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惊鸿宴:金枝玉手摘星辰小说(郑才千是谁)整本免费

《惊鸿宴:金枝玉手摘星辰小说(郑才千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0 21:39 作者:佚名 标签: 千千 现代言情 郑也

纤纤玉手,近可对镜梳红妆,远可上天摘星辰

惊鸿宴:金枝玉手摘星辰小说(郑才千是谁)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惊鸿宴:金枝玉手摘星辰小说(郑才千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奸臣之女

精彩节选


我和我爹说,我和摄政王这门婚事不合适。
我爹讲,怎么会呢,我佞他奸,我俩天作之合。
1我大婚那天八抬大轿,十里红妆。
路上的百姓如死一般地沉寂,就是狗叫都得挨上两脚。
仿佛这不是送亲,是送殡,真晦气。
于是我从花轿内伸出一只手示意丫鬟如烟过来,同她低声吩咐了几句。
如烟高声对两侧喊道:”传小姐的话,每喊一句”百年好合”,就给一个铜板,喊得越多给的越多。”
瞬间街道两旁各种吉祥话此起彼伏,铜板也随着哗啦啦地散了下去,人们欢天喜地叫得更响了。
如烟心情有些郁结道:”小姐,他们说的明明不是真心话。”
我说:”要什么真心?
要的是我开心。”
当朝第一大贪官之女万千千嫁给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摄政王郑也,这个国家算是完了。
我靠在床塌上,把压在我脖子上整整一天的凤冠摘下,随手一扔:”没能看见李大人气得在早朝上昏过去,真是可惜。”
”还有几个自愿请辞,告老还乡了。”
郑也接住我扔过来的凤冠,端端正正放在了桌上。
好一个”自愿”二字,我笑着朝郑也招招手:”夫君过来啊!
**一刻值千金呢!”
郑也侧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两眼:”别得寸进尺。”
”连夫君都喊不得,那娘子?”
我笑得更开心了。
但玩笑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我和郑也的关系,并非两情相悦,而是狼狈为奸。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爹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贪官。
凭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偷梁换柱的本事,及一张巧言令色的嘴,哄得皇上找不到北。
当然朝廷上还是有刚正不阿,以死劝谏的官员。
皇上偶尔也会在醒酒的状态下仔细思索二三,我爹自然在人前给足了皇上的面子,该哭哭该跪跪。
但前脚皇上下了朝,后脚我爹送的一等一的大美人就进了后宫,如果这还不行那就再加十颗南海夜明珠。
人人都说皇上是个昏君,但我爹从不这样想,他说昏庸二字和皇上从来都毫无关系。
贪财好色乃人之常情,能够在喝着酒唱着歌的功夫把国家顺手治理了,这是本事。
就连皇上自己也说:”这也不干,那也不行,这狗屁皇帝爱谁当谁当。”
我爹拿皇帝当亲兄弟处,什么好玩意都第一时间想着先往宫里送。
皇帝也挺讲义气,一手提携我爹加官晋爵。
但不得不说,这好哥俩真是奔着在自己这辈子就要把家业玩完去的。
皇子们一个个都是废材,皇上的雄才伟略半点没遗传,吃喝嫖赌倒是样样精通。
而我爹更不用说,只贪财不好色,好不容易老来得子,至今只有我一个独苗苗。
皇上这辈子真是做到了”纵情享乐,不怕命短”,眼瞅着这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这才想起来找我爹,两人嘀嘀咕咕,商量立太子的问题。”
皇上这咋整啊,没一个能扛事的。”
给我爹急的老家东北话都出来了。”
谁知道,都说适者生存,这怎么没一个行的?”
看来皇上本来想以量取胜,但显然低估了后天环境对人的影响。
我爹唉声叹气地说:”也是怪我了,当初怕女人多了把后宫弄的乌烟瘴气的,都是挑的笨蛋美女。”
”不怨你,你也是为我着想。”
皇上反过来安慰我爹。
这俩人私底下关系好的都不以君臣称呼了,要不是我爹是男的,如此能为皇上分忧解难,还深明大义,当朝皇后非我爹莫属。
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我此时此刻正坐在我爹的大腿上。
皇上说:”我让你女儿未来当皇后,要不让她挑?”
