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绝世神帝小说(方麒花无尘)整本免费

《绝世神帝小说(方麒花无尘)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28 22:06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方麒 花无尘

“老子刚才重生,就面临被采补?!”方麒有些无语,越级斩杀强敌之后,他竟破格被只有女弟子的堂口收为弟子胆敢欺负众师姐?打脸!敢抢少爷的宝贝?先抢了你再说!什么,金手指居然可以吞阵法,吃灵术?!这么逆天,原来老子浑身都是宝……

绝世神帝小说(方麒花无尘)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绝世神帝小说(方麒花无尘)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焚血淬体术


真武院内,任何弟子都有独立的阁楼,凭着方家大少爷的身份,方麒自然比其他富家子弟条件都要好,拥有着一间独立的修炼室。
进入阁楼,方麒便径直走进了修炼室,盘膝坐在修炼台上,他手指轻轻敲动,沉思了起来。
“要快速提升实力,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增加灵脉数量,好在前世从暴天圣者那里,打赌赢来一门洗髓伐骨重塑灵脉的秘术,现在正好用上。”
要说这灵脉数量,在每个人觉醒的那一刻就固定了,可这门秘术,却正好可以重塑灵脉。
思及此,方麒立马一声沉喝:“林成!”
一声沉喝,林成笑呵呵的走进来:“少爷有什么吩咐?”
方麒想了一下,在林成耳边叮嘱几句,随后取出一张光芒闪耀的灵石卡交了过去。
这张卡上有将近一万的灵石储存量,档次明显比之前收买那几个寒门子弟的,还要高出不少。
另外,方麒再写下一张方子,列出几种灵药,吩咐道:“去把这几味灵药给凑齐了。”
林成接过方子,一看到上面的灵药,顿时就傻了眼。
他虽然连仆役弟子都算不上,但这一年在真武院中耳濡目染,也隐约看出这几种药材都极其偏门罕见,少爷这次回来后表现出的种种,都让他心里一阵迷雾。
见林成那傻愣的表情,方麒不由一脚踹了过去,“愣什么?
还不快去!
这件事做不成,你也别回来见我了!”
林成豁然惊醒,拍着胸脯跑了出去。
随后修炼室中,就只剩下方麒一人。
在室内来回踱步,方麒最后坐了下来,手指轻轻敲动,暗暗计算着什么:“这焚血淬体术居然这等奇特,没有品级,不过其威力太大,加上药力辅助,定会引起大动静,得需要一尊品质足够的鼎炉来掩盖波动才行……”
焚血淬体术旨在洗髓伐骨,修炼肉身,并且重塑灵脉,再造天赋,这道灵术极其偏门,修炼起来异常危险,且动静会很大,方麒不想引人注目。
不过际遇与风险并存,焚血淬体术虽然危险,但修炼成功后,不仅能增强灵脉天赋,也能使他的身体力量暴涨,傲视同阶对手。
这般想着,他便从储物戒内捣鼓出一口赤红巨鼎,赫然是从花无尘的储物戒指里面得来的!
看着上面各种精妙的采捕招式,不用想便知道,这是用作采捕少女元阴修炼的鼎炉。
方麒不由咧嘴暗骂:“少爷我浩然正气,却要在这种鼎炉里面修炼!
实在耻辱!
等到重新觉醒了灵脉,少爷非得打碎你这口破鼎不可!”
说完,他便双手掐印,巨鼎上隐隐有白光浮现。
……
直到黄昏的时候,林成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少爷,您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方麒打开一看,里面果然装着数种灵药——飓风龙脊骨、琅琊参、炼神竹、凝心草、千年血雷芝,正是焚血淬体术所需的辅助灵药,方才他便是让林成拿着巨额灵石晶卡,到院内珍藏阁去换取。
没有解释,方麒立即将所有灵药一起投入鼎炉里面,同时储物戒内飞出三千枚灵石,一接触到赤红巨鼎,立刻就变成了灵力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嗤!”
