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东北荒蛮故事小说(伊文冷小军)整本免费

《东北荒蛮故事小说(伊文冷小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07 21:47 作者:佚名 标签: 伊文 冷小军 现代言情

东北荒蛮故事

东北荒蛮故事小说(伊文冷小军)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东北荒蛮故事小说(伊文冷小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抢劫

精彩节选


我国北方的某小城,八十年代的,一个平常下午……虽然已入深秋,却仍然很热!
我站在一条闭塞的,碎石子铺就的小路上,心中有些忐忑。
因为就在前面的路口,几天前,我放学回家时被抢劫了,然而今天,我又重回案发现场。
其实明明可以走大路的,事实上大部分邻居家孩子放学,都会走大路。
我呢,一来是觉得大路比较远,二来,我今天有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就是,我特别想试试还会被抢吗—这种心理,我自己都搞不清是心存侥幸还是纯粹的寻求刺激。
上回我被抢走了一个腰带头,金属的,上面雕刻着国宝大熊猫的图案,这在当时也算是个比较稀罕的东西!
被抢后,我是提着裤子走的,抄了条小路,生怕遇到熟人惨遭奚落!
回到家里,我妈倒是没太过份指责我,只问了下谁干的。
我认识那小子,他也认识我,小时候同住第五公社,但不来往。
不过很久前他家就搬离了,据说去了道口区,他叫冷小军。
我妈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略过一丝不安,便没再说什么,给我重新找了一个腰带卡子。
上面刻着一个字:”忍!”
并叮嘱道:”你躲他远点,咱惹不起,躲得起!
这犊子玩意儿全家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爹到现在还在蹲大狱,他娘也不是个好家雀儿!
冷小军小学没念完就不上了,到处惹事,将来也是蹲大狱的苗子!”
其实,实施抢劫的一共有三个人,但领头的是冷小军。
他大我一岁,那年我十六岁……那天,我心情特别不好,因为我的同桌,漂亮女孩伊文,未来的我的妻子,被老师调桌了!
她是班里的文娱委员,活泼开朗,跟我又特别合得来。
我猜是班主任,发现我平时与伊文举止暧昧,为了防止早恋,为了我们彼此未来的光明前途,故意拆散我们的。
那时候还是相对比较保守的年代,初中生之间的朦胧情愫,不借个同桌之类的合理名份,还真的不敢走太近。
所以下午放学后,我决定一个人静一静,便选了这条平时很少人走的路。
两排高高的工厂院墙,掐着路边而建,只留出两个人并行的宽度,路尽头,则是几排铁路线,荒草丛生,我见夕阳如血,晚霞如梦,光滑的铁轨上泛着耀眼的光晕,可少年的心中却一片惨绿!
出了小路右手边,墙的拐角,铁轨旁,有三根粗壮的水泥管子呈品字形罗列,我路过时,突然发现有三个孙子并排坐在品字的最顶端呢,他们也发现了我!”
喂!
那小子!”
叫我的人正是冷小军,他一直没太变样。
我停住脚步,茫然不知所措的望着他……冷小军,打小就白净,虽然是个坏孩子,但竟然有几分书生气,俊秀的细高挑儿,有点像韩国明星李准基。”
还认识我吧?
问你个问题啊,平时拿什么让裤子不掉下来啊?”
我寻思这不废话吗?
我难道拿海带捆腰吗?
但我不敢这么说。”
腰带!”
我喃喃的答道。”
那你把上衣掀上去我看看,腰带卡子是啥样的?”
他命令道!
我有点儿迟疑,站在原地没动!”
你耳朵塞驴毛了?
!”
冷小军骂道!
紧接着,他一挥手!
三个孙子,一同跳将下来,将我团团围住!
我从小就矮胖,但这三个孙子都挺高,于是那个画面,就很像三根油条裹住了一颗茶叶蛋……其中一根油条强行掀起了我的 T 恤衫,就见我一团圆滚滚的肚皮下,掩映着同样的一个圆滚滚的大熊猫,还在啃着竹子呢,啃的很安详。”
卧槽!
大狗熊!”
这根油条惊呼道!”
