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离婚后,总裁膝盖跪碎了小说(林厌述白雅芝)整本免费

《离婚后,总裁膝盖跪碎了小说(林厌述白雅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08 21:46 作者:佚名 标签: 林厌述 现代言情 白雅芝

秦声微当了三年林总夫人,终不得林厌述青眼,于是她选择离开可林厌述没有想到,原本乖戾恶名遍地的妻子,在离开他之后,成了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世界首富是她爹,七个哥哥都是各自领域的大佬,全都是妹控,而秦声微本人更是随时随地发现新马甲,中医圣手,科学院院士,娱乐明星,…

离婚后,总裁膝盖跪碎了小说(林厌述白雅芝)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离婚后,总裁膝盖跪碎了小说(林厌述白雅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离婚协议书

精彩节选


第一章:离婚协议书 京城第一豪门,林家。 “果然是孤儿,没人教养,当真是一点礼义廉耻都不懂,生为人妇,竟然深夜喝得如此烂醉如泥,你到底有没有把林家的规矩放在眼里?” 端庄娴雅的林夫人白雅芝气得胸脯起伏,厌恶地望着刚进门的林家儿媳——秦声微。 “妈您说笑了,林家规矩我自然是记得的,只是林家似乎没有哪条规矩规定我不能喝酒?” 秦声微动作一僵,再抬头时,目光淡淡,仿佛没有听出白雅芝言语中的刻薄,她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若不是白雅芝特意安排人拦她,泼了她一身酒,还想找人拍她果照,害她收拾这帮人废了不少时间,她也不至于到这个点才回家。 现在白雅芝倒来质问她,也是可笑。 秦声微被自己身上的酒味熏得难受,小腹更是一阵一阵的疼,她此刻只想赶紧上楼洗漱,换身衣服。 她脱下高跟鞋,换上家居拖鞋,目光却突然在鞋架旁一双不属于她的粉色高跟鞋上顿了一秒。 她回过头,就见林夫人身旁多了一位穿粉色旗袍的妙龄女子。 这人,秦声微认识,是陆南星。 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陆南星是她老公林厌述的白月光。 一去Y国三年整,今天刚回来,没想到这就着急忙慌的上赶着来了林家。 “秦小姐,我是外人本不该多嘴,可是今天是伯母的寿辰,你于情于理都不该晚归烂醉,还如此顶撞伯母。” 陆南星气质高雅,宛若一朵清澈的白莲,她一脸不赞同地皱了皱眉头,出言为白雅芝打报不平。 可不论她如何掩藏,眼底那一丝蔑视和厌恶却根本藏不住。 秦声微轻笑了一声。 陆南星眉头皱的更深了,声音也提高了几分,“你笑什么?” 秦声微笑魇如花,眸光中透出嘲讽,“我笑你教训我的样子,可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秦声微这话不留情面,臊得陆南星脸皮一红,气恼地咬唇,气息不顺。 “南星本来就不是外人,若非有的人手段肮脏,本来林家少奶奶的位置,就该是南星的!” 白雅芝面露不悦,将陆南星护在身后,慈爱地拍了拍陆南星的手,意有所指的讽刺道。 “妈,您不用拐弯抹角,想骂我记得指名道姓,不然想骂我的人太多,我怕您排不上号。” 这些话,结婚三年,秦声微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从一开始会委屈、难过、不理解,到如今反倒是百毒不侵了。 “还有,就算您再遗憾,可现在我才是林家的儿媳妇,您这胳膊肘还是往里拐点的好。” “你!”白雅芝气的险些端不住名门夫人的气度,身子都晃了晃,抬手捂在心口,一副怒火攻心的模样。 “够了,秦声微,道歉!”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终于起身,站在了白雅芝的身旁,搀扶住了白雅芝。 “儿子,你娶的好妻子啊,妈是管不了她了,妈年纪大了,一生没受人半点气,如今却……你是妈一手养大的,她是你妻子,妈认了,妈不该跟她争。” 白雅芝抬手抹泪,眼泪说掉就掉,一番话把自己描述的比电视剧里还委屈。 林厌述搀扶着白雅芝坐下,俊逸的脸上霎那间落了一层寒冰,眸色沉冷,有几分厌恶地看着秦声微。 “今天是妈的生日,你说话不该这么难听,况且这本就是你的错,道歉。” 林厌述言简意赅,却字字句句都踩在秦声微跳动的神经上。 秦声微转头,看了一眼躲在林厌述看不到的角落,露出一脸得意之色的白雅芝,心生烦躁。 林厌述只知她说话难听,可知白雅芝做的事有多难看? 指使人拍自己儿媳妇的果照,这等行径落在别的世家眼里,只怕是不够别人当笑料的。 秦声微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忍耐,心口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痕,又一次被林厌述的话轻易地扯开,她垂在身侧的手指都掐的泛白。 罢了,三年来,这样的事数不胜数。 林厌述又有哪次看到了? 秦声微懒得理会林厌述,越过阻拦的男人,走上楼。 被人泼酒的时候,秦声微不小心咽了些许,此时肝绞痛的厉害,实在没力气与人争辩。 何况争也争不出个所以然。 她已经习惯了。 林厌述看着秦声微无所谓的背影,怒火在胸腔中翻涌,脸上的寒意更甚,语气中透着几分彻骨的冰冷。 “秦声微,你果然如传闻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怪京城人人都对你避如蛇蝎,厌恶至极。” 秦声微闻言脚步一顿,本就泛白的指尖生出些许疼痛来,一瞬间连呼吸中都裹挟着刀子,心脏每跳动一下,就疼得厉害。 秦声微不怒反笑,认真的点点头,笑得肆意又张狂。 “这也算夸我漂亮吧,谢谢啊。” 说完,秦声微头也不回的关上了房门。 林厌述攥紧拳头,看着秦声微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眉头紧皱,眼神如同冰刃令人不寒而栗,他低声冷斥。 “无可救药。” ……… 二楼房间内。 【药要记得吃,小心肝,你的肝沾不得酒精,再沾酒精就等死吧。】 秦声微看了眼微信,摁灭手机,翻出藏在衣柜下的索拉非尼,没就水干咽了两颗,然后就那么靠坐在床边上闭着眼睛等着疼痛过去。 直到肝里的疼痛没那么要人命了,她才摸出手机回了一句。 【谢谢小宝贝,你的小心肝会小心肝的。】 【……】 【疼死你活该。】 秦声微看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消息勾了勾唇,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然后拿了睡衣去浴室洗了个澡。 直到身上的酒味散尽,秦声微才关了淋浴器,穿上睡衣,边擦头发边走出来。 正准备吹头发,房门被敲响了。 白雅芝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秦声微,你出来,我们聊聊。” 秦声微手指一顿,然后面无表情,干脆利落地摁开吹风机,呜呜地吹风声,把白雅芝讨厌的声音淹没的一干二净。 门外的白雅芝也听到了风筒声,气的想踹门,但是想到书房的林厌述,白雅芝咬牙忍了下来。 直到吹风筒的声音停下,白雅芝怕秦声微又起幺蛾子连忙开口,“厌述要跟你离婚,你不出来,这离婚协议书就……” 白雅芝话没有说完,房门就打开了。 果然提到林厌述,秦声微不可能坐的住。 白雅芝拿捏了秦声微,眼底难免多了几分得意。 秦声微懒得理会白雅芝,她看着白雅芝手上的离婚协议书,握着门把手的手指攥紧,声线多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 “离婚协议书是他让你给我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