现在压力来到了我这边,但我也确实看不上那几个歪瓜裂枣,六岁的我特别正经地说:”我不要。”
皇上轻轻掐了我的脸一把:”天下女子为这个位置都抢破了头,你还不愿意。”
我爹陪着笑:”还小还小,什么也不懂。”
皇上逗我上了瘾:”那我们千千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我说:”长得好看的。”
皇上听后哈哈大笑,从我爹的腿上把我抱过来:”这世界上的美各有千秋,也不知道小千千喜欢什么样的?”
我歪着头想了半天:”我也不知道,那就都嫁一遍看看吧!”
皇上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和你爹一样,惯是个贪心的。”
然后皇上就抱着我和我爹重新回到正题上,大概又过了一个时辰,我昏昏欲睡地靠在皇上的肩膀听见了最终的结果。
皇上说:”大的都养废了,那就立最小的吧!”
这个小的有多小呢,还在某个嫔妃的肚子里。
我爹说:”避免意外,还是保密为好。”
什么意外,一是流产,二是性别为女。
这两个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商量个正经事,结果到最后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三个月后,一位**出身的美人诞下了十七皇子,晋升为嫔。
皇上带我去看新出生的小皇子,我盯着皇上怀里皱巴巴的小孩子心想,未来这个国家要有一个猴子大王了。
2皇上驾崩了,六岁的十七皇子即将继位登基。
除了我爹,朝廷上所有的大臣听到遗昭后当场呆若木鸡。
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立贤不立亲,皇上是一条都没按着老祖宗的规矩来。
这消息不仅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后宫里也是乱作一团,十七皇子的母亲安嫔更是被吓得直接大病了一场。
各位皇子及其亲族紧锣密鼓地谋划着,这场王权斗争一触即发,毕竟再不开始就来不及了。
我爹却毫不关心这场夺嫡之战,在家里依旧逗着鹦鹉。
鹦鹉一遍遍学舌:”恭喜发财!”
我爹自顾自地说着,既然没办法看出来谁才是最合适的继承人,那就给这帮窝囊废搭个台子,说不定就能有个扛大旗唱大戏的。
说着说着我爹就开始为先皇的驾崩掉眼泪,因为日后再也没有人这么大方地让我爹捞油水了。
我爹哭,我也跟着哭。
因为我爹没有油水捞,我就得跟着喝西北风。
先皇是暴毙而亡,没有在病榻上饱受病痛,而是在高台上乘风吟诗,说着”醉了醉了”,靠着阑槛就此长眠不醒。
宫里愈发地乱套,几位朝廷要官不情不愿差人喊我爹去议事,我爹领着手拎蛐蛐笼的我就进了议事堂。”
万大人,让令嫒出去玩吧!”
一个白胡子老头觉得我的蛐蛐叫得太吵人。”
那可不行,这宫里都乱了套了,我老万可就这一个千金。”
我爹直接拒绝了。
在我爹那,面子和规矩都是虚的。
要是因为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失去了真正在乎的,才是得不偿失,另一位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大人,招来他手底下的一个暗卫:”万大人,我让我的人保护着,要出了什么问题我以死谢罪。”
我爹依旧不情不愿嘀嘀咕咕:”什么狗屁道理,你死就死了,我的宝贝女儿可不能丢。”
我实在不愿意听他们几个吵下去,于是拉了拉我爹的袖子:”爹,我就在附近,不会乱跑。”
我蹲在树下百无聊赖地用草梗逗弄着我的蛐蛐,这时候一个穿着锦绣华服年纪尚小的男孩子走过来蹲在我旁边,也跟着好奇地看蛐蛐。
我问:”你是谁?”
他回:”我是皇上。”
我说他说谎,明明现在还没定下来谁当皇上呢!
他面红耳赤地低着头嗫嚅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我问他为什么大家都争着抢着想当皇上?
他吭哧瘪肚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娘也不希望我当皇上,她只希望我平安。”
听到这我猜这就是十七皇子,我觉得他有点可怜。
明明还什么都不懂就突然身处在权力争斗的漩涡中心,甚至背后都没有一个强大势力的亲族,仅仅是一枚用来投石问路的小石头子儿。
我安慰他道:”如果没能成为皇上也很好,听说当皇上很辛苦的。”
他拿起我的笼子,目不转视地看着里面的蛐蛐:”好哦,那我就不当皇上了。”
突然有人伸手夺走了蛐蛐,冷言冷语道:”如果你不当皇上,你就会死。”
一位男子立于那里,身高人壮,一道浅浅的伤痕横在下巴上。
听见他的话,我起身呛声:”什么死不死的,你会不会说话!”
