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两世相思引:草色入帘青小说(陆长青燕姝)整本免费

《两世相思引:草色入帘青小说(陆长青燕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25 21:43 作者:佚名 标签: 燕姗 现代言情 陆帘青

一个是新朝权贵,一个是亡国公主,两世纠葛,谁才是赢家?

两世相思引:草色入帘青小说(陆长青燕姝)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两世相思引:草色入帘青小说(陆长青燕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陆帘青

精彩节选


我在教坊司里待了四年,从没有人招过我。
只因我容貌丑陋,还是个发不出声音的哑巴!
谁能想到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大燕丞相会为一个哑奴赎身。
他给了我新的身份——做他的笼中雀,无名无分的外室。
对我说”滚出去”、”记住你身份”的权臣,也会有哭红眼要为我殉葬的一天。
1”之前上过夜吗?”
我跪在当朝丞相陆帘青的脚下,黑色官靴上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裹在绸缎裤里,清雅低沉的声音,如大燕清冽的秋雨,怎么听也不像是来教坊司买欢的恩客。
这是我头一回上夜,因为陆帘青不容拒绝的高贵身份,还因为他指名道姓点了我……身子微微哆嗦,我茫然地从喉咙里发出个模糊的音。
他俯下身,好看而白皙的手捏住我的下巴,不轻不重地摩挲,指腹上冰凉薄茧碾上我的唇,道:”是个哑巴?”
我不敢抬头,指了指喉结处,拇指大的旧疤。
空气微微凝固冷寂,他霍然松开手,情绪难辨地轻笑一声:”去洗干净!”
陆家,大燕的封侯世家。
北唐覆灭后,契丹大举南下攻下中原,在累累尸骨和焦土上建了新都。
陆家、段家皆是当年北唐旧臣,而今都奉了北夷新君,保住了阖族荣华。
陆家更为走运些,诞下一对双生子,名动洛阳的胞姐入宫为宠妃,天资英才的弟弟不过二十出头却登顶为相,替契丹人掌管天下。
到了这个年纪,陆帘青还迟迟未娶妻成家,一说是陆家规矩森严,对门楣出身要求极高。
二说是陆相冷心寡欲,整个大燕也没有他看入眼的女子。
这般挂着墙上供人瞻仰的陆家金贵嫡子,大燕的盛名丞相,也有上教坊司狎妓的一天!
谁也想不到,想不明白,包括我!
转过屏风,血液仿佛全部涌上我哑了的喉咙,两只手扶住木桶,指甲嵌入木屑,我才镇定下来。
唇绽开苦笑,谁都可以要我,除了陆家和段家人!
他们脏!
身子泡入木桶,直到水凉透了……上教坊司的人都喜欢莺声燕语,没人喜欢一个哑巴,姿色平平的木头,何况我只是教坊司里的清倌,只供弹曲解闷。
陆帘青是我第一位恩客,但我宁可自己毁了自己!”
洗干净就出来。”
温和却清冽的声音,隐隐透着不耐。
教坊司的女子,再洗又能有多干净?
我迟疑了一瞬,没来得及下手,随意裹了件衣服,走到陆帘青眼下。
眼前人如远暮的青山,月下寒烟袅袅的秋水,身上带着世家子弟特有的疏离清傲。
他冷漠又优雅地侧过面容,对我抬了抬下巴。
终于一切过去……男人旋即起身,打算离开,目光停顿一瞬:”没想到你是个清倌!”
温润的声线,很冷很淡,泛着揶揄。
我磨红的膝盖跪在床铺上,朝他行了一礼。
这是教坊司里的规矩,关乎到我的赏钱。
陆帘青剑眉下的桃花眸冷了下去,他深吸一口气,冷笑出声:”也是我犯贱!”
”燕草……”他叫我的名字,平静中透着寒气。
教坊司中的女子都是奴籍,无姓无名,冠以国姓后面随意缀一个字。
我叫燕草,不起眼的名,高高在上的陆丞相竟然知道!
无端地,我心口像被剜了一刀,喘不上气。”
别在我眼前出现,出去!”
冷肃迫人的气势,不容任何人违背,我战战兢兢穿上衣服,被他赶出厢房。
过门槛时走得太急,摔在地上,手臂磕出血,疼得厉害,我发不出声音。
听到声响,陆帘青下意识伸手又收了回去,只是冷眼垂下看一息,毫无迟疑地关上房间的门。
2我缓了缓撑起身子,望着血流不止的手肘,丝丝的疼钻心。
教坊司楼道间人来人往,见我被恩客赶出来没有留宿,又是这副头发披散的狼狈模样,不少人停下脚步看热闹,绢扇也遮不住她们唇齿间溢开的笑声。”
