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一天明月小说(【陆林/R】)整本免费

《一天明月小说(【陆林/R】)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4 21:39 作者:佚名 标签: 林陆 现代言情

「不要抬头看月亮」主题长篇脑洞悬疑小说

一天明月小说(【陆林/R】)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一天明月小说(【陆林/R】)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第一节 正午明月

精彩节选


现在是凌晨三点,来自官方的警报消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
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1.无日你睡得迷迷糊糊,但看着手机里迥然相反的消息,下意识就看向了窗边——还好窗帘是紧紧拉着的。
你坐在床头缓了一缓,逐渐清醒过来,开始认真地逐条翻阅未读消息。
内容全是一样的,不是警告你千万别看月亮,就是邀请你一定要看月亮。
但是这些账号你都不认识。
神经病么这不是。
『要不我一只眼睛看月亮,一只眼睛不看月亮?
』你无语地想着,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恶作剧一般的信息确实勾起了你的好奇心。
月亮为什么不能看,人家安安静静地每天晚上出来照明,一天一个造型,美得不得了。
结果几千年过去了,还有人拿人家月亮做文章讲惊悚故事。”
哈,没想到吧,我这个人叛逆,就要看月亮。”
”哈,没想到吧,我这个人叛逆,就不看月亮。”
你分别给最上方的两个账号回了消息,随后下床走到窗边,揪住厚重的窗帘就打算拉开。
指尖刚刚用力,你忽然停了下来。
『万一真有什么事呢。
』你看着不断弹出消息的手机,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回到了床上,定了一个 11:00 的闹钟。
明天中午再起,你打算睡到日头高升,也就不存在看不看月亮的事了。
这样想着,睡意逐渐袭来,你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梦乡。
闹钟响起的时候,你睡得正香。
你迷迷糊糊地摸到手机,刚想按掉闹钟,就被机身冰凉的触感唤醒了沉睡的记忆。
你一骨碌从床上起来,环视了一圈,卧室并无异样。
床头柜上摊开了一本书,正是你睡前看的那页。”
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
是看了这句词才做了那样的梦啊,你松了一口气,笑自己胆小,梦里连窗帘都不敢拉开。
你从床上一跃而下,伸了个惬意的懒腰,打算拉开窗帘来驱散莫名其妙的感觉。
手即将触碰到窗帘的时候,你再次停了下来。
不对。
现在是中午 11:00,夏天的中午,正是最热的时候。
屋子里的空调定在了 8:00 关闭,所以每次你睡到这个时间的时候,即使窗帘挡着,也还是会被热醒。
但刚刚醒来的时候,你紧紧盖着被子。
像为了定下心来似的,你伸出手,按在了窗帘上。
没有温度。
没有灼热的温度,你甚至能感觉到隔着一层布后的窗户,遍布着奇怪的寒意。
那股寒意从指尖蹿上了心头,你屏住呼吸,不知道应该即刻拉开窗帘验证,还是应该死死拉住窗帘不看外面。”
叮——叮——”手机消息提示音突然响起,你吓了一跳,撒开了窗帘,蜷在了床上。
这一次没有几百条狂轰滥炸般的消息,只有两条消息同时出现在锁屏上。”
昨夜月色尚可,如今便不太好看,今日请一定不要看月亮哦。”
这一条来自你昨夜回复的那个陌生号码,当时他邀请你看月亮,你故意回复他不看。”
昨夜官方账户遭到干扰,发送的全部是错误消息。
请务必在一小时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这一条来自官方账号,昨天警告你不要看月亮,今天又要你必须打开窗户。
你手脚发凉,解锁手机,发现还有几条未读消息,是睡觉期间官方号码发来的,每条间隔都是一小时。”
请务必在八小时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请务必在七小时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请务必在两小时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所以窗户上没有温度,是因为空中高悬的依然是月亮。
为什么日上三竿的时刻外面却依然是月亮?
为什么陌生号和官方号的说辞一夜之间截然相反?
为什么要”获救”,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时间静静流逝,你心里如一团乱麻,不知道究竟该做什么。
会不会是恶作剧?
距离官方说的时间还剩 55 分钟。
你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手机信号突然消失,你联不上网,编辑好的”为什么?”
也卡成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你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理智起来,仔细地把前因后果捋了一遍。
太阳消失了,有人想让你接触月亮,有人不想。
但一夜之间,想与不想的双方更换,说辞与昨夜正好相反。
其中一方还给出了明确的期限,现在只剩下 50 分钟。
你喝了一整杯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别人呢?
