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血狱圣主小说(嬿儿万家齐)整本免费

《血狱圣主小说(嬿儿万家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4 17:13 作者:佚名 标签: 万家齐 奇幻玄幻 嬿儿

失去双眼,一切都那么清晰,失去一切,才知道什么值得珍惜,为了我你失去了一切,纵使拼得所有我也要送你回家!为了那条证道的路,永远背负废人之名的阎生也在努力,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预言的诅咒,少年历经迷茫与磨难不断前行,为了自己失去的尊严,自信以及女人,那些阻拦他道…

血狱圣主小说(嬿儿万家齐)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血狱圣主小说(嬿儿万家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预言

精彩节选

星空下,少年行,脚踏虚空之门,背负彩色凤凰翼,一身黑服,略显紧张的对着北方的某处火速的赶着行程,掌心紧攥着一张信函,大大的喜字被他捏出了浅浅的坑,这消息太过唐突,绕是现在的他,心里也泛起了丝丝涟漪。

大荒历五月十八,玄域大陆雷府。

夜已深,月微凉,灯火通明,万家齐欢腾,不知不觉,人们似乎已经忘却了那个斗破八荒,与魔为伍的阎家小子,忘记了那个被三十名大帝齐齐镇压的逆天少年,时至今日,已是过去了两个年头,冥魔侵占了玄域,囚禁了雷帝,而今晚则正是冥主座下五王殿的大婚之日,宴请了九幽十二域各族有名的强者,其中不乏有一些大帝之境的强者前来巴结。

高耸的雷帝塔依旧散发着阵阵雷弧,二十层的高度依稀可见那道塔尖内盘坐的渺小人影,他身着银色紧身长服,手佩璀璨苍龙戒,灰发垂耸,紧簇着威严的眉宇,似是知晓了外界发生了什么,正在酝酿实力试图做最后的突破。

雷龙盘踞,风动九天,这面色冷俊的男人,正是这玄域的前任主人—雷帝

雷帝塔外,乾殿

“呵呵,艳儿,你怎么还不开心?主人都已经应允了释放你父亲,哦、不是咱爹!嘻嘻,结婚了,高兴点!外面可是有哥哥他们看着呢!”

由紫水晶打造的闺阁内,顺着地面上那条红润地毯望去,一二十左右的少年对着床头的那道倩影吐道,只见他手持的幽绿青铜杯盏,不时拉了拉系着两人的红色绣布,这男人面容邪异,深邃如冰,明显有一股天生的王子气质,也难怪,大婚之日,男人都是这般气质,沉稳、激动且不失温柔。

“呵,说的也是,结婚了,应该开心点呢!”闻言,那方形盖头下的女孩小声呢喃道,声音纤细,引人心魄,只是那语气怎么听都是有些无奈,或是…自嘲。

红色的婚纱包裹着那道坐在床头的曼妙身影,风儿透过左侧的檀木窗子不时的吹起她头上的红盖头,漏出了那张冷艳的面容,只见她面带桃花,嘴角微并,十指合拢置于身前,看来对于结婚这等大事绕是以她这仙女般性格的女孩都紧张异常,白皙的掌心不知不觉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汉滴。

“漱漱”风儿划过,那男子似是猜到了什么,半倚在檀木桌上的身子缓缓拄起,迈着同样节奏的步伐走到床头,修长的手指前伸,拇指与食指捏在了女孩的下颚,虽没有用力,但那指甲里浅浅的紫色纹路却骗不得人,这冥下的王殿是有些动怒。

“你还在想他?”那男子淡淡吐道,语气略显生硬,仿佛一想到那个蝼蚁他的怒气都会瞬间爆棚,两年前的玄域大战,三十名大帝的联手一击都没能留下那只有灵王境的消瘦少年,这耻辱,它这高贵的血统显然是不能忘却。

闻言,那女孩并没有解释什么,红色的盖头下一双琉璃般的眸子平静的看着前方,那寓意显然不用多说,这辈子,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早已经被人占了,而且不可能再容下另一个人,纵使现实残酷,但那份感情是不可磨灭的。

“嗡嗡”女孩脖领的银色小塔不时的外溢出淡淡的毫芒。

宽敞的闺阁内仅有四盏灯烛散发着浅浅光晕,淡黄色的二人世界里女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白皙的手掌拉向男子的手掌,十指相扣,轻声的道: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计较这些吗?”