我看你像个狗熊!
这是大熊猫,你家狗熊吃竹子?”
冷小军不屑的说。”
行啊!
刚子!
家里不愧是做买卖的,有点货啊!
你家是不是拿货都去沈阳啊!
整挺洋气啊!
咱以前都是第五公社的邻居,念个人情,脱下来给我吧!”
冷小军对我说。”
那我怎么办?”
我下意识的捂住腰带卡子问。”
那我管不着!
就问你是想挨一顿电炮(拳头)!
还是,美滋滋的提着裤子回家?
!”
冷小军捏着自己的拳头,仿佛在模仿着李小龙,骨关节咔咔的作响……三根油条使劲往中间挤压了一下,我有些窒息,**浩荡之下,我只得抽出腰带……不过他只拿走了腰带卡子,后来回想,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类似农民割韭菜时往往留个根,方便下次再割。
2不过,今天运气还是不错的!
我背着书包已经很接近水泥管子了,上面却空无一人!
这几个孙子,总不会天天赌在在这里吧?
我想。
我哼着歌来到水泥管子跟前,甚至爬了上去,准备也体验一下坐在上面的感觉。
但上去之后,当我向下看时,吓了一跳,只见有三张熟悉的脸齐刷刷的仰着望向了我!
又是那三个孙子!
他们蹲在水泥管子后面,看样子是准备玩伏击呢。
我见势不妙,立马跳下来,撒腿就往家跑,三根油条跟山魈一样怪叫着在后面追!
可想而知,我柯基一样的小短腿怎么跑得赢他们,不一会儿,就被冷小军从后面抓住了书包带,再一推,我顺势摔了一个狗啃泥!
三根油条再次围住了茶叶蛋!”
你跑啥啊?”
冷小军问。”
我不想再提着裤子回家了!”
我趴在地上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根油条笑成一团。
接着冷小军蹲下来在我耳边恶狠狠的说:”这就是命!”
……我又提着裤子,抄小路回了家,我恼羞成怒,一路上想着一百种报复冷小军的办法,却也只是想想。
当晚,我父母陷入了沉思,毕竟在当时,一个高档的金属腰带卡子,并不便宜,他们都有些心疼。
我则吓得站在墙角大气不敢出一声。
随即!
我爹骂了一句:”娘来的!”
并开始解自己的裤子,我吃了一惊!
这是要拿腰带抽我?
于是不自觉的哆嗦起来!
但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条红布的腰带,我这才想起,今年是我爹的本命年!”
娘来的!
这还有个头?
你系这个吧!
还辟邪!”
我爹皱着眉头,拿着那根红布腰带对我说。”
系这个?
这玩意儿,多土啊!”
我说。”
土?
你老子都不嫌土!
哎!
你个败家玩意儿!
三天两头让人家抢,你就不能跟他们打?
!”
我爹说。”
他们三个人,都比我大!”
我说。”
人多怎么了?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
横的怕不要命的!
娘来的!
当年我在林区干活儿时,也是有三个北京来的知青合伙欺负我,我一把伐木斧子,追得这三个小子,从桦木甸林场跑到了青山湖!
最后……”我爹越说越起劲儿,得意忘形起来。”
行了!
行了!
教孩子点好儿!”
我妈不爱听了,打断了他。”
什么叫好?
什么叫坏?
这年头老实怕事就得挨欺负!”
我爹瞪起眼珠子回怼道。”
有这个就不错了,不想要,我给你找根麻绳你信不信?”
他又把头转向我,没好气的说。
我接过红腰带,无奈的系在了腰间,笨拙的打了个死结。
一旁的母亲赶忙过来,一边帮我解开,一边说:”这彪(傻)孩子,你系个死疙瘩,到时候上厕所时准备尿裤子?”
3事隔三天……又是熟悉的,僻静的丁字路口,又是夕阳如血,晚霞如梦……又是熟悉的品字组合……又是选择了走这条不归路……远远的我就看见,冷小军这三个孙子,此刻正坐在水泥管子上喝啤酒呢,感觉没少喝,脚底下散落着五六个空瓶子。
不过这次我心里有底了!