是只有我一个人接到了这些东西,还是所有人都看到了?
几乎是这个念头浮现的那一瞬间,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太安静了。
2.异象这个时间,正是快到饭点和下班点的时候。
往常街上应该是车水马龙,喇叭声、吆喝声和交谈声不绝于耳,甚至窗外的鸟叫都会格外响亮。
这个时间,邻居大妈应该刚刚买菜回来,一边大声给儿子打电话一边开着电视摘菜,时不时还会爆发出几声大笑。
但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周围都是诡异的安静。
如果不是时钟的秒针在不停”滴答”,你几乎要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如果说人最害怕什么的话,无非是不见天日的黑暗和异常诡谲的安静。
你下了床,把家里所有能亮的东西都打开,又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床上,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四角都压得紧紧的。
时间还剩下 45 分钟。
你没有网络,没有信号,联系不到家人朋友,也没法看看陌生网友的讨论。
你只能自己做决定。
昨天白天还一切正常,为什么一夜之间竟然产生如此剧变?
可是外面变化如此大,家里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
好像除了手机电脑连不上网、电视盒子放不出节目外,你的生活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你看向窗帘,这里应该算是唯一的影响,你不知道该不该拉开它。
本来打算转过头来,你的视线却停留在了墨色窗帘上。
这一夜心绪跌宕起伏,你一直忽略了一件事。
你家里的窗帘,是你男朋友林陆亲手安装的,画着爱心的、大红色加厚款。
当时装上的时候,你还半开玩笑地嫌弃了他的直男审美。
但嫌弃归嫌弃,你到底也没有换下这个象征幸福的丑窗帘。
你双手紧紧攥住被子,呼吸急促得像刚跑完八百米。
这一刻,你能清晰感觉到全身的血液瞬间涌上头顶,心跳的声音剧烈又可怕。
为什么窗帘变成了黑色的?
时间还剩 30 分钟。
你试探着揭开被子,怕惊动什么似的轻轻下了床,撑着发软的腿脚走出了卧室。
结果刚出门,就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厨房的窗帘、客厅的窗帘都由大红色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你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在剧烈的疼痛下确定了自己并非是在做梦,也不是身处什么恐怖片拍戏现场,随后强撑着扶着墙站了起来。
你记得昨晚睡前随手拉上了客厅窗帘,还因为犯懒没仔细拉好,窗边留了个不大的缝隙。
那里放着你的小型晾衣架,你在上面搭了几件衣服,准备第二天一起来就拉开窗帘,让它们接受阳光的洗礼。
已经缓得差不多了,你走向客厅,决定鼓起勇气一探究竟。”
啊——”你失声惊叫,却在下一刻理智回笼,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牙齿狠狠地咬住了虎口。
没了,衣服和晾衣架都不见了。
谁拿了你的衣服?
有人进来了吗?
窗户是关着的,门是反锁过的,他是谁?
他在哪?
恐惧的泪模糊了你的双眼,你被诡异的安静缠绕周身,看哪里都觉得毛骨悚然。
你像被钉在了那里一样,双脚想动都动不了,只能压抑着声音,急得泪流满面。
过了很久,你终于蓄满了勇气,也下定了决心。
你想,大不了就同归于……不不,大不了就先稳定住对方,尽量和他周旋。
你拿起身边的花瓶,尽管刚刚因为恐惧而脱力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但你的头脑却清醒得很。
窗帘和窗户几乎没有缝隙;床底也打上了小抽屉,成年人根本无法容身;书柜夹层很多又是玻璃平面的,有没有人一目了然;能藏人的地方,应该只有衣柜。
你走进次卧,悄悄将花瓶放在地毯上,拿起了椅子旁的棒球棒。
花瓶太重不好用力,碎片还容易伤到自己。
你掂了掂棒球棒,准备打开衣柜。
但你停了下来。
你侧耳细听,试图捕捉衣柜内的动静,却什么也没听到。
触碰到衣柜边缘的手顿了顿,你缓缓后退,折返回了客厅,摸起一团东西后,再次回到了次卧。
片刻后,衣柜门上被你交叉贴上了几条弹力带。
你想,不论对方身量如何,打开柜门的一瞬间你都不占优势,万一还没挥棒就遭到袭击,连反抗都不会太容易。
况且,万一柜子里真的有人,那他一定在等你开门,然后在柜门打开的瞬间袭击你。
所以你用了前几天刚买的弹力带缠住衣柜门,这样既能稍稍打开柜门,也能为自己争取一个缓冲时间。
你屏住呼吸,稍稍用力,打开了衣柜门。
没有人。
柜门被弹力带束缚着,不能全部拉开,但敞开的部分足以让你看清里面。
衣服摆放得很整齐,和你记忆里的样子毫无二致。
里面的其他小物件也都在原位,没有丝毫被动过的痕迹。
3.空空你虽然疑惑,却还是松了口气。
虽然还不清楚衣架是被变态偷了还是怎么消失的,但家里没有别人藏着就是好事。
只要衣柜里没有人,一个成年人也不可能参透什么缩骨功把自己塞到什么别的地方。
一口气松到一半,你忽然想到什么,心里一沉。
如果不是……成年人呢?