五种药材在灵力之火催化下,磅礴药力勃发而出,形成一圈圈气浪在鼎内鼓荡,那狂暴的药力波动,看得一旁的林成头皮发麻。
这时方麒却是别过头,静静看向表情惊讶的林成,先前这小子的表现,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这一世他既然重生在此,身边也是需要左膀右臂帮衬自己。
半晌后,方麒开口说道:“你想不想获得实力?”
林成一怔,不知道少爷为何这样问。
他老早就做过检测,自己并没有觉醒灵脉,一度让他很失望,而此时方麒其眉宇间露出自信与威严,让他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对力量的渴望瞬间就泉涌如注。
林成重重的点头:“想!”
“跳进去。”
方麒指了指药力狂暴的鼎炉。
一听这话,林成猛地身躯一颤,不可置信的望着方麒。
“怂样!”
见林成一副呆滞害怕的模样,方麒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摆了摆头,直接一脚把他给踹了进去。
“啊!”
倏一进入鼎炉,狂暴的药力以及灵气之火顿时将林成裹住,血肉融化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嘶声痛嚎。
而与此同时,那经受灵气之火炼化的几种药力,化为缕缕赤红气流钻入毛孔,狠狠刺激着他体内经脉,那些原本封存堵塞的经脉,此时竟然受到灵力感召,开始向灵脉蜕变!
一道、两道、三道……
在灵力之火与药力淬炼之下,本是一介凡人的林成,居然瞬息之间,就觉醒了三道灵脉!
而且觉醒还未停止!
“果然有效!”
方麒见势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疯狂,想不到焚血淬体术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效果,当下他毫不犹豫,也骤然飞身跃入鼎内!
“嗤!”
与林成遭遇的情况一般,被熔炼过的药力立时冲入方麒体内,他每一条觉醒过的灵脉,都再一次被焚血淬体术的药力所充斥,那炽烈的灵力之火更是让血液焚烧起来,全身血肉骨骼,似乎都几近融化。
那种痛苦,仿佛像在九幽炼狱中,接受烈火的煎熬。
“少,少爷……好,好难受!”
林成神情痛苦,全身颤栗,眼角两道烈火升腾的血液溢出。
他的血竟然被点燃了!
“废话!
焚血淬体术以激发血液能量冲击灵脉!
此次生死大关若能度过,你我二人今后飞黄腾达,傲世九天!
如若不能,则化作黄泉厉鬼!”
方麒面露果决,暴喝之间运转灵力,引导焚血淬体术的药力在灵脉中狂冲。
被药力洗涤之后,他的每一道灵脉都变得清澈如琉璃,先前的十道灵脉似乎都已达到了极限,成了压抑到了极点的火山,此刻轰然爆发!
“啵啵啵啵……”
狂暴药力勃发,十道灵脉猛然膨胀,百骸之中仍未觉醒的四道灵脉仿佛被渲染,也变得清澈如琉璃一般。
随后,第十一道灵脉竟然开始觉醒!
接着,第十二道也泉涌一般破开……
不一会,灵脉觉醒总算是停了下来,而此时,方麒已经睁大了眼睛。
十四道灵脉居然都被冲开!
达到灵脉觉醒的极限!
###第7章九天封禁阵
“嗡嗡!”
顿时,周边天地能量自主旋转,搅成漩涡,融入方麒的灵脉之内!
这吸收速度,竟然比重塑灵脉之前,快上了数十倍!
方麒长吐一气,随后紧了紧双拳,面上的惊异之色,转变成了满意的笑容。
要知道,前世他堂堂圣者,都只觉醒了十三道灵脉,而传说中的最好的天赋,也就只有十四道而已。
想着,方麒转首看向一旁。
此时林成还在嘶声厉啸,状若厉鬼般狰狞,而他全身血液也仿佛被烈火焚烧殆尽,身躯变得干瘪。
但此刻,他的体内也明显传来灵脉觉醒的轰鸣声,随后十一道灵脉在其四肢皮肤下显现出来,一股奇特的气息,在这十一道灵脉中一闪而逝。
“嗯?
