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最后一个天魔,混迹高武世界小说(真不凡,月夜幽声)整本免费

《最后一个天魔,混迹高武世界小说(真不凡,月夜幽声)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3 21:39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月夜幽声 真不凡

公元2002年12月12日,中午12时12分12秒,北方某城一所医院出生了一名男婴 那一日,漫天飞雪,北风烈烈 那一日,男婴所在医院大门外发生了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九车连撞,并伴随八声巨响 婴儿老爸从这场车祸中有所领悟,九车连撞——九星连珠;八声巨响——声震八方…

最后一个天魔,混迹高武世界小说(真不凡,月夜幽声)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最后一个天魔,混迹高武世界小说(真不凡,月夜幽声)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进军,我的大学

精彩节选

小学时,他喜欢同班一个女孩,然,女孩却不喜欢他,心痛;

中学时,他喜欢隔壁班一个女孩,很不幸,这女孩同样不喜欢他,心伤;

高中时,他喜欢高他一届的女孩,嘛蛋的,那女孩对他不屑一顾,心死。

上课无心听讲,书立起,头埋在书后静思,一个女孩不喜欢他,两个女孩不喜欢他,三个女孩不喜欢他,为什么啊?

老师点名,喊了三次他才听到,同学哄笑,他也笑了,他笑是因为他悟了,他找到了女孩不喜欢他的原因,名字不好。

他曾在路边听一个算命的讲,人的名字不能起太大,否则会压运势。他狠狠拍了下脑袋,暗道:“我要改名。”

回家后,第一时间跟老爸提改名字的事,哪曾想老爸当即否决,“胡闹,你的名字乃天赐,不能改。”

天赐?真不凡第一次听说自己的名字竟大有来头,立时殷切切的询问缘由。

老爸没有立刻回答,反而问他,“你知道自己生日吧。”

“当然,2002年12月12日,中午12时12分12秒生,阴历十一月初九,午时生。”

老爸点点头,脸上浮现一丝追忆。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人,竟拿出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好一会才道:“那天,发生了很有趣的事。”

真不凡不耐烦道:“行了老爸,别卖关子,快点说。”

老爸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继续讲道:“你出生那天啊,早上7点便开始下雪,我送你妈去医院时,漫天飞雪,城市一片银白,似要将黑暗掩埋。”

“停、停,”真不凡急了,老爸小说看的太多,都学会了水字数,照这么水法,讲完不得猴年马月啊,忙催促老爸捞干的讲。

老爸手指点了点他,批评道:“儿子啊,老爸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人,性子太急不好,要学会稳。”

真不凡扶额,承认自己错了,就不该提改名,有这时间打打游戏不香吗。

真耀然没有理会儿子的情绪,慢悠悠讲道:“我将你妈妈送到医院后,足足等了五个多小时你才出生,你出生的同时,医院正门外忽然传来八声巨响,我当时以为打雷,冬天打雷可不好,冬天是藏雷季节,这季节打雷,预示有大灾。

真不凡看着老爸,心说:“忽悠,继续忽悠,什么冬天打雷将有大灾,迷信害死人懂不。”

老爸继续说道:“几分钟后有人从外面进来,说医院门口发生了车祸,九车连撞,八声巨响就是这么来的。”

真不凡很是无语,原来自己的出生竟是一场车祸。

真耀然抽了一口烟,眼望向窗外,似乎很有感触:“儿子,在其他人眼里这是车祸,但你老爸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认定这是天启。”

真不凡微微撇嘴,表示不屑。

“儿子,你还别不信,”真耀然很有把握道:“九车连撞可以理解为九星连珠,八声巨响可视为声震八方,我儿出生,天降瑞雪,九星连珠,声震八方,多好的寓意,多好的彩头。”

“这绝对是老天明示,预示我儿不凡,于是给你取名——不凡。”

真不凡听完,默默说了一个字“靠”。

老爸讲到这忽然有些动容:“儿子,我对发生事故的九位司机同志充满感谢,他们都是好人啊,知道我儿出生,所以用这种方式恭喜我,说真的,当时我很想走出去每人发根烟,然后对他们说声谢谢。”

真不凡起身,实在听不下去了,老爸绝对脑袋进水了,还想去发烟?幸亏没去,去了非挨揍不可。

2020年6月8日,高考结束了,面对满屋子的习题册,题纸,书本,以及一些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整整装了两大纸壳箱,统统拿到楼下卖给收破烂的,最终换回62.5元。

三年高中生活,早出晚归,付出了大量时间、金钱、心血,最终得到了什么?知识吗?不,最终得到的只有62.5元。

青春啊!血亏。

高考结束,真不凡预估自己的分数不会太高,一本不用想了,专科马马虎虎,但专科有必要读吗?

18岁,成年了,该考虑今后的路了,继续上学?大学考不上还上个毛学;工作?没钱没关系没门路,好工作找不到,赖工作又不想干;创业?真不凡自己都不知道他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别最后创业不成,撞的满头包。

思来想去,真不凡有了一个决定,先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俗话说的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趁着年轻,游遍祖国大好河山。

想的很美,有一点忘了,钱呢?没钱游个屁啊,靠腿游吗?