就算你们再丧心病狂,一块红布,你们不至于也不放过吧?
想到这里,我迈着自信的步伐朝他们走过去……三个人直勾勾的看着我,走近了,冷小军发话了。”
喂!
那小子!
你倒是挺自觉啊,今天是我们动手,还是你自己进贡啊?”
他说。
我心里暗骂,还要脸不?
进贡?
你是唐明皇吗?
我慢慢的把身子转向他们,多少带着点报复性的态度,傲慢的扬起头,慢慢把衣服撸到了肚脐上面。
三个孙子定睛一看,愣住了!
红腰带的两条前端穗头,正迎着傍晚的暖风,微微的飘动呢……像两面胜利的旗帜。
冷小军忽的跳下来,一把揪住我脖子,面色狰狞,气哼哼的骂道:”瘪犊子!
你是在耍我吗?”
我还是有点怕的,连忙说:”俺家没有腰带卡子了!
就只能系这个了!”
”我们弟兄三个人,你就给俩卡子,你让我们怎么分?
你他妈故意的吧?
!”
他更生气了,声音高了许多!
我心里说话,这什么强盗逻辑?
我明明是受害者,此时成了罪人?
想到这里我顶撞了一句:”我不欠你们啥吧?
!”
冷小军闻听此言,松开了手,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让我心里直发毛……接着他轻声嘀咕道:”你再说一遍?
行!
你是真牛逼,跟我来硬的是不?”
突然!
他猛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很精致的大弹簧刀!
我一惊!
那时候,一把做工精良的弹簧刀几乎是成熟的大流氓才配得起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的。
我见大事不妙,想要跑,冷小军又一把揪住我的腰带!
他的同伙也跳了下来,一左一右押犯人一样,摁住了我的胳膊,我挣扎不动,又瞥见冷小军阴森的表情,心里顿时涌出一股子直冲后脑勺的绝望感!
他摁动开关,蹭的一声!
弹出了刀刃,一道白光,他举刀冲我的肚子就捅过来!
我把头一偏,不敢看,脑中有一个声音在回响:”今天,看样子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但只听,咔嚓一声!
我感觉腰间一阵宽松,原来,冷小军把我的腰带给割断了!
接着他照着我的大腿猛踹一脚!
我一个踉跄,差点儿坐在地上。”
瘪犊子!
给我滚回去!
下次再系这样的破腰带耍我,我他妈把你肠子给你放出来!
告诉你,我不是吓你,我是未成年,未成年杀人不犯法!”
他晃着手里的刀骂道!”
未成年杀人不犯法!
?”
这句话深深的震撼到了我!
我赶紧连滚带爬的往铁道线的另一头跑,心脏跳成了一团,脑瓜子嗡嗡作响,跟捡了条命一样!
但我高兴的太早了……没跑出几步,冷小军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和他的同伙追了上来,再次架住我,并再次举起弹簧刀,朝我肚子捅过来!
我一时没搞清状况,不是说放过我了吗?
咔嚓一声!
他把我腰带的另一段也割断了!
原来,冷小军意识到,布腰带只割断一头,另外一头还是可以接起来的,但割两刀,没收中间的部位,便长度不够,我只能再次提着裤子回家!
我跟冷小军之前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只是听说过这个人,都说他从小很坏,少管所都没少进,不过真没想到一个人可以坏到这个地步。
他又踹了我屁股一脚!
我扑倒在铁路边的碎石上,下嘴唇被一块铺铁轨的尖石磕破,顿时一丝浓稠的咸味,渗入到舌尖…..”滚!”
他歇斯底里的喊到。
4我慢慢的爬起来,嘴唇一阵阵跳动的肿胀感,我很想哭,嘴唇却被血糊住,咧不开嘴。
不过我这次没有跑,只是觉得心里特别悲哀。
我低着头,连裤子都没提,任其在脚踝处锒铛着,像一个死囚犯带着脚镣。
我一点点挪动着脚步,沮丧,屈辱,疼痛……身后则是他们的嘲笑声……我回头望了一眼,这三个孙子又回到了三根水泥管子上坐了起来,仿佛那是他们的王座。
转过头,忍住眼泪,准备提起裤子回家,却只听见笑声戛然而止,轰隆一声!