好重的杀戮之气,难道……”
看着这一幕,方麒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嗡!”
却见此时,他的丹田中异变突生!
突然蛰伏在识海中的禁神图,此时爆发万丈金光,裹住方麒体内尚且焚烧不止的药力,和灵力之火,瞬间吸入了图内!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方麒大吃一惊。
浑浑噩噩之间,他的精神意识也被禁神图卷了进去,来到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之中。
方麒心中剧震,抬首望去,视线中出现一副充满震撼性的画面!
只见浩大的空间**,一座方形石台漂浮虚空,在石台周边,九道金光璀璨的参天巨柱直达九天,捅入苍穹深处。
且在光柱之上缠绕着一道道漆黑锁链,每一道锁链都有手臂粗大,从光柱之上,分别向石台延伸,散发出可怕的封禁之力,那之前卷入图中的灵力之火,赫然被镇压在石台之中。
感受着九道大柱上传来的封禁之力,方麒一脸震惊,这可怕的力量催动起来,绝对碾压同级武者!
“这是……九天封禁阵?
禁神图之中,居然蕴含这种可怕的上古封禁之法?”
巨大的震撼冲击着胸口,方麒感到深深的难以置信。
凭着前世丰富的知识,他终于确定了这九道被锁链困住的金光大柱和石台是什么,心中不由得激起惊涛骇浪。
“九天封禁阵据说连神位强者都曾禁锢过,此等凶悍阵法,怎会在禁神图中?
此图……究竟是什么来历?”
方麒心里重重迷惑,伸手触摸石台中一道金光巨柱。
“轰!”
突然之间,方麒脸色狂变!
他体内的灵力,竟然在一瞬间被这金光巨柱抽取一空,使得他全身虚弱无力。
与此同时,这道巨柱轰轰巨震,猛然拔离石柱,冲天飞起,在空间中迅速飞旋,仿佛要寻找目标镇压。
方麒心神一动,手指点向禁神图空间一角,果然那参天巨柱轰隆一声,在其手指点处狠狠镇压,短短一瞬之间,其中气流便被巨柱汲取,封入石台之中。
可却在这一霎那,方麒浑身力量被抽空,虚弱得一屁股瘫坐在地,那巨柱也是光芒消退,自主飞回,重新傲立于石台之上。
“呼……这封禁之柱居然如此凶悍,仅仅御动一道,便耗费我全身灵力,看来要完全催动这封禁之阵,至少要灵漩境以上的实力才行。”
方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大汗,看着九道巨柱,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封禁之阵乃上古阵法,其可怕可想而知,御动起来,绝对是一大杀手锏!
他看向空间深处的眼神突然一亮,嘿嘿笑了起来。
禁神图第一层空间就拥有封禁之阵,下一层不知道会存在什么?
方麒心中隐隐有了期待。
只不过当他尝试着以精神力量冲击第二层空间障壁之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
当下他便明白了,这禁神图的每一层空间,都需要更强的力量才能打开,而且看这第二层空间障壁上泛着强烈的灵力波动,至少是需要灵漩境的实力才能撼动,因此方麒也只好无奈退了出来。
“这封禁之阵乃上古奇阵,看来至少是需要灵漩境的实力,才能支撑封禁之柱所需的力量,而且这封禁之阵不到最后关头绝不可轻易催动,否则一旦灵力抽空,强敌不死,我就得倒霉。”
方麒暗暗点头,心里已经有了计划,催动封禁之阵所需的灵力大到难以想象,这种杀手锏讲究的是一击必杀,且机会只有一次,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动用。
他是有大毅力之人,想到眼下要冲击灵脉境七重,立刻就把禁神图等事搁置一边,盘腿静坐下来。
如今觉醒了所有灵脉,且焚血淬体术的药力尚在,将体内血液激发出来,帮助他洗髓炼骨,他有很大的信心突破境界。
灵脉境总共十重,这六重突破到七重是一个坎,一旦突破,将会有质的飞跃。
而经过此次焚血淬体,方麒的十四道灵脉中,开始有了灵力流淌。
灵力入体,这是灵脉境六重的标志。
另一边,随着禁神图内封禁之阵将药力和灵力之火吸收,鼎内热意也徐徐散去。
此时,林成干瘪的身躯此时正渐渐恢复着,那些被灼伤的血肉也重新生长出来,他的意识才刚苏醒,就看到方麒含笑的望着他。
“灵脉境五重……少爷,我不仅觉醒了十一道灵脉,还连续晋级,达到了灵脉境五重?”
