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八零年代之娇妻难当小说(孙小果 秦)整本免费

《八零年代之娇妻难当小说(孙小果 秦)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07 22:26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秦小兰 秦果

终于解脱的秦果睁开眼,到了父母念念不忘的八十年代兄弟姐妹众多,没有手机没有网络,对学业工作要求不高,空气新鲜自由自在,这不就是她向往的生活吗?只是原主的家庭关系实在复杂,虽然亲爸亲妈,却是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也分成三个帮派,她又脆弱敏感,三个姐姐一个哥哥也是…

八零年代之娇妻难当小说(孙小果 秦)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八零年代之娇妻难当小说(孙小果 秦)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

精彩节选


第1章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 一九八五年夏天的一个上午。 骄阳似火。 秦果斜坐在树荫下那片如茵的草地上,仰头欣赏着庞大的杏树冠,茂密的树叶中一簇簇,一只只红里透黄的大杏子,在阳光滋润下,别具分风情的红自娇着。 随手掐了株饱满的蒲公英,噗,吹出一朵朵飘飘洒洒的小伞。 慵懒惬意的嚼了口蒲公英的茎。 甜丝丝的。 仰视天空,遗憾的是没有一点风,树上的杏子还没成熟到自己落下的程度。 “果儿,果儿……”院墙外,准时响起了轻声,试探性的呼唤。 秦果抿嘴一笑,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土,走到了那健硕的的杏树下。 双手抓着差不多有一怀抱粗的老树干,腰身上提,双脚蹬在树干上,腹部用力,蹭蹭蹭,三下两下爬上了高大的树干。 到了树枝分叉处,抓着树枝翻身攀了上去。 到了树冠中,很快选准两股出墙的枝条,抓着上面细的,踩着下面粗的,熟练轻巧地往前走、热乎乎的树叶诱人的红杏轻拂脸庞。 这是云都乡林业站大院内,靠外墙的一棵大杏树,树枝伸出了墙外,成熟的杏子足足有小孩拳头那么大。 五黄六月的杏子散发出甜腻的味道,好似成**人身上的芳香。 秦果吸了吸鼻子,平衡好身体,踏着树枝走到了院墙外,低头看下去。 她最好的朋友,闺蜜卢菊兰已经在墙外,公路边的那丢丢土路上,仰着头,脸蛋晒得黑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杏树。 望眼欲穿的。 看到她,笑出一双圆圆的酒窝。 “一个,两个……接着……” 秦果动作麻利,姿势优美,目光准确的摘最大最近最黄的,尽量瞄准,一个接一个带着速度扔了下去。 卢菊兰眼睛不眨的盯着杏子的落下的方位,撩着宽大布衫的衣襟,努力的接着,像排球场奔跑接球的运动员。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十个……二十…… 身边的熟果摘完了,卢菊兰脚下的篮子也快满了。 她做出最后几只的手势。 秦果瞅准了树梢处那几只黄灿灿的,目前看起来是树上最大最熟的果实了,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在树枝颤颤巍巍中,倾斜身子,伸长手臂,费力的摘下那只最大最黄的,正要扔下去,忽然看见卢菊兰撩起衣襟,提起篮子,猫着腰,耗子般的顺着墙根溜,不一会儿拐过墙角,人拐了过去,还回过头,冲她摆了摆手。 鬼头鬼脑做贼心虚的样子说明 有情况。 秦果随手将大杏子塞进嘴里,掉转身子,往树干中心走。 走得太急,伸出院墙的树枝剧烈晃悠,一只熟透的杏子被晃落,叭叽,掉在马路上成了一滩杏泥。 刚刚走回主树干,大门被推开,进来三个人。 