接着是一片惨叫声!
啊——撕心裂肺!
我急忙再次回头,只见品字形水泥管子组合解体了,也许是因为人为的,频繁的上上下下,底部固定用的石头松动了。
冷小军三人的腿被齐刷刷的,死死的,压在了最顶端的水泥管子下面,他们抱住另一根底部的水泥管子,身体弓成了三只做熟的小龙虾的样子,哀嚎不已……我由悲转喜,一阵惊喜,真的是惊喜,佛光普照般的惊喜,我想换做任何人都会感到惊喜!
我就那么远远的陶醉的看着,太解恨了…..”我要死了!
我要死了!”
冷小军大叫!”
我喘不上气!
我疼!”
另一个同伙喊!”
救命!
救命!
救救我!
麦子你过来!”
冷小军望向我,脸色青紫,声音都有些变形了!
……我想:”冷小军死了才好,把我往死里欺负,没完没了!
祸害!
罪有应得!
但看这个情形,水泥管子仿佛只是压住了他的小腿位置,又是三个人共同分担的重量,一时半会,死是不太可能!
但我如果现在见死不救,以他的性格,等他救治过来,非得废了我不可!”
我一时不知道该救还是该跑掉……我忐忑的往前凑了凑,愣了十秒钟的样子,我观察到:另外两个小子,一个趴在那里不动了,他最壮,腿粗,应该承受了最大的重量,另外一个也不瘦,但只压住了一只脚,却也疼得直抽搐。
看样子,夹在中间的面条一样的冷小军伤势应该是最轻的。
冷小军突然直起身子,大声骂道:”你他妈愣在那里干什么?
赶紧叫人去!
疼死我了!”
我没动……”操你妈!
你看戏是不是?
你等我好了的!
我整死你!
赶紧的!”
他继续骂道!
都到这份上了,冷小军竟然还对我如此趾高气扬的威胁,辱骂,新仇旧恨,我不禁一股子窜了上来!
此时,我望见了,冷小军掉在地上的弹簧刀……夕阳逐渐退出了灰蓝色的天幕,天色暗淡下来。
暮霭的微醺气息升腾起来,那是白天晒焦了的铁轨枕木的松香味儿。
远处的蒸汽机车,发出毒蛇吐芯子般的恼人咝咝声……猛然间!
我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5我慢慢的捡起弹簧刀,手有些发抖,很兴奋,甚至有些眩晕感,我觉得我接下来要干一件大事呢!
可能当时,我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意……看到这一幕,冷小军刚才还骂骂咧咧的不停,此时突然住了嘴。
不过,我当时虽然是个孩子,可并不是个傻子,我也在权衡趁机杀了冷小军的代价。
这条三岔路口,人迹罕至,而且现在天已经擦黑了,此刻动手,被目击行凶的概率并不大。
但,这里有三个人,虽然除了冷小军,另外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的怨恨,他们只是帮凶,这个主使者才让我恨之入骨!”
不行!
留了活口,就是留了后患,我在电视上看过,杀人是要灭口的……”我心里想。
我握着刀,弹出刀刃,砰的一声,弹簧刀弹出时很有力道,我不觉身子跟着一抖!
我呆呆的望着冷小军,蹲了下来,看着他那张清秀又令人厌恶的脸,竟然有种陌生又熟悉的诡异感觉。
我突然想起他的那句话,并喃喃的念了出来:”我是未成年人!
我杀人是不犯法的!
“”我操!
麦子!
你啥意思?”
冷小军惊恐的问我,眼神里充满了惊惧。”
这把刀好看吧?
也是我抢来的,你帮我叫人,我就送你了!”
”我承认兄弟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抢你的那两个腰带卡子,我还给你还不行吗?”
”麦子,你嘴角咋淌血了,我刚才没打你脸啊!
我真不是个人,我给你赔礼道歉,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跟你说个秘密,我也是被人指使的,那个人跟你家有仇,是他让我这样做的,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是谁!”