你想起小时候看过的新闻报道,又想起曾经在语文习题里做过的某篇阅读,越想越不安。
如果是身量小的孩子,虽然力气会相对小,但灵活度会很高。
况且,如果是个男孩子,力气也未见得会小。
你突然回想起来凌晨三点惊醒的时候。
你好像不是被官方警报消息和陌生号码的消息轰炸吵醒的,吵醒你的其实是一声巨响。
你仔细回忆着,好像是”咚”的一声。
记忆里声音很大,但也可能是当时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放大了声音。
所以,那声音是什么?
是谁慌忙中躲进床底抽屉撞出的声响吗?
凉意顺着脊骨而上,你甚至觉得发丝都散发着寒浸浸的气息。
没事的,你安慰自己。
两个抽屉而已,总不能同时躲了两个小孩吧。
不自我安慰还好,这一安慰你更害怕了。
不会真藏了两个吧?
你抓着弹力带,按照刚才的方法把它们分别固定在两个抽屉和床沿上,随后两手抓住两个抽屉,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拉!
没有人?
没有人!
你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呼着气,过度绷紧的神经一瞬松弛,你几乎有些恍惚。
但你还是有些不安,于是你努力站起身,把家里所有空间都检查了个遍,甚至连垃圾袋里藿香正气水的小玻璃瓶都没放过。
毕竟几个小时内周遭变化巨大,你现在都害怕家里藏了什么怪物。
不过事实证明,家里确实只有你自己。
你长出一口气,情绪逐渐平稳下来。
外面如何你不知道,但至少家里你可以确定是很安全的。”
叮——”你再次被手机提示声吓得一抖,声音是从客厅发出来的,应该是发现晾衣架不见的时候吓得摔到了地上。”
警告!
请务必在二十分钟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这一次,官方警告的语气都变得强烈,似乎情况真的很严重。
你被它严肃的语气惊得六神无主,正不知所措时,余光却忽然间瞥到了一根黑绳子。
那是什么东西?
客厅的窗帘没拉好,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绳子的位置就在那条缝隙那里,头尾走向像是被一道力量甩出来的。
因为不太起眼,你第一次过来的时候都没有发现。
你想拿过来绳子看看,又不知道该不该接触窗帘缝隙那里的月光。”
今日月色不美,所以千万不要看月亮哦。”
又是那个陌生号。
互相矛盾的警告把你刺激得几欲疯狂,你猛地甩掉手机,发出了一声崩溃的尖叫。
片刻后,你抹了把脸,跪坐在地毯上,摸起手机边哭边笑:”还好铺了地毯,摔坏了怎么办呜呜呜……”你一边抽泣,一边恶狠狠地点开 26 键发送短信。”
就不接触!
我才不信你的话!”
这一条回给官方号。”
我就看!
再发骚扰短信我顺着手机过去打死你!”
这一条怒气冲冲地发送给了陌生号。
显示发送成功的那一刻,你忽然意识到什么。
官方号、陌生号和你可以互相发短信……有信号了?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至少可以打电话求助!
你颤着手指按下了”1”、”1”、”0”,然后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争取用最短的语言尽快说明自己的情况和位置。”
嘟——””嘟——”电话通了!”
您好,这里是——”你刚要一口气说出准备好的话,电话突然中断,手机信号再次消失。
你不可置信地刷新重拨、关机重启,结果发现所有办法都无济于事,你再一次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这一刻,你明白了真正的绝望。
你痛苦地在地毯上翻滚,狠狠地扯着自己的头发。
你想,如果知道电话只能维持那几秒,你一定会选择给林陆打电话,起码听一听他的声音也好啊。”
不行,江展,你不能这样。”
你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响起,”你得坚强,不能就这样放弃!”
