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他心尖的小甜糕

>

他心尖的小甜糕

初霜廿七 著

沈庭岳 现代言情 童蓓蓓

蓓蓓在养父母家野蛮生长到十八岁,一朝被亲生父母找到认回豪门,结果发现豪门养女早已取代她的位置受尽宠爱
童蓓蓓和养父母的亲生儿子斗了这么些年早筋疲力尽,回到家后在养女的离间下也是一天天心灰意冷,离开后却发现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忽然都转了性,出手收拾了养女不说,反过来心肝宝贝的哄她
童蓓蓓藏在她的沈哥哥的怀里有点惊恐:“怎么回事
” 沈庭岳抬起她的下巴凑上去亲亲她:“没事,小宝不管他们,只看我就好了
” 童家哥哥咬牙切齿,对于自己曾经的忽视悔不当初:“怎么就让这禽兽叼回去了!” 后来俩人冷战分手
童家哥哥更加不满意了,找上门去把沈庭岳打了一顿:“我这么好的妹妹,你凭什么说分手就分手!” 沈庭岳也有点委屈:“真没分
” 童蓓蓓和沈庭岳同居后某一天: 童蓓蓓气势汹汹:“说!你为什么把我的冰激凌偷吃掉了!” 沈庭岳有点懵:“……我没有
”家里什么时候买的冰激凌? “就是黑巧流心朗姆酒那一盒!” 沈庭岳懂了:“……我现在出去买,那我还偷吃别的口味了吗?” “偷、偷吃了!还有双莓牛奶味的!” “好好好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蓓蓓在养父母家野蛮生长到十八岁,一朝被亲生父母找到认回豪门,结果发现豪门养女早已取代她的位置受尽宠爱
童蓓蓓和养父母的亲生儿子斗了这么些年早筋疲力尽,回到家后在养女的离间下也是一天天心灰意冷,离开后却发现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忽然都转了性,出手收拾了养女不说,反过来心肝宝贝的哄她
童蓓蓓藏在她的沈哥哥的怀里有点惊恐:“怎么回事
” 沈庭岳抬起她的下巴凑上去亲亲她:“没事,小宝不管他们,只看我就好了
” 童家哥哥咬牙切齿,对于自己曾经的忽视悔不当初:“怎么就让这禽兽叼回去了!” 后来俩人冷战分手
童家哥哥更加不满意了,找上门去把沈庭岳打了一顿:“我这么好的妹妹,你凭什么说分手就分手!” 沈庭岳也有点委屈:“真没分
” 童蓓蓓和沈庭岳同居后某一天: 童蓓蓓气势汹汹:“说!你为什么把我的冰激凌偷吃掉了!” 沈庭岳有点懵:“……我没有
”家里什么时候买的冰激凌? “就是黑巧流心朗姆酒那一盒!” 沈庭岳懂了:“……我现在出去买,那我还偷吃别的口味了吗?” “偷、偷吃了!还有双莓牛奶味的!” “好好好

《他心尖的小甜糕》网友点评:

我能帮你加点:人物立场转换的莫名其妙,有毒

娱乐之中年危机:看着还可以,套路文抄文,只不过读起来没那么多毒点

法术真理:最怕就是这种,很用心的写新手村,写到上架,没有出新手村,非常详细的描述新手任务,非常努力的写打死两只野鸡一只狼,你说他不好吧,他真的很努力。

《他心尖的小甜糕》精彩片段

第3章 童蓓蓓很失望


而妈妈则有点严厉的制止童桉:“怎么讲话的!小桉,注意你的态度!”

童先生童呈戎一直板着脸,看不出喜怒,此时也缓声道:“小桉,不要任性。”

他声调不高,却很有力量,一下子就镇住了童桉,连童馨都不敢再造次,气氛一时有点凝滞.

反而是童柠轻轻笑了笑,打破了僵持,她看向自己的爸爸:“爸爸不要这么凶,吓到妹妹了。”

妈妈也出声调和:“真是的,都在家里就不要把在公司那一套拿出来用了。”

她招呼童蓓蓓,“蓓蓓还没有吃晚饭吧?走,我们一起过去吃饭去。”

童蓓蓓并不想看见童馨表演相亲相爱一家人,也知道回来的第一顿饭就不一起的话其实很没有礼貌,但是她还是选择胡乱编了个理由:“我吃过了,可以先上楼吗?”

她始终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没有靠近,像是一个来做客的客人。

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拒绝,周芷怔愣了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可以呀,这里也是你的家呀。”

童蓓蓓没有再说什么,默默从楼梯上了楼。

才走到拐角,就听见楼下童桉不满地声音:“啧,我刚刚又没有说错什么啊,她才一来就惹得馨馨哭,还得要馨馨道歉,现在连饭都不和我们吃,真是没礼貌。”

“咱家一日三餐按时吃饭过时不候的规矩别忘了啊,她现在不吃,晚上饿着肚子最好也别下来找,那样我还敬她有点骨气。”

妈妈不容置喙地批评了他几句:“小桉,馨馨是你妹妹,蓓蓓更是你妹妹,你现在的言语行为,才是没有礼貌。”

几人逐渐走远,童蓓蓓再听不清他们之间的讲话内容。

楼上没有人,她脸色神色一下子变得沮丧,挺直的腰板也垮塌下来,拖着沉重的脚步和疲惫不堪的身躯继续上楼,走回房间。

屋里窗户前有个梯形的宽大飘窗,童蓓蓓爬上去坐着,深深叹了口气。

并没有比自己预想的好很多,也许她本来就不应该有什么期待。

童馨瞧着年纪也没有很大,她日日夜夜面对养母江琳家的小儿子,早已经知道一个无理取闹又被宠坏的孩子是多么难缠,因此她也不想和她有太多交集。

真是可惜了,她期盼了一阵子的家庭,原来也不是她的家。

童蓓蓓靠着窗户出神,有些控制不住的难过。

她是真的很想有个家的,上一次被呵护是什么时候早都已经不记得了,回忆起来在许家的十几年,只有冷嘲热讽和争执吵闹。

再后来得知真相,她寄人篱下连吵闹的资格都没有了。

童家的床太软,她一时间不太能适应,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了醒,醒了睡,早上四点半就早早爬起来洗漱了。

屋里带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