他说完这些…………6冷小军最终还是死了!
胸口中了一刀,被抬到医院时,上身的血和衣服都板结到了一起。
……我是第二天被带到公安局的,只来了两个便衣,也许是因为抓一个孩子,没必要兴师动众;我父母茫然不知所措。
是的!
我当时并没有跟他们提昨晚发生的事情,也不敢说……”不是我杀的,不过,是我杀的我也不会承认!”
本市公安局审讯室里,我跟对面的两位**是这么说的。
他们对视了一眼,露出不解的表情。”
这位小同学,你这是什么话?
到底是不是你杀的?”
其中一个年长的**问。”
是他自找的!”
我在坐在审讯室冰冷铁制椅子上,低着说。
声音有些发抖……”自找的又是什么意思?”
他继续问。”
活该!”
年轻的**拉了一下年长**的衣角,低声说:”让孩子家长进来陪同一下吧,我看这孩子吓糊涂了,恐怕问不出什么。”
”嗯!”
年长的**点点头。
不一会我爹妈忧心忡忡的走了进来,开门的瞬间,冷小军妈探头看了一眼,在这种地方,她竟然也浓妆艳抹了一番。”
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
”**同志!
俺儿子叫孙大麦,他平时窝窝囊囊的,一脚踹不出三个屁!
根本不可能杀人!”
我爹抢着回答道!”
就是!
就是!
这孩子从小架都不敢打,胆小怕事的很……”我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两位家长,请不要讲话!
现在你们只是陪同审讯,还是要听嫌疑人的陈述!”
年长**说。
接下来,他又问我:”孙同学,你把昨天晚上冷小军详细的被杀过程,讲述一遍好吗?”
”我,我不记得了!”
年长**皱一皱眉头,说:”不记得了?”
年轻**补充了一句:”这孩子小小年纪,反侦察能力还挺强啊,怎么会不记得了?
你失忆了还是咋地?”
”哎?
**同志!
你这话说的就有点不对劲儿了,啥叫反侦察能力?
那咋地?
我家孩子判了是不是?
他还小,出了这么大的事,一时吓懵了,记不清了,难道不正常吗?
娘来的!”
我爹很愤怒的说。
年轻**也有点儿恼怒,站了起来:”这位家长!
刚才我们队长跟你们说了,现在是,给嫌疑人录口供时间!
懂什么叫嫌疑人吗?
你们只是陪同!
再胡乱插话干扰我们审讯,那就请你出去!
还有!
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我娘吓坏了!
急忙拉了拉我爹的胳膊:”你当自己家呢?
嘴上没把门的!”
接着又对年轻**说:”不好意思啊,**同志,俺家爷们儿的口头禅,口头禅而已!”
我爹怂了,低头不做声了……”小刘!
你坐下!
刚参加工作,要稳定住情绪!
我今天带你参加审讯是让你学习的,不是让你跟人民群众起矛盾的!”
年长**说。”
对不起!
王队!”
年轻**坐了下来,但脸上还是带着微微不悦的表情。
王队语气温和的问我:”孙同学,你就把那天你放学后,遇到的事情从头到尾的给我们讲一遍就行了!
我们都相信人不是你杀的,但你的口供,可以协助我们破案,早日抓住凶手!
你明白吗?”
我低头沉吟半晌,抬起了头,冒出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协助你们抓住凶手,冷小军就是该死!
死一万遍才好!”
负责记录的年轻**,把笔轻轻的拍在了桌子上,双手抱住后脑勺,往椅子后面一仰!
那意思,这案子是没法审了……王队也无奈的摇摇头:”哎!
你们先出去吧,小刘!
叫冷小军的同伴进来!”
随后他又把我妈叫到一旁叮嘱着:”孩子不懂事,你好好跟他说一说,他已经年满 14 岁,且存在重大嫌疑!
如果不尽快交代实情,目前会一直对他执行拘留羁押的。
他还小还得上学耽误不起!
是不是?
如果他确实没有犯罪行为,会尽快释放,尽快解决问题的,这对谁都有好处!”