林成检查自己的身体,有种置身梦幻般的感觉。
身为仆人,仰望武者世界的感受,他最是清楚,他从不敢想象,自己能有一天也成为武者,修炼强大灵术,一念之间呼风唤雨,受人敬仰。
这一刻,巨大的感动冲撞着林成的心头,他不自觉就对方麒单膝叩拜:“少爷的大恩大德,林成没齿难忘,今后我林成誓死追随少爷!”
###第8章强敌
方麒点点头,表情不变,一道精神意念点入林成脑海:“现在我传授给你两道高阶灵术,御风术和裂山拳,两道灵术防守兼顾,想要在真武院,甚至整个天风大陆立足,就得有强大的实力,你好好钻研。”
“林成铭记少爷教诲!”
林成沉声道,身法拳术打得虎虎生风,虽然这两道灵术都是高阶灵术,但经过焚血淬体术觉醒灵脉,林成的资质已经非常人能比,很快就能融会贯通。
方麒暗暗点头,随即他继续领悟焚血淬体术,催动血脉之力冲击起灵脉境七重。
封禁之柱需要的力量太过庞大,没有强大的实力,纵然是杀手锏也成了摆设,眼下更让他迫不及待想要突破更高层次,获得更强的力量。
“想不到这焚血淬体术,竟然是一门炼体成圣的灵术,可惜残缺不全,现在也仅仅是通过药力修炼完第一层而已。”
越是修炼,方麒越发现焚血淬体术博大精深,血液是人体之根本,这道灵术便是将血脉中的潜能无限开掘出来。
此刻,他感觉自己一拳,就能打爆一座山峰,这是力量上的飞跃,寻常灵脉境武者虽然力量强横,但与他相比起来,就差得太远咯。
如今十四道灵脉全部觉醒,加上焚血淬体术和禁神图内外相辅,傲视同等级别的高手,那是完全不在话下。
但这对方麒来说还远远不足,他的目标,是要恢复前世的实力,而至于能不能达到那传说中的境界……只有看际遇了。
……
在方麒主仆二人都在苦心修炼之时,他们所在的阁楼外,却出现了两个少年。
其中一个国字方框脸,身穿内院弟子的深蓝色长袍,一身灵力丰厚无比,不知道是什么境界。
而在其身旁之人,正是先前被打得肛菊开花的江涛。
经过包扎和治疗,江涛的残败的菊花已经好了一些,但在内急之时,那种想拉拉不出的痛苦滋味,仍是让他上蹿下跳。
此时来到方麒居住的阁楼,他便是一脸凶狠的向身边方框脸少年道:“表哥,你待会儿不要弄死方麒那杂碎,只要将其擒拿下来,到时候咱们再用各种酷刑好好炮制他!”
原来这方框脸少年,竟是方江涛的表哥王帆!
“放心,方麒仗着方家大少的身份张扬跋扈,我这次就给他好好上一课,让他知道得罪你的后果,也顺势给咱们内院执法堂长长脸,拉拢人心。”
王帆冷眼道:“去,把他叫出来。”
江涛一脸狞笑,立即冲了上去,一脚踢爆阁楼大门,嚷嚷叫嚣道:“方麒!
你江爷爷来了!
快滚出来受死!”