“能不能忘了他,你知道我对你”这男子尚未说完,女孩的左手便是捂住了他的嘴唇,红色的盖头示意他看向门口被打发来看望的伴娘与伴娘,时间已经差不多,再不出去外面的人可是有些等待不起。

“今日成婚,我们不提这些好吗?”女孩轻声在那妖异的男子耳边吐道。

直至今日,她早已不信了那些奇迹,有些时候,现实是不允许人去做出选择,她的父亲在冥主手里,面前这魔族王殿又倾心于她,她赌不起,现实就是这么简单、残酷。

步入修仙界,了却生死情缘。这生硬的字眼不知何时已经改变了她的一生。

“彭”叩门的声音传出,自大小数十丈的主殿内已经聚集了满满的宾客,他们种族不同,衣饰不同,三成人类七成妖,最不起眼的某处石桌上,七道黑衣的人影自顾自的喝着佳酿,黑帽遮掩,隐隐可以看出是五男两女,像他们这样遮掩行径的人也不在少数,更何况这里无法窥视,自然没人多想些什么。

这里,可是冥下五王殿成亲的地方,谁敢造次?

风儿吹过,掀起他们衣袍,露出了那贴身的衣物的一角,一团火,一抹光,逆向旋转,若隐若现,光凭那一瞬的瞥视,远远处的一众海王类霸主当下便是有人给认了出来,绣袍一挥,对那为首的龙首人身老东西暗暗说着什么。

“嗯?啊!”只见那老龙先是一惊,随即拉扯着身后的女孩便迅速后扯,它们这地正处广场中央,周围四壁环绕被一条通红的地毯分成两半,按理说正是一睹这盛世婚礼的绝佳好地,但这在海域相当有名望的龙王竟然二话没说,拉起夫人就躲了三十多米的距离,一众异类坐在墙角悄悄的说着什么,那一道统一的服饰便是足以说明一切

异界路,踏歌行,血狱建,霸主归!

短短几个字,已经诠释了这两年刚刚在海域组建的势力的厉害之处,而那血狱的主人则更是骇人,七星圣品丹药师,皇阶中期!

“嬿儿姐,他们怎么还不出来啊,辉儿都等急了!”那石桌的右侧,十七八岁大小的小姑娘耷拉着腿,前后不停地甩着,仿佛这广场数不尽的妖魔鬼怪都不能给她带来什么危险的感觉。

“咳咳,大姐的病怎么还没好啊,心智怎么又退变十岁。”在那女孩的对面靠右位置,一背负硕大十字黑尺的男人悄悄的对那与他一般大小的和尚说到,看他面色清瘦,漆黑的眸子不时打着转,天生的一副孩童心。

“虚,小点声,可能是受刺激了吧,大姐可是从阴阳界回来的人,一会就能缓过来。”那银色龙纹布匹遮掩双眼的小和尚道,说也奇怪,他竟然只有五个点,莫名其妙的就少了一个。

“来了”

“来了”

“终于来了呢,我到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把阎哥逼得那么惨,两年前错过了,这次,可要找回点场子。”被称为嬿儿姐的高挑女子扯了扯面容上的银月面具,睁大那双水晶般透彻的蓝眸看向主殿的楼门口。

“啪啪…”鼓掌声接连响起,顺着红毯看去,漫天撒下了无尽的玫瑰状灵花,光点溃散,随风刮起,融入了主殿上方一条金色的圆轮,这诺大的主殿,唯一的光源便是这道光环。

主殿外漫天的爆竹散成了阵阵彩色光晕,只见那遥远的天际似是掠来了一道白光,这一天终于是来了,感受着手心小塔印迹愈发的滚烫,阎生知道,她终究还是输给了时间,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爱恨恩怨,也该有个结果。

