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彼岸花诱我入坟小说(郑敏优惠敏)整本免费

《彼岸花诱我入坟小说(郑敏优惠敏)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4 21:39 作者:佚名 标签: 敏敏 现代言情 郑萌

小熊、项链、皮包……恐怖就在身边

彼岸花诱我入坟小说(郑敏优惠敏)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彼岸花诱我入坟小说(郑敏优惠敏)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项链上有血

精彩节选


我妈很穷,但她对我很好,总是隔三差五地送首饰给我。
奇怪的是,她每送我一个首饰,市里就会死一个人。
1.妈妈今天送给我的是一条项链。
这是一条玫瑰金项链,链身挂着一个红眼睛小鹿吊坠。
但坠子上有刮痕,像是别人戴了很久的二手货。”
它是仿旧复古款式。”
我妈见我蹙眉,赶忙解释着,又把项链的发票拿给我看。
发票上显示的价格是七千整。
这是我妈将近三个月的工资。”
妈,你哪里来的钱买它?”
我忍不住询问。
昨天晚上,我亲耳听到房东打电话催我妈交房租。
我妈唯唯诺诺地求着房东再宽限几天。
可转头,她就给我买了大几千的项链……”这……”我妈脸色变了几变。
她强扯出笑来,结结巴巴道:”马上就到你生日了,我取了存款,给你买的礼物。”
我正想再问下去,但她却匆匆跑去厨房,说要看看排骨煮的怎么样。
我妈的工作是给富人做小时工保洁。
我怀疑她利用职务之便,偷富人的首饰……这个猜忌让我心中一阵烦闷,忍不住仔细打量这款沉甸甸的项链。
小鹿吊坠上散发着一股怪味。
很难闻,很刺鼻,像是消毒水气味。
吊坠的背面刻了小小的英文字母 zm。
zm 字母是我的名字缩写。
也就是说这条项链是私人订制款的。
我有点迷惑。
难道,这真是我妈买给我的?
叮咚。
手机频幕上突然出现一条本地的新闻。”
婉市女大学生被分尸惨死。”
”死者一截渗着血的脖子扔在垃圾桶,被狗叼了出来。”
”诡异的是,除那截断脖外,死者的头颅、以及身体躯干竟都消失不见。”
新闻上的图片已经被打了马赛克,看着模糊的鲜血淋漓一片。
这场景看得我心惊肉跳。
我正准备关掉,却又看到新闻上放了一张死者生前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踮起脚,仰头嗅着一朵蔷薇花。
她像天鹅一样纤细白皙的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闪闪的项链。
项链是红眼睛小鹿吊坠款式。
我骇然不已。
这条项链,与妈妈刚才送我的项链一模一样!
冷汗渗出我的背脊。
我打了个哆嗦,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
我妈送我的项链,是从死人脖子上取下的……”妈!”
因为一场车祸,导致我双腿残疾,出行只能靠轮椅。
我转动着轮椅,赶忙朝厨房走去:”你告诉我,这项链究竟是怎么来的?
!”
厨房的门紧紧关着,地下的缝隙中透出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妈,你在干嘛?”
我尝试拧开门把手,但里面却被反锁了。”
啊?”
我妈声音听着有些慌张:”敏敏,你等会,排骨有点大,我把它剁碎一点。”
”妈,你先出来,我有事要和你说。”
大概三分钟后,门被打开了,露出一张满是紧张的脸。”
妈,你剁排骨为什么要把反锁厨房的门?”
我狐疑地扫视着我妈。”
厨房的门一直有点问题,可能是自动反锁了。”
我妈的手和脸红彤彤且湿淋淋一片,看起来像是刚用水用力清洗过。
她冲我笑了笑,又道:”对了,敏敏你想和我说什么?”
”这项链……”我准备把死人断脖的新闻给她看。
可下一秒,就像是有一根无形的针戳进了我的喉咙里,硬生生止住。
因为,我看到我妈凌乱的头发上,粘着一片带血的人指甲!
2.我下意识往我妈的手指看去。
她的十指指甲红润,齐全地镶在指端。
那…沾在我妈头发的指甲是谁的?”
项链怎么了?”
我妈已经恢复了镇定,微笑着问我。”
没…没什么。”
我僵硬地转动着轮椅,往自己房间走去。
我没有询问我妈头发上指甲的来源。
我很清楚,她不会告诉我。
关上门后,我迫不及待按了 110。
可最终,我还是没有拨打出去。
这是我妈!
我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做报警伤害她的事情。
