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小说(苏阑苏倾月)整本免费

《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小说(苏阑苏倾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5 17:44 作者:佚名 标签: 季倾歌 穿越重生 苏鸢

她本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父亲是权贵,母亲是才女,姐姐是京城第一美人; 兄长饱读医书,前程似锦,生活更是无忧无虑 一朝灭门,府里上下几千性命无一生还,一杯毒酒,也断送了她的一生 重生后,她深谋远虑,勇斗极品,只想保住亲人性命,让他们活得更好! 只是,当她遇到那个屡…

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小说(苏阑苏倾月)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小说(苏阑苏倾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1.她的枕边人要杀了她的父亲

精彩节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寿至,龙御宾天,朕二子玄尧,人品贵重,文韬武略,秉性纯良,恭俭仁孝,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清嘉十九年,凤邻国庆宁帝驾崩,生前最得力的总管宣读遗诏,传位于二皇子封玄尧。

听到遗诏的那一刹那,百官无不震惊,虽说太子之前因着“巫蛊”一事,令先帝大失所望,但好歹也没废了太子的身份。

且太子的生母季皇后在先帝的面前,又是那么的深受宠爱……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先帝真的对太子失了信心,那还有个三皇子在呢!

三皇子的生母萧贵妃,虽不及季皇后受宠,但贵在性格洒脱大气,虽身处后宫,却不争不抢,颇有一股江湖女子的气息。

更是和季皇后相处的和睦,仿若亲姐妹。

所以贵妃该有的殊荣,先帝可一样没少给她,萧贵妃的哥哥萧承武,那可是镇国大将军,手里握着凤邻国几乎三分之一的兵权。

和季皇后的哥哥季翎,有着“左相,右将军”之称,三皇子封玄睿更是继承了萧家人特有的侠肝义胆,有勇有谋。

即便两年前与匈奴一战,萧承武回京城后被骠骑将军,连同几位平时与骠骑将军交好的官一同上奏弹劾,逼得先帝不得不削了萧家的兵权。

终是被驳了镇国大将军的封号,将军依旧是将军,只不过没了兵权的将军,也只是个散官而已。

但镇国大将军的外家,怎么也不会输给吏部尚书的外家啊……

任百官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平时默默无闻的二皇子是怎么突然间入了先帝的眼,继了皇位,但遗诏写的清楚,即便再不解,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质疑。

封玄尧登基为帝,第一件事就是将昔日的二皇子妃封了后,季倾歌淑慎性成,克娴内则,着即册封为皇后,入主中宫。

百姓叹息,这季家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居然出了两位皇后!

而就在季倾歌喜不自胜之际,次日,她被封玄尧最为信任的贴身侍卫送去了皇家宗庙,理由是为国祈福,为期一年。

与此同时,关于新皇后仗着丞相府的外家背景在后宫中嚣张跋扈、为非作歹、欺负宫妃的流言四起……

又是一年春来到。

一年的时间弹指飞过,季倾歌祈福期满,被一年前送她来此的侍卫接回宫去。

凤辇在朝凤宫殿外停下,季倾歌在丫鬟玲珑的搀扶下下了凤辇。

正值午时,璀璨的阳光洒落下来,照在朱红色的宫墙之上,宫墙显得熠熠生辉。

季倾歌一怔,莲步轻移,迈上那九重石阶。

她的步子,驻足在朝凤宫外,看着殿内端坐在上位的俊美男人,有那么一瞬,季倾歌感觉呼吸都停滞了。

玲珑识趣的退下。

季倾歌回过神来,眼睛一眨不眨的望向屋内的男人。

封玄尧一身明黄色的龙袍,龙袍上绣着玄色的龙腾图案,衣边镶着金色丝线,看起来尊贵非凡。

一头墨发用一个紫玉冠束在头顶,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他有着一双如黑琉璃般的眼睛,只是此时,眼里冰冷一片,俊逸的面庞看不出喜怒。

不论这张脸看过多少次,季倾歌依旧忍不住为这张脸着迷。

一年不见,封玄尧瘦了,也是,这一年里,凤邻国发展的是越来越好,虽不至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至少比之以前,更加的国富民强了。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好皇帝。

季倾歌迈进了屋内,在屋子中央站定。

封玄尧以一种睥睨的姿态,盯着季倾歌。

他扬了扬手,身后的安公公走上前几步,抬起手,季倾歌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明黄色物什。

一道圣旨!

下一秒,太监那特有的尖细刺耳嗓音响起:“皇上有旨!”然后停了下来看向还傻站着的季倾歌,季倾歌双膝一曲,直直的跪了下去,“臣妾,接旨!”

封玄尧看着不卑不亢的季倾歌,眯了眯眸子,这个女人,永远那么高傲。

安公公继续道:“季翎身为丞相,百官之首,当为百官作表率,却在清嘉十六年克扣汝南赈灾款项,中饱私囊,欺上瞒下,导致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罪大恶极,罪当凌迟,然朕心慈,特赐午门处斩……

季家,满门抄斩!季倾歌身为后宫之主,犯有包庇之罪,废其后位,赐毒酒一杯,钦此!”

季倾歌仿若被雷击中,不可置信的跌坐在地,双颊布满了泪水,这……这怎么可能?

汝南……那不是四年前的事吗?都过去这么久了……

陛下要斩了父亲……

他居然要斩了父亲……

他是她的夫啊!她的枕边人,居然要杀了她的父亲?而且父亲又怎么会做那等不忠之事!

“殿下……不,陛下,求您彻查此事,还父亲一个公道,父亲不会做这样的事的……父亲他不是这样的人……陛下……臣妾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陛下……”

季倾歌直起身子,以额贴地,近乎歇斯底里的哀求道。

封玄尧冷峻的面容,在听到季倾歌那句“陛下”的时候,有了一丝丝松动。

然而仅仅一瞬,便又恢复了正常,他站起身,没有一丝留恋的向外走去。

路过季倾歌的身旁,季倾歌一把抓住了龙袍一角,苦苦的哀求道:“陛下……放过季家,放过父亲吧,求您……”

封玄尧蹙了蹙浓眉,手下一用力,便将一角龙袍从季倾歌手中拽出,疾步走出了朝凤宫。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