鼎炉内,方麒还没啥反应,一旁的林成脸色却是一沉:“该死的杂碎!
绝不能让他打扰到少爷修炼!”
他现在已晋级武者之列,很是想表现表现。
心想之间,林成飞身掠出鼎炉,打开院门,沉声喝道:“江涛!
给你三息时间,滚!”
“你这狗奴才,得势了,现在竟敢对爷爷这么说话,看来你是嫌上次揍得不够,爷爷今天非得把你的屎都打出来不可!”
一看是林成,江涛顿时怒气冲天。
先前他被方麒弄残了菊花,现在就连林成这奴才都这样对他,江涛心里窝着气,一拳锁定林成面门就暴轰了过去,只见周边的天地灵力,都在江涛这一拳之下呼呼狂啸,震得阁楼内桌椅翻飞!
林成眼神凛冽,以往被江涛肆意欺凌的回忆涌上心头,二话不说便闪身向前,一套拳法狂暴打出:“裂山拳!”
“砰!
两拳相撞,江涛的手臂直接被暴力拧断,而后林成一记腿鞭狂扫,十一道灵脉之力勃发,江涛整个人就好像皮球似的飞出门外,模样像只大乌龟,四脚大开趴在地上,口中精血狂涌。
“灵,灵力……怎么可能!
你这奴才居然觉醒了灵脉?”
江涛双眼圆瞪,一口气息提不上来,居然两眼翻白,气晕了过去。
不远处,王帆看了看被林成一招打成死狗,原本轻蔑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没想到你这奴才居然觉醒了灵脉,这一次还真是看走眼了啊……”
王帆跨步而出,随着他每一步踏出,身躯骨骼都闪烁出玉质般的光芒。
灵力入骨,至少要灵脉境七重才能办到。
可王帆却已是实打实的灵脉境八重!
实力远超灵脉境五重的林成。
随后,一股凛冽灵力徒然在其身后炸开,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之时已是在林成半寸之外,五指并屈如钩,龙爪一般抓向林成胸口。
林成瞳孔一缩,连忙施展御风诀闪避,同时裂山拳击出。
可就在这一瞬间,王帆爪风逼近,将其拳劲寸寸击溃,林成胸口被抓出一道血淋淋的抓痕。
待得王帆身影闪现,林成已是飞出十米之外,随后一个脚印践踏下来,震得其四周地面纷纷爆开,口中精血狂涌。
“区区灵脉境五重的狗奴才,也敢跟我斗?
我先宰了你再去找方麒算账。”
王帆一声冷笑,一手提起林成,就要将其喉骨捏碎。
“住手!”
就在此时,一个白衣胜雪的倩影闪现而至,娇声喝止:“王帆,你堂堂内院弟子,却来到这里欺负普通弟子的家仆,你不觉得过分了吗?”
###第9章暴打
女子长发如瀑,黛眉如画,脸蛋绝美,她身上流转的灵力气息居然组成旋涡,围着她旋转不定。
这等气息,赫然是达到了灵脉境九重,比王帆高出一个层次。
“哦,原来是心雨师姐,你也是内院弟子,应该知道咱们真武院向来奉行实力至上的道理,弟子只有相互交流竞争才能进步,我现在不过是在教导着奴才该怎么样尊重前辈而已。”
王帆看了一眼来人,眼神深处有一些隐晦的忌惮,但嘴上却毫不相让。
“执法堂现在都这么嚣张无忌,个个只手遮天了吗?
我接受内院任务,出任普通弟子院导师,你要动方麒二人,可问过我是否答应了?”
周心雨寒声道。
虽然忌惮周心雨幕后的身份,但背后依靠着内院执法堂,王帆也是有恃无恐。
有这倚仗在,周心雨实力再强也不敢对他如何,当下他便冷笑出声:“嗤,不过是些无关轻重的普通弟子,是杀是剐,院内根本不会关注,心雨师姐的责任心是不是太泛滥了一些?
现在我便要宰了这不长眼的狗奴才,你又能如何?”
