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云千柔 陆承)整本免费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云千柔 陆承)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07 21:42 作者:佚名 标签: 云千柔 现代言情 陆承

天之骄女,涅槃重生,复仇虐渣撩男神,这是一个无底线的宠文!一场背叛,云倾重生醒来,开启了怼天怼地怼渣渣的苏爽生涯柔弱姐姐跪地悔恨哭泣,“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我一次”云倾笑的极美极恶,“那真是太好了,我早就忍不住……想送你去地狱忏悔了”前任未婚夫跪地求婚,…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云千柔 陆承)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云千柔 陆承)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一双狗男女!


第5章 一双狗男女! 那双眼睛浓黑无光,空洞的仿佛没有尽头的星空,牢牢的锁在云夫人身上,寒冷刺骨。 云夫人被这双眼睛看的毛骨悚然,脸色逐渐白了起来。 云倾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语气幽幽地说,“云女士既然这么喜欢狗,将来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个好去处,保证你跟它们,这辈子都分不开。” 云夫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看着眼前忽然间变得陌生的养女,心底多出不安。 此时,云千柔站在楼梯口,她穿着一条水红色的长裙,背着同款包包,妆容精致,看着云倾的脸,眼睛里露出深深的嫉妒。 她的五官虽然没有云倾那么精致,但也十分清秀,柳眉下一双柔媚的眼睛,似乎随时随地都泛着水雾,看人的眼神朦胧又单纯,让人忍不住想怜惜。 云千柔笑容明媚,仿佛淬了毒,“妹妹,你觉得姐姐这一身漂不漂亮?裙子和包包都是香奈儿的独款,承哥哥专门送来讨我欢心的。” 她的眼神,带着深深地得意,“婚礼真是太可惜了,差一点点,你就成了承哥哥的妻子,但出了那样的丑事,你终归还是功亏一篑,不过没关系,虽然你无法成为承哥哥的妻子,但姐姐一定会帮你找一门‘好亲事’的,不会让你下半生无人问津。” 然而,听着云千柔毫不掩饰的炫耀话语,云倾仍然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眼神没有丝毫波动,看着云千柔仿佛跳梁小丑。 看着云倾无动于衷的脸,不如往日那般隐忍痛苦,云千柔眼底掠过狞色。 似想起了什么,她又柔声说: “忘了问,妹妹你的伤怎么养了?我伤的不是很重,但是承哥哥非得陪我去医院,还给我开了vip的病房,亲自照顾我,吃的东西也是专门定制的药膳,就连我要出门透气,他都不放心。” 云倾盯着那张楚楚动人的脸,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你把我卖了多少钱?” 那件丑事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云倾的生日,她在酒店里殷殷期盼的等了陆承一天,陆承却因为云千柔生病了,一直没有露面。 云倾一直巴巴的等到深夜,陆承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她伤心之下喝了些酒,酒里却被掺了料。 更巧的是,恰好有几个男人,在她药效发作的时候闯了进来,周围的保安对她的求救视而不见。 虽然最后云倾侥幸的逃过了一劫,但她在大街上逃跑,衣衫凌乱,气息靡艳,各种引人遐想,不堪入目的照片,就是这样被拍下来的。 那天若非云倾运气好,她不止会失去清白,还会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但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人心爱的男人厌恶,悔婚,声名狼藉,连命都没了…… 一点儿活路都没给给那个苦命的女孩留。 真狠呐! 云千柔笑了笑,刚要说话,忽然看到云倾身后刚进门的陆承,炫耀的神情倏然一敛。 脸上顷刻间挂满了泪珠,声音里满满都是自责跟愧疚,抬手要抓云倾的手,“对不起妹妹,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该生病,不该麻烦承哥哥,不该没有去陪你过生日,如果我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 云倾蹙眉,打掉了那只手。 这只手每次朝真正的云倾伸出来的时候,都会害她被打,被骂,被厌恶。 云倾恶毒的名声,都是拜这双手所赐。 她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重重的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 响亮的声音听着就觉得疼。 云千柔的手背红了一大片,痛哭出声,眼泪落的又急又凶。 与此同时,云倾身后传来两个惊怒交加的声音,“千柔!千柔!” 云夫人和陆承冲了上来。 看到云千柔手背上那一大片红肿,云夫人心疼的眼睛都红了,她怒视着云倾,一巴掌扇过去。 “小畜生,你还有没有良心?!做出这样的丑事,你父亲要把你赶出去,是千柔哭着哀求,才说服你父亲,你不知感激也就罢了,还恩将仇报,简直无可救药!” 云倾及时后退,脸颊还是被云夫人的长指甲划出了血口,她舔了舔嘴唇,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那是血。 她的眼睛掠过极致黑暗的光。 云夫人眼神狠毒,脸色扭曲,“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陆承心疼的捧着云千柔的手,回头瞪云倾,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然而目光却在触及云倾容貌那一刻,陡然怔住。 站在那里的女孩子,容貌昳丽,肌肤比雪花还白,微卷的长发垂在薄细的肩膀上,静静站着不动的时候,有种高贵。 这是……云倾?! 陆承深深的震惊了,云倾追着他跑的时候,一直都是浓妆艳抹,他几乎都忘了云倾本来长什么样子,怎么也没想到,洗掉那层铅华后,露出来的真容,会是如此的美丽。 云千柔见他目露惊艳,心中恨的要死,双眼中盛满了泪珠,隐忍又委屈的说,“妈,承哥哥,我没事,妹妹不是故意的,她刚遭遇那些事情,心情不好,我们要多包容她……” 云夫人怒声说,“千柔,你别替她解释,我们都看见了,这个女人自甘堕落,根本不值得同情!” 云倾挑了一下眉毛,她过去十八年的人生里,可没有接触过云千柔这类型的女人,表面良善,内心狠毒,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利用身边的人害人。 这女人是个天生的戏子。 如同过去无数次对待真正的云倾一样,就这么一个小心机,充分体现她的善良,云倾的恶毒,让云夫人恨不得撕了云倾,让未婚夫陆承对云倾恶语相向,是这女人惯用的计量。 云千柔…… 迟早她会帮助那个无辜枉死的女孩撕掉她身上那层伪善狠毒的皮。 云倾没兴趣继续看这出戏,她今天来有更重要的事。 陆承见她就这么走了,神情间完全没有往日里对他的痴迷和讨好,有些恼怒,“云倾,给千柔道歉!” 云倾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的嘲讽与阴寒让陆承悚然。 只见她唇角勾起笑容,冷淡的看着他跟云千柔,柔柔弱弱的骂出一句,“一对狗男女。”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