唉!空留无奈自叹息,老老实实在家躺着睡觉吧。

时间匆匆,转眼到了8月末,整整在家宅了两个月,胖了五斤,真不凡对这两个月做了一个总结,两个字“无聊”。

还有一件事搞得真不凡闹心不已,老爸丢了,没错,老爸八月中旬外出,至今未归。

急不急人,上不上火,老爸啊,离家出走拜托说一声。

幸好打扫时在电脑桌下面捡到一个便签,上面只有短短六个字,“有事,外出,勿念”。

真不凡很生气,他一直在家,外出为什么不跟他说,留什么便签啊。

8月31日,真不凡被尿憋醒,看了眼时间,已早上9点。不想起床,还能憋会。

双手枕于头下,两眼望天,开启胡思乱想模式,“老爸走了这么久,不会出事吧,要是出事怎么办?都不知他去了哪。唉!没有女人管的男人真让人操心。”

想到女人,不由想起了那个不负责任的老妈,至于老妈长什么样早已不记得,唯一记得的是她抛夫弃子,和其他男人跑了。

老爸啊老爸,天下女人千千万,跑了一个咱就换呗,何苦四十多岁还狗着,死脑筋。

趟床上一顿乱七八想,忽然听到客厅有动静。小偷,擦,小偷真是不开眼,我家都穷成什么样了,还来光顾。

真不凡鸟悄的起来,先穿上裤子,然后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扳手,慢慢向门口靠近,最后猛地拉开门,冲啊啊啊啊啊!

“老爸!!!你啥时候回来的?”

在客厅闹出动静的竟然是失踪了半个多月的老爸真耀然。

老爸看上去真“老”了,一脸沧桑,胡子拉碴,真不凡坐到老爸对面,关心的问,“老爸,你干嘛去了,这么久才回来,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真耀然靠在沙发上,疲惫中透着笑容,从身上拿出一个红色卡片递给真不凡,“儿子,这是给你的。”

真不凡接过来一看,红底金字,“重山学府”,翻开里面还有几行字,大致意思就是真不凡被“重山学府”录取了,这就是一个录取通知书。

重山学府?从来没听说过,再说,现在后缀有叫学府的吗?一看就是骗子。老爸只有高中学历,又没有什么社会关系,最最重要的是他都宅家七八年了,能认识谁啊。

他拿回来的录取通知书要么是假的,要么是野鸡大学,总之一句话,不能去。

真不凡正寻思呢,老爸开口说道:“儿子,收拾收拾,下午就走吧。”

“老爸!我”真不凡想仔细问问,刚开口就被打断,“行啦,”真耀然摆摆手,语气很是伤感的说:“重山学府曾是我的母校,很遗憾我离开了。”

真耀然凝视儿子的目光,略显激动道:“我希望你就读此校,能弥补我的遗憾。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知道,你妈妈也曾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什么什么,真不凡感觉脑子不好使了,老爸曾在这所学校读书,怎么可能,他不是高中毕业吗;还有,老妈怎么可能是老爸同学呢,还是大学同学?

真不凡知道老爸比老妈大五岁,他们是同学可能吗?但真不凡很快意识什么,老爸和老妈应该不是同班同学,而是一个同一个学校的,是这样吧。

“老爸,能给我讲讲这个学校吗?”

老爸点点头,酝酿了一会,开始娓娓道来,半个小时后,老爸漏出疲态,看得出他似乎很累,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喂喂,老爸,先别睡啊”真不凡急了,下午就走了,还有好多事没弄明白呢,

“老爸,这所学校在哪?还有,去哪上学需要多钱?”说了这么多,钱才是主要的,因为家没钱。

真耀然靠在沙发上,好似睡着了,在真不凡问第三遍的时候,才断断续续道:“学校在,金阳,重山大厦,顶楼,费用,全免。”说完,彻底睡了。

真不凡将老爸抱回他的房间,又帮他把衣服裤子袜子都脱了,然后走出去,正待关门,老爸莫名其妙的说了些话:“去吧,一切答案、都将会在、那里找到。”

说梦话?

凝视老爸沧桑的面容,一瞬间莫名的想哭。

轻轻关上门,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再度拿起那张录取通知书,脑中涌出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比如这是一所怎样的学校?会不会有很多美女?校霸会不会很多?会不会经常打架?

不切实际的想了很久,看看时间,快中午了,随随便便弄口吃的,开始寻思上学需要带些什么。

没有出远门的经验,最后随便找了些换洗的衣物,对了还需要钱,想到家里状况,轻叹一声,回到自己房间,从抽屉下方拿出仅有的50元,加上之前卖破烂的62.5元,应该够了吧?

心情很是复杂的靠到2点15分,将需要带的东西放在一个背包里,最后看向老爸的房间。

叹口气,默默说道:“老爸,我走了,若可能,我愿给你带回荣光。”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