“你敢!”
周心雨没有想到王帆竟然肆无忌惮,丝毫不卖她面子,心中也是有了怒意,立时踏步上前,就要出手。
这边的动静,也很快将周边阁楼中许多弟子吸引过来,一个个神情错愕的望着这一幕。
心想这方麒居然胆大包天,招惹到内院执法堂的王帆,众人不由得对他心生怜悯。
王帆对周心雨的怒意毫不在意,冲着阁楼内扬声冷喝道:“方麒,想要这狗奴才活命,你就给小爷跪着出来!”
说着话时,王帆手掌缓缓收拢,捏得林成喉咙中咯咯作响,气息也是微弱如丝,仿佛随时都可能丧命。
周心雨这时已然看不下去,纤手之上灵力勃发,就准备出手。
就在此时!
突然一道杀意凛然的暴喝声,自阁楼内传出!
“再不放手,就死在这里!”
喝声未落,阁楼中便响起一阵惊雷般的轰鸣。
只见一股炎火般炽热的血红气浪爆开,卷得整座阁楼剧烈震颤。
这气浪来得突兀,王帆闪避不及,直接被轰到胸口,身体倒退了好几步。
“咻!”
随后一道身影如鬼魅般闪电掠出,正是方麒本人!
接过即将倒地的林成,方麒扶着他靠墙坐下。
“少爷……”
望着面前这张含笑的脸庞,林成动了动嘴唇,想要开口说话。
方麒却拍了拍他的肩膀,先前他正修炼到关键时刻,林成的表现他都注意到了,有这样的仆人真让他长脸。
他笑道:“干的不错,现在你受了伤,便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
话落,方麒缓缓转身,扫向众人,在看向周心雨时,他目光停顿了半刻,并点头微微一笑。
在他记忆中,曾与周心雨有过几次接触,但仅在于导师和弟子之间的生分和疏远,今日此女出面为他阻拦王帆,如此行径让他对她颇具好感。
方麒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对他好的人,他会十倍报答,对于仇人,则一个也不会放过。
周心雨也是一脸诧异的打量着这个少年,眸子中光芒闪烁不定。
方麒还是方麒,清秀平凡的脸,身躯看起来削瘦柔弱,但此刻从他身上散发的气势,却令她心悸。
不知道为什么,周心雨总感觉此时此刻的方麒,与往常明显不同,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周围众多弟子也都满脸惊奇,不过多数人则心中暗笑,抱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方麒这时已从周心雨身上收回目光,看向王帆,幽幽开口:“剑尊王朝西城王家庶子,王帆,二十一岁,觉醒八道灵脉,灵脉境八重实力,内院执法堂弟子,这些资料没错吧?”
“没错!”
王帆昂首挺胸,被人说出自己内院弟子的身份,他感觉特别爷们儿,于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方麒,说道:“既然知道爷的名号,还不速速过来跪下忏悔?”
“二十一岁才晋入灵脉境八重,失败!”
方麒摇摇头,怜悯道:“也好,等废了你以后,你西城王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大言不惭!”
王帆双眼一蹬,“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如此猖狂!”
“你的废话太多了。”
方麒怜悯的看着他,突然心中沉喝:“焚血淬体术!”
一阵雄浑灵力爆开,他全身血液仿佛燃烧一般,炽热的血脉之力凝聚在拳头,直奔王帆门面轰去。
“砰!”
王帆脸色狂变,想也不想,反手一掌拍出,却突然看到方麒手臂变得琉璃剔透,血肉骨骼焕发出玉质光芒,而后凶悍灵力勃发,他居然承受不住,被狂暴的血脉之力震退十来步,双脚踏得地面都纷纷爆裂开。
“堂堂内院弟子,却连我一招都接不住,失败!”
方麒身形前冲,咧嘴狂笑,骨骼中玉质光芒愈发璀璨,猛然立掌成刀,悍然劈下。
“灵力入骨!
你居然达到灵脉境七重!
这怎么可能?”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