但那片粘血透明的指甲,始终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我不断猜测着,这是谁的指甲?
我妈刚才在厨房里锁门,又究竟是在干什么?
直觉告诉我,我妈身上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我怎么也想不出她的秘密是什么。
鬼使神差的,我打开手机,再次看着死者的新闻。
新闻显示被杀害的女大学生平时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且成绩优异,据说马上要出国留学。
底下还有人评论。
有人说婉市接连死了四个大学生,并预言以后一定还会死大学生。
我蹙起眉头。
猛地想到一件事。
我妈一共送了我四件首饰。
这似乎也对应着死了四个人。
我感到毛骨悚然。
难道……难道是我妈杀了她们,并取了她们的首饰?
不,这绝对不可能!
我妈性子温和,她平常连杀鸡都不敢,又怎么可能会杀人!
我不断安慰自己,这一切不过是巧合。
可很快,我发现我错了。
我查到四个人的死亡日期,与我妈送我礼物的时间完全一样!
我感到太阳穴突突地直跳。
一阵揪心的窒息感铺天盖地而来。
我很清楚的知道,死的那四个人与我妈脱不了关系……”敏敏,你的手机上播放的是什么新闻?”
倏地,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
我妈弓着腰,扭曲着拉长的脖子,一脸阴鹜地盯着我。
3.”没……没什么新闻。”
我被吓得打了个哆嗦,头恰巧贴在我妈的脸上。
与她触碰的时候,我感受到她的脸上冰冷滑腻,且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我下意识捋了捋头发,却摸到了一片滑腻腻的东西。
我凝神一看,这…这竟是人的指甲!”
啊!”
我吓的大叫,疯狂地后退。”
怎么啦?
不就是个鱼鳞片吗?
至于吓成这样?”
我妈对我叹了口气。
她往前走了几步,将地上的透明片状物体扔进垃圾桶。
我仔细瞥了眼垃圾桶。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片酷似人指甲的,鱼鳞。
莫名的,我松了口气。
也许,刚才我在妈妈头上看到的人指甲,是我看走眼了。”
妈,你不是做排骨吗?
怎么又弄鱼去了?”
我又抬头看向我妈,发现她衣服上还挂着几片亮闪闪的鱼鳞片。
我妈嘴角咧出笑意:”天天吃肉也会腻的。”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在说谎!
自我车祸后,我妈带着我去了各大医院。
她求医生给我腿做手术,好让我能够重新站起来。
但医生说,我的腿已经坏死,除非截肢再安装假肢,否则我这辈子都无法站立。
我妈是个很倔的人。
她打听到小道消息,说人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样就会好。
于是,我几乎每天,每顿的饭食都是猪腿。
可今天,我妈她竟然给我换了鱼……”妈,我不饿。”
我脸色早已苍白,转着轮椅道:”我有点闷,想出去散散心。”
离开屋子,进入电梯后,我紧绷的脸瞬间坍塌,疯了一般狂查着死去大学生的信息。
很快,我发现了一个无比惊恐的事情。
死去的四个大学生,全部都被碎尸,并只剩下小截碎尸块。
第一个死者的尸块,是在河里发现的一只手。
第二个死者留下的尸块,是在下水道里发现的一只耳朵。
第三个死者留下的尸块,是学校食堂大杂烩里发现的,一截无名指。
第四个死者叫郑萌,她的项链名字我一样,也是首字母是 zm。
而她留下的,是在垃圾桶里发现的项链。
冷汗从我的额前泌出。
我死死地按着狂跳不堪的心脏。
只感到全身有种如坠冰窟的冷。
我妈给我买了四件首饰。
分别是手镯、耳环、戒指、项链。
这也正对应着死的死的四个大学生的残手、碎耳、断指、截脖。
毫无疑问。
我妈她真的是杀人凶手!
叮。
电梯的门开了。
我转着轮椅冲了出去。
艳阳高照的八月伏天,我却感受不到半点炎热,反而浑身冰凉。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我妈杀了人。
她为什么要杀人?
难道仅仅是为了送给我死者的首饰吗?
我大喘着气,靠着轮椅,缩在楼角。
我的思绪开始混乱。
颤抖着,再次想报警。
可却又无数次按了删除键。
我出车祸后,我爸就找了情人,抛家弃女的离开。
我的腿残疾,生活上难以自理,一直都是我妈含辛茹苦地照顾着我。
我妈如果被抓坐牢了。
那么,我基本也毁了。
