法。

可是无论她如何拨打,电话都无法接通。

疏影甚至来不及换下身上的露肩小礼服,就风尘仆仆的朝着经纪人丁锐的办公室跑去。她一脚踹开了丁锐的房门,吓得端着咖啡的丁锐吓得将咖啡洒了一身。

疏影举起手机,就懊恼的要朝着丁锐的方向砸去,却瞬间想起这手机价值不菲。

于是,疏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端起了丁锐还没倒完的另外半杯咖啡,利索的泼到了丁锐的脸上,大声质问:“丁锐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那个姓张的投资商昨晚不怀好意,你竟然还在他给我下药之后故意中途离开!”

疏影的愤怒溢于言表,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却是理直气壮的看着疏影开口,“花疏影,你是第一天进这个圈子吗?你当自己是纯洁圣女啊?如今正是你谈续约的时候,你一个没权没势的新人,没个拿得出手的作品,凭什么在这个圈子站稳脚跟?靠潜规则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光有一张皮囊你以为就可以在这个圈子当个花瓶了?当花瓶的都是有背景的!”

疏影冷笑一声,反问,“那你是认为只要他姓张的阴我,我就非得受着不可吗?”

“我安排你和张总吃饭是希望你可以拿下那个代言。你知不知道我周转拜托了多少关系,才帮你争取到和张总吃饭的机会!往日里你不陪陪投资商吃饭喝酒装清纯也就算了,这些年你扪心自问对公司做了什么贡献!张总找你也是看得起你,你如果把那个运动品的代言拿下了,公司如今也犯不着和你解约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丁锐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即将到期的合同,‘啪’的一声扔到了办公桌上,厌恶的扯了扯自己被泼了一身咖啡的衬衣。冷嗤一声看着面前的疏影。

疏影低眉,她想过无数次公司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解约,却没想到过会是在这件事情之后由公司单方面提出来。

疏影拿起合同,不着痕迹的将所有的情绪隐匿在眼底,看着面前的丁锐正要开口,却接到了脑科医院打来的电话,她顾不得眼前的丁锐,转身便走出办公室接通电话,“林医生,是不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

“这倒不是。是之前我跟你提起过的院长的儿子裴教授回国了,他对花时雨这类型的病症研究相当权威,我跟他提过时雨的病情,你如果有时间,就尽快来医院一趟。”电话那头传来林医生亲切的声音。

疏影挂断电话,便将合约的事情抛之脑后,一刻也不敢懈怠的打车朝着医院而去。

疏影以为,被叫做教授的人,都应该是历经沧桑的地中海发型才对,却没想到,林医生口中的裴教授,竟然这般年轻,事实可见,这地球上还当真是有都教授存在的。

裴千绪看着疏影,帅气的眉头微微皱起,略显不悦的轻咳了两声。

疏影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裴教授,请问我弟弟的病情……”

“他是先天性的智障,思想认知都只停留在六岁之前,外加五年前的一场车祸撞伤留下了后遗症。具体的结果,还是要等到进一步的研究报告出来,才可以下确切的定论。麻烦花疏影小姐请先到收费室缴纳时雨的检查费用。”裴千绪看着疏影,一脸公事公办不苟言笑。

疏影略显尴尬,若不是林医生的关系,医院定不会答应先做检查再交费用。只是如今,她即将和公司解约,她的情况早已是如履薄冰……

正在疏影凝眉担忧之际,门外却响起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疏影随着裴千绪的声音扭头,然而在看到门前那个妖孽至极的男人之时,却恨不得自己索性拗断脖子,或者找个地缝将自己埋起来。

裴千绪看着门前器宇轩昂的秋易斯却笑得开怀:“今儿个这太阳可是打西边出来了,阿斯你怎么来了?”

裴千绪调侃的看着秋易斯开口。

疏影见此,想着今天早上自己潇洒的在支票上签下的那三个字,就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的。她忙看着裴千绪道,“裴教授,时雨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她说完,快速的将脑袋低埋,蹑手蹑脚的就妄图从秋易斯面前离开。

然而当她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之时,却被秋易斯直接攥住了手臂,他挑眉,看着面前的裴千绪轻笑着开口,“这是你的患者?那你可得好好给她看看了。这位小姐看上去神经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裴千绪看着秋易斯:“不,这位是我患者的家属。看你这样子,认识花疏影小姐?”

“不认识。”疏影急忙率先开口撇清了关系。

而裴千绪看着秋易斯攥着疏影手臂的眼神却充满了考究,好似在说:不认识还牵得那么紧。

秋易斯不着痕迹的放开了疏影的手,而是看着裴千绪:“一杯咖啡,不加糖。”

“咖啡?”裴千绪疑惑地望向秋易斯,这小子使唤自己倒是很顺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花疏影,立刻反应过来,走出去的时候还帮着二人带上了房门。

疏影自知是逃不过了,便索性迎刃而上。昨晚在上这男人之前,她神志不清,现在有机会好好观察他这张绝世精致的容颜,却觉得自己在很久之前似乎就认识他。

花疏影带着疑惑,轻声问道:“咱俩以前是不是见过?”