我妈用力的点点头。
出了审讯室,冷小军的一个同伙正往这边走,确切的说,是被他的父亲背着走过来的,我发现他的伤情似乎并没那么严重,只一只脚包扎着……砰!
审讯室门关上了!
我看到坐在门对面的小军母亲,手里托着个粉饼盒,正在专心致志的补妆。
其实审讯室是个套间,里面是小间,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个厅,南北走向,北面大门紧锁,并由两名**看守。
南面有扇镶着两层的铁栅栏的窗子……午后的阳光透过蒙尘的厚玻璃,映出琥珀色的暖光,我妈把我拉到窗子底下,先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脸,然后捧起来抱在了怀里,开始哭起来,我爹则在不远处,双手抱头,坐在那里发呆……突然!
她趴在耳边,用极细的声音,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我知道是谁杀了冷小军……”7我刚想问:”是谁?”
猛然间审讯室大厅门外传来咚咚的砸门声,隔着门玻璃,我隐约看到一个光头,正在门外叫喊:”是谁!

是谁他妈的杀了小军!”
门口的一个**厉声喝道:”你是谁!
喊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吗?
!”
”我是冷小军他爹。”
光头稍微平静下来。
冷小军的母亲,急忙起身去跟看守**说明情况,不一会儿,进来一个身穿崭新西装的魁梧中年人,一脸横肉,满眼凶光,不过只有左眼是睁着的,右眼赫然的竖着一道大刀疤!关于新西装,在当时我们老家,不是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普通人是不会轻易置办的。
不过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人是个刚刑满释放的人员,而且应该是刑期至少五年以上的那种。
如若这样,出狱时,家里人一般都要给做套新衣服的,唤做新叶子,意思是重新做人……冷小军父母坐在了一起,正在嘀咕着什么,并时不时的往我们这里看。
随即他站了起来,缓缓的朝我和我妈的窗子走过来。
我们立刻警觉起来,我爹也站起身,跟上了小军爹……这时候,审讯室小间突然被打开,里面传来了王队的声音:”谁是冷小军家长?
也进来一下!”
光头男离我很近了,他在去审讯室之前,冲我妈狞笑了一下,唯一的左眼眯缝起来,嘴角抽动着,恶狠狠的甩下一句:”秀兰,听说是你家**崽子杀了我儿子,你他妈给我等着!”
8我们全家都被光头男的可怕气场给镇住了,一时语塞。
光头男真名叫,那计东,绰号,大东子。
我听我妈讲过,大东子邪性的很,他家里有一把祖传的大板斧子,据他说,他祖上是清末的武状元,参加过镇压太平天国的战役,并立过大功,那把大斧子就是他祖上的得手兵器。
后来因为他祖上为人处事爆裂,不懂圆滑,得罪了当朝权臣,遭迫害,贬官山东,他的后代又在清末从山东闯关东到了东北,并带上这柄斧子……不知道这些话里,大东子有多少吹牛 b 的成份,但”那”这个姓氏,的确源于清朝部族,并且家族一般都多少带点官位。
不过大东子的邪性,并不是他的出身,而是,他的蛮与横!
他这半辈子好像都没干过啥正经事,整日里游手好闲,混迹乡里。
大冬天的,这货光着个膀子,只披着一张虎皮,肩上扛着那把祖传大板斧子,跟玩 cosplay 似的,活脱战神 4 奎爷的造型!
他最爱去火车站前的农贸市场里巡街并”化缘。”
其实就是抢,东家半只鸡,西家二斤肉,南家一壶酒,北家三升米……要不就是古典流氓的传统才艺,吃霸王餐。
市场里都是些讨生活的过日子人家,谁也不愿意惹这坨臭狗屎,麻烦!
基本上都会乖乖纳贡。
有人肯定会问,难道没人管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法制还是很粗砺且不健全的时期,不像现在,吵一架都可以报警处理!