“看,五哥好帅啊!红袍高帽,锦绣端庄,不愧是我哥!”主殿御龙台,雷龙椅上三人高坐,它们并没有拟做人形,淡紫色的纹路覆盖着类似人类的躯体,嘴大牙尖,背附逆骨,长长的刺闪耀着寒芒,尤其是那双紫色的蝠翼,隐隐间给人一种极端神秘的感觉,看来历时万载,麒麟一族已经是变异颇多,完全没有了那瑞兽的感觉。

“此时此景,俺、俺真想、想吟、吟、吟…”靠边的傻大个捂着腹部,手提金色长杯结巴的道,满头大汗,焦急异常。

“哎,七弟,老五结婚你淫什么淫,憋一会,等哥把那龙族小公主抓来给你!”王座的中央的瘦子道,看其模样,显然地位不低,至少他来坐这王座,全场没人敢说些什么,至于抓龙,不过是动动念想的事,海域的那些懦夫,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好、好…好”这货吞吞吐吐,一个字念了半天没个结果,不过看它的表情来看还是相当的满意,一想起龙族里那些小东西的反抗它的脸就更猥琐了,漆黑的触角都立起来了,冒着大泡。

在两人漫步了十数米后,一身着红色锦服,佩戴凤翅金簪的女子自地毯下踏出一步,与那二人一同前往地毯的尽头。

“殿下,拿起这凤羽簪,便要为她撑起所有风雨,无论日后幸福亦是坎坷,你的肩膀愿意为她化为爱的羽翼,付诸生命去呵护她吗?”

五王殿眉目下移,掌心一吸,将那女子所携的一枚金簪收于掌心,轻轻的为身旁的佳人佩戴,于此同时,用那少有的温柔吐道:

“我愿意!”此言一出,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心,历时两年,这五王殿用尽手段终于是得到了这貌美的佳人,走在这红地毯,经这数千人的恭维,不得不说,这王殿的心里还是有点小飘的,连握着金簪的手都是有点抖。

“公主,拾得这龙灵戒,便要与他携手在这神圣的婚约生活中,今后,无论是美貌或是失色,顺利或是失意,你愿意这初心去爱他,安慰他,与其一同在岁月中缓缓老去,不离不弃吗?”

“我…我…”女孩支支吾吾,没有理会身旁拉着自己纤手的男子,目光散乱,似是有一些失落,瞥的胸口愈发通明的小塔,女孩挣了挣手掌,开始在人群中寻找起来。

主殿上方是一座塔尖,银色的雷弧宛若一道道长鞭不断的对那彩色凤翼的男子汇笼,不过却是在一道黑洞的遮掩下格挡在外,透过那用灵力撕开的口子,男子看向主殿内的那道梦见了无数次的倩影,感受到锁妖塔的异变,男子似是自嘲的一笑,她终究是放弃了吗。

“不进去看看吗?”在男子的体内,一道带有颤音的声音传近他的脑海,显然,那道声音的来源也在阎生的体内,更确切的说,是一道精神虚体,听其语气,似乎与阎生的感情极好。

“不了!这样挺好的,至少杨前辈是能获救了!”少年语气平淡,目光直视身体却有些发抖,一滴滴滚烫的血液流经深陷掌心的指甲啪嗒啪嗒的落在屋顶,不出十秒,竟然给殿顶给融了,数十丈,几滴血,烈焰的火莲缓缓出现在屋顶,逆向旋转,赫然与那几位神秘强者衣服上的刻画一般模样。

“他来了”

“他来了”

“怎么可能!他还活着!”

“你还真敢来啊!”

“阎哥哥,还活着!”

虽然这地界不大,女孩的举动以及上方的突变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轰乱的人群开始有了不同的议论,尤其是那海域之主的脸上更是青的可怕,看来它猜的是没有错,那男人,回来了!而且,是强势的归来!正应了那句话

异界路,踏歌行,血狱建,霸主归。

只见那男子身影消瘦,立足火莲之顶,滔天的烈焰焚烧虚空,发出噼啪的声响,他并没有帅气的外表,白皙的脸庞,烈焰的眸子,漆黑的衣服无不说明男孩背景的普通。

他目光深邃,收回那盯着女孩哭花的脸的眸子,紧握着拳头,一字一顿对下方的人海道:

“她不愿意!”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