”你死了,一切就将名正言顺。”
男子一脚将编笼丢在地上,然后虫鸣霎时间无了声息。
这可是我的蛐蛐大将军,这王八蛋一脚就给我踩扁了,我站在那里气得手都在发抖,然后我便冲过去”嗷呜”一口咬住了那人的手臂。
那人吃痛地”嘶”了一声,用力把我扯了下去,我被推了一个跟头坐在了地上,摔得眼冒金星。
十七皇子一个六岁的孩子被突如其来的事,吓得眼泪汪汪,但还是赶紧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等我缓过神来,不顾满身是土,再一次挥着拳头冲了过去:”你赔我!
你赔我的大将军!”
十七皇子在一旁带着哭腔跟着附和:”对,赔她的大将军!”
男子拎着我的衣领企图制止我,但我的发疯脚法依旧踹得他的衣摆上都是小脚印子,他终于妥协了:”怎么赔?”
我安静下来在那里思索了片刻,指着十七皇子说:”我要他活着,你把皇位赔给他!”
男子打量了我片刻,冷笑了一声:”好啊,我赔给他。”
在手握虎符的恭亲王郑也的拥护下,六岁的十七皇子顺利登基,郑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摄政王。
十七皇子这人属实能处,当了皇上第一件事就是差人高价寻了一只名为常胜将军的蛐蛐给我,我自然是美滋滋地拿着笼子进宫和小皇上一起玩。
朋友要学会分享,这是我爹交给我最重要的道理,尤其这个朋友还是皇上。
然后我的常胜将军被过来检查小皇上课业的摄政王一脚又踩死了,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小皇上也想哭但被摄政王瞪了一眼后委屈巴巴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万千千,你家是不是对当佞臣这事无师自通?
今天我必须让你知道你错在了哪!”
郑也嘴上凶巴巴的,但还是把我从地上抱起来。
我说:”我错了。”
看着我这么爽快地认错,郑也很满意继续问:”错哪了?”
我说:”就不该起名叫常胜将军,应该叫长生不死。”
3我同摄政王郑也差的年岁其实并不大,也就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岁。
但在我嫁给郑也之前,我爹送到他王府的美女,是我俩的年龄差的三倍还余上几位,但无一例外都被退了回来。
看着我爹因为热脸贴了冷屁,每天愁容满面,我大胆地猜测了一番:”郑也那个变态没准喜欢男的,爹你换换方向。”
我爹一拍脑门:”对啊,人老了这脑子也不行了,还是我们千千聪明!”
于是次日我爹就给摄政王送去了三个美男子,都是我掌过眼一等一的好皮相,并且各有特色,总有一款能入了郑也的眼。
我卡着下朝的点去翻摄政王的墙,这热闹不看我就不是万千千。
果然摄政王脸色黑的如同锅底,被送过来的三个美男跪在他跟前抖如筛糠,一口一句”大人饶命。”
我在墙上捂着嘴笑得正欢,一抬头就与郑也四目相对,我刚想跑就被郑也一把拽了下来。
我恶人先告状:”你放开我,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明年我可是要进宫做贵妃娘娘的!”
郑也松开我冷嘲热讽道:”怎么,和皇上商量好了?
十几岁小毛孩他懂个屁,你就鼓捣他开始选秀。”
我假装拿出手帕假惺惺地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我和皇上情深意重,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也不知我的话触动了跪着的其中一人哪根脆弱的神经,他竟然开始掩面而泣,让我这场戏徒增了悲怆的气氛。
因为我是我家的独苗,我爹的贪官大业无法传承,他只得另辟蹊径,让我以宠妃的名义延续家族的荣光。
虽然皇上还很年幼,但我爹说事在人为,以色侍人最为下等。
他说只要有智慧在后宫巴掌那点地方,以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脑子,我还不是翻手为云覆手雨。
当然,我和我爹谋划的由佞臣转行宠妃这事,首先就过不了摄政王这关。
朝中有我爹一个搅浑水的就够让他头疼了,再有我辅助我爹在后宫和稀泥,只会让他的工作量翻倍。”
万千千,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为好。”
郑也懒得和我废话。
我翻了一个白眼:”郑也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挡人财路天打雷劈?”
