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至尊狂兵小说(陆涛莫小姐)整本免费

《至尊狂兵小说(陆涛莫小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4-26 15:27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莫小姐 陆涛

曾经辉煌的莫家即将面临着史上最大变革,四大家族暗下黑手趁人之危企图将莫家在S市的产业全部吞并,而莫家三兄弟分为两派,本应掌控大权的莫老二出现意外,其他两兄弟虎视眈眈,重担最后落于一不谙世事的女子肩头,危机四伏不过好在善恶有报,莫家二老爷多年前收留的流浪儿出现了…

至尊狂兵小说(陆涛莫小姐)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至尊狂兵小说(陆涛莫小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下马威

“吱吱吱嘎……嘭!”

一阵刺耳的急车刹声,打破了这个夜晚的沉寂。

此刻,位于星海市的华悦广场转盘处,两辆车撞在了一起!

就看见前面那辆豪华奔驰车的后备箱,被一辆不知道是几手的破旧捷达车给怼了一个脸盆一般大的凹坑!

“马勒戈壁,你眼瞎了吧!”奔驰车主是个炮子头中年人,浑身上下一身的名牌,脖子上挂着一根手指头般粗细的大金项链,骂骂咧咧的从车上走下来。

而与此同时,陆涛从捷达车上缓缓走了下来。

他剃了个板寸大眼睛高鼻梁,穿着很朴素的休闲装,倚靠 在车门上动作十分娴熟地点了根烟。

看他那优哉的眼神,仿佛压根就没把奔驰车主的愤怒当做一回事儿。

“喂,你他妈聋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什么车,奔驰啊!看你那穷酸样,撞坏了你赔得起吗!”奔驰车主走到捷达车面前,大力的用手啪啪地拍着捷达车的前机盖以试图引起陆涛的注意。

看着奔驰车主在那叽叽歪歪个不停,陆涛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地抠了下耳朵:“麻烦你把吗字去掉。”

说着话,陆涛随手将捷达车的车钥匙扔到了脚下:“喏,你这破奔驰顶多也就换个后保险杠,加上后备箱盖再给你换个新的,了不起了就两万来块钱,现在把我这辆车整个都赔给你了。”

本来火气飙升就要动手的奔驰车主,却被陆涛脸上那轻描淡写的表情给造懵了。

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陆涛,诧异地问道:“你这话当真?”

“那还能有假?”陆涛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对了哈,我这车别看是二手,但是卖个五万是轻松加愉快,所以你还得倒找我三万。”

奔驰车主一听这话茬,被气得脑袋嗡嗡直叫,当即瞪圆了眼睛:“兔崽子,你丫跑老子这来卖车来了?”

“当然不是了。”陆涛平静地说道,紧跟着嘴角咧起个弧度,笑了笑:“我决定剩下的三万块钱,还得消费在你这破奔驰上。”

话音落地,陆涛快步走到奔驰车驾驶室的跟前,对准了车门抬脚就是一通猛踹!

“咣咣咣……”

那车门处发出的爆响声,让奔驰车主差不点就心疼哭了!是以他恶狠狠地冲到了陆涛的跟前,一把揪住了陆涛的衣领大骂出声:“王八蛋,你找死是吧,老子今天非废了你!”

一边说着,奔驰车主毫不客气的就抡起了拳头,对准陆涛的面门就砸了过去!

可是他的拳头还不等落下去,却表情突然一僵,原本那股凶狠的气势瞬间就萎靡到了极点,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和不可置信!

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瘦弱到像是没吃过饱饭似的年轻人,竟然只用了一只手,似乎毫不费力的就捏住了自己沙包大的拳头!

“你……你…….”

紧随而来的便是一种犹如骨头被捏碎了的剧烈疼痛,让奔驰车主疼得说不出话来,额头上冷汗直冒!

“你什么你,给我跪下!”随着陆涛的一声爆喝,手上更是加重了力道。

紧接着就听见几声“嘎巴”的连续脆响,奔驰车主发出惨如杀猪般的嚎叫,噗通就跪在了陆涛的面前。

“啊……我的手!”

