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家有鬼妻小说(胡杏儿王浩信)整本免费

《家有鬼妻小说(胡杏儿王浩信)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4 17:12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浩哥 胡杏儿

那天,我家里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她要和我……

家有鬼妻小说(胡杏儿王浩信)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家有鬼妻小说(胡杏儿王浩信)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诡事连连

我叫沙浩,大学刚毕业,学的医生,分配到农村。

村长一看来了个大学生,马上把我要喝的家里面住了。

有个闺女,胡杏儿,这丫头长了一双绝世美颜,那眼睛只要男人看了,没有一个不被勾了魂的。可偏偏命不好,母亲过世,继母压根没管过,胡杏儿自己住在老宅子里,成绩也一落千丈,没考上大学,这个只能嫁给隔壁村的王胖子。

我正这样想着,就听见院子门口有喘气声音,心想大半夜的,到底是谁,静静地躺在床上,发现这声音越来越大。

我纳闷的皱着眉毛,心里想着,不行我得出去看看,万一再把她吓到了!

刚要走出门外,我发现这声音离我越来越近了,等着一开门,就看见胡杏儿直接扑倒在我的身上。

对我的胸膛来回的抚摸。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我就感觉到了那种滚烫的灼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发烧了,怎么浑身这么烫?”

“浩哥,你快点帮帮我,真的好难受。”胡杏儿说话的声音都嘶哑了,上下起伏着。

打开灯,她那双小手,还是在不断的摸索着,我低头一看,胡杏儿眼神迷离,着急难耐。

该不会是发情了吧?

这丫头平时极其内敛,就算是开玩笑也会脸红,怎么可能这样子?我在脑海中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浩哥,”

每次听见她叫我浩哥,心里面就痒痒,再加上今天晚上这个声音如此酥麻,我浑身一颤,缠住了她的胳膊,温柔的问着,“是不是生病了,我现在赶紧带你去医院。”

“我今天都吃了药了,根本没有用,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

“到底是什么回事?”

听到这句话马上就着急了。

“你现在快帮帮我,我真的好难受,唔,恩……”这丫头饥.渴难耐,我明显的感觉到抓着我胳膊上的一双小手,用力了几分,在低头一看,这丫头正光着脚,几个脚趾头努力的往回勾着,都已经泛白了。

这一口绝逼是吃了药了!

“你听话,不能这么做,你不是还要结婚吗?”

“我跟她都没见过面,我喜欢的是你啊,浩哥,你是见过世面的,我跟你在一起才快乐。”

这么一听,就像晴天霹雳一样,我感觉我的脑子空白,随后又有无数的梨花开始绽放,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自己喜欢的姑娘竟然以同样爱慕着我。

“听话,我去给你找点凉水。”

我努力的克制着兴奋,转身就要出门找盆子,打凉水,现在也是理智与情感之间的相互交叉。

“浩哥,你喜欢我吗?”

胡杏儿努力的睁开双眼,这个时候我低头望,更加显得妩媚,吊带短裙,大片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都已经变成粉红色。

双腿也不断地颤抖着,胸前也不断地起伏。

我当然喜欢你啊!喜欢到都想把你娶回家。

激动的点了点头头。

“那你抱抱我好不好。”

胡杏儿一头就扎进了我温暖的胸膛,柔软的触感,让我胸膛出火热难耐,我弯腰一下子就抱住了她,走进了我的卧室。

两个人彼此纠缠,相互交融,情意绵绵,我感觉今天,是这二十四年来最幸福的一天,真正成为了一个男人。

怀里的胡杏儿,也是第一次,让我心里极大满足,我低头看,现在就跟一个小猫一样,安静的躺在我的臂弯下。

“江哥……”

胡杏儿望着我的眼神,似乎有话跟我说。

“怎么了宝贝,现在感觉好点了没。”

“我把第一次交给你,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我会负责,赶紧睡吧。”

第二天,胡杏儿就把我带到这。

一年四季永不停歇,泉水甘甜,人们也不知道,这底下的泉水到底是从哪流的,也不用害怕流不完,没人用家里面的自来水。

这也就造成了悲剧的开始。

“浩哥,我给你看个东西。”完了这个丫头从床底下拿出来一个塑料袋。

我看到了大吃一惊。

这不是给牲口吃的催情素吗?村子里面的那口老井,还有眼前的胡杏儿,难道?难道?