估计这天底下只有我能直呼摄政王的大名,因为我知道他的一个秘密,一个足以让他心生杀念的秘密,但我至今还活着也不知是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进宫去,但凡是旁人,你再嫁我都不管。”
郑也叹了口气,让人打发这几个跪着的人走,别碍他的眼。”
诶,你别随意打发了,再退回我家去啊,我爹可是花了不少银子呢!”
我赶紧去拦,然后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几个人,果然是郑也他不识货。
郑也没好气地说:”我退回去干嘛?
让你再带起养面首的风气?”
之前掩面而泣的美男突然给我跪下:”小的愿意伺候小姐,小姐一看就是个长情之人。”
郑也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滚!”
虽然我经常顶撞郑也,和他唱反调,但他真的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吓人的。
我把自己存在感尽量降到最低,脚底抹油就要开溜。
郑也在我背后阴恻恻地开口:”不是要嫁人吗,还非权势滔天的不嫁,那我明天就去你家提亲。”
我靠!
郑也你有病吧!
你一个女的娶我干吗!
4如果没能掉进那个荷花池,我和大家一样,这辈子我都会以为郑也是个男的。
在水中我拼命地挣扎,然后我感觉有人紧紧拉住我的手,我在意识模糊中紧紧攀附在这人的身体上,我的救命恩人是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郑也。
合理吗?
很不合理!
身长七尺,肩宽骨大,面相硬朗英气,我就是摸过我都不相信这人能是个女的。
但凡郑也她否认了这件事,我都不会再怀疑,可她就是承认了。
郑也面无表情地同我说:”我不想杀你,但你最好把这件事永远地烂到肚子里。”
你还敢威胁我了,我这就去告诉我爹,让你彻底下台,省的我爹每天唉声叹气。
但是如果这个朝廷没有郑也又会怎样?
将会重蹈覆辙。
没有实权的小皇帝,各怀鬼胎的皇亲国戚,朝廷奸佞当道,深陷内忧外患。
最后我说:”我知道了,看在你救命之恩的份上。”
郑也是两个人共同的名字。
皇家最忌惮不详的双生子,所以当时的余嫔便说两个孩子只保住了皇子,将公主的存在完全隐藏起来。
直到小皇子染上急症突然去世,余嫔膝下只有这一位皇子,为了地位不得已只能用女儿替代了皇子。
等到新皇登基后,由于郑也年纪尚小并没有参与夺嫡之事,新皇便封其为恭亲王并送到了偏远的封地。
随着郑也的长大,才能逐渐崭露头角,开始上战场抗击外敌。
因为被皇上忌惮便将其从封地召回,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郑也被押入天牢。
直到郑也得到皇帝的秘密接见后,坦白自己女子的身世后,将自己的把柄递到皇帝手中才得以平反。
皇帝很是信任这位女王爷、女将军、女臣子,最后将兵权分割了三分之一给自己这个有才能的妹妹。
后来的事情我也知道了,郑也她按照皇帝的旨意,拥护十七皇子顺利登基。
以摄政王的身份辅佐小皇帝,直到这个皇帝能够独当一面,但距离那个时候还有很久。
现在最先要处理的事情是我和郑也的婚事,哪怕我以绝食抗议也无效,真不知道我爹收了多少好处要卖女儿。
唯一和我站在同一阵营的只有十几岁的小皇帝,他真是怕极了郑也但还在据理力争:”你不能娶千千姐姐,我以后要让她当贵妃的。”
郑也说话也毫不客气:”等你长大了,她都人老珠黄了。”
”你说谁人老珠黄呢!
我就是四十岁我也是风韵犹存!”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郑也,还好意思说我,就长成这个样子难怪没有人发现她是女的。
小皇帝很坚持地说:”我就是要让姐姐当贵妃!”
我摸摸小皇上的头:”没白瞎姐姐平时对你这么好。”
可皇上的意见在摄政王郑也那里就是儿戏,最终我还是嫁给了郑也。
后来我也想开了,毕竟摄政王有权有势,我娘家有钱,整个京城以后还不是由着我横着走,那时候想要什么男人没有?
但怎么说郑也能当摄政王,她预判了我的预判:”你花钱我不管,你玩乐我也不管,但你胆敢给我红杏出墙,连着你家都要遭殃。”
行,算你狠,我只能歇了不该有的心思。
但自从我嫁给郑也后,有些狐狸精好像是看见了机会,毕竟都有了王妃纳几个侍妾也是应该的吧!