这种鸡毛蒜皮式的小打小闹,在当时一般都会选择私下解决,除非出了重大刑事案件,执法机构一般都是懒得去过问的。
这也是当时东北黑道盛行的一个因素,地面上有地面上的秩序,地下则有地下的秩序,地面上没人管,挪到地下,兴许有解决的办法。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解决大东子的人,很快出现了……他的名字叫老范,人们背地里叫他:”劳改犯。”
人如其名,这老范当时四十多岁,但半辈子几乎都在跟监狱打交道,市北看守所他三顾茅庐,市北郊监狱他七进七出,一时在当地,也算是个风云人物。
不过那个时期,流氓行业也内卷的厉害,只有孤勇没有头脑,是得不到啥发展空间的在他最后一次刑满释放后,他突然发现人到中年,除了留了一身的伤疤,瘸了一条腿,还有一个年迈的,为他操碎心的母亲之外,竟然还是一无所有!
他决定痛改前非,安稳的度过后半辈子……亲戚们凑钱,给他买了身新叶子,并给他在站前农贸市场支了个卖盒饭的摊儿,老范当过几年厨师,手艺还颇为不错。
他每天炒个十几样的小菜各自装在塑料桶里,八毛钱,任选,装满饭盒为止。
菜炒的很精致,很用心,看得出,老范是真的想踏实生活了。
生意出奇的好,他寻思好好干两年,攒钱开个馆子。
他离过婚,有个儿子,不过都不认他了,他能理解。
他打算再重新取个媳妇,生个孩子,老婆孩子热炕头,也就这样了,挺好!
那段时间,老范在忙碌一天后,都会把剩菜划拉到一起,弄个折罗菜,再喝两盅,在晕乎乎的幻觉中畅想自己的未来……大东子,那天打牌起来的晚,一觉到了大中午,他扛起化缘神器大板斧,很是饥饿难耐,到了市场,一眼就注意到老范的盒饭摊。
因为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大东子凑上去,大喝一声:”干鸡毛呢!
这么多人!”
众人一见是他,纷纷跟躲瘟神一样呈扇子面形状,闪出了一条过道;亮出了摊位前左手拄拐,右手正在剁猪蹄子的老范。
大东子一看是个新面孔,决定给他立个棍儿(立规矩)。”
新来的?”
大东子撇着个大嘴,斜眼向下冲老范发问。
从良后的老范见来着不善,自然也不敢怠慢,回答道:”啊,才来没几天,大哥吃饭啊?”
”啊,你这都有啥?”
大东子问。”
这不都在这儿吗?
八毛钱,除了锅包肉,炸里脊限量两筷子以外,其他的都随便拿。
咱家实惠!”
老范满脸堆笑。”
啥叫限量啊?
挺牛逼啊!
还整个限量版,老子今天就只吃这两样,还他妈的限量!”
大东子放下斧子,抄起一个饭盒就去装锅包肉,装到盖子都盖不上了,又拿起另一个饭盒,去装炸里脊全程老范都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大东子,周围也都一片缄默……大东子叫一个市场里的半大小子给他拿着斧子,他则一手一盒肉,转身就走!
他本以为老范会喊住他,讨要菜钱,他则可以顺势给他来一个立棍儿的流程,告诉这个新人,谁才是这个农贸市场的九五至尊!
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了的老范极其温馨的一句话:”大哥爱吃肉,我再给你剁个猪蹄子吧!”
……9大东子心里想,这个卖盒饭的还挺会来事儿哈。
于是止住脚步,回身去到老范跟前,说:”行!
那你就给剁一个呗!
对了,再给我打盒米饭!”
老范很快剁好了猪蹄,新卤出来的,还冒着热气……大东子饿坏了,忍不住拿了一块儿,嗦啰了一口,又扔了回去:”操!
没味!
太淡了,发腥!”
老范,脸上略过一丝阴云……不过他又赶紧陪了笑,说:”新卤出来的都这样,我里屋还有些味重的,我去给你拿!”
说完老范转身进了后面的厨房间……围观的人群并没散去太多,有些人开始皱起了眉头……不一会儿,厨房间走出了一个老太太,七八十岁的样子了,但看上去精神很好,老范也跟着出来了,拿着一盒打包好的猪蹄,大东子也懒得尝咸淡了,正准备离开。
老太太说话了,声音很嘶哑:”小伙子,一盒锅包肉,一盒炸里脊,一个卤猪蹄子,一共五块钱!”