4.吞噬报警电话既然能接通,说明**姐姐也还坚守在岗位上,你能获救。
可是你没机会在电话里说清楚情况,再强的救援能力恐怕也鞭长莫及。
时间不多了,你需要冷静下来,尽快做决定。
你在卫生间拿了一根晾衣杆,打算先用它推动窗帘,挡住客厅的缝隙。
虽然无法判断两方谁真谁假,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你现在是安全的。
也就是说,至少十多分钟之内,你都可以在外界光全部遮挡住的屋子里安全存活。
你可以在这剩下的时间里,试着弄清楚这两个账号、甚至是外面的月亮是敌是友。
你只需要在最后一分钟,决定是否拉开窗帘。
思路全部理清,你拿着晾衣杆返回了客厅。
刚刚哭得太狠,你现在还在不停抽噎,但你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你缓缓靠近窗边,举起晾衣杆,正要勾窗帘时,眼睛忽然痛了一下。
你下意识低下头,闭上了双眼。”
唰——”窗帘挡住了!
疼痛有所缓解,你轻轻按了几下眼部,随后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那条莫名其妙的黑色绳子。
你实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还是放下晾衣杆,把它捡了起来。
还没搞清楚这个奇怪的东西,你就又发现了另外一件可怕的事情。
晾衣杆短了一小块。
有什么念头掠过脑海,你隐约猜到了什么。
你快速回到卧室,翻出了一只巨大铁盒子。
倒空里面的东西后,你想了想,把它放在了木质床头柜上,然后连着床头柜一起搬到了客厅,放在了刚刚的缝隙旁边。
你想检验你的猜想。
但你不知道自己猜得到底对不对。
你不敢直接拉开窗帘,直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想拿起手机拍视频,也想拿起镜子照着看,但踌躇再三,你还是觉得有些冒险,妥善放好了它们。
你想,如果真的不能看月亮的话,那么镜子里的光线或者视频里录下来的月亮应该都算”看”了月亮。
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决定蒙住眼睛。
你打算在窗户左边缘处拉开一道缝隙,来验证自己的猜想,于是你又拿了一根新的晾衣杆,走到窗户右边缘处,戴好眼罩,随后抓住窗帘,掌握好力道,在心底默念”三、二、一”,果断一拽!”
咚!”
”哐当!”
”哗啦–”眼前传来不小的撞击声,你下意识想扯下眼罩,还好理智压倒了意识,及时停住了手。
视野里一片漆黑,你只能试图依靠声音来判断情况。
可是奇怪的是,两道撞击声后,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周围再一次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悄悄。
时钟在一边滴滴答答,你心里着急,却也不敢直接摘下眼罩,而是举起手中的晾衣杆,根据刚刚盘算的距离,试探着将拉开的缝隙挑了回去。”
唰——”听到轻微的一声”咔哒”,你确定窗帘已经全部拉上了。
终于能放下心来,你扔掉晾衣杆,一把扯掉眼罩——床头柜消失了!
铁盒子没有消失,可是……只剩下了半个。
你揉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紧张过度出现了幻觉,刚刚摆放东西的地方如今的确空空如也。
对了!
你想要仔细观察一下刚刚那根新拿出来的晾衣杆,可是眼前的事实告诉你,一切都很一目了然,根本无需观察。
这根晾衣杆,同样短了一块。
你将两根杆放在一起比对,发现它们短的程度不同,但却极其相似。
还剩下 11 分钟。
马上就要到官方警告中的那个时间了,可你却不再害怕。
相反,你还能条理清晰地思考问题。
因为答案已经足够明显。
你拉开窗帘那一刻听见了”咚”的一声,应该是床头柜撞在窗户上的声音;铁盒子比床头柜长,但更窄一些,所以”哐当”的声音,应该是放在床头柜上的铁盒子因为惯性撞向窗户的声音;至于接下来的”哗啦”声,应该是剩下的半个盒子和半个盒盖摔出缝隙、落到地面的声音。
想清楚这些后,你之前惧怕的事、困惑的事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你两次拉严窗帘时,晾衣杆都暴露出一点点在缝隙中,所以全部都短了一点。
昨天晚上你的窗帘留了一条缝隙,正是因为这个缝隙里漏进了月光,晾衣架和衣服们才不翼而飞,并不是家里进了谁。
所以,千万不能看月亮。
可是,昨晚把你惊醒的”咚”,难道就是晾衣架和衣服……撞在了窗户上?