我冷眼看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因为被登徒子骚扰,就一下子扑进了我身边郑也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真是我见犹怜。
没有的,妹妹,这是个女人,不吃你这一套。
我偏过头去看郑也的神色,他一脸担忧地安慰着这名女子,然后正气凌然地把女子护在身后。
我去,我忘了她不是在女人堆长大的,可能没见过这些矫揉造作的小套路。”
你们几个在我心情还好的时候马上滚。”
我歪了歪头望向那几名纨绔。”
你是谁啊!”
一名男子叫嚣着。”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万千千。”
我报出名字的时候,这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便撤了。
白衣女子此时还柔若无骨般靠着郑也,我伸手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扯向我这边:”真好看啊,这张脸。”
女子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拿出手帕擦了擦泪水:”感谢公子与小姐搭救……”但我没等她说完我的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用力:”你说我要不要毁了你这张脸呢?”
郑也皱着眉头呵斥我:”万千千你又要干嘛!”
我扬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开玩笑的啦!
快走吧!”
我挽着郑也的胳膊两个人离开,我回过头警告似地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她满眼不甘心与愤怒。
这女人绝对不对劲,她如果仅仅是攀附权贵的烂桃花我不会出手,但她眼底的野心与对我的仇恨让我看一眼便心惊。
后会有期,我看见那个女人无声地开口,她的唇语对我如此说。
5李澄,在那个女人三番五次在郑也面前多次不经意地偶遇后,我不得不记住她的名字。”
人家李尚书的庶女看上你了,你也不给些回应。”
我正在品着我爹差人送来的好茶,沁人心脾的香气让我心情大好。”
别人不知道我什么情况,你还在这说这些没有用的。”
郑也坐在那里看着一本兵书。
我问郑也不觉得这女人有点奇怪吗?
郑也说:”没注意,你打发掉吧!”
怎么的,我成恶人专业户了,什么坏人都要我来做。
我的名声已经够糟了,这嫁为人妇后还硬要添了个好妒。”
不过这个李小姐最奇怪的是,她那天同我说河西会发大水,我本来是不信的,但没过几日果真有折子上书请款抗洪。”
郑也突然想起了什么,从书里抬头看向我。
我笑了笑:”你是说她能未卜先知?”
郑也也倒了一杯我泡的新茶慢慢品着:”我不信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也许是从哪提前知道了风声。”
我没想到作风老派的李大人竟然有一个神棍女儿,这事越来越有趣了。
郑也突然又说:”她还让我小心你,说你是一个满腹心机的女人。”
”多谢她夸奖,我本来不想搭理这种小东西,但看来我非得要会一会这个人了。”
我突然没了喝茶的兴致,把茶叶倒进一旁的花盆中然后起身离开。
次日我就让人去盯着这李小姐的一举一动,我的人回来和我报。
这个李小姐一直被家里的姐妹欺负,前几日被推下台阶磕了头,醒来后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
从一个不起眼的庶女突然开始挑衅自己的姐妹,并很快获得了李大人的喜爱,最近也是故意接近郑也的。
我笑着用指尖慢慢点着桌子,这个李澄越来越有趣了。
我终于找到了与李澄私下接触的机会,我笑着拉她去新开的酒楼尝梅花酥,但片刻钟后她就发现她浑身无力。
我将她一脚踹下凳子,拉着她的头发硬生生跪在我面前。
我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李澄的眼睛:”我招惹的人太多了,讨厌我的人也很多,但你是第一个恨我的人,我到底对你做过什么呢?”
李澄身子在发抖,她跪在我面前低垂着头:”与王妃只有过那一面之缘。”
我抬起她的下巴,云淡风轻地说:”你不会死在我手里过吧!”
李澄的瞳孔瞬间放大,语气紧张地说:”王妃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重活一世又怎样,还不是落在我手里,这次会有什么样的死法呢?”
我笑眯眯地看着她。”
你也是!”
李澄慌得整个人都濒临崩溃。”
谁知道呢?”
李澄跪在地上开始用力给我磕头:”王妃,你饶过我吧!
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效犬马之劳!”
我摸了摸李澄的脸蛋:”既然重生一世,人当然要好好把握。
追求权势富贵没什么错,如此我便成全你。”
半月后,李尚书的庶女李澄嫁进了王府成为了侧妃。
我深夜漫步在被装饰的喜气洋洋的红色宅邸内,在月色下宛若像用鲜血洗涤过的那样美丽。
郑也,你欠我万家五十七条人命,我慢慢与你清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