奔驰车主意识到自己的手百分之百是被捏骨折了,他的脸上全是哀求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陆涛。

“我问你,你把我家莫小姐拉到哪去了?”陆涛用余光再次扫视了一遍奔驰车的里面,冷声问道。

当听到莫小姐三个字的时候,奔驰车主明显的一愣,随即便是心头猛的一颤。

到了这会儿他全明白了,这一次被追尾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眼前这个陆涛故意而为之。

“什么莫……莫小姐,我……我不知道。”奔驰车主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结巴着说道。

“不知道是吧,那看来我有必要给你提个醒了!”说着话,陆涛的捏着奔驰车主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她就是在菲斯酒吧被你们灌得烂醉如泥的女孩,然后又不省人事的被你们抬上了这辆车!现在我他妈问你,她人呢!”

最后一句话,陆涛几乎是嘶吼着喊出来的。

而奔驰车主却在陆涛用力的拿捏下,彻底的崩溃了自己所谓的忠诚,带着哭腔求饶道:“大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别捏了,求你……嘶!”

“早这样不就对了吗。”陆涛轻笑了一声,撒开了奔驰车主的拳头,用手“啪啪”地拍打在奔驰车主那锃亮的脑壳上。

“是……是冷少。”奔驰车主苦着脸说道:“兄弟这事真的不能怪我啊,是冷少逼我的,他让我把喝醉了的莫小姐送到兴泰大酒店。”

问清楚了莫熙的下落,陆涛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指着刚才被他扔到地上的捷达车钥匙:“去,把钥匙给我捡回来去。”

奔驰车主一听这话茬,如获大赦一般赶忙爬了过去,把钥匙捡起来然后像狗一样恭恭敬敬地给陆涛递了过去。

接过车钥匙的陆涛差不点就被奔驰车主那副模样给逗笑了:“呵呵,你要是再吐吐舌头啊,还真像一条狗呢。记住了,开奔驰的没什么了不起,以后走到哪低调点,因为并不是所有开捷达的人,都是你这种货色能得罪的起的!”

尽管奔驰车主此刻受尽了屈辱,甚至是被陆涛形容是狗,但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毕竟到达了冷少和莫小姐那样层次,是他这种靠着包公拆迁起家的暴发户比不了的。

所以他只能一边硬着头皮吐了吐舌头,一边说道:“是,是,我知道了。”

看着奔驰车主那极尽讨好的态度,陆涛也懒得和他再废话,转身走回到自己的捷达车跟前然后坐了上去。

当插上车钥匙拧着了发动机,猛踩下油门缓缓撒开离合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变得锋利而又冷酷,口中喃喃自语道:“冷少,呵呵,冷野云你要是敢动我家莫小姐一根毫毛,老子非要了你的小命!”

而与此同时,S市堪称最奢华的兴泰大酒店顶层的走廊过道上,站满了西装革履身体健壮的职业保镖。

其严肃的脸孔正警惕的巡视着肉眼可看到的每一个角落。

而过道尽头,最里面的豪华总统套房里时不时传出一个男人淫邪的笑声。

“嘿嘿嘿,莫大小姐,你就从了我吧。”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冷氏集团的大公子,冷野云!

“你…….我警告你,你不要过来!”

看着眼前禽兽一般精虫上脑的冷野云,莫熙的脸上写满了恐惧,慌张地说道。

“警告我?”冷野云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莫熙的脸上:“你还以为你们莫家是那个只手遮天的莫家吗?你还是那个哈一口气S市就要抖三抖的莫家大小姐吗!”

听到这莫熙红了眼眶,捂着自己的脸颊紧紧的咬着嘴唇沉默了。

“让我来告诉你现实吧!”冷野云阴沉着声音一把揪住了莫熙的头发:“你们莫家正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家变,而包括我冷家在内的四大家族将要一点点的吞噬你们莫家在S市的产业,到时候莫家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公司罢了,而我冷野云这是在给你机会,只要你把我伺候的舒服了,嘿嘿嘿,冷家的大少奶奶还不是你莫小姐的么?”