大东子把头一歪,问:”死老太太,你又是谁?”
”她是我妈!”
旁边的老范明显生气了,声调高了起来!”
你妈?
自己不敢要钱,把你妈搬出来是不是?
跟我这儿整尊老爱幼这一出呢?
软蛋子!
告诉你,你妈也不好使!
你打听打听!
我大东子在站前市场吃饭,谁敢跟我要钱!”
说完,他抬脚就走。
老范妈急了,一把扯住了大东子的虎皮披风,说:”俺家孩子刚出来,谋点营生,这不还欠着亲戚饥荒(债务)呢,俺们可赔不起啊!”
大东子饿的烦躁,顺手一推搡,老太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盒子黏糊糊的锅包肉,无意间脱手,撒到了她的头上……大东子刚想再骂两句……突然!
他就觉得面前略过一道黑影,极其快,来不及反应,接着右眼前一黑,一股温暖粘稠的液体便流了下来,并迅速布满了半张脸,其间还伴着丝丝猪油的腥气。
他心里咯噔一下!
原来老范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把砍猪蹄子的菜刀甩到了他的右眼上……大东子疼得直咬牙,他趁着残存的意识,捡起斧子,模糊着朝着老范的方向,全力掷了过去……然后,他仰面倒在了地上,后来,他恍惚听到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踹死他!”
一开始是一两声,渐渐的,多了起了,最后身上开始如同暴雨一般噼里啪啦的作响……10老范另外一条健康的腿被劈中,很严重,他以后貌似也只能坐轮椅了,并且还将面临新一轮的牢狱之灾,绝望之余,他挣扎着,偷偷从五楼的病房里跳了下去!
老范死后,他母亲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逢人便说:”这傻孩子,真傻!
挺一挺就会过去的!
挺一挺都会过去的!”
大东子,失去了右眼,并且被农贸市场的群众,当街差点儿围殴致死,被他的一个亲戚发现时,已经气若游丝。
抬上救护车后那把菜刀竟然还立在脸上,像一座反光的墓碑……虽然他也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但刑事责任还是要负的!
伤情好转后,大东子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这是一个有些荒唐,又有些悲怆的故事,称之命运的玩笑,可能有些轻薄,但人间事有时候就是如此荒蛮不羁,并不可预料。
11过了很久,我再一次被叫进了审讯室里间,这次,我自己一个人。
王队劈头盖脸的就说:”前前后后,经过对多名当事人的问询,孙同学!
你的确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能听明白吗?”
我身体有些僵硬,有什么堵住了喉咙一般,我说:”能,能,能听明白!”
王队接着说:”你现在需要的就是把事情的发生经过,跟我们详细讲述一遍,注意,不许撒谎!
我们可是专业办案的,能听明白吗?”
我点点头,说:”能!
那天我放学后……”于是我把三次被冷小军抢劫霸凌的经过,重新复述了一遍,讲到我持刀逼近冷小军的情节时,我停顿了下来。”
后来呢?”
负责记录的年轻**抬起头来,仿佛急于知道后面发生的事。”
后来!
我跑了!
不过冷小军不是我杀的!”
你说你拿过冷小军的弹簧刀对吧?”
王队问。”
是的!
我捡起来刀,确实动过杀掉冷小军的念头,他太欺负人了,而且还说等他伤好了要整死我,他那种人,就算我救了他,他也会再找我麻烦的……不如先下手为强!”
”根据勘验科给出的报告,证实了弹簧刀上有冷小军和二牛的指纹,还有一些第三者指纹有待比对,应该包含孙同学的。”
年轻**疑惑的问。”
二牛是谁?”
我问。”
就是那天冷小军的同伙之一,被水泥管子压在了最左边的那个”王队说。”
哦!
我,我在电视上看过,杀手杀人前都得带手套,怕被验出指纹,我就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撕了几页,包住了刀柄,所以我不可能在刀子上留下指纹。”
我说。
两位**对视了一眼。”
二牛的口供里,的确提到过,看你从书包里掏东西,不过后面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了,据他说是疼昏过去了,再一睁眼睛发现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