听上去合情合理,可你平常睡得沉,掉地上都醒不来,客厅和主卧又有一段距离,你怎么会被这么小的一声”咚”惊醒呢?
还没想明白这些,你就又听到了手机提示音。
又是剩下几分钟的警告?
不对,有信号了!
你抓起手机,用最快的速度播出了”1”、”1”、”0”。
电话接起的比第一次更快,刚才的**姐姐声音沉静,你还能辨别出一点隐藏得很好的关心和急切。”
您在哪里?”
”华庭——””嘟嘟嘟——”电话再一次断掉,信号再一次消失。
但这次你没有崩溃,甚至都没有哭。
你听得到救援人员的担心,也明白他们面临的危险更大。
你尚且可以藏在家里,遮住所有的外界光。
他们却要冒着生命危险,坚守在岗位上,等待着更害怕的人们的电话。
你决定待在家里,保存体力,静静等待救援。
摩挲着手机的边缘,你不小心碰到了锁屏键。
大骗子发的消息就静静地躺在壁纸上,不用猜你也知道是十分钟提醒。
你想了想,还是生气。
你决定打开短信,狠狠地删除这条骗子言论。”
警告!
由于特殊原因,规定时间提前,请务必在三分钟内打开窗户接触月光,否则将彻底无法获救!”
臭不要脸!
这个情况还搞饥饿营销!
你都被气笑了,准备回信骂骗子一顿。”
月光会吞噬东西,你还骗我看!
还限时!
快到时间还搞饥饿营销!
你臭不要脸!
你没安好心!”
你火大地按下发送键,发现短信卡成了红色感叹号,更生气了。
但你怎么也想不通,”官方账号”为什么要你看月亮呢?
月亮明明会吞噬……不对啊,如果月亮会吞噬一切,那么大楼为什么依然完好?
因为它太巨大吗?
不对。
如果依照大小论,有一个疑问会不成立,也更可怕。
窗帘为什么没事?
5.归零已经做好了决定,但你还是没能完全放下心来。
短信限定时间,一定有它的理由。
你虽然打定主意不拉开窗帘,但是你也不知道三分钟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而且,你真的能在等来救援之前一直待在原地吗?
你刚才找”贼”的时候留意到,家里的食物所剩无几,水龙头里倒是还有正常的自来水,可是只靠喝水,理论上或许能坚持不少日子,可在极度的饥饿和可以预见的恐惧下,你到底能不能仅仅靠水来存活,能撑多久,都是个未知数。
现在的情况亘古未有,救援到来应该需要不短的时间。
万一食物和水消耗殆尽,根本无法继续待在室内,你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等等,救援!
既然救援人员还在室外搜救,说明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被月光吞噬!
所以,一定有能完好处在室外的办法。
可到底是什么办法呢?
木头钢铁尚且会被吞噬,人类脆弱的皮肉到底应该如何武装呢?
你心下一片茫然,反复揉搓手里的绳子,突然联想到了什么。
时间还剩 2 分钟。
只能赌一把了。
你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次卧拉开衣柜,拽下各式各样的衣服和五颜六色的丝带,抱着它们冲回客厅,快速地堆在了之前摆放床头柜的地方。
不行,这样需要拉开更大缝隙。
你看着地上小丘一样的衣服堆急得满头是汗,只能抓起旁边的剪刀,一手拽着尽可能多的衣角,一手用力下压剪刀。
时间还剩 1 分钟。
你飞快地挪走衣服,将手里一直攥着的黑绳子也丢进了那团衣角中。
随后拿起晾衣杆,戴好眼罩,又一次重复了刚刚测试床头柜和铁盒子的过程。
这一次,你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叮”。
片刻后你拉好窗帘,扯下眼罩,剧烈颤抖的手指险些戳到眼里。
你赌对了!