一边说着话,冷野云观察到莫熙的心理防线已经渐渐的崩溃,他怎么能放过如此大好的时机,另一只手不老实地从莫熙那白皙的脖子上伸了进去。

这一下算是触动了莫熙的神经,她惊慌失措地捂住冷野云的手,拼命地挣扎着:“别…..别这样,我……我陆哥哥知道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陆哥哥这三个字的时候,冷野云的动作明显的顿了一下,可随即他便嘲讽着说道:“呵呵,就是被你们莫家捡来的流浪儿陆涛吗?我的小宝贝,他现在可救不了你哦,他可是当年被你父亲亲手送进军队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正驰骋沙场呢。”

“也幸亏他人在军队,如果他要是在的话,恐怕在这场真正的实力较量下,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说完了这些,冷野云再也抑制不住小腹喷涌的怒火,一把将莫熙扑倒在床上,开始疯狂撕扯着莫熙的衣服。

而就在他眼看要扒下莫熙的衣服时,突然门外传来的一声爆响吓得他差不点就萎了。

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就看见一个板寸头的小伙正喘息着粗气踹门而入!

“你他妈是谁,给老子滚出去!”冷野云愤怒地咆哮道。

面对冷野云想要杀人一般猩红的眼神,板寸头小伙只是平淡的说道:“我是你爸爸。”

冷野云一听简直气炸了锅,哪来的愣头青胆敢打扰自己的好事,他从莫熙的身上爬了起来刚想挥着拳头教育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可随着莫熙怯怯的叫了一声“陆哥哥”,冷野云的拳头竟悬停在了空中,俩腿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陆…..陆涛!”冷野云惊诧出声,虽然他和陆涛从未有过正面的接触,但毕竟人的名树的影,他打小就是听着这个陆涛神乎其神的传说长大的。

当中最恐怖的要数那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了,因为在一次招标大会上,一个新崛起的家族顶撞了莫家主几句,这陆涛就只身前往那个家族的总部。

没有人知道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从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开始,那个家族彻底的消失在了S市!

要知道,那一年的陆涛才刚满十八岁!

想到这的冷野云下意识的嘶吼出声:“来…..来人呐,快……快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可任凭冷野云喊破了嗓子,门外的保镖们一个个的就跟睡着了似的,没有任何动静。

“呵呵,就你门口那几个酒囊饭袋的家伙,也拦得住我?”陆涛沉声说道:“不过你应该感到幸运,如果今天不是我家莫小姐在场,老子一定会要了你的狗命!”

面对陆涛那强大的气场,冷野云没出息的噗通一声跪在了当场,确切的说他是被吓软了腿。

“不过呢,欺负我家莫小姐,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说着话,陆涛拍了拍巴掌,紧跟着四个打扮妖艳却长相难以下眼的女人,扭动着肥胖的身躯一窝蜂的涌了进来。

“你们几个,今晚买点利器。”陆涛用手拍着冷野云的脸蛋:“让这家伙体会一下什么叫做被强上的滋味儿!”

陆涛的一声令下,四个女人“鬼哭狼嚎”的扑了过去,一边撕扯着冷野云浑身上下的衣服,一边妖媚的说着那令人作呕的情话……

紧跟着,陆涛缓缓地抱起了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的莫熙,在其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小姐,我们回家咯。”

莫熙看见冷野云被几个长得比猪精还甚人的女人给压在地上,破涕为笑的点了点头。

直到陆涛抱着莫熙踩过那些不知死活的保镖的身上走到走廊的尽头,身后还传来冷野云那凄厉的惨叫声。

“大姐,别!啊,你那腿太粗了!”

“啊啊啊,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别碰我!”

“求你了,大姐你太沉了!嗷!”