但让我面对一个杀人犯母亲,我又实在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我怀揣着不安、愧疚甚至是恐惧的心情,再次刷着断脖死者的新闻。
这时,一条新出的评论进入我的眼帘。”
我是死者郑萌的室友,她的死绝对不是偶然,这是一场诡异的谋杀!”
我手指打着哆嗦,忍不住询问她:”为什么?”
4.这人没有解释,而是回复了我一串数字。
我意识到这是她的微信号。
很快,我加上了她。
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是记者吧?
我是死者的大学以及高中的室友,所以她的死亡真相,我全都知道。”
我赶忙追问:”你可以告诉我吗?”
”可以,但要收费。”
我在网贷平台套了一千块给她。
一个小时后。
我与陈佳佳在小区最边缘的亭子约见。”
你为什么认为你室友的死,是谋杀?”
见面后,我迫不及待问道。
陈佳佳没有直面回应我,她反问了句:”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
陈佳佳看了我一眼,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她轻声道:”杀死郑萌的,是鬼。”
”鬼是虚幻无形的,它不可能杀人。”
我下意识反驳。
但我心中却充满激动。
这种情绪难以用文字形容。
就好像突然洗去了我妈是杀人凶手的认定。”
确实是鬼杀了她。”
陈佳佳面上浮现着几分苍白。
她声音压低很多:”我不小心偷看了她的日记,她日记上断断续续写着,她被鬼盯上了,她马上就要死了。”
”她还说,她死后,只会留下一个腐烂的脖子。”
为了让我相信,陈佳佳打开手机图库,里面是她拍摄的死者日记。”
2022.9.1 日,她已经阴魂不散地跟了我十天,我知道,她想要我死。”
”我跪下来求她,我说我会每年给她烧香,只求她放过我。”
”可她没有理会我,她倒钩着头,瞪着掉下来的眼珠子,咧着嘴对我笑。”
”她不会放过我的,她会像狗一样啃噬掉我的身体,仅仅留下我的一截脖子。”
这篇日记写的很潦草凌乱。
字迹上笔墨像是被泪水给晕染开,显得字体歪扭如爬虫一般丑陋。
而日记的最后一段话用力极大,下方的纸都被笔尖划破,写的是:”钱艳丽你害死了我,我死后成了鬼,就一定会撕你的皮,吃你的眼!”
我心里咯噔一下。
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钱艳丽是死人。”
陈佳佳面上也浮现惊恐的神色。
她声音微微颤抖着:”她把汽油倒在自己身上,在郑萌家门口自焚死去。”
”钱艳丽和郑梦有什么仇?
她为什么在郑萌家自焚?”
我感到喉咙里堵了一团棉花,发出的声音沙哑不堪。”
这我就不知道了。”
陈佳佳摇了摇头。
倏地,她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我道:”你……你长得挺像钱艳丽的。”
我当然长得像她。
因为,钱艳丽是我的妈妈。
可我妈不是死人,她一直都在照顾着我,绝对不可能是点油活活烧死自己的鬼!
我打开手机,搜索着婉市的钱艳丽自焚的新闻。
很快,便看到钱艳丽自焚前的照片。
这照片……与我妈的样子,一模一样!
5.难道我妈真的是死人?

我曾听说过一个民间传言。
人死后会变成鬼。
但鬼如果对亲人有所挂念,就会拒绝投胎,重回到人世间,以鬼的状态继续陪同亲人……倏地,我想到,我妈似乎从来都没有当着我的面吃过任何食物。
而鬼,是不需要吃食物的。
……我坐电梯重新回到家里。
客厅中并没有妈妈的身影。
厨房里,传来沉闷又熟悉的剁骨声音。
以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声音。
可现在我却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死的四个大学生,她们只有残手、碎耳、断指和一截脖子被人发现。
那么,死者尸体的其他部分呢?
我不敢细思下去。
越想,我越觉得我妈诡异恐怖……啪。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我手指不小心按了轮椅上的收缩键。
车轮收缩,我一个没注意,脸重重地趴在地板上。
透过厨房的一条窄窄门缝。
我看到了此生令我惊魂窒息的一幕。
门缝中,出现一个斜倒着的半块渗着血的头颅。
浓稠的黑色乱发遮盖住她的脸。
在发丝的缝隙中,一只已经脱离了眼眶的,圆滚滚的血红色眼珠子,正死死地瞪着我。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