“你指的是你昨晚霸王硬上弓那次,还是今早摔得四脚朝天那次?”秋易斯淡然的语气中,带着浅浅的优雅。这个女人又要玩哪一出?不过他也隐约觉得,她的相貌有些熟悉。

疏影瞪了秋易斯一眼,昨夜的耻辱又涌上了脑中:“看来你对昨晚记忆犹新啊,怎么,就那么迷恋我吗?”

她将手搭在门把手上,妖娆的身段斜倚着门,冲他轻轻眨了下左眼,唇角翘起轻笑,夹杂着清纯和妩媚,有一种别样的魅惑。

做完这个小动作,她顺势拧开门把手,打算就此开溜。却不料秋易斯长臂一伸,直接将门板给拍了回去,让她被迫背靠着冰冷的门,面对着秋易斯。

秋易斯单手撑住疏影身后的门,将疏影禁锢在身前。

疏影不知,是不是人都喜欢将别人逼到无路可退,才能凸显出成就感。她只知道,此时两人距离太过靠近,以至于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疏影微微一愣,旋即紧紧盯着这男人的眼睛,毫不示弱地绽放笑颜,戏谑地攥住了秋易斯的领带:“先生这是放不下了?追人都追到医院来了。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拐弯抹角的了,先生,你这样的人,暂时还不是我的目标,你大可收手了。”

秋易斯听完,神态未变,只是随手拿出了今天早上疏影潇洒签字的支票。而在金额的那一栏,此时正突兀而潇洒的留着‘王八蛋’三个字。秋易斯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将支票放到了疏影的手中,道:“这就是你求上位的方式?”

上位?

听着这两个字,疏影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轻讽的笑意,“一来,你不是娱乐公司的冤大头,帮不了我上头条。二来,你也不是腰缠万贯的投资商,给不了我金饭碗。我若是为了上位,我也犯不着在你身上浪费了第一次!”

说到上位二字,疏影便觉得心中有一团不明所以的怒火燃烧得正旺。昨晚若不是丁锐瞒着她,妄图让她通过潜规则的事情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她又怎么会去见那个姓张的投资商。若不是那个投资商在她的饮料里下药,她又怎么会去洗手间。若她不是去了洗手间,又怎会撞到面前这个男人,还发生了之后那一系列让她后悔莫及的事情。

如今想来,她也当真是不值,若是被姓张的给潜了,好歹如今她也能拿下那个代言,不用和公司解约。如果没有解约,至少不用担心时雨的医药费。同样都是睡,自己却为了那卑微的尊严,为了那不值一文的傲气,就将时雨的安危都弃之不顾。想想自己真是够傻,丁锐说得没错,在这个圈子,哪怕是花瓶,都是有背景的。

秋易斯听完疏影的话,却是淡淡的勾起唇角,“爬错了床?那你本打算爬的床,是娱乐公司的冤大头,还是腰缠万贯的投资商?”

疏影抬眸,平静的望着了一眼面前的秋易斯,嘴角勾起自嘲的笑意,撕碎了眼前的支票,没理由对他解释,于是,只是轻笑着点头:“对,爬错了床。至于是谁,就跟你没关系了。”

她说完,推开了秋易斯直接拉开房门,潇洒的走了出去。

裴千绪正巧端着咖啡,就看到了斜倚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着电梯口方向的秋易斯,他将咖啡递给了秋易斯,调侃道,“你把人家潜了啊?”

“不,她潜了我。”秋易斯看着裴千绪,只随口道了一句便在他诧异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疏影才刚刚跨出医院的大门,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本想着打车,却发现自己将包包忘在了裴千绪的办公室,她有些挫败的望着越下越大的暴雨,心中情绪翻涌得厉害,本想回头去看看时雨,却害怕时雨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

疏影揉了揉太阳穴,强压着心里脆弱的情绪,迈腿走进了暴雨之中……

秋易斯开车回家,却看到路边那抹纤细的身影,正缓慢前行。她不像其他人那般匆忙,她所有的动作,都好似在慢镜头回放。她笼着双臂,好似在安慰自己,却更像是不想屈服的倔强。

秋易斯看了一眼副驾驶上裴千绪递给自己的包包,便将车子停在了疏影身边。

疏影回头,看着秋易斯摇下车窗,随即,便是他那种精致的容颜。她有些发愣的看着他。

“上车。”秋易斯惜字如金的嘴里,蹦出两个单音节。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