……

听到这样的声音,莫熙的俏脸一红,可随即她委屈的抽泣起来,然后整个小脑袋都钻进了陆涛的怀里,嚎啕大哭。

是的,她压抑了太久,当父亲遭遇车祸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的那一刻起,她这个曾经千呼万唤的莫小姐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灰姑娘,而那个庞大的正濒临着被对手分崩瓦解的莫家却再无她容身之处。

到头来,在最危难的关头,她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这一刻的陆涛很平静地摸了摸莫熙的小脑袋,柔声说道:“我回来了,就没人再敢欺负你,也再没人能从你的手里夺走莫家。”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承诺,莫熙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陆涛,然后口中反复呢喃着那句话。

“你能回来…..真好。”

…… ……

第二天的一早,陆涛开着那辆破旧的捷达车,带着一身职业装打扮的莫熙出现在了莫氏金融中心大楼的门前。

在停好了车以后,莫熙看着那曾经自己出出进进的旋转大门,突然间有些胆怯起来。

“陆哥哥,我有点紧张,哦,不,我是有点害怕。”

就在这时,陆涛紧紧的握住了莫熙的小手,笑着说道:“别怕,有我呢,我一定让你安安稳稳地坐上你父亲的那把椅子!”

有了陆涛的鼓励,莫熙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着车门打开,刚迈开腿要下车,却有两个保安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嘿,干嘛呢,知道这是哪吗,赶紧把你这破车开走!”

看着这两个有很是面生的保安,陆涛皱了皱眉头:“这不就是停车位么,怎么,不让停?”

这个时候莫熙也从车上下来了,悄声在陆涛的耳边说道:“这两个人我也不认识,好像是三叔的人吧。”

“哼,你知道这是谁的停车位么?”其中一个保安翻着白眼说道:“这是我们莫氏集团几位大股东的停车位!”

听到这,陆涛差不点笑出声来,这两个保安当真是有眼无珠,莫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就在你们眼前戳着呢!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权利停在这了?”陆涛反问道。

“废他妈什么话,让你开走就赶紧开走,你也不看看你旁边停得都是什么车!”保安上下打量了一番陆涛,火冒三丈的嚷嚷开了。

而另一个保安则是带着嘲讽的语调指着陆涛旁边的车说道:“认识么,这车叫宾利,你这破车都没人家一个轱辘贵。”

“喏,还有这辆,劳斯莱斯幻影,蹭掉点车漆把你这车卖了你都买不起!”

见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保安,陆涛立马就想起了昨晚的奔驰车主,当即也不废话,和莫熙说了句:“在这等我。”

然后自己转身钻进了车里,重新打着了火。

俩保安一看这架势,还以为是陆涛服软了给挪车位呢,那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了。

可随着陆涛轰起油门的下一瞬间,俩保安傻眼了!

因为他俩就看见陆涛先是向左一打轮撞到了宾利的车轮上,然后一个倒挡过后,车尾巴顶在了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的后门处!

“咣,噌!”

两声刺耳的撞击声过后,陆涛非但没有表现出半点肇事之后的慌张,反而潇洒地摇下车窗,当着俩保安的面咧嘴笑道:“诶呦,哥们真不好意思啊,我这技术不好,手生得很。要不…..我把车挪走?”

俩保安给吓得脸都绿了,这会儿还哪敢让陆涛离开,赶忙说道:“别别别,你车别动,千万别动!”

“哦,那好吧。”陆涛笑眯眯的打开车门下了车:“那就麻烦哥们给看会儿车了,我这就打电话给保险公司。”

俩保安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也只能这么办了。

而陆涛则是拉着莫熙的手走进了转门,莫熙在一旁憋着笑:“陆哥哥,你也太坏啦。”

“我这个不叫坏,谁叫他们不让我停车。”陆涛眨了眨眼笑道:“你看这不还是得乖乖的让我把车停那,还得给我看车嘛,哈哈。”

这个小插曲不但是没影响到莫熙的情绪,反而让莫熙打心眼里的放心下来。

在她心中,陆涛还是五年前的那个陆涛,一点都没有变,任何难事落到了他的头上,他都会有办法转危为安。

所以,她对一会儿将要面临的一切倒是坦然了许多。

正如她父亲所说的那样,在任何时刻能让莫家逢凶化吉的,也就只有陆涛了……

二人一路说笑着,转瞬乘电梯上到了顶楼。

此刻的位于顶楼最里面的股东会议室里,不时地传出嘈杂的声音,当中还掺杂着爽朗的笑声。

“那么好,现在大家都表个态吧。”会议室正中间的位置,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是支持莫三爷站出来主持个公道!”