这是给动物吃的,人吃了怎么行,想起胡杏儿,这么内敛的丫头都着急成这个样子,药效是得有多大!

“浩哥,你有解药吗?”

“没有,不用担心,那东西是中药,二十四小时,等着药效过了,也就没多大问题。”

每次我吃那东西,虽然是为了长头发,也不过是一丢丢,再配上自己特殊的药,就算是来了感觉,晚上撸一把也就可以,压根没有往解药那方面想。

胡杏儿似懂非懂,半信半疑。

我心里面琢磨着,可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个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二蛋。”

我听丫头都能絮絮的讲,气的都直哆嗦,二蛋是村里边的傻子,小时候发烧烧坏脑袋,一天只知道傻笑,给东西就吃,爹娘早就没影了,三十多岁了,连个女人也没碰,整天就在村子里大街上面瞎晃,人们看见了都躲着走。

这不今天王大爷打水,看见这傻子在井里面撒些白沫沫,等着走进一看,才发现是这玩意。

王大爷找来胡杏儿,讨一个说法,村长不在,村长闺女就得管事。

村里面的人也好奇,老井旁边叽叽喳喳,叫喧不停。

“我前几天就看见他在这口井旁边晃了。”

人们一听更加生气,喝了好几天的发情水,还是给牲口吃的。

二蛋难免逃不了一场暴打。

村里面的人叽叽喳喳,都开始骂着,“打死他也不长记性。”

“不在家里面呆着,在外面嚯嚯别人。”

“这玩意说啥也不傻,塑料袋子知道藏起来,你看现在还傻呵呵的乐!”

说完之后又挨了一个大嘴巴子。

这水肯定是不能喝了,等过两天,稀释之后再说,人们也散了气,不一小会就散了。

我躲在屋子里面不想出去,毕竟这玩意儿,是我从外面拿来的,有故意找茬的,肯定会到我头上,出去转悠,村里面的老人也肯定问我,想想就烦。

不过话说回来,也没有什么问题,这一天药效就没了,关键这件事情也成了我一个大事,我跟胡杏儿好上了!

“涛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回屋了。”

“这是要干嘛,你还怕你爹不成?”

“我爹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打我的,到时候,不仅不能够嫁给你,恐怕明天就被抬着花轿送去那胖子家里了!”

说到了这里,我怀中的女人哭的梨花带雨。

看见胡杏儿哭,我心里面就跟抽了根筋似的,别提有多疼了,“好姑娘呀,你这是何苦呢,明天我就给你爸爸说,现在是法制社会,逼迫别人结婚是犯法的,咱们两个过几天就把证给领了,你也踏实。”

胡杏儿眼中闪过了一道光芒,随后又立马暗淡下去,“浩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不能跟你走,我爸爸跟那个胖子签了合同,把这一生的血本都搭进去了,我要是这个时候给你跑了,肯定不会原谅我爹,我毕竟是他的女儿。”

我一听,热血沸腾,心里面压了一团火,现在正在熊熊燃烧着,没想到老头子竟然把女儿当筹码。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第二天,村长回来,说牲口们都病了。

以往那些动物生病,还得去城里面拿药,这山路蜿蜒曲折,崎岖不平,大多数村民都准备让它死了,现在我来了,给那些牲口开点药,也算是扶贫救济。

到了村口,挨家挨户,男女老少全都攥着牲口,在外面等着我呢。

我拿着医药箱,走过去,想看看李家的猪到底怎么样了。

可谁知道刚蹲下来,那猪看我的眼神,马上就开始往里面钻。

我心想,难道我这一身行头吓到了,继续往前面走了走,这个猪开始拼命的哭嚎,随后等着我到了张家,杨家,刘家……无一幸免。

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每个动物看见我就跟看到瘟神一样,我们又不认识。

我朝四周望,想要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等着对上了村里面的妇女双眼,这些女人就开始用嗔怪的眼光看着我,好像要把我吃掉似的。依照这情况,问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向前靠近一步,那头猪就开始拼命的哭嚎,简直是撕心裂肺,那场面根本就看不得。