这么快被扔出来了……教坊司还没有哪位姑娘有这先例!”
”是叫燕草吧?
听闻是个哑巴!”
”哑巴也有人要她?”
”兴许贵人就好这一口呢?”
笑声更大了。”
点她上夜的人是谁呀?
听说直接同司乐要了人,连面也没露过……”讥讽笑声戛然止住,厢房原本紧闭的房门打开,只露出一只骨节修长的手和锦袋装的缗钱。
指尖一挑,锦袋砸在地上,沉甸甸的声音,惊得四下无声。
懒散贵雅的声音一并传出:”你伺候得不错,这是给你的赏钱。”
我轻轻压了一下唇角,心道运气真差,第一次上夜陪的就是这个恶劣不堪的权贵。”
这么多赏钱……是谁呀!”
好几双妙目盯着陆帘青的上等厢房,跃跃欲试。”
一起围这做什么?
有空闲在这嘴里乱嚼,不如多花点心思在男人、练舞上!
争破头要入宫夜宴献艺,这会儿倒是不抢了!”
赶来的燕姗嘴皮子利落,三言两语驱散了人,扶我起身。
她皱眉盯着我磕伤的手臂:”走,先回去我给你上药。”
脚下缗钱散了一地,脚尖碰到叮当直响。
燕姗二话不说蹲下身帮我捡钱,我拽着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陆帘青的赏钱,我一个子也不要!
燕姗挣脱开我的手,柳眉横竖,只差指着我鼻子骂:”燕草,这些钱是你拿自己换来的!
来教坊司玩乐的权贵哪个是好东西!”
”咱们虽脏,钱却是干净的!
你瞧瞧你身上的伤!
这些钱,你不要,我帮你收着!”
我无声张了张嘴,垂着眼帘,看燕姗一枚枚拾起铜板。
平康里西边牌楼,是教坊司里姑娘们的住处,回来的路上燕姗用自己的帕子给我裹了伤口,一路走回来,又沁出点血迹。
大燕刚立国不久,契丹族新皇登基又逢三十岁寿辰,少不得要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宫中要举办夜宴,整个牌楼里灯火不息,琵琶声不绝于耳。
燕姗给我涂完药膏,看我坐立不安的样子,小声附耳问:”这是你头一回上夜,又没随身带麝香之类的香囊,要不要我给你熬一碗避子汤来?”
听燕姗这么一说,我只觉身上酸疼,竟盖过了手弯处的伤。
我身子僵住,暗自失笑,用手比划……陆帘青是何等身份,怎可能傻到让教坊司里的女人钻空子,怀上陆家的血脉!
门帘被一挑,抱着琵琶回来的燕容,水粉胭脂也盖不住脸上的阴沉,她抬手丢出一小袋钱道:”燕草你真好本事,初次上夜就能讨得贵人欢心,把自己卖得这么贵!”
她嘴唇一撇,努了努桌上钱袋:”这是司乐让我给你的赏钱!”
”人和人的命就是不一样,咱们累死累活弹琵琶唱曲,喉咙都疼了,也得不到半个子!”
燕容眼珠子飘来,嬉笑盯着燕姗,”你和她情同好姐妹,要不然下回燕草陪恩客时,让她把你也带上,有福同享嘛!”
燕姗脾气直,当即变了脸色:”咱们都是教坊司的人,没有赦令,攒再多体己也赎不了身,出不去。”
”男人堆里滚出来的脏钱,我可不稀罕!”
燕容拨断了一根琵琶弦,声音扭曲:”燕姗你说谁呢?
我还是清倌呢!
谁和你们一样赚皮肉钱,还要假清高!”
我说不出话,只能拉着燕姗,打着手语劝她俩。
燕容用力推了我一把:”是个哑巴还掺和什么?
你看看你身上,我听别人说,你伺候的可是个朝廷大官!
燕草你一定很得意吧!”
我安静地站在灯影下,朝燕容笑了笑,笑容大概有点苦涩扭曲。
燕姗盯了我一眼,二话不说上前揪住燕容工整发亮的发髻,两个人扭作一团打了起来,桌上水壶杯盏碎了一地。
3司乐秦娘赶来时,我们三个人都见了血。
我臂膀上被抓开寸把长的伤口,平日里娇声细语抚琵琶的燕容,发疯一般几次要扑上来抓花我的脸,嘴里更是一刻不停歇,”娼蹄子,肉里滚……”愤骂一通。”
反了,你们把教坊司当成随意撒泼地?
给我分开她们!”
秦娘接了一盏热茶,兜头浇了下去,燕姗被我拽开,燕容没躲得了,细嫩皮肉遭了热茶烫了满脸,喉咙里发出吃痛的尖叫。”
清醒了没?
谁还敢闹事!”
秦娘理了理玉臂间的披帛。
燕容捂住脸哆哆嗦嗦站起身,不敢看秦娘精锐的丹凤眸,咬着唇瓣哭道:”司乐来得正好,她们两个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人!”
”燕草上了夜,被贵人看中,咱们教坊司庙小怕是要容不下了!”
听完,秦娘抬手,一耳光抽了下去。”
谁向你透露的这些话?”
秦娘冷声问。
燕容原本被烫红的面颊,又挨了一记耳光,半张脸肿了起来,她眸中含泪愤恨望向我和燕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