最前面的是云都乡刚上任不久的乡长郭碧玉,他一进院子就大着嗓门说:“老秦,听说你们在贾洼的果林,今年挂果了,什么时候给咱弄几只尝尝。” 老秦,也就是秦果的爸,云都乡林业站站长秦胜利满口答应:“简单,我正好明天要去贾洼的果林看看,不过现在只有杏子,桃子苹果还不太熟。” 郭乡长说:“要的就是杏子。我儿子跟他爷爷闹了点矛盾,这几天住在我这里,他喜欢吃杏子。” 秦胜利听说郭乡长的儿子喜欢吃杏子,随手指着院墙下的大杏树:“娃喜欢吃杏子,咱院子里就有啊!” “这品种的接杏树,咱整个云都乡只此一棵,叫透心黄,熟透的杏子颜色鲜艳,皮薄肉厚,味道鲜美,还是甜胡。往年这个时候乡上的领导都会过来尝尝,今年还没人来摘呢。” 郭乡长听说看眼高大的杏树,庞大的树冠,对跟在后面的小伙子说:“小周,摘几只尝尝。” 小伙子答应着往树这边走。 小周?很面生啊,不过长得是真帅! 他身材高大挺拔,一双凤眼炯炯有神,面部线条棱角分明又不失柔和,走起来浓密的头发随着飞扬,气场强大到树木花草甚至蓝天都成了陪衬。。 这帅哥如果放在古代,妥妥王爷标配啊。 单是现代人少有的凤眼就给他的颜值加分不少。 秦果是见过美男帅哥的,却还是有片刻的惊艳。 她透过密密的树叶看过去,紧张的的心都绷了起来。 她没想到这个时候老爸会带着乡长过来。 她盯了几天,查的清清楚楚,最近这个时候院子是一个人没有的,果子成熟麦子收割的,大家都下乡了。 这才跟卢菊兰约好,里应外合。 为了不暴露,她尽量的贴着树干,把自己隐藏在树叶中。。 这个院子,是林业站农业站两家合用的单位所在地,院子很大,有很多果树还有两亩地,果树属于林业站所有,地自然是属于农业站所有了。 工作重地,她这样住在隔壁小院里的家属子女,是不能随便过来的,像这样偷偷的翻墙过来,还藏在杏树上的行为,更不能了! 这不单单是几只杏子的问题,而是有家教不严,监守自盗的嫌疑。 万一被发现了,自己丢人也就罢了,还会让老爸很难堪。 帅气小伙子沐浴阳光向树下走了过来,他只要站在树下抬头,就能看见树杈上贴着树干站着的自己。 秦果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窘迫过,如果说这个小伙子长得不这么帅也就罢了,陪老爸过来的不是整个乡最大的官也就罢了。 或者来人里面没有老爸也就罢了。 正紧张到不行,大门口传来娇滴滴的一声:“周芒野!” 听到这娇柔惊喜的声音,秦果头上的血液都凝固了,心也扯的生疼生疼的,呼吸都不畅通了。 身体好像忽然间沉重了,脚下的树枝都晃悠起来。 从大门进来的女子,是秦果同父异母的三姐秦小兰,也就是这具身体本尊的三姐。 一个礼拜前,本尊大姐秦小梅因为秦小兰要去县城上培训班,专门给她买了条直筒裤,确良半袖,还搭配了半高跟塑料底子凉鞋。 衣服很合身,布料很抖,凉鞋式样也不错。 穿在秦小兰身上既时髦又好看。 秦小兰炫耀了整整三天,夸张到走一步都使劲的用塑料鞋底摩擦地面,还故意端着身子,走的摇曳生花的,生怕别人看不到她这身行头。 当然她炫耀的主要对象是秦果,因为两人生活在一个家里,住在一个屋里。 已经十九岁,马上就要参加高考的秦果,看着自己摞着着补丁的布衣裳,短了半截的裤子,露出脚趾头的鞋子。 想到亲生母亲一年半载的见不到面,同父异母的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又拧成一股绳的排挤她,很受刺激。 忍不住骂将起来。 秦小兰外表看起来温柔,内心却10分狠毒。 她当时对看似脾气火爆,蛮横霸道,实际很脆弱的的秦果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一副你就是羡慕嫉妒恨,你能把我怎样的的欠揍表情。 秦果当然如她所愿,推搡了她几下。 秦小兰当时并未还手,满眼都是不跟她一般见识的姐姐风范,显得很大度。 却在第二天早上五点起来,将两床厚被子重重的蒙在了还在睡梦中的秦果头上,足足压了有二十几分钟。 这才解气的赶早班车去县城上培训班了。 原来的秦果就这么走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