衣角几乎都消失了,原地剩下的只有刚刚扔进去的绳子,一块黑色的衣角,和一枚黑色扣子。
时间只剩 30 秒。
你想你得出了正确的结论,只有黑色的东西不会被月光吞噬。
晾衣架消失,留下的黑色绳子,正是之前你搭在衣架上的卫衣系带。
你刚刚听到的”叮”,应该是带着黑扣子的褐色衣角撞在玻璃上的声音。
时间还剩 15 秒。
终于在最后关头找到了自救的办法,劫后余生的疲惫席卷全身,你却没敢松懈。
你不知道别人能否掌握自救方法,但是多一个答案就多一分希望,你抓过手机给报警电话发短信,却发现依旧没有信号。
你依旧无法与外界联系,也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会不会大家都被救走了?
周围这么安静,是不是没有人知道这幢楼里还有一个等待救援的人?
』『是不是所有人都已经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只有我被困在原地,还傻傻地希望自己发现的对策能帮到大家?
』『我是不是被放弃了?
』恐惧再一次占据了你的内心,化作控制不住的泪,汹涌而出。
只剩下 3 秒钟。
强烈的不甘最终还是冲破了惊惧的束缚,你无力垂下的手重新攥紧。
纵然全身都克制不住地哆嗦,甚至眼睫都在跟着颤抖,你还是睁开了双眼。
你不知道时间归零会发生什么,但就算死,你也要死得明白。
你要睁着眼睛,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啊!”
你蜷缩在地上,头部一阵钝痛,眼前是前所未有的黑暗,黑暗的尽头是无边的绝望。
你看不见了。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你才勉强止住了哭泣。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明明昨天白天一切都正常,大家情绪各异,却各自忙碌。
不论是遇到高兴事的惊喜、开心,还是撞到坎坷的难过、伤心,都能慢慢地吞咽消化。
直到入夜还什么都没发生,万里星河映着人间烟火,你在有些吵闹的氛围里沉沉睡去。
可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偏偏是你被困在家里,为什么让你的求助电话接通又挂断!
你陷入了无尽的泥沼,没有人来帮你一把,甚至沼泽边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外面是危险的月光,里面是坚固的牢房,绝望的你会在饥饿与脱水的折磨下慢慢死去。
不远处是足以预见的结局,可你手中没有能改写任何细节的笔。
黑暗终于吞噬了你的求生意志。
你倚在墙上,任由思绪漫无目的地乱飘,却好像忽然瞥见了一瞬光亮。
一点点微光转瞬即逝,快得像是绝望编织的幻象。
但这却足以叫醒你,足以让你燃起想要验证的**。
失而复得的狂喜闯入你的脑内,你甚至害怕自己悲喜交加之下疯掉。
你在黑暗中摸索着手机的位置,一边一遍遍地说着”我能看得见”来安抚自己,让自己尽量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来承接狂乱的喜悦。
找到了。
就在刚刚光亮产生的位置。
你整个手掌都贴在锁屏键周围,每一根手指都叫嚣着想按下它,但你没有立刻这样做。
你依然重复着刚刚一直念叨的话,觉得足够的时候深吸一口气,随即重重按下锁屏键。
漆黑的牢笼里,刺眼的光亮骤起。
原来只是屋子里没有了光源,原来钝痛是因为你不小心撞到了身旁的书架,被一本书砸了头。
原来你看得见。
原来以往每次停电都没经历过的强烈黑暗,是因为窗帘全部是黑色的。
一团狂喜化作光,丝丝缕缕地游走遍每一根骨,暖活了空洞的灵魂。
你想自己其实是幸运的,光亮起时你在埋头痛哭,可在光即将暗下去的那一瞬你抬起了头。
如果你没有抓住那一瞬,如果手机没有恰好亮起,你或许根本不会去验证自己是否真的看不见了,至少在刚刚那一段时间,你被无望笼罩,根本没有逃脱的想法。
思绪信马由缰,也不知过了多久你才回神,想起要看看刚刚手机为什么会亮。”
电量剩余 20%,请及时充电。”
你下意识想去找充电器,可猛地站直后,眩晕接踵而至,晃乱了你的脚步。
长久的眩晕感过去后,你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没有电可以充。
整间房子里,所有能亮的东西都熄灭了,电源更是根本就用不了。
你顺着预感摸到厨房,发现水源也断了。
手里握着的手机被迅速熄屏,你没有电量可以浪费了。
6.人你摸黑把房间翻了个遍,意料之中地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照明的东西。
你没有屯蜡烛的习惯,家里也没有手电筒可用,似乎只能试着适应黑暗了。
你想给手机充电,结果翻出来的三个充电宝全部没电,只好作罢。
可是黑暗真的很难熬,特别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