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军械师小说(楚天枢,果立)整本免费

《军械师小说(楚天枢,果立)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9 21:38 作者:佚名 标签: 军事历史 果立 楚天枢

猎虎归来的山中少年,面对惨遭劫掠的村寨 三年大旱,赤野千里;山匪群起,战乱纷飞 天才军械师楚天枢绝境求生,左手《神机谱》,右手《武经总要》, 火炮飞龙,机关天雷,以火器制造争霸帝国, 在南征北战间,开启新的火器帝国时代

军械师小说(楚天枢,果立)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军械师小说(楚天枢,果立)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青阳镇

第二日清晨,一行人在铁石铺寨前整理行囊,货物已经装好车,一车的皮货、一车铁器以及三大车铁矿。

迫于铁石铺如今的处境,楚华生终于下定决心,连夜收集整理可用于售卖的兵器,将五杆长枪,八副硬弓,三把长刀藏匿于皮货与铁器中,到了青阳镇一起出手。

村寨里的人们伫立在栅栏门前,望着楚天航和楚天枢两兄弟,满眼的不舍。

五人小队的其余四人一一向前和楚天枢告别,最小的楚天歌更是哭成了泪人。

“你们都回去吧,等我混好了再回来找你们,一起去享尽着人间的荣华富贵,哈哈!”楚天枢用大笑来掩饰着自己的难过。

“天枢哥,我们等你们回来!”

楚天枢笑着向大家挥了挥手,翻身爬上了马车,队伍开始向着前方大道缓缓驶去。

一行二十人,五匹瘦马拉着货车向青阳镇出发。这亦是楚天枢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铁石铺去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从青阳山脉里走出,逐渐向青阳山脉的最外围走去,周遭的景物,颜色渐渐从暗黄转向深黄,密林亦是慢慢的变少,干旱的影响愈发的明显。

行至正午,商队依旧不敢停歇,继续顶着烈日缓慢移动,每个人都是汗水淋漓,焦渴难耐。

楚天枢昏昏沉沉地躺在货车上,已经不知道喝去了多少袋水。

突然,车队停住,前方响起了轻微的喧闹声。楚天枢强打起一点精神,跳下货车,也跟着向前走去。

一名身着甲胄的中年士兵拦住了商队,其面色憔悴,嘴唇因干渴裂开了口子,身上满是尘土与杂草。

在其身后不远处的树下,一名同样身着甲胄的士兵正闭眼躺在枯草堆上,面色苍白,其胸口衣物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受伤士兵身后的那一袭红色斗篷,一眼便能看出是名贵的丝绸织物。

这二人所着甲胄与青阳镇城防军士兵的样式不同,且又带着伤,在这深山密林里出现,身份极为可疑。

楚华生走上前,躬身询问道:“军士大人,拦下我等,是否有事需要吩咐?”

“水,给我水!”中年士兵哑着嗓子说道。

楚华生转身回车队取水袋,其他人则靠近了车上藏着的武器,严阵以待。毕竟在这山匪猖獗的年岁,稍有一步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结局,谨慎点好。

楚华生将水袋递给中年士兵,其接过水袋灌了一口,并未发现异样后,立即回身扶起树下的青年士兵,为其也喂了一些水。

受伤士兵的喉结动了动,看来还有救。中年士兵又继续喂了些水,过了大约半刻钟,其终于微微睁开了眼。

“军士大人,你们怎会出现在这荒山密林里呢?”楚华生轻声问道。

“我等奉命进山剿匪,不曾想却中了山匪的埋伏,我二人侥幸逃脱,又因慌忙逃命在这山里迷了方向。正午烈日炎炎,我的同伴缺水严重昏倒在了这路旁,幸得各位仗义出手相救,感激不尽。”

中年士兵缓缓道出缘由,勉力起身向众人躬身致谢。

“举手之劳,军士大人不必客气!”楚华生回礼道。

“各位是哪里人士?日后定登门致谢。”

“我们都是铁石铺的村民,正要赶往青阳镇办事,不用谢!谁看到这事都会出手相救的,更何况你们是因为进山剿匪才负伤的呢。”楚天枢表现得十分地豪气。

楚天枢刚说完,就被身旁的二哥猛拽了一把后背,并用眼神暗示楚天枢闭嘴。在外行走,最忌暴露身份,且这车上还有带着火药痕迹的兽皮以及大量兵器呢。

“军士大人,我们要继续赶路了,你接下来有何打算?”楚华生连忙问道。

“可否捎我们一程?我们也要前往青阳镇。”中年士兵恳切地询问道。

“可以的,只是我们已无多余的马匹,只能劳烦二位挤一挤货车了。”楚华生客气地说道。

“那就劳烦各位了!”

中年士兵说着,将那名受伤的士兵扶上了装有皮货的货车。

车队继续上路,坐在货车上的楚天枢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带上这两个可疑的陌生人。

他回头看了看那名受伤的士兵,疑惑之色愈发凝重。那士兵看到楚天枢一直望着她,便对楚天枢笑了笑,神情温和。

傍晚时分,车队终于是赶到了青阳镇外围。青阳镇是离铁石铺最近的一个边镇,管辖着半个青阳山脉区域。又因边镇驻军的缘故,青阳镇外围用山石筑起了高大的城墙。

大陈帝国将整个辽阔疆域划分为十二行道,三十六都府,一行道辖三个都府。都府之下设有若干城镇,城镇管辖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村寨。

进入青阳镇需要在城门口排队核验身份,加之逃荒的难民持续涌入,青阳镇城门口排起了长龙。

进城的路上也满是拖家带口逃难的难民,拥挤不堪。车队众人只能下车步行。

在楚天枢的前面,一位逃难的母亲正带着她三个孩子焦急的等待着。那母亲光着脚板站在滚烫的路面上,瘦如枯柴,肩上还挑着一副担子,这是他们全部的家当。

三个孩子都是光着身子,唯一有的就是脚上那一双小草鞋,以及手臂上和母亲拴在一起的绳子,个个面黄肌瘦,瞪大着双眼,惶恐地看着周遭陌生的世界,不知所措。

原来,这世道已是如此的艰难。这干旱,何时才能解呢?

太阳即将落山的最后时刻,车队终于随着队伍长龙入了城。只见城内街道上原本精美的房屋楼阁,因常年干旱无雨,变得灰扑扑,平添了几分凋敝。

街道两旁仅有几家店铺在营业,街头巷尾挤满了逃难的饥民,一个个蜷缩着一张破草席,面黄肌瘦,垂死挣扎。

进了城后,那两名士兵便下了马车,向一行人道谢后,便告辞离开了车队。

车队在楚华生的带领下,住进了一家临时的车马店,荒年里酒馆和客栈全都倒闭了,只有这便宜简陋的车马店还有一些往来旅客前来歇脚。

安顿好一切后,楚华生便带着兄弟二人出了门,二哥楚天航背着一个大包裹,里面装着此次贵重皮货的样品,三人要先去黑市探探路。

夜色渐浓,楚华生提着一盏灯笼走在前面,楚天枢兄弟二人跟在后面,大街上冷冷清清,零星的灯火微微闪烁,只有满街的饥民或在乞讨,或蜷缩于墙角昏睡,极少有行人走动。

三人的影子拉成一条长线,缓缓向黑市走去,但愿今夜在黑市的交易一切顺利,能多挣点钱。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