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小说(邱国 沈芜)整本免费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小说(邱国 沈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4 17:0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沈绿芜 范冲

一介凡人,混迹在一群修真者当中,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那些平日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奴颜婢膝,恭恭敬敬 这个凡人为什么这么牛?因为没有一个修真者打得过他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小说(邱国 沈芜)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小说(邱国 沈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精彩节选

他徒步走在一望无际的荒漠里,毒辣的阳光,几乎要把他晒干,漫天飞舞的细沙,不时飘进他的嘴巴和鼻孔里,周围看不到一点人影,他的内心无比绝望。

终于,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仰面摔倒在地,强烈的阳光,让他的眼睛无法睁开。

模糊间,他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为他挡住了阳光。

“你得救了。”高大的身影说话时,举起两只手拍了起来,‘砰砰砰,砰砰砰’。

拍手怎么会是这种声音?

他正感觉奇怪的时候,又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陆行舟,快出来!”

陆行舟被吵醒了,睁眼一看,自己正靠在一张椅子上。刚刚不过打了个盹,就做梦了。

这个梦并不完全是个梦,很大部分是过去的记忆。

半年前,陆行舟与同伴爬山的时候,被一阵怪风带到这个世界,在渺无人烟的荒漠,苦苦走了一天,几乎要葬身其中,幸好被一位修真者救起。

这个世界最神奇的地方,就是有一批能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的修真者,他们大多居住在人迹罕至的偏僻深山里。

凤鸣山就是这样一座居住着许多修真者的高山,那位叫范冲的修真者救起陆行舟后,把他带到了山上。遗憾的是,陆行舟没有修行资质,无法成为修真者。但范冲并没有把他赶走,而是留下来,帮忙看管山中的一片药草田。

敲门的女孩叫江月落,是范冲最小的徒弟,也是唯一一个女徒弟。江月落年龄不大,天真且任性,与其他年轻弟子经常闹矛盾,不太讨喜。但她却跟陆行舟很聊得来,两人的关系相当好。

“陆行舟,出大事啦!”江月落的‘啦’字拖了好长的音。

“来了来了。”陆行舟从椅子上起来,拉开房门。

江月落从陆行舟身边挤过去,坐在椅子上,两只脚跺着地面,嚷嚷道:“气死了,气死了。”

“谁气你了?”

“就那个伍夏剑,他居然骂我。”

“伍夏剑?他不是打不过你吗?竟然敢骂你。”

“就是啊,现在他越来越嚣张了。”

“他骂你什么了,让你这么生气?”

“他骂我说,你再打我,我就找我师姐去。”

陆行舟哭笑不得,“他这,也不算骂你吧。”

“怎么不算?”江月落气呼呼地道,“以前我揍他的时候,他只会哭着求饶的,根本不会顶撞我的。”

“兴许是你这次打他打得太狠了。”

“这次确实是我没收住力。”江月落叹了一声,“修为刚进阶,还不大熟悉力道。”

陆行舟摇了摇头,问道:“伍夏剑真的去找他师姐了?”

“去找了。”江月落垂头丧气地道,“他师姐已经给我下了战书,今晚就要和我一决高下。”

“你打不过他师姐?”

“伍夏剑请来的这位师姐是沈绿芜。”江月落道,“沈绿芜修为只强我一点,但是她的青锋剑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而我才刚练没多久,怎么是她的对手?这次我要倒霉了。”

“你不接沈绿芜的战书,行不行?”

“不行,那岂不是说,我江月落怕了?”

“那就去应战,输了便输了。”

“输了的话,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去欺负伍夏剑啊。”江月落‘哇哇’地假哭起来。

陆行舟总算是明白过来,江月落其实已经下定决心接下沈绿芜的战书了,只是心里发慌,跑这里来求安慰来了。

于是,陆行舟便搬来一掌凳子,坐在江月落对面,拍拍她的肩膀,鼓励道:“不用怕,输了这次,下次赢回来便是。送你一句诗: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话音刚落,陆行舟突然感觉整个世界变得极为渺小起来,眼前一片星辰大海,宇宙的规则化为无数细小文字,在周围漂浮。他轻轻点了其中一条文字,顿时文字化为星光,在眼前闪耀。

陆行舟用力闭了一眼眼睛,在睁开时,眼前恢复了清明。

“不能再熬夜看书了,都出现幻觉了。”陆行舟拍拍额头。

忽然间,他发现江月落也在恍惚中,两眼无神,痴痴傻傻的样子。

“月落,月落。”陆行舟用手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

江月落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看了一眼陆行舟,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飞奔出门外。

“又发什么疯?”陆行舟赶忙跟了出去。

门外一块空地上,江月落手里拿着一棍不知从哪里捡起了一根棍子,正在上下挥舞着。

陆仁义没修炼过,但也能看出来,江月落在练习一种高深的剑法,大概就是她所说的青锋剑法。

一套剑法练完,江月落收势静气,随后突然发出一阵大笑。

“月落,你还好吧。”陆行舟真怕她是承受不住压力,精神崩溃。

江月落将手中的木棍一扔,跑到陆行舟面前,兴奋地道:“行舟,我有胜算了。刚刚听到你一席话,竟令我灵光一现,悟出了青锋剑法的奥妙,如今我对剑法的掌握程度绝对不在沈绿芜之下。”

陆行舟也替她高兴,“月落,今晚的决斗,有信心了吧。”

“有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江月落哈哈大笑着,转身一纵,便越出好远的距离,只用了几大步就离开了药草园。

江月落一直都是这个性子,一声不吭地过来,又莫名其妙地离开,陆行舟早就习惯了。

眼看天色已晚,不知道江月落和沈绿芜的比武几时开始,何时结束。陆行舟有些担心江月落打输了,到时候肯定跑到这里来哭鼻子。

陆行舟长叹一声,望着眼前的大片药草,普遍的长势不好,心中愁闷,不由得脱口而出一句诗:“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句诗刚念完,陆行舟又感到一阵恍惚,出现了跟刚才一样的场景,星辰大海之间,无数文字在眼前漂浮,点开其中一条之后,他就恢复了清醒。

“晚上一定要早睡。”陆行舟揉了揉太阳穴。

一阵山风吹过来,夹带着一丝细雨,落在陆行舟的脸上,冰凉冰凉的。

“要下雨了吗?”陆行舟看了一眼天空,不见星辰和月亮。

看架势真的要下雨,陆行舟赶紧回到屋里,把门窗关好。

‘淅淅沥沥’,大雨从空中落下,打在墙壁上,门窗上,和屋外的土壤上,噼啪作响。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