心里面生烦,大早上听着鬼哭狼叫,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给别人开了几副药,让他们去城里拿,自己就灰溜溜的回到家里了。

等着如果小卖铺的时候,就听见如花姐叫我,“浩子啊,你这是干嘛去了?”

那声音别提有多么的亲切,就跟见了亲人一样,吓了我一跳,等反应过来才回应如花,“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刚给牲口看完了病,现在浑身都是臭味,想赶紧回家洗个澡。

“那个,”如花欲言又止。

我心里想着,你们家是开小卖铺的,根本就不用让牲口,跟我说干什么?

如花姐看我要离开,就赶紧阻止,“你过来,在外面人多不方便,我到里边跟你说。”

这句话就让我摸不清头,进屋后,给我找了个板凳,给我沏茶倒水,就好像接待客人一样。

我背后发凉,这是要干什么,赶紧阻止,“姐,你要是有什么话想说就跟我说吧,你别这样。”

真的很让人害怕。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来姐家里了?”

“没有啊,昨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姐姐,是不是搞错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昨天晚上我可是跟胡杏儿一起睡的,根本就没有踏出家门半步,怎么可能到你这里。

“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吗?”

“我不用想,我压根没出去过。”我看着如花姐满脸疑惑的表情,赶紧问着,“姐,到底怎么了?”

如花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抓着脑门,很是纳闷,很显然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

嘴里面嘟囔着,“昨天晚上那个人明明是你啊。”

怎么现在是这样的情况。

“姐,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我朝着旁边拍了拍,这才把如花的思绪勾回来。

“没,没事,那可能就是搞错。”

我看着她,还是半信半疑,满脸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姐,你倒是快点说呀。”

我都已经着急成这样了,你在哪里蒙逼就像一个小傻子一样,这简直不是浪费时间吗。

如花姐,外面望了望看看有没有人,然后在我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昨天晚上,你好像来到我房间了。”

我来你房间干什么?

“你也知道,我丈夫常年在外面打工,根本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里,昨天晚上我感觉突然之间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我挣脱不开,最后才发现那个人是你。”

“真的是冤枉呀,我昨天晚上压根都没出门,你是不是搞错了,姐,你肯定是做梦了。”

“我也知道,我每天晚上都插门,关窗户,没人能进来,可是今天早上我十点多才起来,走路都难受,那感觉就跟真的一样,我这才不好意思问你的。”

我听完这句话,简直不敢相信,这不是吓唬人吗,这黑灯瞎火的,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我,今天还找上门来了。

“姐,我就不说了,我对天发誓,昨天晚上我绝对没有出过家门,而且,你都说了都已经把门锁上了,我也不可能跳起来呀。”

这说的跟闹鬼一样,还感觉自己腿不舒服,跟真的发生了一样,不会是真的有鬼吧,突然之间感觉房间里面阴森森的,我现在就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昨天晚上那个感觉,唉,你还跟我说你今天晚上要来找我呢。”

如花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拉长,温柔似水,我看着她的脸,眉眼带笑,很是享受,这就叫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女的也太渴了吧。

二话不说我就快速的跑出去了,简直太可怕了,这个婆娘,就好像栓住了,拉着我不放。

后来想想,怪不得这里面早晨的那些女人有那种幽怨的眼光看着我,原来是这逼玩意,那个发情散闹的。

村里面的其他女人有男人,可是这如花,这丈夫不在家,就跟个寡妇一样,三十出头的女人,正是豺狼年纪,再加上昨天晚上药物的作用,已经事世的胡杏儿能主动成那个样子,估计早就难耐了吧。

才想出这个方法来诓骗我。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竟然有这么小心思。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