“对,我也赞成,毕竟莫家不可一日无主,这关乎到我们诸位股东的切身利益!”

“我想眼下的局势在这摆着,除了莫三爷之外恐怕也没人能有这个资格坐上那个位置了吧!”

……

几个股东纷纷开口,像是早就商量好了似的保持口径一致。

而其他人则也是一窝蜂的附和起来,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造成了莫三爷一呼百应的局面。

看到这一幕,坐在最中间的中年男人微微咧嘴笑了,随即他站起身朝着在场的众人一拱手说道:“感谢大家抬举我莫老三,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在我大哥住院昏迷不醒的这段日子里,我就勉为其难地带领大家…….”

说到这,本来酝酿了一肚子慷慨激昂的陈词,正准备拿腔作调说出来的莫老三,声音却突然戛然而止。

随着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整个会议室里像窒息了一般的安静。

“陆…..是陆涛!”

场间不知道谁惊呼了一声,莫老三的眼睛瞬间就布满了血丝。

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一刻陆涛带着莫熙出现在这里,那是摆明了要拆自己的台!

莫老三甚至都来不及去想陆涛在部队是怎么知道莫家出事了,就当即拍着桌子怒吼道:“放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两个小孩子来瞎凑什么热闹!”

面对着莫老三的下马威当头棒喝,陆涛连理也没理会,而是依旧紧紧地拉住莫熙的手向莫老三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场间安静的可怕。

就连莫老三这个久经沙场的**湖,在这一刹那也觉得自己的右眼皮直跳。

等来到了莫老三的近跟前,陆涛很是随意的敲了敲会议桌:“麻烦你屈尊让让,这个位置是她的。”

陆涛的声音极其平淡,伸手指了指在一旁有些害怕的莫熙。

听到这,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对准了莫老三。

“你说什么?你敢再重复一次么!”莫老三的沉着嗓门,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呵。”陆涛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伸手去揪莫老三的耳朵,大声地嚷嚷道:“你耳朵聋了是吗,那我大点声,你给老子滚蛋,坐这个位置你还不够资格!”

这一下算是点燃了莫老三所有的火药,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屁孩给拎着耳朵大吼让他丢尽了脸面,暴怒他顿时挣开陆涛的手,同时伸手抓向了自己的手包!

下一瞬间,身手不俗的莫老三从手包里“哗”的一声迅速拽出一把精致的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顶到了陆涛的额头上,他瞪圆了眼睛一字一顿地咬牙喝道:“你他妈敢再重复一次吗!”

在很多人眼里看来,莫老三是疯了。

可懂他的人却觉得莫老三这是在赌命了,为了坐上那个位置,也许他早就准备好了用手中的那把枪干掉任何一切不和谐的声音。

只是让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做这个出头鸟的人竟然是陆涛。

就在全部的人都以为陆涛会在这黑洞洞的枪口下怂了,甚至连莫熙都不确定陆涛接下来会怎么办的时候,陆涛却突然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笑什么!”被陆涛笑懵了的莫老三嘶吼着问道。

“我笑你好像是个煞笔。”陆涛摇头晃脑地悠悠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把枪的保险还没打开么。”

“嗯?”莫老三轻咦了一声,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保险开关上,当他确定保险是开着的时候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可是…..

已经晚了!

就在他一晃神的功夫,陆涛抬起一脚踢在了他的手腕上,那剧烈的疼痛让他没能握住手中的枪,被踢飞了出去。

紧接着,莫老三就看见陆涛伸手一抓,稳稳的握住了那把精致的手枪,然后潇洒的转了个枪花,对准了方向重重地顶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这一刻的莫老三,彻底的傻眼了。

上一秒还占有绝对优势的他,这会儿却仿佛掉落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一般,那眼神中再也看不到丁点的猩红和狠戾,有的只是对陆涛的颤抖和恐惧。

“我这人呢,平生最烦两件事。”陆涛用枪口猛戳着莫老三的脑袋说道:“一是别人跟我说话带妈不干净,二是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而你却把这两件事都干了,你说我是该毙了你啊,还是该毙了你啊!”

面对着枪口,莫老打心眼里的三怂了,他是看着陆涛从小长到大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二哥捡回来的这个流浪孩陆涛,是个什么样的脾气和性格。

“陆…..陆涛,念在你我叔侄一场……”

“哎呦,这会儿知道念旧情了?”陆涛讽刺地笑了:“你早干什么去了,你背着二爷自己召开股东大会,想独吞了莫家产业的时候你念过旧情?还是说你在二爷昏倒在医院的时候,你趁机把这整个莫家都换成了你的心腹念过旧情?”

“呃,这……”

莫老三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恐惧。

“不过你放心,当着莫小姐的面我会留你一条狗命的。”

说罢陆涛将那把精致的手枪揣到了怀兜里,随即一脚把莫老三踹了飞了出去,指着趴在地上惨嚎的莫老三说道:“滚吧,打今天起我不准你再迈进这栋大楼一步,否则我就收了你这条狗命!”

这会儿已经被吓破了胆的莫老三哪还敢稍作停留,连忙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丝毫不顾及脸面,踉踉跄跄地跑出了会议室。

而这一幕,也引起了一部分看不上莫老三又不敢敌对的股东的七零八落的笑声。

接着陆涛把莫熙请坐到最中间的位置上,拍了拍巴掌,对全体股东说道:“来吧,关于二爷的女儿莫熙坐在这个位置上,大家都表个态吧,不过在这之前……”

说到这,陆涛的声音顿了一下,目光从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才继续说道:“我想先给大家先提个醒,在你们表态之前可以回忆回忆五年前的苏家!”

说到最后苏家两个字的时候,陆涛特意咬重了字音,这让场间不少知道当年那件事的股东顿时脸色一阵煞白。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对于莫氏集团的所有股东来说是个毕生难忘的夜晚。

就连他们也不清楚五年前的那一晚陆涛到底做了什么,总之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整个苏家都销声匿迹了!

这也使得莫家拿到了S市有史以来最肥的一块地!

想到这,几乎所有的股东都不再犹豫了,纷纷发声表态。

“我赞成莫小姐接她父亲的班。”

“我也赞成!”

……

面对着股东们一股脑如墙头草般的倾斜,陆涛笑了,把手落在莫熙的肩膀上:“小姐,这个位子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你将会承受非常人一般的压力,但你放心,只要有我陆涛在一天,任何的艰难险阻都是过眼云烟。”

这句话看似是对莫熙说的,但弦外之音却是讲给在场的每一个股东听的。

而股东们的反应却是出奇的一致,表面上寒暄奉承笑面相对,可内心里却是直冒寒气。

等股东大会开完,陆涛便按照程序陪着莫熙把一个个吓得不轻的股东都送走,可刚出了大门,那两个保安就炸了锅似的撸胳膊挽袖子要冲过来。

“你……你个兔崽子,你不说保险公司会来么,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哼,这下你不用走了,赔钱吧!”

陆涛一看这架势,舔了舔嘴唇,指着自己捷达车旁边的宾利和劳斯莱斯,冲一帮恨不得要早点离开的股东问道:“诶,那是你们谁的车?”

一群股东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其中有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往前站了站:“我……我俩的车。怎……怎么了?”

“没怎么,着急停车把你们俩车给碰了,多少钱回头跟集团财务报个账,一分不差的赔给你们。”陆涛笑眯眯地说道,从他的语气中根本就听不出有任何的歉意,反而是满满的无所谓。

这俩股东在会议室里都快要被陆涛给吓尿裤子了,哪还敢让陆涛赔钱啊,连看都没看自己车一眼赶忙说道:“别别,陆先生,可不敢让你赔钱呐,我们回去自己处理就好。”

撂下话,俩股东不约而同的一路小跑钻上了车,油门猛踩带着一阵烟尘离去,生怕再待一会儿迟则生变,搞不好还要赔他陆涛的钱呢!

俩保安一看这场景,顿时也是傻了眼了,他俩仔细回味了一番刚才两位股东对陆涛那种毕恭毕敬的神情,他俩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恐怕是得罪了莫氏集团的大人物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